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章心思各异

第一百五十章心思各异

        安定城。

        立于城头之上,吴青云极目远眺,只见眼前皆是雪白一片,经过三天三夜连绵大雪之后,整个大地也失去了曾经的颜色,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怎么了?从早晨开始,你就始终看着城外。”巡逻的汪古见到吴青石站在这里,直接走上前来问道。

        吴青石低垂着脸,苦笑道:“唉。还不是担心城中的事情吗?”随后抬起头来,看了一下那一望无边好似没有尽头的雪地,心中担忧更甚:“更何况就这种条件,我们是无法指望援兵了。”

        “援兵?也对!毕竟这么大的雪,想要赶来援助我们,实在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汪古张口诉道。

        没办法,整个道路都被大雪给彻底封住,若要支援的话,非得费一番功夫。

        “这么说来,又是只能靠我们自己吗?”

        吴青云为之一愣,透着几分失落,心中却是浮想联翩:“先前时候,主公许久未曾援兵,现在有遭到大雪封城。而那萧主事,也不知晓究竟跑到何处!这种状况,若是那伯颜趁着这个时候前来攻打,我又应该如何应对?”

        因为先前战争,城中物资匮乏的很。

        而他们急需的御寒用的冬衣,还有那用来取暖用的暖炉和煤炭,都已经消耗大半,在这样持续下去,不过三天时间就会消耗一空。

        到时候,众人在无法抵御寒气的情况下,可断然无法和伯颜对抗。

        汪古立在一边,看着吴青云的身影,只感觉对方心中似乎藏着许多事情,他虽是想要询问,但也明白吴青云向来都是心思深沉,纵然自己询问也断然不会回答。

        “不管如何,我们先做好我们的事情吧。毕竟那伯颜素来以狡诈为能,若是此人趁着这个时候来攻,我们可无法抵抗。”

        现在这个时候,汪古也只能做这些事情了。

        吴青云双眸微动,嘴唇稍微张开,看似想要询问什么,只是见汪古转过身去继续先前的任务,他只好闭上嘴巴。

        “罢了!以他脾性,若是知晓我的决定的话,绝对会拒绝吧。毕竟,并非每个人都和我一样。”

        藏下心思,吴青云自城头之上离开,又是回到了府衙之内。

        只是等到他踏入门槛,立刻就见堂中立着一人。那人手上拿着一卷卷宗,正仔细的看着上面的内容。

        难掩心中惊讶,吴青云俯身一拜,张口问道:“萧主事。你怎么突然现身在此?”

        “怎么了?我没事就不能找你吗?”将眼神自卷宗之上挪开,萧月侧目看了一眼吴青云,冷峻的目光透着审视。

        被这充满压力的眼神一扫,吴青云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被看透了。

        他压低声音,带着谄媚的说道:“这个,萧主事身负赤凤军上下士兵安危,自然可以。只是萧主事,若是仓促前来,我许多资料未曾备齐,而且很多资料也极为杂乱,根本没有整理好。这样子,只怕是难以让萧主事满足。”

        “呵!”

        轻笑一声,萧月混不在意,直接诉道:“若是提前提醒的话,卷宗虽是好看了许多,但却也无疑遗漏了许多东西。有的时候,还是这样子来的更好。”

        话音之中,虽是看似平淡,却隐隐透着几分训令的含义来。

        吴青云听了,也不敢反驳,只好将头低的更狠了,口中回道:“萧主事教训的是,属下知晓。”心中却是莫名松了一口气,暗暗庆幸下来,自己并无什么记笔记的习惯。

        要不然,他的隐私岂不是全都暴露在萧月眼前?

        被人将隐私扒开,并且里里外外审视一遍,这感觉可不好受!

        “不过,这些日子以来,却也麻烦你了。毕竟若非你们在这里坚守,只怕此地也被那伯颜占领了,到时候又是不少的麻烦。”萧月见吴青云屈服,也知晓不能打压太狠,也就称赞了一下。

        吴青云也不知晓萧月究竟是什么意思,只好继续低着头,诚挚的回道:“属下既然受了主公命令,自然是倾尽全力,不敢有丝毫违背之意。”

        他在面对萧凤时候,还可以提起胆子甚至还会反驳,但面对萧月时候,却就连半点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两人气质和手段相差太多,这个是谁都明白。

        “这些客套话你就别说了。”萧月轻笑一声,直接讲对方那近乎宣誓一样的话语无视,又是问道:“只是我很好奇,你接下来准备如何行动?”

        这个世界,口是心非的人太多了,萧月可不会将对方这话儿当真。

        “如何行动?萧主事的意思是?”吴青云感到困惑,张口问道。

        萧月笑道:“你可知晓,因为大雪的原因,蒙古主力目前被全数困在平凉府,动弹不得吗?”

        “这个,在下和泾川相距甚远,还不知晓。”吴青云低声回道。

        “哦?这我倒是忘了。”萧月点点头,接着又是说道:“所以在大雪未曾消融之前,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发生激烈的战斗的。所以主公就打算趁着这个时候,解决伯颜。以免此人在接下来的决战之中,坏了我们全歼蒙古的大计!”

        “原来是这样?”

        听罢之后,吴青云这才恍然过来。

        因为这场大雪,整个安定城被彻底封住,那么按照这个理由,那位于平凉府的蒙古大军,也会因为同样的原因,被迫蜷缩在城中,而无法出城行动。

        积雪实在是太厚了,骑兵根本就无法顺利的展开行动。

        萧月阖首回道:“没错!所以主公就令我前来此地,助你一举歼灭伯颜。”说到这里,她有些迟疑,想了想之后又道:“当然,将其击败也行。不管如何,决不能让那伯颜继续盘踞此地,导致整个任务的失败。”

        “可是,经过先前一战,我军中人员损耗甚多。若是守城,有萧主事帮忙,或许还能支撑。但若是想要反击,只怕是力有未逮。”

        吴青石在一边听着,也在脑海之中开始仔细想着,接下来应该如何安排。

        “你放心。此事主公早有预料,所以她已经派出一支军队前来此地,兵力足有一万人。这么多人,应该能够配合你里应外合,将那伯颜彻底击败吧。”萧月轻轻一笑,满是自信的说道。

        “一万人?若是这样,那的确有可能战胜对方。”

        吴青石脸上欢喜一闪而过,随后皱紧眉头来,却是开始冥思苦想,究竟应该采取何种策略,才能够战胜对方。

        “而且你也知晓,我并不擅长排兵布阵,所以这次进攻任务,就交给你安排。知道了吗?”萧月见吴青石答应了下来,也直接将此事交付给对方。

        “末将知晓,定然完成任务。”

        吴青石应了下来,但他随后一想,又是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萧月。

        萧月眼角微皱,喝道:“又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末将有些好奇,那支军队啥时候能够抵达?”吴青云身子一抖,不由得又是重新弯下来了,又是低声下气的询问了起来:“毕竟作战一事,最重配合。若是无法配合得当,就有可能给对方以可乘之机。”

        “不知道!”

        萧月摇摇头,有些不耐烦的回道:“毕竟我离开的时候,主公也才开始着手安排此事。不过你放心,等到对方到来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让你知晓他们的动静!”

        吴青云神色微愣,感觉有些失落。。、

        毕竟军队行事,最忌讳的令出两头、各自为战,如这般各自行事,实在是兵家大忌。

        但萧月决心已下,他也不好置喙,只好回道:”我明白了。”

        “那你就开始拟定作战策略吧。我还有一些琐碎事情,就不先待在这里了。”

        放下手中书册,萧月身形忽闪,化作一道光辉,便从此地消失无踪。

        吴青云见萧月离开,也感觉整个身子轻松许多,低声埋怨了一句:“唉!也不知晓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被她给盯上了?难道说,我最近做错了什么事情了吗?”见到那书册被丢到了案桌之上,吴青云踏上前,将书册拿起来,看了一下上面写着的名字。

        “原来是战死者的花名册?我还以为是别的东西呢。”

        原本砰砰跳着的心脏平静下来,吴青云长吁一口气,吐出胸中浊气。

        随后,他在案桌之前坐了下来,开始着手思考接下来的作战策略。那伯颜非是一般人,若是没有一个缜密周全的布置,可无法轻易战胜对方啊。

        ——————

        庆阳府。

        虽然是大雪封山,但以萧月的修为,想要在两个地方来回走动,却是轻而易举的。

        这不,才刚刚过了一个时辰,她就已经以纵光之法,抵达此地。

        大概是因为已经快要到过年的时候了,城市街道之上,人群来来往往,挑着沉甸甸担子,将买到的猪肉、对联还有那些熏肉以及肉肠之类的运回家,好趁着这个总算能够歇息一段时间的日子,过一个不错的年。

        但萧月走在街道之上,却察觉到一些奇怪的氛围,就像是随时随地都会爆发战争一样。

        “奇怪了。怎么城中多了这么多的士兵?”

        目光自那些巡逻的士兵身上收回,萧月沉吟了下来。

        毕竟她十数日之前离开此城的时候,这里还没有这种气氛,难不成在这段时间内,这里发生了一些事情?

        “既然如此,那就去询问一下刘炳坤、陈子昂,问问他们究竟是怎么了?”

        沉思片刻,萧月立刻打定主意,准备前往府衙。

        踏足府衙之内,萧月神念一扫,立刻就确定了两人的位置,而在此刻他们两人正聚在一起,应该是在处理着手上的公务。

        既然确定目标,萧月也不管那些侍卫,直接踏入其中。

        以她的修为,躲开这些侍卫,实在是轻而易举。

        不过一会儿功夫,萧月已经来到了两人办公的地点,推开了那紧闭的大门,她直接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这里竟然如此戒备森严?”

        远处,陈子昂、刘炳坤乍闻这声音,全都为之一惊。

        “究竟是谁?为何违背我的命令,擅闯此地?”

        等到注意到远处那人之后,他们两人方才感到一身冷汗,连忙低头回道:“不知萧主事降临,实在该死。只是萧主事,你今日怎么跑到这里了?”

        “没什么。就是好奇罢了。不过你们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在城中安排了这么多的士兵?”

        萧月也不在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她在军中向来都是这样,要不然如何能够起到突然袭击的作用?

        当然,无论是吴青云的反应,亦或者是陈子昂、刘炳坤的变化,萧月也是见多了,一眼就可以看清楚对方的虚实。

        陈子昂眼见萧月提及城中变化,立刻屈身回道:“实不相瞒。根据我们近日所得到的消息,有人打算在这个时候造反,夺下整个庆阳府!”

        “而为了防止被别人知晓,所以我们才在这里暗自筹划,以免被那人给知道了。”刘炳坤也是回道。

        “哦?此事当真?那你告诉我,究竟是谁打算这么做?”萧月饶有兴致的问道。

        陈子昂一脸困惑,无奈的摇着头回道:“不清楚。因为就连此事,也是我们的猜测,目前根本就没有证据。”

        “还没有证据?”萧月双眼微眯,有些责备的喝道。

        刘炳坤见萧月有些不满,赶紧解释道:“其实也不怪陈子昂,实在是那厮太过机警。每次当我们察觉到对方的行动时候,那人就直接出手,斩断了消息来源。所以我们直到现在,也没有什么进展。”

        随后,刘炳坤就将萧月离开之后,所发生的一件件事情全都禀报上来,而其中的细节也是详细无比,生怕萧月不知道这些事情。

        听完之后,萧月已然是愁眉紧锁:“按照你们两人所说,那人倒是有些本事。不过能够做到这一点的,那对方应该不是寻常之人。你们有确切的怀疑对象了吗?”

        “已经确定了。只是目前还没有证据,所以也不敢贸然行动。”

        陈子昂俯首回道,感到特别的惭愧。

        主公将整个城市的安危交托给他,但他却迟迟未曾突破,这实在是让人感到懊恼无比。

        萧月鼓励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你无需在意。当然,既然已经锁定目标,那就放手行动,若是闯出什么事情来,也有我担着。目前最重要的是,确保北伐成功,其余的都可以放到一边。”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