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继续抵抗

第一百零八章继续抵抗

        “各位,看到了吗?”

        扫过了身边众位将领,伯颜冷冷问道。

        “怎么会这样?”

        凝望着远处尸体,合丹难掩眼中惊愕。

        他的身体相当结实,但是头发已经发白,腮下的胡须坚硬如钢针,但此刻却在发抖,握着腰间弯刀的手臂之上,也布满了伤痕,这些是他征战沙场的勋章,只是那手臂却也只能无力的握着刀柄,仿佛下一刻那弯刀就会掉落地面。

        “那赤凤军当真有一套,竟然能够将我们最厉害的怯薛都给击败。”

        另一边,一位同样的老将军也是眉头深锁,显然也对眼前一幕充满着畏惧。

        他乃是察合台之子拜答儿,因为受了阿里不哥的命令,这才被调派至此,好抵御那来犯的赤凤军。

        跟在他的后面,一位约莫有二十来岁的青年小将问道:“父亲,那你以为我们如何才能击败对方?”带着怒火看向远处战场,而在那里那些卑劣的南人此刻在忙碌着。

        这些人将自己族中战士身上所穿着的铠甲和长弓扒下来,就连身上的衣服也没留下来,赤条条的直接集中起来,丢到了旁边挖出的大坑之中埋掉。

        他想要去报复,但也明白仅凭自己一人的力量,根本无法和对方对抗。

        “对不起布里,我不知道!”摇摇头,拜答儿始终保持着沉默。

        他乃是一位优秀的骑兵,所有知道的他的人都这样说,包括在长子西征之中,那些敢于和他对阵的敌人,也是一样。

        但面对铳枪、火炮构成的赤凤军时候,拜答儿明白过来,自己所骄傲的骑术,其实一文不名!

        “那难道就让那些赤贼继续在城外耀武扬威吗?”

        拔绰捏紧拳头,愤恨的看着远处的赤凤军。

        他乃是托雷之子,虽然托雷死去的时候,他才刚刚出生还未成年,但是抚养他长大的蒙哥,却被他视为自己最亲之人,然而其兄蒙哥却早在数年之前,就死在了对方手中,这一点一直都让他倍加难受。

        “不然如何?”

        摇着头,拜答儿回道:“你也见到了,我们的骑兵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了。对方的力量超过了我们的估计,仅凭我们手中的力量,根本无法和他们对抗。”

        “可是叔叔,你难道忘了吗?他们可是杀了我们至亲之人的家伙,难道就让他们继续嚣张?”拔绰有些激动,张口,骂道。

        那布里轻轻摇头,叹道:“正是因此,所有我们才要更加谨慎,以免如那些牺牲的士兵一样,白白的葬送了性命。这一点,你明白吗?”

        拔绰身子一震,随后有看向了合丹还有昔班以及唐兀锡,他继续恳求道:“但是你们也见到了,我们的士兵就躺在那里。而他们也被那赤凤军肆无忌惮的侮辱。我们,又岂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继续侮辱我们的族人?”

        被拔绰一说,合丹、昔班以及唐兀锡全数沉默下来。

        他们不发一眼,只是淡淡的看了拔绰,眼中带着怜悯。

        拔绰神色一愣,这才察觉到所有人的推拒,脑中蒙哥景象一闪而过,又是张口斥道:“哼!说到底,你们也不过是一群懦夫罢了。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一个人去。不管如何,我定要让那家伙付出代价。”

        看着远处的萧凤,他见到对方神态漠然,居然没有将自己放在眼中,那样子简直就是将自己当成了蝼蚁。紧握手中长刀,拔绰已经难抑控制内心的愤怒,却是蓦地朝前走了一步,像是打算独自一人前去挑战。

        但是自伸出的手,却摁住了他的肩膀,阻止了他继续前进。

        “叔叔!莫要阻我!”

        转过头,拔绰看了一下身后那阻止之人,直接喝道。

        阔列坚摇着头,劝说道:“孩子,你莫要冲动!”

        “但是,那家伙就在那里,只需要将那个家伙杀了,咱们这儿定然会被解决掉。”拔绰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又是恳请了起来:“只需要给我两万怯薛军,我定然会取下那家伙的头颅,告慰父亲和兄长的在天之灵!”

        “糊涂!”

        阔列坚厉声一斥,顿时让拔绰神色一愣,搞不清楚曾经那个始终以温和对待的他,为何现在会是如此的狰狞?

        阔列坚摇着头,直接回道:“先前的一万骑兵,还没给你教训吗?那赤凤军已经不是曾经的赤凤军了。现在的他们装备有足以射穿铁甲的铳枪,也配备有能够歼灭重骑兵的火炮。你一个人去,只是送死!”

        “可是杀兄之人近在眼前,我又岂能束手待毙?叔叔,你就让我去吧。”拔绰大声的恳求着,就和当初他向阿里不哥请求一样,直接朝着阔列坚恳请道。

        但阔列坚却神态坚定的摇着头,回道:“这不可能!”

        “为什么?”

        拔绰神色一愣,眼中透着不甘。

        阔列坚心神黯然,又道:“你应该知道我。我和你的父亲一起成长,也亲眼见证了你的两位兄长的成长,而在他们逝去之后,你也是我亲手抚养长大的。你还记得你父亲所收留的那些东西汉家典籍、道家之术吗?那全都是我一笔一手亲自搜罗来的,只因为他想要,所以我就将其找来了。”

        “我知道!”

        垂下的头,终于露出一些软弱来。

        阔列坚继续说道:“所以我对他们的感情,绝不比你差。他们死了,我也是悲痛万分。但是你更要明白,你是他们的弟弟,他们的寄托。若是你就这样死了,你让你的两位兄长,如何对待你?”

        “可是我!”

        拔绰神色一愣,不由得抬起头,想要辩解。

        但是等到他见到阔列坚那深沉的双眼之后,嘴边的话再也说不出口,毕竟那双目之中所蕴含的,乃是比贝加尔湖还要深的感情。

        阔列坚低声诉道:“听我一句,莫要独自一人行动,知道了吗?”

        拔绰这才放下心中报仇信念,回道:“我明白了!”

        见到那阔列坚放下心思,伯颜心中紧绷着的弦这才松下。

        他对着众人问道:“既然如此,那不知各位觉得接下来,我们应该如何应对赤凤军?”

        “赤凤军?”

        拜答儿深深的看了一眼远处的战场,感叹道:“昔日可汗的一个疏忽,没想到竟然造就了今日如此强悍的劲敌?没想到我们蒙古,今日居然也有这么一日来。”双目一转,他又是看向了那合丹,问道:“依照你的意见,你觉得应该如何行动?毕竟当初长子西征的时候,我还记得你所创下的功勋。”

        合丹为之一愣,见到众位将士期待的目光,只好回道:“若是依照我的想法,此刻时候也许我们只有撤退了!”

        “撤退?”

        拔绰为之一惊,喝道:“我们尚未击败赤凤军,岂能就此撤退?”

        合丹双目微凝,有些嗔怒的看了一眼阔列坚,似是在埋怨他为何未曾约束好,又道:“要不然呢?毕竟那赤凤军以火器为名,最擅长攻坚战。我等虽是熟悉自幼时便开始熟悉骑练之法,但若论步战的话,却着实不是南人对手。若是继续在这里僵持下去,只会让更多的儿郎白白牺牲!”

        他这一说,许多将领皆是松了一口气。

        他们并不是惧怕赤凤军,只是因为之前战况太过惊人,他们并不愿意就这样毫无任何意义,就直接死亡的下场。

        拔绰见到众将士面有侥幸,心中急切之下,未等其余人反应过来,已然是昂首回道:“但是列位可汗的仇呢?若是我们继续退缩下去,只会让那赤凤军笑话我等无能。就算是那些依附在我们麾下的其他部落,只怕也会因此生出许多异心,甚至开始挑战我们的地位。撤退?这不可能!”

        合丹神色一愣,有些气急败坏的反驳道:“你这厮,不过一介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怎么敢这般指摘我的不是?”

        因为窝阔台、托雷两人之间的怨隙,他身为窝阔台之子,在蒙哥、阿里不哥执政的时候,可着实吃了不少苦,今日却被拔绰这般小子指摘,自然有些不悦。

        而在此刻,一边的昔班却是插嘴说道:“合丹所言,却也有些道理!”

        “想我们之所以能够从昔日的一介部落,成就今日偌大的帝国,靠的不就是刀和马,将一起敢于和我们作对的敌人全数歼灭吗?如今那赤凤军竟然敢向我们挑衅?依我看,自然只有将其打压下去,才能一逞我们昔日帝国的风采。”唐兀锡亦是帮衬道。

        两人一起说话,也令在场的所有将士全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想他们一路奋战,若是就这样丢脸的回去,那还算是什么样子?

        更何况那赤凤军虽是厉害,但却也只是对他们造成了一定的损失,而这些损失比之当初攻灭金朝、西夏时候尚有不足,他们又怎么可能因此撤退?

        拔都颌首回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便继续驻守此地吗?”

        他虽是此地主帅,但眼前的这些人莫不是来头不小,或是开国功臣之后,或是大汗之子,任谁也不是他能得罪的,只能持之以恭敬了。

        “当然!”

        众将齐齐回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