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解除婚约

第八十二章解除婚约

        “既然如此,那你打算如何处理?”

        死死盯着赵孟頫,萧景茂张口问道。

        此事说来简单,不过是两人婚姻关系罢了,但若是牵连到宋朝和赤凤军的关系,甚至是晋王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再怎么说,萧凤也是赤凤军的主公,其对婚姻对象当然有一定的要求,除了对品行、学问之外,便是其言行举止,也是要求严格,若是有诸如出轨、外遇甚至是更严重的里通国外之事的,全都会被拒绝。

        如今时候,赵孟頫先是和蒙古存在勾结嫌疑,其后更是和阿里娅存在非一般的关系。

        虽然这其中或许有假、或许存在差异,但是事情一旦发生了,其真相有时候并不重要,更多的取决于旁观者的态度。

        现在,赵孟頫所惹出的事情,便是这样。

        赵孟頫一脸颓然,整个人就那么痴愣愣的站着,一点都不在乎。

        旁边的曹傅见到这一幕,却是有些愠怒,喝道:“哦?看你的意思,难道想要毁约吗?那你们有没有问过圣上?”

        于赤凤军晋王联姻,然后顺势渗入对方官僚系统,彻底控制整个赤凤军,这乃是赤凤军既定战略,但若是联姻都无法成功,后续动作自然也只能放弃了。

        站在一边的杨承龙冷笑道:“赵昀吗?”

        “你这厮好大胆,竟然敢直接称呼圣上名讳?”曹傅心中一紧,侧目瞪了杨承龙一眼,又是喝道。

        “我便叫了那又如何?”杨承龙一脸挑衅,直接回道;“我等主公乃是萧凤,当初不过迫于尔等压力,这才承接了晋王爵位。但若是以为如此行径,就想要让我等俯首称臣,那却是痴心妄想了。”

        曹傅难掩怒气,直接喝道:“既然如此,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真力纳入双掌之内,目中亦有精光闪现,已然是动了杀机。

        若是那婚姻之事作罢,但他却在心中想着,若是能够在这个时候杀了杨承龙、萧景茂两人,那么或许可能会导致赤凤军内部生乱,到时候后勤一断,北伐之事自然也只有作罢。

        “哦?想要动用武力吗?只可惜你既然置身此地,那就要有取死的觉悟。”

        杨承龙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随后催动真元,素手一挥远处铜鼓“砰”的一声,发出刺耳般的声音。

        数里之内,皆是回荡着这宏达的鼓声。

        察觉到政务院异状,专门负责政务区警戒任务的中央安全警卫队皆是自军营之中走出,将整个政务院围得是水泄不通就。

        这些警卫队皆是从军中百里挑一选出来的,手中所装备的武器,也全都是最新式的连发铳枪,便是那能够击杀丹鼎境武者的破神弩,也基本配发到小队一级。

        如此阵势,只是一个小队,便可以轻松击杀修至真元境的武者,若是一队人马上阵,除非地仙亲临,否则来一个死一个。

        看到窗外动静,赵孟頫再也无法一如之前那般置身事外了。

        他面有忧伤,连忙扯了扯曹傅衣玦,喝道:“曹傅,莫要意气用事。”

        “哼!你这厮直到现在还不明白吗?这群家伙,打从一开始就没有和咱们联姻的兴趣。”

        曹傅一脸不屑,更是冲着杨承龙挑衅道:“但是你们若是以为这样就能够让我们屈服,却是痴心妄想。”说着,就已经将一身真元提至极限,准备和对方一战。

        “我当然知道。”

        赵孟頫面色惨淡,透着几分哀伤,又道:“但是你这样下去,又能改变什么?”

        曹傅冷哼一声,直接反驳道:“总比你这样,始终坐以待毙要好得多。”虽是如此,但看着远处两人的杀意,明显要弱了许多。

        赵孟頫又道:“所以你就打算动手吗?只是仅凭你一个人,又能做什么?”

        曹傅神情一晃,却是迟疑了下来。

        赵孟頫继续劝道:“既然如此,那何不放下敌意好好商谈?毕竟你也知晓,若是这样下去,对我们来说并无好处。”

        “好吧!”

        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曹傅也感觉自己太过冲动,低声回道。

        之前未曾考虑到现状,但眼下时候仔细一想,就可以知晓若是动手的话,他们会有的下场。

        这里终究是赤凤军的腹心之地,而杨承龙、萧景茂也非相与之辈,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战胜,若是此刻惹怒对方,不仅仅曹傅没命,就算是自己和阿里娅,也要全数葬身此地。

        更重要的是,赤凤军若是有心隐瞒的话,远在万里之外的临安根本无法知晓,反倒给了赤凤军更大的可操控空间。

        伪造文件这种事儿,从古至今都不算是什么稀奇事。

        “哦?看样子,两位似乎已经想明白了吗?”

        远处,萧景茂与杨承龙双眼微眯,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而体内元功也未曾懈怠,一直都运转着。

        不管如何,那曹傅毕竟是曾经对他们生有杀机,无论如何戒备都毫无过错。

        至于那周成?

        他看着这一幕已经是傻了眼,更是不知晓自己又如何插入其中,只好紧绷着身子,始终站在一边听候差遣。

        “子昂!”

        那阿里娅也察觉气氛变化,有些害怕的握紧赵孟頫手臂,脸上带着担忧。

        眼前两人虽是没有曹傅那般杀气浓厚,但起身上隐隐透着的掌握生死气势,却更令她感到畏惧。

        这种感觉,她也只在那些官僚身上见过。

        赵孟頫阖首回道:“是的!”

        “那你打算如何?”萧景茂嘴角微翘,自桌子之中取出一分文档,却是抵到了赵孟頫之前,诉道:“毕竟就目前的状况来说,你和晋王的婚约,是彻底的废了。这一点,希望你能接受。”

        “这是?”

        脸上怒色一闪而过,赵孟頫死死看着那文件。

        这文件乃是休夫文书,看落拓之处,便可以知晓这文件早已经拟定了。

        其中一处空白处,也写着萧凤的名字。

        萧景茂笑嘻嘻的诉道:“休夫文契,只要你签了,那婚约一事就此作罢。而我们,自然也会保证你和你的这位妾室的安然无恙。但若是不签的话,你应该知晓后果。”

        看着这上面的一切,赵孟頫虽是感觉脑中眩晕,但念及自己此刻处境,只好咬着牙回道。

        “好,我签!”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