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地一百五十二章逆境(二)

地一百五十二章逆境(二)

        “还活着?”

        “是的!”

        踏入第二道阵线,雷敏顿时见到汪古走来,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将手中铳枪举了举,却是示意自己还有再战的力气。

        汪古心中一暖,这才注意到雷敏身上微光,这“虚室生辉”的异象,正是突破至真元境的象征。

        他走上前,拍了拍肩膀鼓励道:“恭喜你,终于成功了。”

        “没错!只可惜,没能救出他们来。”

        雷敏双拳紧握,双眸已然模糊起来,纵然能够突破境界了真元境又如何,还不是无法改变整个局面吗?

        “那不是你的错。你无需放在心上!”

        汪古安慰道,只是雷敏兀自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之中,将外界变换浑然无视,口中不断的责备着自己。

        “若是我能够早点突破,若是我能够早早明白这一切,那么这一切,也就不会发生了。”

        “这小子,钻牛角尖了吗?”

        汪古看着有些担心,知晓若是让情绪继续沉浸在这悲伤之中,只怕会令真元难以控制,反而伤到自己。

        于是他一把将雷敏整个头扭过来,一对锐目死死的看着对方眼睛,泪水积累在眼眶之中,将整个眼珠子都浸湿了,但却始终未曾流出来。

        “多么脆弱而又坚强的少年啊。若是你就此牺牲,却是可惜了。”

        透过那漆黑的瞳孔,汪古感觉似乎将对方心里的一切,全都看的一清二楚,善良而且包怀着正义,但当这份正义遭遇现实之后,却变得支离破碎,也让眼前的人儿陷入了迷茫之中。

        “雷子!”

        “汪上校,我——”

        “我知道!所以你要明白,他们已经死了。不管我们如何努力,他们都无法复活。你明白吗?”汪古双目严肃,一眨不眨的看着雷敏,让雷敏无法拒绝。

        就像是父亲一样!

        雷敏脑中簌然浮现出他早以死去的父亲,不由得低下头,但战场之上诸般景象再度浮现,却令他全身发冷,蓦地抬起头来,辩道。

        “但是!”

        “但是什么?”

        没等雷敏诉说,汪古却是直接斥责道:“因为一切,都是你的错吗?”

        “不是,我——”

        雷敏身子一震,想要反驳,但他自出口之后,却感觉脑子里面空荡荡的,浑然不知自己应该说什么。

        “你啊,别轻易的将什么事情,都归罪给自己。这,并不是什么好习惯。”

        汪古的眼神柔和起来,算起来他现在也四十多岁了,若是自己的孩子还活着,现在也应该和雷敏一般年纪了吧。

        汪古这样想着,见到雷敏依旧迷茫,又是诉道:“所以啊,别在继续纠结这些事情了。他们死在了这里,那就是他们的宿命,是谁也无法改变的。唯有活着,才有无限的可能,你知道了吗?”

        “我知道!只是我——”

        雷敏神色茫然,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尖之上还带着一点血渍,血渍尚且存着温度,但随着风最后的一点温度也消失无踪。

        “还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做吗?”汪古笑道。

        他这一生经历了很多的战斗,也见过许多牺牲的士兵,对于这些士兵来说,第一次参加战斗总是让人记忆深刻,有激动的、有怯战的、有反胃的、也有无视的……

        而在厮杀之后,那些人更多的会质问自己。

        你,为何来到了战场之上!

        雷敏的头点了点,唇舌微动问了起来。

        “没错!”

        兴复华夏吗?

        他初次加入军队的时候,的确是为此而兴奋,但再见到援军迟迟不到的时候,热血开始冷却下来了。

        驱逐鞑靼吗?

        那些鞑子的确可恶,但见到自己一个个战友,在这持续不断的战斗之中丢失性命,这却令雷敏有些害怕!

        为了驱逐鞑子,究竟要付出多少性命?

        这个,他始终都不明白,也害怕去知道。

        “活下去!”

        “活下去?”

        雷敏念了几下,神色依旧茫然。

        汪古阖首回道:“没错。既然不明白,那就继续不明白吧。毕竟很多事情,我们根本就弄不明白。若是强求去了解,甚至是探究其中的缘由,只是折磨自己罢了。”

        “但是,仅此而已?”雷敏问道。

        他并不愿意拘泥于这个,所以还想要明白,为何自己会置身这里。

        汪古回道:“当然!至于意义?你可以以后想,这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毕竟,很多人都这样糊里糊涂的走过来,又何必在乎这种事情呢?”见到雷敏还是不解,汪古继续劝道:“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活下去。因为,只有活下去,才有探索生命的可能。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我知道了!”

        雷敏勉强笑了笑,又是沉默了下来。

        而在远处,沉闷的号角再度响起,让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惊醒。

        蒙古第一波攻势虽是被击退,但接下来的第二波甚至是第三波、第四波的攻击随时随地都会过来,这个自然需要他手下的士兵全力支持。

        “汪上校。我们该上了。”

        将挎着的铳枪拿下,雷敏对着汪古笑了笑,然后又是重新站了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汪古点点头,笑道:“没错。”见到对方那重新恢复的样貌,他感觉心中甚是安慰,口中诉道:“记住了。一定要活下去,知道吗?”

        “当然!”

        雷敏目光凝聚看着远处再度涌来的士兵,双手也握紧手中的铳枪。

        为了活下去,断然不能让对方闯入军阵之中。

        此刻,他心中只剩下这个念头。

        ——————

        “那蒙古,直到现在还没消停吗?”

        远处敌人虽是撤退,但吴青云却不敢掉以轻心。

        在伯颜的指挥下,这只军队的实力相当强劲,不仅仅将赤凤军的战术风格模仿的相当出色,甚至还结合骑兵的优势,做了一定的改进。

        这一点,让他们感到特别的棘手,命中率也下降了许多。

        汪古回道:“没错!距离他们第一次进攻,已经过去了半天了。而在这半天之内,对方已经组织了四波攻击。”

        定安城地势险峻,只有几个地方适合进攻,而且受限于地形原因,战场之上可容纳的士兵数量并不多,一次性能够组成的攻击小队最多也就五六百人。

        所以伯颜就仗着麾下士兵众多,将整个部队编成好几个作战队,以车轮战的方式轮番展开进攻,持续消耗赤凤军的实力。

        直到现在,基本上赤凤军每一个人都身负伤势。

        若是再继续下去,所有人都会被彻底困在这里。

        “按照计划,那下一次对方应该就会攻入城中了。”吴青云双眉微皱,却有些忐忑不安:“若是这样,那我们也应该适时放弃城头,让他们进入城中了。”

        “撤退?撤到哪里?”汪古又问。

        吴青云回道:“关公庙。那里位于城北之处,除了一条小道之外,就没有别的道路可以进入。所以我们只需要守住这条山道,那自然能够挡住对方。毕竟现在若要击退已经是不可能了,我们现在只能够凭借地形,直到那援军到来为止!”

        他虽是努力的稳定情绪,但却难以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

        毕竟那蒙古太过厉害,自然能够看破自己的策略,之所以一直攻城,或许就是存着别的心思,到时候若是就连关公庙都失守,那到时候又该如何?

        吴青石心中害怕,担心着这一幕的发生!

        “我明白了!”

        汪古俯首回道,随后就开始下达命令,让麾下军队全都前往关公庙,以免在接下来蒙古的进攻下白白送死。

        雷敏自然也领着手下人马,走在了前往关公庙的路上。

        之前蒙古的攻击虽是猛烈,但他已然突破境界,靠着真元所带来的强大耐力,倒也顺利的生存至今。

        而等到众人撤入关公庙之后,从远方蒙古所在之地,数百道火线簌然而出,纷纷落在了城头之上,城头难以承受如此猛烈的攻击,就像是那面粉一样,直接被震得酥散,化为一道道灰烬,漂浮在空中。

        “幸好撤退了,要不然只怕我们全都会葬生其中吧!”

        远远看着这一幕,雷敏神色黯然。

        经过先前战斗,他们手中的炮弹也已经消耗一空,再也无法针对对方进行超远距离攻击,所以伯颜才会肆无忌惮的将火炮运到前线,并且展开如此猛烈的进攻。

        果不其然,当所有的火炮停止射击,烟尘尽数消散,安静的大地之上,再度响起了那熟悉的号角声,跟随着号角声,无数的士兵纷纷跨上战马、手中握着长刀,朝着安定城再度袭来。

        这一次,他们没有任何的阻碍就进入城中。

        当发现了城中无人之后,这些人虽是陷入短暂的茫然之后,但随后就发现了赤凤军留下来的踪迹,于是就沿着那一道道脚印还有车辙印,一起朝着关公庙奔去。

        走在了街道之上,雷敏看着身边的士兵,不免愁容满面,心中暗想:“难道说,我们也终于走入绝境了吗?”

        安定失陷,他不是没有经历过,但这第二次却格外不同。

        毕竟第一次实在是太过意外,自己的炮台直接被对方找出来给轰掉了,要不然如何能够让对方闯进来?

        但这一次,他们付出了无数的努力、想出了无数的办法,但都无法阻挡对方,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将刀子架在自己脖子之上。

        这种绝望,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自安定城离开,一行人来到了一处山林,这里长着许多古树,一个个的足有合抱粗,显然年岁也不小了,还有许多山岩竖在地上,就像是一块块石碑一样,似是在祭奠战死的战士一样。

        关公庙建设在城北的一处山谷之中,背靠山川面对安定城,只有眼下这条道,能够进入关公庙之中。

        所以吴青石将重要的物资全都放在这里,就是避免安定城被攻下之后,这些东西落入了敌人的手中。

        走在这里,雷鸣有些心安,暗暗想着:“都到了这里,对方应该不会追来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雷敏却听到从自己后面,传来一阵阵马蹄声,还混杂着一些脚步声以及铳枪声,他扭过头转身一看,就见到远处城中有几人跃出,直接朝着自己所在的地方扑来。

        “这群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怎么这么快就发现了我?”

        低声咒骂一句,雷敏身子一转,便从军队之中走出,然后将手中铳枪举起,对准远处那人便是扣动扳机。

        “砰!”

        枪声响起,敌人应声倒下。

        但这一枪,却被对方发现,其余幸村的蒙古人也纷纷取出马枪,躲在了山岩以及大树背后,朝着山顶射来。

        “三连的人全部留下,随我抵抗。其余人立刻加快脚步,从这里离开。”

        雷敏早有准备,身子一转便躲入了一处山岩之后,“砰砰砰”子弹打在石头上,但却始终无法伤到他。

        只是人群数量有些多,却是难以避开这密集的弹雨,当即就有几人中枪倒地,跌入了山崖之中。

        听到命令,属于雷敏手下管理的数十人纷纷停了下来,和他一样调转身子来,藏在了山岩后面,和远处跟来的蒙古人互相对射起来。

        其余人见到蒙古攻势被扼住,也是纷纷松了一口气,不敢在这里继续停留,就朝着远处的关公庙奔去。

        这个时候,只有尽快躲入关公庙之中,才算是安全。

        雷敏见众人逃走之后,这才放下心来,专心致志的应对着眼前的敌人。

        只是人群数量有些多,却是难以避开这密集的弹雨,当即就有几人中枪倒地,跌入了山崖之中。

        听到命令,属于雷敏手下管理的数十人纷纷停了下来,和他一样调转身子来,藏在了山岩后面,和远处跟来的蒙古人互相对射起来。

        其余人见到蒙古攻势被扼住,也是纷纷松了一口气,不敢在这里继续停留,就朝着远处的关公庙奔去。

        这个时候,只有尽快躲入关公庙之中,才算是安全。

        雷敏见众人逃走之后,这才放下心来,专心致志的应对着眼前的敌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