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穷途末路

第九十八章穷途末路

        县衙之内,气氛凝重。

        陈子昂和安图一前一后,将金无缺拦在中间,令其无法从此地逃脱。

        细想先前攻城之事,金无缺凄冷一笑,盯着安图的眼神透着愤怒:“这么说来,之前你的行为,全都是演戏吗?”

        “没错!”

        安图矜持的点点头,回道:“放眼天下,谁不知晓那赤凤军励精图治二十载,已有并吞天下的实力。我若是在这个时候弃明投暗,岂不是自寻死路吗?”之后,一脸蔑视的看着金无缺,笑道:“只是可惜你这厮,却被一介女子给耽搁了!”

        “你!”

        金无缺顿感气火攻心,气血沸腾之下,“噗”的一声又是吐出一股鲜血来。

        一声长啸,金无缺将心中郁闷尽数释放出来,待到恢复之后,本是充满愤怒的双眼却是恢复澄清,一股全身真元,冲着两人喝道:“既然如此,那就战吧!”

        “唉!”

        陈子昂摇摇头,自是感到叹息:“若是你当初愿意放弃抵抗投奔我们,如何会落得今日下场?”脑海之内,当初城头之上那些惨死的士兵一闪而过,他更是喝道:“今日,为你的罪行偿命吧!”

        话音落定,陈子昂双掌齐运,手中虽无利刃,但真元灌注之下,两条手臂玉华显露,坚硬程度丝毫不比那利剑差。

        “杀!”

        一声轻斥,只见陈子昂足尖一踩,脚下石板砰的碎裂,身形宛如闪电一般,朝着那金无缺攻去。

        金无缺自恃真元雄厚,亦是一般挥动左拳直接迎了上去,虽是勉力挡住,无奈却牵扯到体内伤势,顿感口腔之内热血涌出,忍不住一口吐出。

        但金无缺却甚是狂傲,不肯露出丝毫怯意,口中喝道:“你的拳头就只有这种程度吗?”

        双足一沉,下盘宛如泰山一般岿然不动,左臂膨胀三分、力量再度上升,竟然将陈子昂这一拳硬生生的压了下来。

        那安图瞧见这一幕,立时笑道:“纵然还有余力,但是以你现在伤势,又能够支撑多长时间?”身形一纵,却是直接出现在金无缺身后,也是一掌直接拍出。

        这一掌来的猝不及防,立刻就拍在金无缺的后心之处。

        但此刻的金无缺早有防护,已然运转罡气,将这一招硬生生扛了下来。

        安图见了,又是催动真元,准备再来一掌!

        另一边,陈子昂见金无缺因安图偷袭,力量再度衰竭下来,也是一样催动真元,再度朝着金无缺攻来。

        两人联手,自是威力无穷。

        “哼!岂会如你们所愿?”

        金无缺自知避无可避,体内真元全数运起,脸上霎时布满红光,随后双拳直接递出,一拳攻向陈子昂,另一拳自然是打向安图。

        只听“轰隆”一声,金无缺再度呕红,胸前之处嫣红无比,好似被染成了血人一样。

        “好个家伙。虽是负伤,却还有这般实力?”

        安图受此攻击,实在难以稳定身形,却是直接被这一招打出数丈之遥,嘴角也是带着一抹血丝。

        那陈子昂重伤初愈,也无法禁受这反震之力,亦是一般被震出数丈之远。

        各自站稳之后,两人看着金无缺,却是没有了先前的得意,暗暗提起了精神,准备和眼前这厮鏖战一番。

        “哼哼!就凭你们,也想要灭我?”

        眼见震退两人,金无缺深吸一口气,一身真元已然运转起来,口中喝道:“御龙决——劈天!”只见双掌之中,自是涌出一股莫大威能,随着双手一挥,竟然是化作两头金龙,直接朝着安图、陈子昂袭来。

        值此危机时候,金无缺手中并无长枪,只能以掌代枪,和对方对决了。

        陈子昂暗自诧异,虽是遭到偷袭导致功力损失至少三成,但对方却还有如此实力,施展这强悍招式?

        心知对方厉害,陈子昂也是不曾保留,元功纳入右掌之内,竟是令右掌晶莹如玉、宛如玉器,却是一拳带剑直接将“御宇八决——破邪”使了出来。

        凌空一挥,只闻“砰”的一声,那金龙应声碎裂,却是卷起一阵烟尘,遮住了两人视线。

        陈子昂暗道不妙,随后就见远处一人发足狂奔,喝道:“想逃?”

        目光觑准远处之人,陈子昂立见远处的金无缺纵身一跃,却是直接朝着府邸之外奔去。

        另一边,那安图亦是奋起力量,也是将那长龙击碎。

        他双目一凛,眼见金无缺已然越过墙头,立时喝道:“追!”

        两人一起运起轻功,紧随金无缺身后追去。

        金无缺已然负伤,而在如此伤势的情况下还运转绝招,定然会令自己身负重伤、体力骤减,可以说正是剿灭对方的好时机。

        否则让对方纠结部众,逃回山中疗养生机,然后重新出山复仇,那就彻底糟糕了。

        远处,金无缺回首看了一眼紧追不舍的两人,顿感无比紧张,心中想着:“只需要逃出这里,回到和兄弟们一起饮酒的地方,那就安全了。”

        依着先前记忆,他一阵狂奔,很快的就来到了众人庆贺的地方。

        岂料他着眼一望,立刻惊住了:“怎么会这样?”

        只见在这庭院之内,战火纷飞,一片肃杀之气。

        数十位家丁一起涌入其中,朝着那些喝的烂醉的土匪杀去。

        不一会儿,他的那些兄弟就躺到了数十人,其余人虽是勉强撑起身子,想要负隅顽抗。

        但是,他的这些兄弟却也因为饮酒过多,导致脑子一阵眩晕,根本无法招架,只能任有对方屠杀。

        “好个混蛋。我杀了你们。”

        纵身落下,金无缺眼见数人直扑而来,双掌猛地一挥,“砰砰”两声就直接栽倒在地,毫无生息。

        而在远处,那吴晨冷汗淋漓,亦是一脸惶恐。

        他见到金无缺前来此地,这才感到心思稍微安定下来,问道:“寨主,这是怎么回事?”

        之前时候,吴晨因为不善饮酒,所以也没有喝多,所以在敌人进攻的时候及时反应过来,总算是没有栽在这里面。

        金无缺张口唾骂:“是安图!那小子背信弃义,不仅仅暗中将那陈子昂给救了,甚至还反过来摆了咱们一道!”

        “安图?”吴晨一脸吃惊,显然也是超过了他的想象。

        而在此刻,于远处墙头之上,出现了两人,正是陈子昂和安图。

        只听安图笑道:“没错。不过是略施小计,你们就乖乖的上钩了?只可惜此地已经被层层包围住,你们这一次是插翅也难飞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