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枯井死婴

第九十一章枯井死婴

        “血元丹?”

        三人齐齐惊住,看着那鲜红丹药,神色微变起来。

        他们全都听过血元丹这种伤天害理东西,眼下却从安丘手中得到此物,着实让人感到害怕。

        “去取一盆热水来。”陈子昂神情凝重,吩咐道。

        很快的,便有侍从端来一盆热水。

        陈子昂自漆盒之中取出一枚丹药,丢入了这热水之内。

        丹丸好似牛奶一样,刚刚接触到热水,便瞬间融化,全数消失在热水之内,而那热水也被彻底染红,色泽嫣红、凝若琼脂,更是透着一股奶香味,分明就是血元丹的特征。

        “果然是血元丹!”

        陈子昂脸色骤变,自是惊骇莫名。

        白崇义低声咒骂:“那安丘当真歹毒,竟然将毒手伸向婴儿?”

        血元丹的主料乃是婴儿血,而这里便有三枚,依照百分之十的成功率,背后只怕死了三十多名婴儿。

        “立刻给我搜索整个怀安镇,不得放过任何一处痕迹。”

        陈子昂神情严肃,朝着众人吩咐道。

        白崇义等人自是不敢懈怠,连忙四散开来,在怀安镇之中一阵搜索。但忙碌了半天时间之后,他们莫不是垂头丧气,却是一无所获。

        陈子昂顿感疑惑,暗想:“所有的地方都已经寻找过了,那对方炼制这些丹药的地方,究竟在什么地方?”

        “安氏一族的祖庙!”白崇义叫道。

        陈子昂问道:“祖庙?会是那里吗?”

        华夏之人,最重视安土重迁,对于祖庙这种象征着根本的东西,一直都相当尊崇,寻常时候绝不敢轻易冒犯,所以先前时候他们也没有想到这茬来。

        白崇义双目微阖,沉思片刻之后回道:“也就只有祠堂,我们还没有搜查。”

        先前时候,为了安抚这怀安镇居民,他们仅仅派人监视着祠堂之内的人,并没有进入其中搜查。

        如今看来,也只有那里才有可能了。

        陈子昂深吸一口气,打起勇气来,诉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随我一起到祖庙走一遭。”

        他们杀了安丘,定居此地的安氏一族也就罢了,重新换一个族长就是了,但若是闯入祖庙之内,或许就会引起一场风暴。而这场风暴,也许会将整个怀安镇全部摧毁。

        果不其然,众人抵达安氏祖庙之后,立刻就见在祖庙之前,聚集着上百人。

        这些人都是安氏一族的人,他们每个人莫不是手持铁叉还有木棍,见到陈子昂等人来到之后,纷纷举起手中的器械,扯着嗓子高声喊道。

        “滚出去!”

        “滚出怀安镇。”

        声音颇为嘈杂,一点气势都没有。

        陈子昂听着都感觉其中透着无力,当机将腰间铳枪拔出,朝着天空一指。

        “砰!”

        蓦然响起的枪声,顿时让那些聚集的人吓了一跳。

        陈子昂双眼微眯,透着煞气扫过众人,威胁道:“各位!若是尔等继续挡在我等之前,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一步踏出,顿时吓得那些人纷纷后退,仿佛眼前的人是什么修罗鬼煞。

        “这才像话!要不然,我们如何能够展开工作?”陈子昂这才笑了起来,虽然他的笑在别人看来,和恶魔没啥区别,而那看来得眼神,也像是恶魔的威胁一样:“只不过你们这里谁能说上话?我需要询问一些事情。”

        “什么事?”

        大概是感到有些危险,自队列之中,一人强撑着双腿站了出来。。

        此人乃是安丘之弟安晨,其实力和安晨相比差的太远,只因为活得太久,放才有今日地位。

        “是关于安丘的!你可知晓,他平日里在这祖庙之内,都做什么?”陈子昂问道。

        安晨脸色涨红,一脸羞愧的回道:“安丘?他乃是族长,我没有资格问他。”复有强撑着身子,又是对着众人央求道:“只是你们可否莫要闯入祖庙,惊扰祖先灵魂?”

        “对不起,不行!”

        站在陈子昂的背后,白崇义直接拒绝道。

        安晨一时着急,喝道:“你,你怎么不讲理?而且这里乃是我们的祖庙,岂能让人随便闯进去?”

        “哼哼!若是那安丘躲在这里面,做那伤天害理之事,难道我们也不能进去吗?”白崇义丝毫不掩敌意,嘲讽道:“依我看,你们之所以再次阻挡,只怕是心中有鬼。要不然,为何要阻止?”

        “你!咳咳……”

        安晨面色涨红,却是气急攻心,险些喘不过气来,幸亏有旁边的妻子帮忙顺气,只怕非得咳死不成。

        陈子昂等到对方恢复之后,脸色依旧冷峻,诉道:“没错。而且我还想询问列位一件事情,那就是半个月之前,我军派到此地的事务官王秀,他究竟怎么了?”

        “王秀?你,你们是赤凤军的?”

        安晨身子一哆嗦,手中的拐杖差点儿就没握住。

        陈子昂眉梢微动,目光带着狐疑扫过暗沉,笑了起来:“看样子,你似乎知晓一些事情?”

        “我,我不知……”安晨却感心中发虚,不由得低下头,企图避开那看来的目光。

        “不知道?”

        陈子昂见到对方神情,已然猜出了大半来,声音蓦地抬高:“擅杀朝廷命官,你知道是什么罪名吗?仅此一条,我将你们全都灭了,也无需废话。”

        “不是,他不是我杀的!”

        安晨身子一震,连忙抬起头来,眼睛透着惊恐。

        陈子昂继续逼问道:“那是谁杀的?”

        “是安丘。我亲眼见到他将王秀骗入祖庙之内,然后将其杀害。”安晨忙不丢回道,等到说出去之后,脸色一片死灰。

        紧随其后,那些族人听闻此话,也是面色苍白,全都失去了先前的气势,一副惊恐的模样看着陈子昂,生怕他就此发怒。、

        “哼哼!”陈子昂摇着头,一脸愤怒的喝道:“我赤凤军此番北伐,所求者不过是驱逐鞑靼罢了。然而尔等却心怀不轨,违抗天命?我若是不处置,尔等莫非以为我手中无刀吗?”一挥手,便朝着身后士兵喝道:“来人,将祖庙大门给我撞开!”

        “不行,不能打开!”

        安晨整个人都慌了,但还是强撑着站在祖庙之前。

        只可惜陈子昂已经没兴趣继续僵持了,直接喝道:“将他给我拉开,撞开大门。”

        自占据庆阳府以来,赤凤军就向此地各个州县派遣事务官,接管县内各处粮饷税赋之事。

        当然,此举也惹恼当地士绅,譬如那安丘就设计杀了王秀,并且伪造成土匪所为,企图蒙混过关。

        陈子昂心中知晓这一切,对眼前一干人等亦是充满不屑,解释了起来:“当时因为我军战事紧急,所以也没有分神处理此事。但今日我既然来此,那就少不得追究一番了。”双目之中杀意露出,冲着那些人喝道:“尔等若是就此离开,我可以不追究,但若是继续执迷不悟,那就莫怪我不客气了!”

        其余人听了,害怕此事祸几及身,立刻就做树倒猢狲散,直接逃了出去。

        唯有几个不嫌事大的家伙,躲在墙外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

        “我——我——”

        安晨眼见自己孤家寡人,身子亦是瑟瑟发抖,只好被士兵拉扯着拖下去。

        远处,祖庙原本封锁的大门,也随着“砰”的一声,被整个撞开。

        “进去!”

        一步踏入其中,陈子昂一挥手,数十人便进入这祖庙之内,开始四处搜寻东西。

        约莫过了一刻钟之后,一人走到了陈子昂面前,脸色极为难看,声音也有些迟疑,诉道:“陈先生,还请您随我们一去。”

        “哦?看样子,这里面当真藏着什么有趣的东西。”撇过那安晨一眼,陈子昂随着那人走入祖庙后庭,却见后庭之内有着一个枯井。

        “就是这枯井吗?”

        陈子昂鼻子微动,顿时嗅到一股腐臭味道,走到枯井之前,俯首一看。

        弥天恶臭直冲鼻子,顿时令他感到腹部一阵抽搐,但纳入眼底的场景,却令他身子发寒。

        只因为在这枯井之内,一具具女婴被直接丢了下去,她们有的才刚刚出生,而有的已经两岁多了,数量约莫有上百来具,有的已经变成了白骨,骨头都开始风化了,而有的才刚刚腐败,还可以看清楚死前的相貌。

        这些女婴的死状无一例外,嘴巴全都是长的大大的,显然在死亡之前饱受了一番折磨。

        其余人也察觉异状,纷纷走上前来,一观其中场景。

        而他们看了之后,也纷纷掩住鼻息,感到身体发寒,将这群婴儿丢入这枯井之内,直接摔死。

        不过在这些女婴之内,却多了一具成年人的尸身,很显然这个尸体,便是之前赤凤军派至此地,最后却被安丘给暗害了的王秀。

        可怜他孤胆一人,想要揭穿此地的黑幕,但却在最后一刻,死在了这里。

        “这个,这不是我干的。是安丘,都是他干的!”

        安晨再难撑起身子,直接软到在地。

        陈子昂也没兴致理会,一挥手直接喝道:“将他给我关押起来,听候发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