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魔网难逃

第七十章魔网难逃

        招未出,气先至。

        剑芒对刀气,荡起万千烟尘,光辉流转之下,映出偌大山寨。

        曹傅心中惊讶,想道:“好家伙,竟然能和我势均力敌?”心中久战不利,他当机立断,真元催至极限,高喝一声:“剑化三清,给我上!”纵身一跃竟是身形三化,凭空中硬生生生出三道幻影,虽是幻影但却栩栩如生,宛如真人,便是手中也是一般,握着一柄修长利剑。

        它们刚一现身,立刻挥动手中利剑,编织无穷剑网,直接朝着哲巴尔罩去。

        剑气锋锐,便是山岩坚硬无比,也被戳出一个个小洞。

        “这般手段,就想伤我?刀梦碎华,给我破!”

        哲巴尔沉声一喝,身躯之上华光陡放,双足却是直接陷入地中三寸,双手长刀猛地一挥,一道骇然刀芒应声扫出。

        刀芒足有一丈有余,宛如新月一般,只在哲巴尔三丈之外旋转,凭空中生出无穷壁垒。

        纵使剑气如何锋锐,始终难挡刀芒之威,尽数消弭其中。

        “嗯?”

        曹傅眼见这一幕,顿时迟疑起来,幻影难以避免,却是凝于空中,不知如何下手。

        那哲巴尔眼见对方速度缓慢,难掩心头欢喜,笑道:“你就这点伎俩?既然如此,那就给我去死吧。”长刀猛地一挥,那新月刀芒应声而动,却是直接朝着曹傅射去。

        曹傅自觉难以抵抗,身形顿时后撤一丈有余,三道幻影不再迟疑,一起出现在身前之处。

        眼见那刀芒已然临身,幻影齐齐动作,却是一起朝前扑去。

        “轰隆”一声,刀芒粉碎,漫天气浪直接冲去,幻影亦是难以凝练,宣告终结,化作了漫天剑气。

        曹傅难避锋芒,顿时被那漫天气浪扫中,“噗”的一下,自口中呕出数点殷红。

        哲巴尔狂笑一声:“你的实力,就这么一点吗?”一扬手中长刀,他却是快步连动,手中刀芒已然临身。

        曹傅心中一紧,自知自己若是无法挡住,定然会殒命当场,心中决心已下,喝道:“剑引天枢!”只见万千剑气竟而凝聚如一,尽数纳入长剑之中,霎时剑芒闪耀,宛如烈阳临世。

        “破!”

        锁定目标,轰然挥下。

        只闻“轰隆”一声,两人各退数丈有余,却是平分秋色。

        “噗!”

        站稳身子,两人皆感身心受创,齐齐呕血。

        而在两人之间,却是凭空现出一道深及腰身,宽有一丈有余的石坑,碎石飞溅砸的人纷纷喊疼。

        曹傅深吸一口气,默默运转体内元功,这才将体内伤势稍微压下,又见远处那哲巴尔气势依旧,顿时感到头疼:“看来按照今日模样,是无法顺利逃走了。”

        正对面,哲巴尔忽的将长刀插在身边,却是大刺刺的看着曹傅,笑道:“你的实力果然了得,不如加入我蒙古如何?”

        “哼!你以如此姿态面对我,就不怕我偷袭吗?”曹傅一扬手中长剑,语带威胁。

        那哲巴尔笑道:“我想你应该不会的。毕竟你此行的目的,乃是为了救走他。但若是他死了,那你此行岂不是就毫无效果了吗?”透着无比自信,他却是指了指远处。

        曹傅稍微侧目,立时见到那赵孟頫不知何时,又被对方给抓住了。

        这一次,对方为了防止赵孟頫逃走,更是直接将铳枪对准他的脑袋,只需要哲巴尔一句话,便可直接将赵孟頫给毙了。

        “这家伙,就连逃走都这么拖沓。”

        低声骂道,曹傅自是气恼无比。

        哲巴尔再度询问:“怎么样?你能告诉我的选择吗?”

        “要我不抵抗,可以。”

        插剑回鞘,曹傅直接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但是你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让我们能够在这里自由行动,若是有事的话,你也不许阻止。要不然,拼掉这条命,我也会干掉你。”

        赵孟頫虽是在对方手中,但他却并非那只会束手就擒之人,直接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当然,这也是基于对方对赵孟頫有所要求的条件下。

        哲巴尔笑道:“当然可以。”对着远处之人挥挥手,那几人立刻将赵孟頫送下来,让他一路小跑来到了曹傅身边。

        那赵孟頫一脸羞愧,俯身回道:“对不起,让你也陷在这里了。”若非他手脚不灵,如何能够会在逃走时候,将那烛台也打落下来,结果惊动了对方?

        “没事。若要逃走,以后有的是机会。只是你以后可莫要如此冲动,知道了吗?”曹傅一脸懊恼,直接教训了一句。

        如今时候偶,两人全都陷在这里了,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而在此刻,那哲巴尔却对着两人笑了一下,又道:“只不过我见你们两人才华横溢,不知你们是否愿意随我一见可汗?”

        “可汗?不去!”

        赵孟頫闻言,立马摇摇头,直接拒绝道。

        他之所以逃走,所求的便是能够摆脱此事,如今时候又岂肯继续跳入火坑之中?

        但曹傅却是心生疑惑,问道:“可汗?你竟然如此好心?”

        “也非如此。”哲巴尔笑道:“你也知晓眼下我们正和赤凤军作战,而你们恰好又是对赤凤军熟悉之人。若是你们能够向我们透露出赤凤军的情报,莫说是保你们性命,便是让你们裂土封疆、封王拜侯也不在话下。”

        赵孟頫直接斥道:“我等即为汉家儿郎,饱受儒学熏陶,岂会做出这等卑劣之事?”但站在旁边的曹傅,却是一脸沉默,不知心中在想着什么。

        哲巴尔轻笑一声,诉道:“你或许如此,只是你身边那位,未必如此!”

        赵孟頫感到奇怪,扭过头眼见曹傅一副若有所思模样,立时紧张起来,劝道:“曹兄。难道你真的打算做这种事情?”

        “事急从权。你以为我们现在能有选择吗?”曹傅叹了一口气,直接回道:“眼下我们置身于敌营之内,只有先以保命为先,至于别的,等以后再说。”

        “可是曹兄。若是叫他们知晓赤凤军军情,那不知又将造就多少杀孽。”赵孟頫却感绝望,直接喝道。

        曹傅低声喝道:“你傻了吗?如今时候,我们当以保命要紧,又如何能够反抗?”然而在赵孟頫耳中,却听到曹傅凝丝成线,阐述了自己的计划。

        “至于那情报?我们随便编一个,对方又如何能够辨别真假?”

        听到这话,赵孟頫方才安静下来,只是一想到自己如今生死难逃,也是黯然神伤。

        这般日子,啥时候能结束?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