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灭邪

第九十章灭邪

        “血债血偿!”

        四字刚出时候,白崇义已将手中铁骨折扇递出,直扑对方咽喉之处。

        铁骨边缘磨得锋锐,若是被其划中,定然会就此殒命。

        安丘一时紧张,心知对方实力不容小觑,低喝一声:“想要报仇?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只见他一头白发于一瞬间变得乌亮无比,浑无之前干燥模样,便是那本是布满老年斑的皮肤,也是恢复之前圆润光泽,好似生机焕发一样,昔日的垂垂老者,只在一瞬间重新回到年轻时候。

        此乃回春决,乃是将本命真元藏于内府之中,好延年益寿。

        但若是遇到紧急状况,便可以解除禁锢,令自身修为暴增,但代价也是相当严重,会直接折损性命,危险者甚至可能会当场殒命,非到危险时候绝不会使用。

        安丘心知今日自己若是不倾尽全力,定然难以逃跑,故此做出这般打算。

        实力回至巅峰,安丘目中精光一闪,已然锁定对方招数所及之地,其后左手猛然递出,竟是直接将白崇义拿扇的右手整个捏住,令其动弹不得。

        “嗯?这厮竟然还有这般实力?”

        白崇义心中讶然,真元纳入右手之中,腕部肌肉猛然收缩,那铁扇簌然射出,径取对方头颅,手臂之内也有一股沛然之力涌出,挣脱安丘束缚。

        安丘眼见铁扇袭身,身形好似不倒翁一般,蓦地朝后一倾,避开了铁扇,随后双腿猛地发力,令整个身子又是重新弹起,双掌齐出直接轰响白崇义。

        “砰!”

        这一下,白崇义难以躲避,立刻被安丘轰在胸口之处,嘴角呕出鲜红,身子也倒退数步有余。

        虽是受伤,白崇义却强撑身躯,再度朝着那安丘逼进,远处折扇悬空回转,更是自安丘背后袭来。

        岂料安丘却似早有预料,只将身子轻轻一挪,立刻避开飞旋折扇,更趁着白崇义欲抓取折扇时候,忽来一掌直接拍在那折扇之上,折扇轨迹一偏,“刺啦”一声立刻将白崇义胸前衣衫划了一条口子,肌肤暴露、鲜血之流,立刻将衣襟整个染红。

        再度受创,白崇义更是恼火,心道:“好个老贼,纵然置身如此境地,依旧尚有余力?”

        “你的武功全都是我亲自传授。你以为你所想的,我就无法想到吗?我的徒弟,你莫要忘了,我永远都是你的师傅。”

        远处,那安丘眼见白崇义两度重创,难掩心中快意,正欲将其击杀时候,却见远处张德快步赶来。

        他心中顿时紧张,心知若是单打独斗,张德、白崇义皆非自己对手,但两人连手,自己却无法和他们抵抗,立刻运起轻功,朝着远处掠去。

        “老不死的,竟然逃了?”

        那张德双目圆睁,一挥手中鬼头大刀,便将旁边石碑整个击碎。

        他所擅长的乃是刀决,轻功非其所长,若要追上安丘,实在是无能为力。

        “你放心,他逃不了的。”

        白崇义脸色赤红,双目死死看着远处逃走之人,诉道:“毕竟此地已经被我们占据了,而且还有陈子昂、袁武两人在。以他们两人实力,足以挡下此人。到时候我们四人一起上,定然能够灭掉此人。”连点胸前数道穴道,然后双目紧闭,运转体内玄功,诉道:“莫要紧张,且助我恢复真元!”

        “好吧。”

        张德应了一声,立刻走上前来,一运体内玄功,便助白崇义开始调养生息,恢复其先前被安丘所重创的伤势。

        …………

        祠堂!

        令着麾下之人,袁武正在此地巡逻。

        这个时代农村之内,莫不是被乡绅盘踞,而乡绅们便靠着祖宗祠堂凝结人心,并且会在祠堂之内供奉其祖所修行的武学秘典,甚至还有他们所持有的神兵利器。

        来到此地,安丘一见祠堂已被重兵把守,不免感到愠怒。

        “这帮赤贼,竟然来的这么快?”

        他已然运转回春决,生命力正在不断的流逝,若要止住伤势甚至稳住功体,非得要祠堂之内供奉的血元丹,才能够奏效。

        而那血元丹,乃是他取初生婴儿脐带血炼就而成,虽无增进修为之能,但却因为富含婴儿磅礴的生命力,故此对恢复伤势颇有奇效。

        只是此法邪异无比,若要炼制成功,就要害死一位婴儿,所以为寻常人所不耻。

        其成功率也是低的惊人,十例之中仅有一例能够成功。

        但安丘就任族长以来,凭借自身族长权力,暗中害死婴儿,这才炼出七枚,而在历年消耗之下,现在也只剩下三枚。

        “不管了!以我现在伤势,唯有强闯了。”

        心一横,安丘自知难以拖延,当机决定霍命一搏。

        觑准对方防守空隙,他身形一纵,立刻掠过数人,直接跃入祠堂之内。

        如此阵势,立刻便惊起守卫,纷纷叫道:“是安丘,那安丘逃入祠堂里面了。”

        袁武听闻警讯,立刻手持长枪踏入祠堂之内,随后就见那安丘正在祠堂之内胡乱翻找,当机大喝一声:“逆贼,今日合该束手就擒。”长枪一抖,恰似长龙一般,直接朝着对方扑去。

        安丘感觉到脑后生风,心中顿时惊惧无比,随后便揉身一跃,却是直接跳到房梁之上。

        “差点忘了,那东西是藏在这房梁之上的。”

        一抬头,安丘立刻见到房梁之上,正放着一个朱红漆盒,脸上顿时一笑。

        为了防止那血元丹被贼子一窝端,他将这血元丹分开放置,有的放在铜炉之内,有的放在瓷瓶之下,还有的放在匾额后面,甚至还有的放在房梁之上。

        之前因为事态紧急,却是忘了自己藏匿之地,这才会如此慌乱。

        “好家伙。竟然还是如此敏捷?”

        袁武难以掌控长枪,“咄”的一声,竟是直接扎入榆木所制的木柱之内。

        “破!”

        一声沉喝,袁武双手蓦地胀大数倍有余,却将那长枪压得宛如长弓一样,长枪难以承受其后猛地绷直,“轰隆”一声那木柱顿时崩裂,令其将长枪重新夺入手中。

        房梁之上,受此震动,那小盒难以维持稳定,立刻便从房梁之上直接跌落下来。

        “糟糕,不能让那厮看到了。”

        安丘一时惊愕,却是连忙窜了上去,想要将血元丹重新夺回。

        “嗯?这厮竟然直接扑了上来?”

        袁武目光一凝,立刻发现那窜来的安丘,长枪再度挥去。

        安丘虽是察觉,但其心神却挂念在那漆盒之内,却是未曾避开长枪,“砰”的一声就被结结实实的打中,身子犹如碎布团,直接朝着远处跌去,但口中却张了开来,开怀笑道:“拿到了,终于拿到了!”随后打开盒子,露出了里面的三枚血元丹。

        一时间,红芒展开,异香扑鼻,令人感到身心一阵,似是重新回到充满活力的青春年代。

        “是血元丹?”

        袁武看见这一幕,心中顿时紧张起来,手中长枪再度袭出:“绝不能让他服用此物。”

        那血元丹乃是疗伤圣品,一粒下去便可以令整个身体伤势全部恢复,只因为需要使用死婴的脐带血为原料,所以向来被人所排斥,仅有部分邪徒才有可能制造。

        却没料到,眼前这道貌岸然的安丘,竟然也偷偷制取此物?

        正当那安丘准备将这血元丹吞入腹中时候,远处忽来数道剑芒,剑芒锋锐划过安丘手臂,令其哎呀一声,让那血元丹跌落在地。

        远处,陈子昂踏步上前,凝神注意到地上血红之物,不免露出几分排斥来:“你这家伙,当真歹毒无比。竟然私自炼制我军已经明确禁止的血元丹?”

        “哦?所以你们就打算杀了我吗?”安丘狂声笑道:“但是就凭你们现在的实力,可能吗?”

        自知此番难以全身而退,安丘不顾性命、不惜真元,却是将一身元功逼至极限,喝道:“荆棘开道,虎狼臣服。”双手一张,罡气已然破体而出,分别凝练成型,却是变成一狼一虎,霎时狼吟虎啸,摄动阵阵山风,直接朝着陈子昂、袁武袭来。

        陈子昂双眉一敛,喝道:“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让你尝尝我赤凤军的实力。”背后长剑应声出鞘,眼神凝于对方身躯之上,喝道:“御宇九灭——破邪!”

        剑芒绽放,引纳天地光辉,转瞬间化作一柄圣剑。

        圣剑长约一丈,其中自有无穷力量,转瞬间疾射而出,朝着那安丘袭去。

        另一边,那袁武亦是喝道:““哦?所以你们就打算杀了我吗?”安丘狂声笑道:“但是就凭你们现在的实力,可能吗?”

        自知此番难以全身而退,安丘不顾性命、不惜真元,却是将一身元功逼至极限,喝道:“荆棘开道,虎狼臣服。”双手一张,罡气已然破体而出,分别凝练成型,却是变成一狼一虎,霎时狼吟虎啸,摄动阵阵山风,直接朝着陈子昂、袁武袭来。

        陈子昂双眉一敛,喝道:“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让你尝尝我赤凤军的实力。”背后长剑应声出鞘,眼神凝于对方身躯之上,喝道:“御宇九灭——破邪!”

        剑芒绽放,引纳天地光辉,转瞬间化作一柄圣剑。

        圣剑长约一丈,其中自有无穷力量,转瞬间疾射而出,朝着那安丘袭去。

        另一边,那袁武亦是喝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