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七章内外夹攻

第九十七章内外夹攻

        “喂!还有反应吗?”

        捡起一根木棍,安图戳了一下那被囚入其中的陈子昂。

        且看此刻的陈子昂,身上军服破破烂烂,露出了那满是血痕的肉体,上面到处都是血渍污秽,便是一张笔挺的面孔,也被人用刀割出了一条伤疤来,看起来特别的丑陋。

        “呃……”

        嘴一张,陈子昂努力的睁开眼睛,但那脸上布满的血渍却黏糊糊的,让他根本难以睁开,只能用微弱的声音问道。

        “你是谁?”

        “安图!我是来救你的。”

        刻意压低了声音,安图的两只眼睛左右转动,生怕在这个时候有人出现,发现两人的行踪。

        陈子昂心中一紧,努力催动总算恢复的一点力量,将两只眼睛睁开了一条缝,这才见到那安图就在眼前,双唇微微抖动,拉开了一丝笑容来,诉道:“是你?”

        “没错。”

        安图自怀中取出一物来,直接丢到了陈子昂嘴边,诉道:“你现在伤势严重,还是先吃了这丹药再说吧。”

        陈子昂稍微侧了一下头,立时见到眼前那赤红丹药,心中却感有些疑惑:“血元丹?你……从……何处……”他也知晓自己曾经有过两枚血元丹,而当时候因为和金无缺激战正酣,所以整个过程中难有服用的机会。

        后来自己失手被擒了,那两枚血元丹也不知晓拉在何处,要不然如何会直到现在都无法恢复?

        “这是我从那金无缺身边偷来的。我想应该是在你晕迷时候,被他给搜去了吧。”安图回道,又见安图露出几分排斥来,又是劝道:“我知道你对此物甚是抵触,但眼下应当以保全性命为重,还是快些服用吧。要不然被发现了,那就彻底糟糕了。”

        陈子昂神色一愣,只好挪动着脖子,朝着那血元丹所在地方挪去。

        而在这时,从远处却传来阵阵脚步声。

        安图一听,顿时愣住了:“难道是他们回来了?”

        陈子昂也感到着急,想要将那血元丹纳入口中,只是他身负重伤,全身骨头都被打断,纵然那血元丹距离他的嘴巴只有不到半寸,但仅仅是这点距离,却需要付出偌大的努力,才能够跨越。

        安图见到这一幕,更是紧张不已。

        他虽是想要进入铁笼之中帮忙服用,但那铁笼被铁锁锁住,自己又没有钥匙,若是想要不动声响进入其中,实在是困难无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子昂一点一滴挪动着嘴巴,将距离拉紧。

        “快,再快点!”

        就这样,距离一点点的被拉紧,但门外的吵杂声却也越来越近了。

        “砰”的一声,那大门被整个推开。

        安图道了一声糟糕,赶紧站直身子,将陈子昂挡在身后,然后朝着那大门走去。

        金无缺双目一皱,顿时见到迎面走来的安图,心中感到困惑无比,口中有些不屑,呵斥道:“是你?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金寨主言重了!”

        安图屈身一拜:“我先前本打算前去拜访金寨主的,但无奈你的儿郎却将我阻在门外,让我无法进入其中,和尔等一起畅饮,此事说来实在遗憾。故此我便孤身前来此地,只求金寨主能够宽恕在下往日所犯之事,如何?”说完之后,整个身子全都弯了下来,唯有那眼睛偷偷上扬,一副谄媚的姿态。

        金无缺轻哼一声,只感到心中舒服至极,笑道:“哼!你这厮,倒是惯会油嘴滑舌,怪不得能够让那赤凤军也信了你的话。既然你已经助我和那蒙古联络上,那我就饶你这一回吧。”随后眉宇之间怒气浮现,又道:“差点忘了,那陈子昂还被囚在这里呢。我倒要看看他的状况如何!”

        这也是金无缺之所以留下陈子昂一命的缘由。

        迈开步伐,金无缺走到了囚笼之前,看了一下那陈子昂俯首在地一副狼狈模样,更是感觉快意无比:“你这厮竟然敢当面侮辱我?甚至杀我妻女?若是就这么轻易让你死了,那还真的是便宜你了。今天就先打你一顿出出气。等到蒙古敕令下达之后,我们就拿你的头颅祭旗!”

        只是陈子昂全身无力,更无任何反应。

        金无缺自腰间取出钥匙,将那铁锁打开,正当踏入囚笼之中时候。

        却见那陈子昂忽然跃起,一对肉掌径直拍向金无缺,口中喝道:“金无缺,你可曾想到,因为你一人行径,这满城遭劫的百姓,又当如何?”

        金无缺未曾防备,顿时被这双掌直接拍中,“噗”的一声呕出数点鲜红,脸上满是惊愕,喝道:“你,竟然恢复了?这是怎么回事?”随后脑中闪过一人来,一转头却见那安图亦是揉身扑来,又是一掌直接拍在他的后背之处,令其身体再度添伤。

        “金无缺!”

        那安图嘴角微翘,得意洋洋额诉道:“你以为我真的会加入你们吗?至于先前行径,不过是糊弄你们罢了,而现在就是你命终时候!”

        “你们,竟然敢欺骗我?”

        金无缺双目圆睁,看着陈子昂自囚笼之中走出,更是弄不清楚为何先前已经被自己打碎全身骨骼的陈子昂,竟然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如初?

        但他自知如今陷入两大高手围攻之下,若是不奋力一搏,就会有性命之危。

        “但是你们以为,仅凭你们两人,能够杀了我吗?”

        一身真元运转起来,金无缺强复身上伤势,只求奋力一搏,拼出一条血路来。

        毕竟于府衙之内,尚且有他的一帮兄弟,只需要将那些兄弟们召来,纵然无法击杀陈子昂、安图两人,但保住自己性命却是绰绰有余的。

        “杀了你?不,这一次,我要彻底铲除你们。”

        陈子昂念及之前的折磨,心中更是愤恨无比,素手一挥,只见一道辉光直冲天上,旋即化作一团华彩,却是向着逃出通远县的袁武、张德两人通报消息。

        而在城门之外一里之处,张德、袁武昂着脖子,始终看着眼前的小城。

        他们两人见到这烟火之后,顿时笑了起来,喝道:“兄弟们,随我一起进攻通远县,救出陈将军。”于城头之外,剩余的四百多位士兵一起高声呼喊,朝着那城门奔去。

        之前的战败让他们备受耻辱,眼下方是雪耻时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