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国债

第一百四十章国债

        等到众人入席,萧景茂方才放下心来。

        而那侍立一边的侍女们眼见所有人全部入场,也将早已经准备好的酒菜端到各自的座位之前,从旁边也走来一众舞女,随着那悠扬歌声响起,在大堂之上载歌载舞了起来。

        尝着精心制作的美食,听着赏心悦目的音乐,而且眼前还有一个个身材妖娆、妩媚动人的舞女摇曳着身子,除却了寥寥几人之外,所有人都陷入了其中,感觉自己像是置身于天堂之内。

        说实在的,他们贵为富商豪绅,平日里所享受的也不差,对这些东西也司空见惯了。

        但是今日时候,毕竟是赤凤军亲自相邀,意义自然非凡,让所有人都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而在往日往日时候,他们面对官府时候全都是唯唯诺诺,生怕自己行将踏错,将自己的性命交代了。

        置身这等环境之中,所有人全都卸去心头警惕,投入这充满喜庆的宴会。

        整个酒楼,也充斥着欢庆的氛围。

        眯着眼睛看着众人的神情,萧景茂嘴角含笑,心中自然想着:“按照这样子,主公所吩咐的事情,应该能够解决吧。”但他目光一转,却注意到远处那帕米尔、拉克什一脸不耐,不免感到有些奇怪,只因为考虑到现在酒席热闹非凡,所以也没有询问,只是装在心中,一直不断的喝着酒。

        待到酒过三巡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都开始双眼迷离,感到有些醉意了。

        酒桌之上都是残羹冷炙,混无之前的丰盛,那些舞女也已经露出疲态,只好就此告辞,便是那奏乐的艺人们,也有些气喘吁吁,没有了先前的清越之感。

        “萧总理。若是没有别的事情,可否允许我先行告辞?”

        大概是感觉气氛消退,那拉克什忽然站出来,对着萧景茂躬身央求道。

        “这个,莫非先生是有什么急事吗?”

        萧景茂身形一僵,脸上笑容也凝住了,两只眼睛挪动,也见到那些商人因拉克什的行径,皆是露出一丝退意。

        这些商人都是久经商场厮杀,莫不是老奸巨猾之人,当然知晓今日宴会虽是隆重,对他们也极为礼敬,但其中自然也藏着别的目的。

        拉克什一脸愁容,张口回道:“唉!说起此事来,我也是惭愧。就在前些日子,那蒙古以我资敌为理由,将我的矿场全都封锁额,半点硝石都不许运出。若要满足贵国的要求只怕我是不行了!”

        “这是真的吗?”萧景茂心中一紧,感到有些不妙。

        若非在北伐之前,赤凤军囤积了大量的硝石,否则如何能够制造出足够的火器?

        没有了拉克什,赤凤军短时间内还可以靠着以前存储来支撑,但就现在这种旷日持久的样子,仅凭以前的那点储备能够支撑吗?

        萧景茂对此表示怀疑。

        而今时候,那蒙古突然来了这么一手,就等于直接掐住了赤凤军的脖子!

        “没错。要不然,萧总理认为我为何要这么紧张?”拉克什阖首回道:“你要知晓,就连我的工人都被扣押了,我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萧景茂又问道:“既然如此,那可否让我们赤凤军帮你?若是由我们出面,将那矿场控制住,应该不是问题吧。”

        在得到袁晔击杀阿塔海、攻占临洮府之后,他就对自家的军队充满着信心,认为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能够挡住赤凤军。

        “这个……”拉克什有些迟疑,沉思片刻之后方才回道:“那矿场距离此地太远,多数都位于吐蕃境内。以贵军实力,只怕不行!也许,我应该放弃吗?”说到这里,他脸庞暗沉下来,透着几分伤心。

        赤凤军刚刚立足长安时候,就开始大规模购买硝石,拉克什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和赤凤军勾搭起来,通过贩卖硝石起家。

        但是随着火器的越来越普及,硝石的产量也渐渐不足,而现在蒙古更是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且为此颁布禁令,赤凤军也是无可奈何,只好接受。

        萧景茂眉头拧紧,低声问道:“怎么会这样?就没有解决的办法吗?”

        “没办法。”拉克什摇摇头,回道:“蒙古禁令已出,更是在沿途道路上设置关卡,严格限制硝石销售。若是发现有敢死运者,杀无赦!你没注意到最近半年内,我都没敢出长安吗?就是怕被那蒙古抓住!”谈及此事,他脸上流露出一丝恐惧,很显然想起一些不好的记忆。

        当初时候,他一路历经艰险自蒙古逃难而来,至今向来也是心有余悸。

        “好吧,我明白了。这些年,也多亏了你的帮助。”萧景茂虽是有些低沉,但还是宽慰道。

        他们所占据的关内并没有多少硝石产量,必须要从外界购买,其中一半乃是由拉克什由吐蕃而来,另一半则是从四川之中所得。今日若是失去了吐蕃,火药生产起码下降一半。

        这个消息,对赤凤军来说,可不算什么好消息。

        拉克什勉强一笑,俯身谢道:“萧总理宅心仁厚,在下承蒙甚久。只是以后,只怕是没有合作的机会了。”起身之后,他便自座位之上站起身子跨出大门。

        这一步,此地的繁华,算是和他彻底断绝了。

        萧景茂有些黯然,自嘲道:“唉。看起来这北伐之事,始终是风雨飘摇,一直都少不了挫折、变故。”

        眼见萧景茂这般哀伤,众人也是心有戚戚,脸上带着一些忐忑,不知道自己又该如何诉说。

        气氛一时肃静,透着不寻常的安静。

        “萧总理。你这却是妄言了!”察觉到气氛变化,只见杨老缓身站了起来,他虽是年岁老迈,但话语却中气十足,足以让所有人听的一清二楚:“若论挫折,还请问在场的诸位,谁没有遇到过?但是我相信,只需要坚定信念、众志成城,定然能够跨过劫难,迎来一番新的局面。”

        杨承龙见伯父站了出来,也是张口劝道:“萧兄。你难道忘了还没到长安之前的状况了吗?那时候,你一直都和我说你所经历的那些事情,其中每一件莫不是惊心动魄,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但是你们不也走出来了吗?我就不信了,难道就这么一点事情,就能够打到你?”

        “不过是硝石减少而已,这又算得了什么?大不了,我捐出一万贯家财。这些应该够了吧。”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家中还有粟米千石,这就送到前线去,定让诸位将士吃饱喝足。”

        “眼下寒冬降至,若是没有足够衣裳,想必士兵定然无法支撑。既然如此,那我愿意捐出布匹千尺。”

        “……”

        见到杨老还有杨承龙都已经开口了,那些商人纷纷张口劝道,唯恐落后下来。

        他们也并非什么愚蠢之人,自然知晓这个时候乃是表明忠心的最佳时候,若是自己露出一些推脱,日后少不得会遭到排斥,而且就现在的局面,赤凤军北伐成功指日可待。

        而等到北伐成功之后,那些尚待开发的地方皆是利益。

        以赤凤军的行径,到时候自然也不会亏待他们。

        萧景茂见众人踊跃发言,自然也是宽慰无比,精神重新振奋起来,笑道:“能得到列位如此对待,萧某也是无愧此身了。”垂眼见自己案桌之前,那酒杯一空,当即喝道:“来人,替我斟酒!”

        随侍旁边的侍女纷纷走出,为在做的各位斟上满满的一杯。

        萧景茂高举酒杯,对着众人笑道:“既然喝下此杯,那日后就拜托各位了。”

        “当然!赤凤军之事,自然也是我们的事!”众人也纷纷举起酒杯,灌入口中。

        他们本就喝了太多酒,这一灌之后更是晕晕乎乎的,感觉脑子有些发胀,都开始看不清楚眼前的牧羊,只觉得脸庞赤红无比,弄不清楚现在的状况。

        萧景茂自然也将这杯酒灌入口中,虽然这酒极烈,但他内元一转,脑中却是清晰无比。

        对着周围侍女挥挥手,萧景茂又道:“既然如此,那还请列位在这文件之上摁下手印。毕竟我赤凤军向来都是言出必行,虽是承了列位的钱财,但日后只需拿着这份契书,自然可以向我们兑换相应的待遇。”

        那些侍女自然纷纷走出,一个个巧笑嫣然对着那些商人劝了起来。

        这些商人本就喝的醉醺醺的,根本就没有平日里的冷静,现在又见那女子在自己眼前低眉垂首,只感觉胸中豪气万丈,大手一挥。

        “很好,我签!”

        也不细看契书内容,就是直接摁上去。

        见到契书呈上,卡拉翰双目一瞥,心中暗暗惊讶:“国债?这赤凤军,究竟在弄什么鬼?”

        不比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商人们,卡拉翰一直都身负武功,所以纵然喝了不少酒,依旧能够维持清醒,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也是始终冷眼旁观,只见旁边之人都是纷纷摁上了手印,他连忙装出醉醺醺的模样,也在这上面摁了手印,只是此事却牢牢的记在心中。

        “用国债将部下全部绑在赤凤军之上吗?看来这赤凤军,当真高明!”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