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五章全死了

第一百三十五章全死了

        翌日,正当陈子昂自府中走出,却见那安图早在门前候着。

        陈子昂略感疑惑,问道:“这么早就在这里,莫非是找我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安图笑了起来,信手就将陈子昂肩膀搂住,在别人看起来,两人就是一对好哥们。

        陈子昂感到有些别扭,他并非那喜欢和人亲近之人,只好侧身避开,苦笑道:“你也知晓。庆阳府之内叛乱频频,我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啊。”

        安图眉梢微动,笑道:“那倒也是。毕竟你们要求严苛,若是稍有懈怠,只怕就会一顿训斥吧。”

        “没错。”

        陈子昂感到有些惭愧,推辞道:“若是你没有什么要事的话,还请我拒绝。毕竟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处理呢,实在是没有多少时间。”

        安图眼见陈子昂就要离开,带着一些遗憾说道:“这倒也是。毕竟你现在乃是官员,自然没有以前那样清闲了。只是若是我今日所来,乃是为了那些叛乱的事情呢?”

        “叛乱?”

        陈子昂脚步止住,扭过头看着安图,想要确信他所说的是否为真。

        安图肯定的点着头,回道:“那是自然。毕竟我在这里生活了三十多载,总是有些门路。”

        “既然如此,那你可否和我说道说道?”陈子昂感到有些庆幸,他之前还担心没有契机呢,没想到第二日就有人送上了这份大礼。

        安图一脸自得,回道:“那是自然。”双眉微皱看了看周围,此刻乃是清晨时分,这个时候人们都已经出门干活,所以街道上都是人群。他说:“这里人员吵杂,为了避免被别人发现,我觉得我们两个不如换个地方,如何?”

        陈子昂也察觉到周围环境太过复杂,也是阖首应了下来,随着安图一起来到了一间酒楼。这酒楼人声鼎沸,人们来来往往,很显然生意还不错。

        陈子昂有些别扭,低声问道:“你怎么选择这个地方?”

        “难道你不知晓,大隐隐于市吗?要不然就你那急匆匆的模样,只怕早就被暗中之人看出来,然后先下手为强,直接将所有知道的人都干掉,到时候你怎么办?安图摇摇头,笑着说道:“而且这店酿造的女儿红为此地妙品,若是不品尝一下,岂不是遗憾了?”

        陈子昂见安图热情无比,自知无法推却,只好随着安图一起走入其中。

        两人挑选了一个无人的包厢,让小二准备一些酒菜,两人就一起踏入其中,准备喝酒。

        “你说你有关于叛乱的消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陈子昂有些着急,没等安图坐定之后,就已经询问起来。

        但那安图却是左右看了一下,确认没有人之后方才阖上门来,坐下来斟了一杯茶之后,等到勾起陈子昂的好奇心之后,才张口回道:“关于此事,我也是机缘巧合,方才得知的。”

        “嗯?那你说说,究竟发现了什么?”陈子昂问道。

        “说来也巧。”

        安图啜了一口茶水,这才缓缓诉道:“你也知晓。我乃是怀安镇人士,而在家父去世之后,受镇中之人要求,回去接任镇长一职。只是你也知晓,纵然是亲人之间,也有可能刀剑相向。”说到这里,安图有些唏嘘,透着几分无奈。

        “哦?难道有人攻击你?”陈子昂问道。

        乡村并非桃花源地,事实上因为缺乏各类资源,经常出现各种械斗,或是为了田地、淡水资源,或是为了什么族长之类的,总之一直都相当顽固的盘踞在农村之中,纵然赤凤军百般努力,也始终无法解决。

        安图苦涩道:“没错。而攻击我的,也是我的几个叔叔。不过也亏的我命大,得到族中之人的支持,这才战胜他们。至于那几个叔叔?”说到这里,安图露出一些惭愧,张口回道:“当初为了逼问幕后指使者,我却是用了一些非常手段,今天被你给知道了,实在是抱歉了。”

        “非常之事自当以非常之解。”

        陈子昂摆摆手,说明自己并不在意,他更关心的乃是,那几人的幕后指使者,究竟是谁。

        安图松口气,这才道:“根据我那几位叔叔言辞,说是在他们闹事之前,有人曾经接触过他们,说是愿意支持他们。”

        “果然。这一连串的事件,都有人在背后推动吗?”陈子昂猛地一拍桌子,只感到气愤无比,眉目之间更是带着期待,问道:“至于那人,那你的那几位叔叔可曾说过究竟是谁?”

        安图无奈摇头,回道:“对不起。他们在见面的时候,对方始终蒙着面纱、藏匿身形,所以他们也不清楚。”

        “还是没线索吗?”

        陈子昂有些气馁,本以为能够谈听到一些消息,但除了确信这背后有人指使外,就什么都不清楚,这实在是太令人感到气愤了。

        安图安慰道:“不管如何,这总是一个方向,不是吗?更何况对方如此行动,必然有所图谋。监狱之内,也关押着许多土匪,若是审问他们,或许也能找到什么线索来。”

        “也是!不过这一次,还是谢过你了。”

        陈子昂脑中一亮,也不等饭菜上桌,便站直身子走到了门扉之前,将门一推。

        “砰”的一声,大门就被推开。

        随后就从门外钻入一人来,手中端着一些酒菜来,正是这家店的店小二,而他也不知晓在门外等了多久,乍然见到陈子昂走出来,整个人都愕然无比,浑然不知究竟应该怎么办。

        “客官,您这是?”

        低声下气的问着,店小二将手中酒菜端到陈子昂面前。

        陈子昂摇摇头,转过头来对着安图诉道:“对不起,我还有些事情,这次的邀请就算了。等到下次,我定然和你一醉方休。”说罢,便大跨步从房中踏出,一路朝着那监狱走去。

        此刻,他只想要快点找出那筹谋策划之人究竟是谁,并且将其抓起来绳之于法。

        房屋之内,安图挥挥手示意那店小二将酒菜一一放好,又将那女儿红取出,倒出一点到酒盅之中,端起来轻轻一嗅,随后一饮而尽,顿时笑道:“好酒,果然是好酒。只可惜这好酒,是没人欣赏了。”

        ——————

        一脸严肃,陈子昂步履匆忙,不过半刻钟时间,就抵达监狱之前。

        此刻正值晌午时分,为了避免那些土匪们饿死,狱卒也早就已经做好饭菜,送到里面去了。

        陈子昂走到监狱之前,就见有两位狱卒拦在道路之前。

        为了防止监狱之中的罪犯遭逢意外,赤凤军规定任何人想要进入监狱,都需要提出申请并且登陆身份,以防有人欲行不轨。

        “我是陈子昂,有事要进入其中,审讯那些土匪。”

        陈子昂虽是焦急,但也知晓规矩就是规矩,只好依照两人要求,将自己的名字登记上。

        而在这时,监狱之中突然传来一阵阵哀嚎声,声音一抽一抽的,像是饱受折磨。

        “怎么回事?”

        陈子昂感到奇怪,当即一马当先冲入其中,随后就见这里囚禁的一百多号人物全都蜷缩在地上,整个脸也涨的通红通红的,额头上也冒出豆大的汗水。

        看得出来,他们似乎很痛苦?

        紧随其后,那两位守军亦是一脸惊恐,叫道:“喂,这是发生了什么了?”

        “不管如何,先将他们救下来再说。”陈子昂一挥手,真气外放之下,立刻将那锁链斩断,拉开牢门之后就钻入其中。

        将对方脸庞转过来,陈子昂看了一眼顿时吓了一跳,只见对方脸色泛紫,口中吐着黑血,两眼也失去了光泽,瞳孔也放大开来,一副死人的模样。

        “是中毒!”

        陈子昂整个人都惊住了。

        若是仅仅一个人倒也罢了,但整个监狱这么多人都中毒,那就非比寻常了。

        “中毒?这怎么可能?”

        那两位狱卒也是走入其中,眼见那些囚犯这般模样也是慌了神,若是这些囚犯因此死亡,他们也会被判渎职。

        不敢退后,两人也是一起上前帮忙,看看能不能救出一两个人来。

        只可惜无论三人如何努力,这些囚犯还是在痛苦之中直接死去,一百零三个人,无一幸免。

        “怎么回事?为何会这样?”

        看着满地尸体,陈子昂无比丧气,感到自己像是被戏耍了一样。

        “查清楚,究竟是怎么下毒的吗?”刘炳坤问道。

        这么大的事情,陈子昂根本掩瞒不过来,所以也传到了刘炳坤耳中。

        而他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率领着手下前来监狱,将一切可疑之人全都控制住,以免有人趁着这个时候逃走。

        “是饭菜。有人在他们吃的饭菜里面下毒了,所以监狱之中所有的人,全都死了。”陈子昂垂着脑袋,感觉有些丧气。

        刘炳坤顿时惊住,低声诉道:“在饭菜里面下毒?那个人,竟然有这般手段?”

        能够在监狱的牢房饭菜里面下毒,可以想想对方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手段,一想到这里,两人都是感到恐惧,若是此人在军中下毒,那他们又会如何?

        这件事,只是想想都感到毛骨悚然。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