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四章开启的暗桩

第一百四十四章开启的暗桩

        “没想到纵然陷入这种绝境,对方依旧如此悍勇?”

        伯颜看着远处战场,感到有些心悸。

        若是寻常军队,面临这么残忍的战争之后,只会整个崩溃,但是赤凤军却依旧奋勇上前,绝不怯弱。

        这表现,便是蒙古也难以企及。

        阿剌罕问道:“那将军,我们应该继续进攻吗?”

        “不了。让他们撤下来吧。”伯颜一转身,朝着军帐走去。

        阿剌罕感到不解,张口问道:“为何?”经过先前激战,城中守军已经虚弱不堪,只需要一鼓作气,再度踏入安定城内也不是没有可能。

        伯颜停下脚步,强调了起来:“阿剌罕。我们到这里来,并不是为了攻打安定,而是为了转移赤凤军注意力,好确保可汗能够安然回归。”顿了顿,方才诉道:“所以我们的军力,不能浪费在这里。知道了吗?”

        “我清楚了!”

        阿剌罕了然,只将手一挥,号角再度响起,远处的军队如潮水一般,再度消退下来。

        “撤退了吗?”

        眼见对方一个个朝着远处撤去,雷敏松了一口气,先前时候他可着实被那残忍的场面给吓住了,以为自己就要交待在这里,低下头看了一下手中铳枪,只见那铳枪全身通红,整个枪管都变软了,就和面条一样,可以轻松掰弯。

        “砰”的一声,铳枪直接被丢到地上。

        雷敏无奈的摇着头:“只可惜这铳枪,算是不能用了。”双目在旁边战壕扫了几眼,见到不远处正好躺着一个尸体,他手上的铳枪还完好无损。

        走过去低下身来,雷敏见到这人额头之上露出一个血窟窿,顿时感到胃里面一阵翻涌。

        “阿弥陀佛。还希望你在天之灵,莫要怪罪我。”

        雷敏双掌合十,两只眼阖上,口中念了几句佛经,等到完成之后,他才小心翼翼将那铳枪取下,然后挂在了自己的身上,站直了身子正欲离开时候,却想起了什么。

        转过身来,他对着那尸体庄重的施了一个军礼,这才跑步离开。

        远处,那汪古正在清点人数,见到雷敏来的迟了,关切问道:“怎么拖了这么长时间?”

        “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还请长官原谅。”雷敏听起胸膛,脑中一时想起那个尸体,两眼立刻红了。

        他不清楚,那个人是否和他一样,自己的父母亲正在日夜操劳,将整个家擦的干干净净,就等着他回去;而隔壁的青梅竹马也正纳着针线,正绣着那待嫁用的嫁衣……

        这一切的一切,若是死了的话,就什么都没了。

        这一刻,雷鸣方才意识到,战争究竟是什么!

        “入列吧!”

        汪古淡淡的说了一下,然后让雷敏踏入军列之中。

        大概是因为刚刚经历了一场战火,所有的人都是灰头土脸、衣衫褴褛,甚至那胳膊、脸上以及大腿,都还流着鲜血,但是他们依旧昂起头来,腰杆站的笔直的。

        “各位。你们幸苦了。”

        从远处走来,吴青石一脸哀伤,两只眼睛都透着无奈。

        他说道:“若非你们英勇奋战,我们如何能够支撑到现在?”说着,双膝一软,却是跪在了地上,对着众人恭敬一拜:“这一拜,就是我感谢你们的大恩大德。”额头紧紧贴着地面,可以看出来并非作假。

        众位将士看到这一幕,皆是感到双眼一算,溢出许多雾气来,遮住了视线。

        汪古看着伤心,走上前来劝道:“将军,此事也非你的过错,还是先起来再说吧。”

        “多谢了。”

        在汪古的搀扶下,吴青石这才站直了身子,他见到众人那看过来的期颐的眼神,一时感到肩头太过沉重,却不知晓又该说什么!

        气氛一时间凝住,让人有种呼吸不过来的感觉。

        雷敏双目垂下,复又想起那死去战士,当即抬起头来,问道:“将军,那我们呢?就这样,继续守着安定城吗?”

        今日时候,他们已经体会到了伯颜的可怕,若非对方突然撤退,安定城是绝对不可能守住的。

        “没错!主公的援军什么时候来?”

        “若是这样下去,我们岂不是要葬送在这里?”

        “我的父母亲还在等着我,我不想死!”

        “……”

        那些人而被雷敏这一带,也纷纷诉说了心中的担忧。

        若是如同汪古这种老兵,对于这样的情况自然是司空见惯,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波动。

        只可惜为了能够完成北伐,赤凤军招揽了太多的新兵,若是顺风仗还好,但若是遇到了挫折,甚至如同安定这样围城的话,那就是另外一番场景了。

        现在的他们,已经开始害怕了。

        “各位稍安勿躁,我相信吴将军定然有方案,拯救我们的。”汪古不觉皱眉,旋即高声诉道。

        吴青石为之一震,见所有人全都看过来,就知晓自己身为这里的最高统帅,是断然无法拒绝。

        他张了张口,这才诉道:“对于现在的情况,我就算是不说,你们也明白。主公现在被那蒙古大军拖住,暂时无法支援我们。若要打破伯颜围军,我们现在只有向庆阳府请求援军。若是他们能够派出军队的话,纵然无法打退伯颜,但至少也能够支撑一段时间。等到主公反应过来,定然会排除援军,到时候我们自然能够从中解脱!”

        众人听了,这才安下心来。

        雷敏虽是一样感到心安,但脑中却闪过了一个念头。

        “庆阳府?他们,真的能够帮到我们吗?”

        远处,汪古略有所思,心中却是想起了之前蒙古大军的行动。

        “若是那蒙古,他们就算是攻下了安定城,也无法改变什么。既然如此,那对方盘踞此地,究竟是为的什么?”

        脑中疑惑始终无法释疑,他也只能收起心思,回到安定城之内,防备蒙古下一轮的进攻。

        下一次,想必不会在想今日这样,只是绵绵细雨吧!

        …………

        军帐之内。

        “将军,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阿剌罕啊端坐在毛毯之上,看着那正在案桌之上挥洒自如的伯颜。

        伯颜没有作答,他只是双眉紧皱,看着手中写好的书信,许久之后放擦抬起头来,吩咐道:“你将此信送给卡拉翰。”

        “卡拉翰?是他吗?”阿剌罕双眸一闪,忆起了一人。

        那卡拉翰他也认识,乃是当初伯颜尚未拥有今日地位时候,于境内巡逻所遇到的一个皮货商人,当时候对方因为涉嫌偷运皮毛给赤凤军,所以被蒙古麾下给抓住了,当时候那家伙可是着实吓得不清,以为即将被处死呢。

        不过当初伯颜却并未发怒,反而将捆缚对方的绳索解开,放了对方。

        自此之后,那卡拉翰就和伯颜接了缘。

        伯颜阖首回道:“没错。就是他!”然后将案桌之上的羊皮纸卷起来,用绳索系紧。

        阿剌罕走上前来,将这卷宗拿过去,心中却是困惑重重,问道:“将军,还请属下冒昧的问一句,这里面写的都是什么?”

        “是关于庆阳府的。让他看准时机,发动我们之前潜藏在庆阳府的势力,将整个庆阳府占了,然后配合我们一起围攻安定城。”伯颜回道。

        阿剌罕却是有些担忧,又问:“庆阳府?那可是被赤凤军占了。卡拉翰当真能够成功?”

        他不是没有策反赤凤军麾下的想法,但在往日时候,这些手段却纷纷失效,就连其麾下一个士兵都策反不了,又何谈整个庆阳府呢?

        “当然!”

        伯颜却是充满信心,直接说道:“而且到时候,那庆阳府也会配合他的。”

        “庆阳府?这可能吗?而且既然庆阳府有我们的人,为何不让他们直接投降呢?”阿剌罕有些不解,又是询问道。

        伯颜解释道:“的确有人,能够影响到庆阳府。只可惜,那人却并不是我们的人,你知道了吗?”

        “不是我们的人?那对方是谁的人?”阿剌罕更感困惑了。

        “哈哈。”伯颜轻笑一声,又道:“这个世界,不希望赤凤军继续强大的,可不止我们一个。”随后目光幽深,却是看向遥远南方,说了起来:“虽然我们曾经是敌人。不过这个时候,对方应该已经明白过来,谁才是最具威胁的存在吧!若是他们这个时候还不动手,那就是真的愚蠢了!”

        阿剌罕立时了然,笑道:“原来是他们?”

        虽然没有明言是谁,但阿剌罕却也不傻,当即就明白过来,伯颜口中所说的他们,很明显就是宋朝了。

        毕竟宋朝虽是没有和赤凤军有实质性的冲突,但是是个人都明白,若是让赤凤军继续做大,两者之间其冲突是明显的事情。

        “正是他们!不过也亏的他们貌合神离,否则如何给我们这个机会?”伯颜冷笑道:“到时候,庆阳府若是落入我们的手中,那距离实现我们的计划,也近在咫尺了。”随后感觉身子有些沉重,又是深吸一口气,吐出了胸中浊气,笑道:“只希望这一次,可汗能够顺利逃出生天,否则我们只怕是万死不辞!”

        阿剌罕也是笑着回道。

        “那在下就先祝福将军马到功成。”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