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六章出城

第一百三十六章出城

        “彻查,必须要彻查!”

        听到这个消息,刘炳坤整个人都吓住了。

        若非狱卒和犯人分为两个食堂,只怕他的部下,整个牢房之人,也全都因此丧命。

        陈子昂也是一脸严肃,让人将厨房之人全数押来,一个个审问了起来。在百般审讯之下,陈子昂也确认了嫌疑人,这个嫌疑人乃是一个中年妇女,身上穿着的衣裳也破破烂烂,显然并非什么富贵之人。

        不过若是富贵之人,又怎么可能来做这种下贱之事呢?

        “告诉我,你为何要下毒?”

        死死盯着眼前妇女,陈子昂难掩目中怒火。

        “毒?我,我没下毒啊!我只是……”那妇女想要狡辩。

        陈子昂直接反驳道:“没下毒?那你告诉我,那些囚犯怎么死的?”

        他知晓只是眼前妇女,是断然不可能下毒,而且她也没有这个胆子,去冒着触怒赤凤军的危险,只是为了毒死一群必死之人,唯一的解释就是,其背后定然有人暗中指使。

        “这个,我!”

        这妇女身子一抖,两只眼珠子胡乱看着,尤其是在触及到陈子昂那锐利目光时候,更是被吓得赶紧低下头来,一脸惊惧的模样说道:“这,其实我今天中午去买菜的时候,路上遇到一个人。那人给了我一包东西,说是只要我将这东西掺到菜里面,他就给我一百贯钱!”

        “果然!是有人暗中指使。”

        陈子昂心思一紧,低声一喝:“那你可知道,对方是谁?”

        “这个?”妇女神色茫然,摇摇头回道:“对方穿着一件黑袍,脸上也蒙着一个黑纱,遮住了相貌,所以我看不清楚。”

        “该死,又是不知道吗?”陈子昂一时恼恨。

        近乎本能,他已经知晓对方为何要毒杀监狱之中的罪犯,只因为在这些被囚入监狱之中的罪犯,定然有人知晓背后指示之人是谁,否则那厮为何会如此急切的,想要杀人灭口?

        “既然如此,那你可知道对方其他特征?”

        虽是如此,但陈子昂怀着希望,又是继续问道。

        这妇女稍作回忆,这才回道:“那个人身材很高,约莫有八尺高。而且我记得,对方胡子很茂密,口音听起来有些怪,对了他身上还有一股浓浓的膻腥味。”

        “口音听起来有些怪?是怎么怪法?”陈子昂继续追问道。

        对于每一个消息,他都务必要确定下来,以防止出现任何错漏。

        那妇女张口回道:“怎么说呢?感觉他说话太硬,很多话都不符合标准,听起来就像是刚刚学习的。”

        “原来是这样?”陈子昂若有所思,心中想着:“若是这样,那就可以大大缩小范围了。”摆摆手,让狱卒将这妇孺带下去,又是找到了刘炳坤,将得到的情报一一说明。

        听罢之后,刘炳坤眉头微蹙,诉道:“按照那妇女做说,你是要我去寻找一个身高八尺,身穿黑袍黑纱的外域之人?”

        “没错。我怀疑此次事件,应该乃是蒙古所指使的。毕竟有能力,也有动力做出这种事情的,也只有他们了。”

        陈子昂阖首回道:“毕竟因为这一连串的叛乱事件,整个庆阳府始终都是混乱无比,一直都无法平静下来。就算是想要支援主公,也抽不出力量来!更重要的是,若是他们暗中纠集一支军队,配合那位于安定的蒙古军一起进攻庆阳府,到时候只怕我们也难以保全性命。”

        刘炳坤听完之后,两只眉毛全都拧在了一起,看着偌大的庆阳府,竟然感到这繁华盛景之下,却似隐藏着一个火药桶,随时随地都会将这一切炸毁。

        “所以说,我们必须要尽快抓住那个人吗?”

        “没错。若是让他继续横行下去,我们全都危险了。”

        陈子昂死死的盯着刘炳坤,只希望刘炳坤能够出手,将整个庆阳府全都戒严,这样的话他们也可以循着消息,找出那人来。

        刘炳坤无奈摇头,回道:“对不起,只怕不行!”

        “为何?”陈子昂双眼赤红,却是不顾上下级身份,直接喝道。

        他迫切的想要抓住那人,要不然整个庆阳府都会陷入危机之中,为何刘炳坤却不愿意接受?

        刘炳坤摇摇头,无奈道:“你可知道,全城戒严需要多少兵力?至少需要五千人马!但是这样的话,我们放在外面的人马就得收回来,到时候地方失去了镇压,那些土豪劣绅就会卷土重来,到时候只需那人在乡野之中蛊惑一番,那他们就会肆无忌惮,甚至直接进攻平阳府。到时候,仅凭平阳府,如何能够抵抗?”

        “可是!”

        陈子昂还想要坚持。

        但是刘炳坤态度坚决,直接否决道:“更何况你所说的那人相貌特征太过模糊。而且那人只需脱下衣裳,然后藏到人群之中,我们又如何能够判断?更重要的是,若是采取这般行动,只会打草惊蛇,反而让对方醒觉过来,直接逃出我们的掌握之外。到时候,你我又该如何处理?”

        对于此事,刘炳坤比任何人都要担心,但是他九久居高位,所看到自然也要超过陈子昂,至少也明白过来,在现在这个时候,若是轻举妄动,只会让对方警觉。

        到时候对方直接逃脱,自然不是两人所希望的。

        陈子昂虽是明白,但心中怒气难以解决,只好低垂下头,神色黯然的回道:“好吧,我知道了!”

        毫无精气神回到房间之内,他还兀自生着怒气,自己左思右想都想不明白,为何那人会知晓自己打算审讯那些土匪,并且提前一步下手,杀了那些家伙?

        这其中,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弄不清楚这一点,陈子昂始终无法安睡。

        至于刘炳坤,他看着陈子昂远去的身影颇为萧瑟,心中暗暗担忧,想着:“唉,希望你能够早日恢复过来,要不然可没有人去对付那家伙。”随后想着那妇女供词,他嘴角微翘,自言自语了起来:“不过既然敢弄出这些事情,想必此人也是能量不凡,要不然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的。”

        想到这里,刘炳坤又是将手下招来,让他们去监视城中的异域之人,尤其是那些富商大贾们,更是重中之重。

        随便一出手,就是一百贯钱,这个数量可不是寻常商贾乃至于平头百姓所能付得起的,也只有这些豪绅们,才有这样的能量。

        见到那些死去的囚犯,刘炳坤也是恼怒至极,直接将负责监狱之人训斥一番,并且要求他们严防死守,以防日后再度发生这种事请,而且为了避免这些狱卒们懈怠,也取消了分锅制度。

        在大家都吃着同样的饭菜时候,想必这些狱卒应该不会一如之前那样松懈吧。

        翌日,陈子昂又是重新出现在刘炳坤面前。

        “你是说,你打算出城?”刘炳坤问道。

        陈子昂阖首回道:“没错。虽然城中的土匪们都被毒死了,但城外那些土匪,我想他一时半会儿应该杀不绝的。毕竟那人还需要这些土匪的帮忙,又怎么可能下毒手?所以我觉得,也许可以从这方面入手,应该能够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确实如此。只是你可知晓,若是离开了平阳府,那就只能凭借自己一人,若是遭遇什么危险,可没人能够及时援救。”刘炳坤有些欣喜,能够如此迅速就从失落之中振作回来,眼前这人的确有过人之处。

        陈子昂斗志昂然,直接回道:“这次任务在危险,能够比当初剿灭金无缺更危险吗?刘将军请放心,这一次我定然会带来好消息。”

        这可未必!

        刘炳坤心中想着,相交于只是孤家寡人的金无缺,那蒙古麾下人才济济,能够执行这个任务的只怕也非寻常之人,这等人物又岂是金无缺这山大王能够比较的?

        “对了,这是我的玉牌。”

        想着这些,刘炳坤又将腰侧玉牌解下来,抵到陈子昂手中:“一路上你若是遇到我的士兵,只需将这玉牌展示给他们看,他们自然会帮助你。知道吗?”

        “多谢刘将军赞缪,属下这一次定然马到功成。”陈子昂朗声回道。

        他当然知晓,这一路上凶险无比,但自己依然下定决心,发誓要找出那人来,那就不能半途而废。

        更何况,刘炳坤先前已经布局,开始监视城中那些刚刚进城的异域之人,不管这些异域之人都怀着什么心思,只要在这庆阳府之内呆久了,定然会露出马脚,到时候纵然没有陈子昂,他也可以直接动用军队解决此事。

        之所以现在还未动手,只是怕打草惊蛇罢了。

        为了避免被城中之人发现,陈子昂趁着黑夜时分,直接在刘炳坤的掩护下离开了庆阳府。

        马蹄声哒哒作响,带着身上的人,隐入黑暗之中,再无丝毫生息。

        “唉!希望这一次,你能够安然回来。”

        刘炳坤褪去白日时候的沉着,现在的他就像是思念远方游子的老父亲,心中只有担忧。

        “毕竟在那人背后可是蒙古。就那群凶残成性的家伙,还不知道会干出什么来。只怕仅凭你一人,也未必能够对抗得了啊。”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