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血债血偿

第八十九章血债血偿

        一行人来到谷口,立刻见到远处聚集着五百多人,正是白崇义、张德等人。

        “好家伙。那厮竟然纠集了这么多人?这下可难办了!”

        安远一见,心中已是忐忑不安。

        怀安镇除却老弱病残,能派上阵的劳力,也就只有六七百来人罢了,仅凭这些兵力纵然击败对方,只怕也是损失不小。

        安丘瞪了安远一眼,又是喝道:“说的什么话呢?还没有和对方打,你就先开始打击己方士气?是嫌没挨够家法吗?”

        “这,是孩儿疏忽了,还请父亲原谅。”安远明显被吓了一跳,赶紧屈身拜服。

        他固然是安丘之子,但安丘妻妾众多,膝下之子足有十来个,自己也没有多么出色,若是惹恼对方,只怕会被直接逐出怀安镇。

        山下,白崇义一指远处谷口,诉道:“穿过这个山谷,后面就是怀安镇了。”

        “哦?”

        陈子昂定眼看去,随后了然于胸,赞缪道:“有如此天险,难怪那安丘能够嚣张至此,甚至就连我赤凤军也不放在眼中。”

        那山谷也不宽,只有三十来丈,为了抵御入侵敌人,被人修建了一堵约有两丈高的城墙。材料全都是就此取材,以附近坚硬的山岩垒砌而成,所以相当的坚固。

        两侧皆是凸出的悬崖,寻常人根本就难以逾越。

        如此天险,若要将其攻下,实属困难。

        袁武有些紧张,看向了白崇义,询问道:“那你打算如何攻下这里?”

        此地如此凶险,他们若是强攻的话,少不得损兵折将,就算是将其攻下,所得的物资也远远比不上消耗的。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实在是鸡肋也。

        当初时候,赤凤军也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才没有急着动手。

        袁武害怕自家兄弟有损失,自然不愿意强攻。

        白崇义笑道:“你放心,我既然来此,那就是有万全的把握。需要知晓,除了此地之外,于此地三里之外,尚有一条羊肠小道可以通往山谷之内。当初时候,我便是经由此路逃出这怀安镇的。要不然,为何那安丘这么想杀我?”

        “原来如此。”

        陈子昂笑道:“既然如此,那此地不如就交给你们来牵制,令其无暇分身,而我则经由此地进入起内部,令其陷入混乱之中。如此一来,则大事可成矣。”

        白崇义连连点头,笑道:“没错。我等这个时机,已经很久了。”

        四人一番商议之后也定下了作战计划。

        主战场由白崇义、张德两人负责,其目的在于牵制对方,令对方无暇他顾,只能被动的被牵制在山谷之处。

        袁武和陈子昂则率领二十人,由偏僻山路进入怀安镇之内,从内部颠覆对方的抵抗。

        如此内外配合,定然能一举击溃对方。

        “那这里,就拜托两位了。”

        对着两人屈身一拜,陈子昂便循着白崇义所绘制的地图,一路朝着山林之中行去。

        等到两人离开之后,张德看了一眼身后的一尊虎蹲炮,立时笑道:“若非那陈先生带来此物,若只怕咱们还未必敢来攻打这怀安镇呢。”

        这虎蹲炮乃是陈子昂所带来的,还有配发的三十发炮弹,是专门用来摧毁这怀安镇险关所用。

        “那是自然!要不然,为何我们要投入赤凤军麾下?还不就是那赤凤军,有着这等战阵利器?”

        白崇义一脸快意,走到了那虎蹲炮之前,亲手将那炮弹塞入其中,然后点燃火线。

        “轰隆!”一声,烟尘滚滚。

        远处城墙,应声便被轰缺了一角,无数碎石跌落下来,更有好几位直接跌落城墙。

        …………

        城头上,安丘本是闭目养神,一派自信姿态。

        他自成为怀安镇镇长之后,遭遇的事情数不胜数,比今日更危险的阵仗都经历过了,眼前区区五六百人又何曾放在眼中。

        只是那惊雷也似的爆炸声,却是将他惊醒,混无之前自信满满,张口问:“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父亲!”

        那安远茫然无措,指着城墙倒塌的一角,诉道:“不知道咋的,那里就突然崩裂了。”

        话甫落,“轰隆”一声,烟尘再度卷起。

        气浪滚滚,遮住了两人身形。

        这一次,落点距离两人只有不到两丈之遥,造成如此场景的炮弹,两人也是看的清清楚楚。

        碎石遍地、鲜血飞溅。

        这一次,虽是没有撞到人,但造成的碎石、破片却四处攒射,打的周围人莫不是哀嚎不止,脸上、胳膊上还有胸腹处,全都被划出一道道血口子,鲜血止不住的就往外流去。

        痴愣愣站在远处,安丘只觉得惊恐无比:“这,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父亲。我们,该怎么办?”安远更是害怕,直接问道。

        他们久居此地,吃穿住行莫不是靠着山中物资供给,对于外界的变化并不是很清楚。

        如今见到火炮神威,自然是惊恐无比。

        而在远处,白崇义眼见城头之上慌乱不已,立刻笑了起来:“白崇义,你可曾想到自己还有今天?”

        未曾停歇,他喝令手下持续不断对着城墙进行炮击。

        这虎蹲炮乃是淘汰的旧型号,相较于赤凤军目前装备的相差许多,但用来攻打这山寨,却是一等一的利器。

        城头之上,安丘眼见炮击还在继续,立刻对着安远命令道:“你应该知晓,若是让他们踏入镇中,我们会面临何等险境?你现在给我顶住,决不能让他们踏入怀安镇。知道吗?”

        还未等安远回答,安丘已然一转身,就从城头之上逃了下去。

        这城头实在是太危险了,他是一刻都不想待着。

        安远一时茫然无措,只是张着嘴叫着:“我?那我怎么办?”

        面对这火炮攻击,他也没有多余的办法,只能不断的躲着凌空落下来的炮弹,至于反击更是近乎痴想。

        远处,白崇义眼见这城墙已经是破破烂烂,城下也堆积着数十具尸体,便道:“看样子对方士气已破,那我们也应该可以展开进攻了。”

        话音落定,那张德一马当先,直接冲了过去。

        这一路上,竟然没有任何人阻挡,足见对方已经诶彻底打垮,根本就没有应该的抵抗。

        紧随其后,白崇义一起登上城墙,四下看了一下却没见到熟悉身影,不免有些失望。

        “那个老混蛋,跑到哪里去了?”

        而在这时,张德却是缚着一人,直接对着白崇义诉道:“此人乃是安远,据他所言应该是负责把守这里的。”

        “哦?这不是那个著名的窝囊废?”白崇义轻轻一笑,走到了安远面前,语带威胁:“那你可否告诉我,那安丘跑哪去了?”

        “安丘?你是说父亲?”

        安远心肝儿一抖,虽是害怕无比,但是却有一丝迟疑。

        白崇义顿时变色,低声呵斥:“没错。若是你告诉我,我尚可饶你一命,但若是不说,就莫要怪我无情了。”

        被这一吓,安远脑中一冷,连忙道:“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吗?”随后,就将自己父亲藏身之地说了出来。

        白崇义笑道:“祠堂后面的祖坟吗?没想到那家伙倒也狡猾,竟然在祖坟之中挖掘藏身之地?”

        那祖坟乃是安氏一族设在此地的墓地,数百年来埋葬了上百余名族人,平日里就阴气森森,非是祭祖时候其他人都不愿意到此地。

        而那安丘却躲入这里,以死人遮人耳目,实在是心思谨慎。

        得知藏身之地,白崇义立刻率领麾下之人,一起前往那祖坟之地。

        而在另一边,陈子昂也一如之前约定,踏入了怀安镇之内。

        此刻,镇中大部分人手都被抽调至山谷谷口之处,内部极为空虚,剩下的老弱病残很快的就被他们彻底控制了。

        得到白崇义消息之后,陈子昂也是赞叹不已:“本以为这一次,能够一举捉拿安丘,没想到还是被那厮给跑了?看来此人,的确有些手段。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莫要怪我心狠手辣了。”话甫落,也带着一行人前往祖坟之地。

        而在祖坟。

        白崇义一扫眼前坟墓,顿时冷笑起来,随后吩咐道:“就算是躲入这里,就以为自己能够幸免于难?来人,将所有的坟墓都给我挖了。”

        虽是说入土为安,但白崇义一心报仇,却是根本不屑理会,只怕因为自己一念之仁,让那厮逃出去,继续祸害别人。

        一行人立刻开动,将那一座座坟墓推到,掘开封土想要一看棺材之中,是否就藏着那安丘。

        挖了没多久,远处一座新坟蓦地掀开。

        自其中跳出来,安丘喝道:“白崇义,你莫要欺人太甚。”

        此地乃是安氏一族风水宝地,若是被白崇义这么一弄,那简直就和断子绝孙一样的。

        “欺人太甚?当初你诓骗我母亲,令她受尽屈辱而自杀,当时候你可曾知晓留情?”白崇义冷哼一声,对自己行径不以为意。

        一展手中折扇,白崇义纵身一跃,直接杀向了安丘,口中喝道:“今日,就让你血债血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