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逆境(一)

第一百五十一章逆境(一)

        自庆阳府回来之后,萧月又是重新来到了安定城。

        踏入县衙,她直接找上了吴青云,问道:“作战计划拟定好了吗?”虽是强做平静,但是眼底之下的焦急,却是难以掩饰。

        毕竟大雪之后,对方随时随地都可能跑路。

        她必须要在短时间内,解决此地的事情。

        吴青云回道:“启禀萧主事,我已经拟定好了。具体的行动,全都写在这上面。”弓着身将手上卷宗呈上,随后一脸忐忑的看着萧月,却害怕对方会直接拒绝。

        这作战计划乃是他耗尽心血所成,若是被直接否认的话,那还真是的一件令人伤心的事情。

        萧月双目一瞥,自吴青云那脸上扫过,随后道:“以粮食以及煤炭为诱饵,将对方诱入城中,然后分而杀之?这就是你指定的计划吗?”

        “没错!”

        勉强撑起笑容,吴青云忐忑不安。

        “只是萧主事莫非认为,这其中还有需要修改的吗?”

        萧月将卷宗放在一边,诉道:“修改的倒是不必了。只是关于那伯颜,你怎么觉得对方就一定会亲自进城呢?而且还指明要我在城西关公庙守候!”

        “这个……”

        吴青云一时愣住,双眼眨了眨,解释道:“那关公庙乃是我们用来存储粮食以及煤炭的重要地方,虽是为了能够吸引对方进攻,所以刻意放空守备。但若是被对方给夺了,亦或者是直接烧了,岂不是可惜了?所以我就希望萧主事能否挺身相助,保下这些粮食!”

        一脸真诚的看着萧月,吴青云央求了起来。

        城中物资本就不多,若是再经过这次作战,那剩下的只怕也难以支撑起军队,而且现在大雪封山,若要从庆阳府亦或者是泾川运送粮食,都需要时间。

        所以吴青云就想着能不能多保下一些粮食,以免到时候因为粮食问题,导致军队彻底失败。

        萧月轻笑一声,饶有兴致的看着吴青云:“所以你就希望我能够待在关公庙吗?”

        “没错!毕竟关公庙里面的粮食事关重大,不能有任何的损失。”吴青云虽感头皮发麻,但也只能强撑着劝道。

        “你说的的确不错。”

        萧月轻轻点头,一副赞同的样子,只是她直接下来的话,却直接将吴青云打入深渊之内。

        “只是我拒绝!”

        “为什么?”

        蓦地抬起头来,吴青云一脸无措。

        萧月神色一冷,直接斥道:“没有为什么!只因为我不喜欢!”言罢,她也懒得解释,直接从此地离开,临走之前忽的转过头来,诉道:“其余的,你依照这计划开始行动。只是我?我自有考量!若是需要的话,我自然会出手灭掉那伯颜。”

        吴青云听着心惊,嘴张了张想要劝说,但终究变成了一声长叹。

        “好吧。希望此事能够成功!”

        他却不知晓,那萧月自离开此地之后,却将身一纵,轻飘飘的越到一处无人能够察觉到的房脊之上,暗暗的窥探起来。

        对于此事吴青云浑不知晓,心中念及作战事宜,又将汪古叫来,却道:“汪上校。你应该知晓此刻我们的紧张局势,对吗?”

        “这是自然!”汪古双眉微皱,问道:“只是吴将军,你找我做什么?”

        “唉!还不是为了城外蒙古大军之事?前些日子,主公已经传达命令,要我们配合萧主事,将那蒙古大军以及伯颜击退,以免他们对主力造成威胁。”吴青云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尽数告知。

        汪古听了之后,也是一脸震惊,诉道:“击退伯颜?这可能吗?”

        “仅凭我们的话,自然无法办到。但若是有萧主事,还有那派来的一万大军,或许可以办到。”汪古一脸紧张,直接吩咐道:“为此,我准备以关公庙之内的物资作为诱饵,将那伯颜大军吸引过来,好将对方困入城中。到时候,配合那前来支援的大军里应外合,应该能够战胜对方!”

        “关公庙?你确定对方会上当吗?”汪古有些忐忑。

        整个计划,最关键的便是那伯颜的行动了。

        若是对方会前往关公庙,那他们自然能够实行整个计划,但对方若是不上当,那整个计划就彻底作废了。

        吴青云笑道:“这一点还请你放心。若是那伯颜当真知道关公庙的粮食的话,他肯定会派兵夺取的。毕竟我们尚且如此困难,没道理对方就没有同样的危机。我想他们现在,肯定也陷入同样的困境之中。”

        大雪封山并非安定城一地,伯颜目前所驻扎的彭阳城也是如此。

        而且伯颜麾下军队比吴青云尚且要多上三倍有余,其消耗的粮食和煤炭,自然也是直线上升,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战胜赤凤军,夺取城中的粮食了。

        汪古听了吴青云的解释后,也觉得此事可行,便依照汪古的吩咐,将城头将士全都集中到关公庙之处,以便应对那伯颜即将到来的攻击。

        两人各自散开之后,此间的对话方才结束。

        而在这时,萧月方才从房脊之处走出,心中暗暗想着:“依照我的观察,那吴青云似乎和蒙古并无联系?只是为何我总觉得这其中有些古怪?难不成,我还有什么没看透的吗?”

        苦思冥想,始终不得入门,萧月摇摇头,却是有些恼怒。

        “唉!若是能够一眼看透人心,那该有多么好?逮到一个杀一个,哪里有这么多事情来!”

        只可惜,这世界上人心最难猜测,她自己自然也只能按照赤凤军的规矩行事而已!

        更何况,眼下蒙古大军威胁在即,她纵然如何怀疑对方,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动手,要不然反而会造成混乱,给那伯颜各个击破的机会!

        当然,正如吴青云所说的那样,关公庙里面的粮食也很快的就被那伯颜探听清楚。

        阿剌罕听了这消息,又是惊讶起来:“大雪才停了没多久,那赤凤军就将自己的粮食存储地暴露出来,对方究竟是什么用意?”

        “哼!你觉得呢?”伯颜轻笑一声,双眼微微眯着,似是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行动。

        阿剌罕回道:“吸引我们上钩的诱饵吗?”

        “没错!毕竟经过先前大雪,我们军中的粮食和煤炭也所剩不多了,若是再无法得到补充的话,那士兵就有可能忍饥挨饿。到时候莫说是战斗了,就算是撤退都没力气。”伯颜回道。

        对于这种事情,他也是清楚无比,自然明白吴青云究竟打着什么算盘。

        阿剌罕有些紧张,低声问道:“那依照将军的意思呢?”

        “自然要走一趟!毕竟那么多的粮食和煤炭,若是不要的话岂不是可惜了?”伯颜笑道。

        阿剌罕神色一顿,张口劝道:“但是那赤凤军呢?那吴青石既然布下此局,那肯定是有所依仗。”

        “你是说萧月吗?”伯颜轻笑一声,直接说出来阿剌罕心中担忧。

        阿剌罕点点头,回道:“没错,就是此女。毕竟此女神出鬼没,稍有不慎便有可能如同当日一样突然袭击。所以我们虽然是占据兵力优势,但也需要谨慎无比。否则的话,也只会如同当初一样,被对方给打出来。”

        “哈哈,这一点你放心。”

        伯颜咧开嘴,笑了数声之后,安慰道:“你可知晓。针对那萧月,可汗已经制定了绵密的计划,而且为了能够诛杀此女,他此次也会亲自上阵!”

        “真的吗?”

        阿剌罕双目圆睁,有些不可思议。

        伯颜阖首回道:“那是自然!而且跟随可汗而来的两万主力也会不日到来,到时候纵然那萧月如何厉害,又如何能够和三万大军以及可汗和我两人对抗?”

        关于此事,他也是最近方才知晓,只是处于保密原因,所以也未曾告知部下,今日之所以和阿剌罕说了这个秘密,也是为了能够让阿剌罕安心。

        “若是这样,那此战我们必胜无疑!”阿剌罕笑道。

        “这是自然!”伯颜也是露出笑意来,随后又道:“只是为了避免被对方知晓,你还是注意伪装一下,莫要被对方发现了。知道了吗?”

        “将军放心,我定然妥善安排,定然让对方以为我们中计了。”阿剌罕阖首回道。

        两人一番商议,也开始行动起来。

        一开始他们还假模假样,只是派了几波人马前来侦查,确定消息的真假,等到确认消息为真之后,那伯颜也当真集结上万大军,在第三日的时候就将安定城再次围个水泄不通。

        看着城外大军,吴青云双眉紧皱,带着几分不安。

        大雪刚刚消停,莽原之上都被白雪封住,最不适合大军前进,但那伯颜却依旧能够约束住麾下士兵,让他们能够号令如一,这番才华当真不假。

        “各位,只需要撑过对方的进攻,我们就能够等到主力的到来。到时候我们就可以里应外合,彻底战胜对方。今日是生是死,全看这一次了!”

        吴青云鼓足勇气,对着麾下士兵长声一喝。

        众位将士听罢之后,也全都鼓足勇气,高声回道:“驱逐鞑靼,兴复华夏。”

        “没错。驱逐鞑靼、兴复华夏。”

        吴青云也是跟着一起喊着,只是他的声音未免有些中气不足,眼睛也是四处偷瞄,想要寻到那熟悉的身影。

        只可惜无论他如何寻找,都找不到萧月踪迹。

        “呜呜呜——”

        而在此刻,远处一道低沉的号角声传来,绵长而有充满力量,正是蒙古发动总攻的号令。

        汪古听到之后,顿时感觉身子一凝,竟然生出几分害怕来。

        但他早以熟悉这号角,体内真元随心一动,立刻让四肢恢复精力,足下一迈直接领着会下士兵一起冲出,喝道:“所有人,随我一起战斗!”

        踏入战壕之内,汪古取下背后铳枪,瞄准了远处那一个个移动的白点。

        为了能够最大化的降低伤亡,这次伯颜让麾下所有进攻的人全都身着白衣,降低自己被发现的概率。

        汪古打了几枪,眼见都被对方给躲开了,口中顿时骂道:“这些家伙,看来都学精了,都没有和往常一样,集结成军阵来进攻了。”

        经过和赤凤军数十年的战争,蒙古也已经摸索出应该如何应对赤凤军的战法。

        尤其是之前主力对决的时候,更是对蒙古内部的那些贵族形成了一个极强的打击,让他们明白过来自己以前所推崇的骑射,在火器时代不过是一个脆弱而且毫无意义的坚持。

        面对赤凤军,唯有和赤凤军一样化整为零,才是对抗赤凤军的方法。

        打了几枪,汪古见远处已经快要靠近战壕,顿时紧张起来,低声吩咐道:“所有人,转移到第二战壕。”

        踏入战壕之内,汪古取下背后铳枪,瞄准了远处那一个个移动的白点。

        为了能够最大化的降低伤亡,这次伯颜让麾下所有进攻的人全都身着白衣,降低自己被发现的概率。

        汪古打了几枪,眼见都被对方给躲开了,口中顿时骂道:“这些家伙,看来都学精了,都没有和往常一样,集结成军阵来进攻了。”

        经过和赤凤军数十年的战争,蒙古也已经摸索出应该如何应对赤凤军的战法。

        尤其是之前主力对决的时候,更是对蒙古内部的那些贵族形成了一个极强的打击,让他们明白过来自己以前所推崇的骑射,在火器时代不过是一个脆弱而且毫无意义的坚持。

        面对赤凤军,唯有和赤凤军一样化整为零,才是对抗赤凤军的方法。

        打了几枪,汪古见远处已经快要靠近战壕,顿时紧张起来,低声吩咐道:“所有人,转移到第二战壕。”

        踏入战壕之内,汪古取下背后铳枪,瞄准了远处那一个个移动的白点。

        为了能够最大化的降低伤亡,这次伯颜让麾下所有进攻的人全都身着白衣,降低自己被发现的概率。

        汪古打了几枪,眼见都被对方给躲开了,口中顿时骂道:“这些家伙,看来都学精了,都没有和往常一样,集结成军阵来进攻了。”

        经过和赤凤军数十年的战争,蒙古也已经摸索出应该如何应对赤凤军的战法。

        尤其是之前主力对决的时候,更是对蒙古内部的那些贵族形成了一个极强的打击,让他们明白过来自己以前所推崇的骑射,在火器时代不过是一个脆弱而且毫无意义的坚持。

        面对赤凤军,唯有和赤凤军一样化整为零,才是对抗赤凤军的方法。

        打了几枪,汪古见远处已经快要靠近战壕,顿时紧张起来,低声吩咐道:“所有人,转移到第二战壕。”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