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逃出去

第七十四章逃出去

        但曹傅却没好气的直接喝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让我一顿好找!”

        之前他许久未曾见到赵孟頫的身影,害怕之下便从房间之中离开,四处搜寻了许久,这才在这里发现了赵孟頫。

        “为了搜集关于这山寨的情报,所以弄得有点晚了。”赵孟頫面有羞赧,不由得低下头,复有想起一人,他连忙拉住曹傅,朝着那马厩奔去:“对了,你随我来。”

        曹傅不解其意,只好跟在后面。

        随后,两人一起踏入马厩之内。

        大抵是因为长久未曾打扫,这马厩显得特别脏,地上也堆积了不少的马粪,稍微一不注意,就会踩上去。而且此刻正值夏日,所以透着一股足以让人倒胃口的气味,两人一起踏入其中,更是惊起无数苍蝇飞起,“嗡嗡嗡”让人倍感恼火。

        赵孟頫也觉得有些恶心,只好捏着鼻子,强忍内心冲动,指了指那被悬着的人,诉道:“可否帮我将此人救下来?”

        “你这厮,还是这般的善良。”曹傅骂了一声,也不知晓是赞赏还是羞辱,信手一挥那绳索立刻断裂,而那人也似是沙包一样,直接被一股吸力吸住,落入了曹傅的怀中。

        “我们走吧!”

        没兴趣继续呆在这,曹傅身形一闪,早已经掠出。

        赵孟頫见那人被救下来,也没心思忍受这肮脏的环境,自是一块跑了出来。

        生怕此地场景被人发现,他们也没有继续停留,直接跑到了自己的厢房之内,然后将此人放在床上,

        “好家伙,竟然受了这么重的伤都没死?”

        看了一眼,曹傅叹道。

        密密麻麻、层层叠叠,旧伤已好又添新伤,整个背部全都是伤疤,便是大腿以及四肢,也是布满了各种伤疤,让人怀疑眼前之人,究竟受了什么罪,以至于要受这般拷打?

        “唉。你能不能帮我去拿一些纱布?我想替他擦拭一下身体。”赵孟頫心中怜悯,对着曹傅诉道。

        曹傅略有惊讶,问道:“你打算照顾他?”要知道作为皇亲之人,赵孟頫自幼时时候便始终养尊处优,若有什么要求,自然有人代劳,而今日却要亲自照顾人?

        躺在床上,那人似是难以忍受疼痛,双眉全都皱到了一起。

        “当然!”赵孟頫更是担心,又道:“若是不及时的话,只怕此人会死。”

        他的随从都在先前战斗之中丧命,如今时候没有人依靠,也就只有靠着自己了。

        赵孟頫心中明白,更不愿意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眼前之人就这样逝去,所以他打算赌命一搏,看看自己是否有足够的能力,救回此人。

        曹傅无奈,只好听从赵孟頫的要求,到外面去取了一些热水还有毛巾来。

        赵孟頫也开始尝试着靠着自己的力量,去照顾这样的一位伤员,不仅仅是解去身上衣服,还有将那些尚未恢复留着脓血的伤口擦拭干净,然后再用自己的丝绸衣衫将伤口包扎好。

        忙碌了许久,直到完成之后,已经是深夜时分。

        直到此刻,赵孟頫也感觉疲惫不堪,便深深的睡了过去。

        翌日,随着太阳升起,那光线也自窗户射入堂中,照的整个房间亮堂堂的。

        赵孟頫只觉得刺眼无比,晃了晃脑袋,这才醒转过来,一侧头却见床上之人晃了晃脑袋,口中发出一阵声音,便是眼睛也开始挪动,似是想要睁开。

        “你醒了?”

        心中窃喜,赵孟頫赶紧走上前去,问道。

        那人好一会,才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环境,顿时紧张起来:“你们是谁?”

        他可没有忘记先前曾经遭到的毒打,所以见到自己有置身于这奇怪的环境之内,自然是升起警惕心,以为这不过是又一次的拷打。

        赵孟頫安慰道:“你不用担心,我们是不会害你的!”

        “是你?”

        定眼一看,那人眼眸一亮,复有带着几分绝望:“看起来,是你们将我救出来了吗?”

        赵孟頫顿感奇怪,问道:“你认识我?”

        “当然。毕竟你当初被那哲巴尔抓紧来的时候,可是着实好好宣传了一番,我又如何不会知道?”那人苦笑道:“而我当初不过是被囚在马厩之内、不许外出的废物,你又怎么可能认得我?”

        “哦?”

        赵孟頫见其提及哲巴尔的时候,脸上流露出难以掩饰的仇恨,遂问道:“那哲巴尔又为何将你囚禁于此?”

        只凭对方身受如此伤势,却依旧能够存活下来,自然是修有玄功之人,而能够修炼玄功者,需要不小的金钱还有精力,也就只有豪门贵族能够支撑起来。

        由此可见,眼前之人应当也是不凡。

        “实不相瞒,我唤作周琢,乃是此地知州周成之子。”周琢缓缓地将自己身世诉说出来。

        原来他父亲周成,虽是因为贤明而被派到此地任职,但却心系汉家,遂于赤凤军暗中联系,准备密谋投降。岂料此事却被哲巴尔知晓,那周成也因此召来杀身之祸,周琢也被关押再次,日夜折磨。

        听罢之后,赵孟頫叹息无比,问道:“既然你已经苏醒了,那你准备做什么?”

        “自然是逃出去,为父报仇!”周琢朗声诉道。

        赵孟頫为之一愣,张口问道:“报仇?”

        “当然。毕竟那群鞑子杀了我父亲,为人之子我又岂能坐以待毙?”周琢点点头,回道。

        赵孟頫又问:“但是仅凭你一人,如何能够成功?”

        “所以我打算投靠赤凤军。以赤凤军的力量,自然能够为我报仇。”周琢双目之内,杀意充盈。

        灭族之仇,他可是时刻不曾忘却,要不然如何能够支撑到现在?

        赵孟頫沉思片刻,心中却隐隐透着几分欢喜,却从怀中取出一张图,这图正是他先前劳累许久,方才绘就而成的山寨图纸,诉道:“既然如此,那你可否助我将此物交给赤凤军?若是有此物的话,想必那赤凤军若要攻破这山寨,应当要省不少力气。”

        周琢神色微愣,结果那图纸一看,脸上都是欢喜,笑道:“那多谢先生了。”

        “不必了。毕竟咱们俩,都是苦命人。”赵孟頫无奈一笑,更感自己的无能,对方尚且能够挣扎着活下来,但他却必须要委曲求全,方能保住自己性命,这般状况当真难受。

        周琢俯首谢道:“那我就此告辞了。”

        话甫落,他已然掠起轻功,自此地离开。

        以他的实力,只需要不遇到哲巴尔,便不会有危险,手中更有赵孟頫所赠图纸,自此地逃出去的可能性,更添数倍。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