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算是叛徒吗?

第七十七章算是叛徒吗?

        德靖寨。

        再次回到这里,赵孟頫感觉有些恍惚。

        那哲巴尔被赤凤军给打死之后,他们也无法逃脱,当然也被当作蒙古同伙,一起抓了起来,眼下里正被押往德靖寨之内。

        一路上走来,更可以看见那见了许久的房屋早被火炮给轰塌了,里面也不知道埋了多少人,路边也躺着许多的尸体,鲜血溅得到处都是,还有一块块看不清楚模样的内脏碎片,混合着硝烟味道,整个德靖寨之内弥漫着一股奇怪的让人作呕的味道。

        见到这一幕,赵孟頫感觉腿脚都有点发软,更是一个不小心,踩到了一块凹下去的浅坑,险些跌了下去。

        幸亏有曹傅搀扶,他才没有直接跌倒在地。

        只是那押着的士兵却有点不耐,直接喝道:“拖拖拉拉,还不给我走?”

        “哇!”

        被这一吓,阿里娅立时被吓得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更令那士兵恼怒至极,喝道:“哭哭啼啼,信不信我现在就毙了你。”枪口微挪,却是直接对准了阿里娅,作势就要扣动扳机。

        赵孟頫神色微怒,挺身向前辩道:“你们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

        他不动倒也罢了,他这一动作立时让旁边巡视的赤凤军士兵会转过来,纷纷调转枪口对准赵孟頫。

        “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那士兵也是恼怒,直接冲上前来,“啪”的一声就是一个耳刮子。

        被这一揍,赵孟頫也是傻住了,而那士兵也是怒气重重,直接谩骂道:“你这厮还有理了?明明是汉家子弟,却甘愿与鞑子为伍,自己做出这种事情,还敢顶嘴?既然被我们俘虏了,那就乖乖的给我服从命令,莫要继续聒缲。”

        “你们!”

        赵孟頫也是直接呆住,痴愣愣的看着士兵,张口想要辩驳。

        但那曹傅却拉住他,直接劝道:“目前他们尚不知我们的身份,继续争辩徒劳无功,还是算了吧。”

        赵孟頫无奈,又见那些士兵虎视眈眈的看着三人,目中根本未曾掩饰自己的鄙夷。

        他相信,若非这赤凤军素来以军纪严明著称,只怕早已经一拥而上做掉了自己,至于那阿里娅更可能遭遇更为悲惨的下场,毕竟这个时代,军队其实是和土匪为同义词的。

        能够让三人生存至今,赤凤军也已经给了足够的尊重了。

        正在此刻,于远处却是行来一群人。

        只看他们肩膀上的军衔,便知道这些人正是这只突袭德靖寨的指挥人员,而他们也正在查看此地的情况,好为下一步战略做好充足的准备。

        而他们,也注意到了这里的骚动。

        “他们是谁?”

        其中一位军衔上校之人看了一眼赵孟頫,张口问道。

        那士兵回道:“不知道。但是我们在追缴哲巴尔的时候,见到这三人准备搭救此人,所以便将他们一起抓住,准备押往军中审查。”

        “哲巴尔?”

        那上校双眉蹙紧,自赵孟頫、曹傅两人脸上看了一下之后,透着叹息:“唉!看你们的样子,也是养尊处优之人,想必家世也是不错。没想到却甘于和鞑子厮混,真的是可惜了。”

        赵孟頫瞧见众人鄙夷,心中一紧之下,当机张口辩道:“我不是叛徒!”

        “你不是叛徒?那谁是?”上校冷笑道。

        赵孟頫神色一顿,复有继续辩驳道:“我是被那哲巴尔抓来的,我是被逼的。”

        “被逼?既然是被逼的,那你告诉我,你为何要援救哲巴尔?这一点,我相信我的士兵,是不会看错的。”那上校一点不掩饰自己的鄙夷。

        以华夏文化传承者自居的赤凤军,对待这种忘恩负义之辈,向来都是鄙夷的。

        “这其中另有缘故,我也是其中的受害者。”赵孟頫更是紧张,又是转头看向曹傅,诉道:“你快说啊,不然的话我们都会被当作叛徒的。”

        “子昂,没用的。你要清楚,现在你说的越多,反而让自己更有嫌疑,知道了吗?”

        曹傅只是冷冷的站在一边,并未诉说。

        赵孟頫更感绝望,叫道:“难道就让我这样的被认定为叛徒吗?”

        以赤凤军之严苛,是决计不会接受一介叛徒成为王夫,此事一旦被确定,那他就真的彻底完蛋了。

        阿里娅置若罔闻,想到自己唯一亲人已然死亡,心中已然是一片死灰,更是没有半分的生机,就那么痴愣愣的站在,任由旁边的士兵来回拖拽。

        那上校也没兴趣继续纠缠,直接吩咐士兵:“来人,将这厮给我拉下去关押起来。而他既然出现在这里,那想必也代表着还有更多的人和蒙古暗中勾结,所以务必要严刑拷打,看看还有那些人还敢和蒙古联络?”

        这上校言辞之中,也是透着一股怒气。

        毕竟当初赤凤军被蒙古自保安州打出时候,城中的那些世家豪族出力不小,所以连带着对赵孟頫这般被牵连进去的人也充满着怨恨。

        若非这群人如此作为,他们又岂会付出如此大的代价?

        听到这上校这般吩咐,那些士兵一起用力,就拖着三人,朝着那临时设置的监狱走去。

        “王钦上校,可否停一下?”

        而在这时,于远处却是奔来一人。

        王钦一脸诧异,却问:“周成?为何?”

        此番能够攻下德靖寨,亲自送上德靖寨城防布置图的周成乃是首功,所以王钦对周成相当看重,甚至有打算将其当作自己衣钵看待。

        周成侧目看了一眼赵孟頫,连忙道:“王上校,他不是叛徒。”

        “不是?”王钦奇道。

        而那赵孟頫也是面有诧异,叫道:“你是周成?没想到你竟然逃出来了?”

        “没错。而且幸亏有赤凤军相助,否则我如何能够复仇?”周成笑道,随后看向王钦,解释道

        周成回道:“当然。当初我被关在马厩遭受毒打的时候,正是被此人所救,方才侥幸存活下来。他既然敢在敌人眼皮之下做出这种事情,那当然不可能是叛徒。”

        “虽是如此,但他之前救援哲巴尔也是事实。”王钦回道。

        那赵孟頫这才醒转

        摆摆手,他却是没兴致继续看着,便准备吩咐士兵将三人一起押入监狱。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