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谍影重重

第一百三十四章谍影重重

        “依着萧主事以为,莫非怀疑有人泄露情报?”

        吴青石站在一边,弯腰屈膝低声下气的问道。

        萧月阖首回道:“就目前来说,此事大有可能。”

        不得不说,那伯颜的确厉害,通过暗中削减灵台的兵力时候,也将手下的人马调集到彭阳城,然后趁着赤凤军兵力空虚之际发动进攻,若非萧月突然现身,只怕安定就会被伯颜夺取。

        到时候,他不仅仅可以借此斩断赤凤军和庆阳府的联系,还可以在打下庆阳府之后,率兵南下配合蒙古主力,进一步的压缩赤凤军的回转空间。

        若是这个战略被伯颜完成,那蒙古便可以和赤凤军继续纠缠,甚至还有可能重新夺回失地。

        萧月想着这里,对那暗中泄露情报之人,更是厌恶。

        吴青石一脸懊恼,张口骂道:“唉。那家伙当真可恶,明明知晓我们就快要完成包围对方的目标,谁料就因为那家伙这一弄,整个局势又是重新变得复杂了。若是那厮在我们继续下一步行动时候,再来这么一出,到时候又该如何?”

        “你放心,我既然到这里,那就定然会将此人揪出,告慰战死的士兵。”萧月发誓道。

        她从未如现在这样,恨过一个人。

        若不是那人捣乱,她们现在就可以发动总攻,彻底歼灭蒙古,而不是继续在这里干耗着,做着一些无用功。

        吴青石见到萧月那含煞脸庞,虽是清丽依旧,但却被吓得全身颤抖不止。

        萧月有些奇怪,看了吴青石一眼,问道:“我说的乃是间谍,你怎么这么害怕?”

        “这个,实在是因为萧主事太过厉害,所以有些害怕。”偷眼看了看远处的尸体,吴青石感到心中一阵的抽搐,只一瞬就灭了这么多人,这实在是超过他所想象的了。

        萧月轻笑一声,回道:“只需你持正守身,我又如何会害你?”虽是如此,但她那审视的目光,却还是死死的盯着对方,像是要将其心中一切,全都给搜罗出来,一点也不留。

        “萧主事说的是,属下自当尊令。”吴青石继续说着,但心中害怕依旧。

        萧月臻首轻摇,挥手让吴青石下去,让他将此地清洗干净。

        那些尸体横在地上,鲜血流的到处都是,将石板缝都给塞满了,虽然此时已经是冬天了,但若是不将这些尸体处理掉,终究会让人感到恶心,甚至还有可能滋生虫蚊,导致瘟疫的产生。

        吴青石退下之后,也开始着手安排手下,处理此事。

        萧月也没兴致继续留在此地,也不告诉吴青石,直接就离开了安定,却是一路北上前往庆阳府。

        那庆阳府距离此地约有三百余里,寻常人士也要走一周时间,但对于萧月一个人来说,不过是一个时辰,就能够抵达。

        踏入城中,她看着街道上,那热闹的人群,这才感到心情轻松了许多。

        “呼!还是置身此地来的轻松,至少没有那些血腥味儿,这就要好得多。”萧月嘴中嘟囔了一句,信步游走在人群之中。

        萧月还记得小时候的场景,那个时候她的父亲每当处理完公务之后,都会带着她和妹妹,一起行走在这人群之中,路上遇到的人儿也会投来尊重的目光,若是遇到了那些摆摊儿的、卖零食的,也会直接送一两个小饰物、小吃食给她,每当这个时候萧月都会感到特别开心。

        所以萧月每当闲暇时候,都会这样做。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会感到心中有些暖意,因为这会让她觉得父亲还陪着自己。

        ——————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还有人打算聚众对抗吗?”

        看着手中报告,陈子昂感到恼怒。

        自处理完金无缺叛乱一事,陈子昂就被调配到庆阳城,专职探察周边山寨土匪的情报,好为赤凤军镇压当地叛军,提供足够的情报来源。

        手下办事人员无奈道:“没办法。穷山恶水出刁民。那些土匪们实在太多,你让他们这个时候全都住手,怎么可能?”

        “那倒也是。”陈子昂稍微想了一下,感觉脑壳有点疼。

        此地不比长安,因为山峦起伏、地势险峻,所以这里很少有如同长安城这般庞大的城市,就连庆阳城顶多也就十多万,遍布整个区域的多数是一个个山寨、村落。

        这些山寨、村落多数存于山中,和外界很少交流,内部完全是死水一潭,被当地士绅官僚所把持。

        而且因为先前赤凤军的行为,这些士绅对赤凤军素来充满敌意,稍不注意就会发动叛乱,而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五次了。

        “我明白了。你先将这个信件送给刘炳坤刘将军吧。毕竟我也只负责情报工作,若要铲除的话,还要刘将军帮助。”陈子昂有些气馁。

        那刘炳坤乃是萧凤当初离开时候,所安排的负责此地的知州。

        他麾下除了三千赤凤军之外,尚有五千新附军,靠这股力量抵抗蒙古自然不可能,但若是镇压境内土匪,却是绰绰有余。

        收到陈子昂消息,刘炳坤也立刻前来此地。

        “你确定这是真的吗?”刘炳坤问。

        陈子昂有些疑惑,说道:“没错啊。这是我所安排的探子所传来的消息,难道你怀疑有误?”

        “倒不是有误。只是你不觉得,这叛乱的次数实在太多了吗?”刘炳坤一脸苦楚,察觉到陈子昂投来的奇怪神情,只好回道:“你也知晓。虽然你传来的消息的确是真的,但每一次叛乱都仅限于十数人,最多的一次也就上百来人,就为了这么一点事儿调动兵力,可能吗?”

        陈子昂顿时生怒,反驳道:“那难道让我们坐视不理?任由他们戕害百姓?”

        “不是这个。”

        刘炳坤感到不妙,连忙解释道:“只是你可知晓,为了镇压这些人,我可是将城中一半兵力都派出去了,若是继续这样,只怕就要调动本部军队了。而且你也知晓,那蒙古正在和我军交战,若是他们派出一支军队前来进攻,我们又该如何?”

        相交于陈子昂一直埋首于眼前工作,刘炳坤一直都关注着赤凤军动静,对于那伯颜攻克彭阳一事也是有所了解,若是对方攻下安定之后,在率军进攻庆阳府,刘炳坤可不觉得自己能够战胜伯颜。

        陈子昂听了之后,也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

        他苦笑道:“不管如何,既然主公让我们两人确保此地安然无恙,那咱们总得倾尽全力,至少不能让这里变得不稳定吧。毕竟当初主公可是和城中百姓允诺过,还众人一个清平世道。”

        “好吧,看来也只能先应付一下了。”刘炳坤有些心不在焉,他在心中暗暗想着。

        “只希望主公那里能够安然无恙,一切都能够按照计划行事!”

        此刻天色已晚,两人也各自离去。

        陈子昂自觉困顿,也站直身子,准备回到房间休憩。

        只是等他推开门,顿时见到房间之内站着一人,凝目看了过去,顿时愣住了起来,随后单膝跪地,诉道:“原来是萧主事大驾光临,属下未曾迎接,实在该死。”

        “此次过来,乃是机密。你无需如此拘谨,起来说话吧。”萧凤挥挥手,示意陈子昂站了起来。

        陈子昂自是不敢推辞,虽是站了起来,但却感觉身子有些僵硬,两只手垂在腰侧,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萧主事既有吩咐,属下莫敢不从。只是萧主事,不知你深夜来此,究竟所为何事?”

        “没什么。只是我很好奇,你在这里都有什么发现?”萧月笑道。

        陈子昂感到有些羞愧:“都是一些小事,若是说出来,只怕会让萧主事感到好笑。”自歼灭金无缺之后,庆阳府附近虽是屡有叛乱,但那些都是局限于小家小户,算不上台面。

        “小事?那你说说?”萧月却不感到无聊,只当作消遣。

        陈子昂无奈,只好将那一件件事情一一说明,也幸亏他记忆力惊人,这才将每一件案件都记得清清楚楚,毫无遗漏。

        听完之后,萧月陷入沉思之中,许久之后方才诉道:“你是说,在最近一个月之内,叛乱事件就越来越多?”

        在歼灭金无缺之后,庆阳府周围可是安静了好一会儿,毕竟那金无缺乃是横行此地的悍匪,被赤凤军以强力手段打掉之后,其余人害怕之下,自然也不敢冒头。但是随着时日流转,那些人也按耐不住,尤其是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内,数量是越来越多了。

        陈子昂垂下头来,一脸的倦意:“没错。就在今天,就发生了一桩事情,刘将军也开始去处理了。”

        他虽是努力认真,但一个人毕竟精力有限,被这么折腾下来,可是好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觉了。

        萧月双目微敛,稍作思考之后,又问:“那你可曾知晓,他们背后又是谁指使的?毕竟杀人的生意有人干,赔本的买卖没人做。这些人突然冒出来,恐怕其背后,应该是有人策划吧。”

        萧月这一说,立刻让陈子昂幡然醒悟。

        “是了。他们之所以这么干,应该是有人指使,只是那人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

        “既然你已经有了方向,那就先着手调查此事吧。”萧月轻笑道,身形却蓦地消失无踪,留下了一句话:“只是你要记住,今日之事决不可告诉他人。知道了吗?”

        来无影、去无踪。

        陈子昂怔怔看着远处凳子,若非上面留下的一道剑痕,他还以为之前事情不过幻梦。

        “看来这一次,又有的忙了!”

        内心感慨道,陈子昂也打定主意,准备明日前往监狱,审问一下那些擒下的叛军,看看他们口中是否有消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