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三章逆境(三)

第一百五十三章逆境(三)

        关公庙内,士兵们一脸愁容。

        依靠着险峻地形,他们虽然可以支撑一段时间,但只需要那伯颜调集重兵,关公庙定然难以守住。

        面对如此严峻行事,他们也浑然不知应该如何行动,带着期待看着吴青石,想要知晓自己应该如何行动。

        感受到众人期颐目光,吴青石一脸默然,两只眼睛阖上,浑然无视四周围那伤势严重的伤员,只是盘腿坐在山石之上,并无任何的表示。

        “将军!”

        踏入其中,汪古见到吴青石始终静坐,不免有些恼怒,低声问道:“所有的士兵都已经撤入庙中,接下来我们又该如何行动?”

        吴青石睁开双眼,目光微微聚焦起来,见到来者乃是汪古,顿时露出几分无奈,一脸凄凉的说道:“怎么行动?我们能够支撑到现在,已经是竭尽全力了,在继续下去已经不可能了呢。”

        汪古眼中怒火顿时升起,声音不由的抬高数度,喝道:“你可是我们的将军,怎么说这种丧气话来?”眼见对方毫无反应,他一伸手却是直接讲吴青石扯了过来,几乎就是贴着对方的耳朵训斥着。

        “你要知道,主公让你来担任将军,是要你努力奋战,而不是在这里说着丧气话。知道了吗?”

        “那又如何?”

        吴青石也被刺激了,直接喝道:“蒙古大军就在外面,但是主公援军始终未曾到来。而且军中的弹药、铳枪早已经消耗一空,就算是粮食、煤炭也所剩无几。就这种状况,你让我如何战斗?”

        “所以你就说这些丧气话,让大家都没有信心吗?别忘了,你可是将军!”

        汪古难掩愤怒,直接对着对方的脸蛋,就是甩了几个巴掌。

        “那你要我怎么做?”

        吴青石被这一打,也总算是恢复了起来,见其余士兵投来的愤怒眼神,也终于露出了一些害怕,他虽是这只军队的领导,但并非拥有全部的指挥权,若是什么地方做的不好,照样会被直接赶下来。

        如同蒙古、宋朝那种军阀行径,向来都是赤凤军严防死守的!

        汪古叹声气,让自己变得稍微严肃一点,郑重的警告道:“既然你也明白自己的职责,那你现在立刻给我恢复过来,跟着我们一起战斗!”

        “一起战斗?”

        吴青石一脸错愕,目中闪过一丝拒绝。

        那战场凶险他自然知晓,莫说是寻常士兵,就算是丹鼎境界的武者,也照样难以逃脱。

        他若是上战场,岂不是等同于找死?

        汪古阖首回道:“当然!同甘共苦、生死与共,这才是战友,这才是兄弟。你若是就连这点都做不到,还不如直接下台算了。”

        “我明白了!”

        缩了缩脑袋,吴青石只好应了下来。

        他一开始也不是没有上过战场,只是当初时候因为害怕死亡,所以就靠着自己的一点智慧摸打滚爬混了上来,尤其是在成为了军官之后,更是少有上战场的时候。

        而在入住长安之后,吴青石也开始松懈起来,开始贪图那种富贵人生,对于身体的训练也懈怠了许多!

        汪古见吴青石总算拿起铳枪,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见到旁边士兵没精打采、一脸厌倦的样子,不免担忧起来。

        吴青石可是一军元帅,竟然在临阵之前变成这幅德行?

        被他这么一闹,整个军中的士气也几乎下降到了冰点,对本就处于绝境之中的赤凤军来说,更是一个严重的打击,让人开始怀疑,他们是否能够支撑到援军到来。

        “你这家伙。若非你乃是将军,我只怕早就灭了你。”

        察觉到士兵情绪变化,汪古对吴青石更是充满愤怒。

        而在远处,枪声越发绵密起来,却是蒙古士兵集结开来,开始正式展开攻击。

        虽然受限于谷口狭窄原因,一次性只有上百人进攻,但远处却腾起阵阵炮声,那炮声呼啸而来,轰的一声直接砸在山崖之上,震得整个山谷都开始晃动起来。

        山上的积雪似是难以经受,轰隆一声竟然是直接从山上滑下来,数以万计的白雪就像是浪潮一样,自山上呼啸而来,顿时将关公庙一角给直接冲毁。

        里面的人儿难以逃脱,也被这厚厚的积雪彻底盖住。

        见到这一幕,汪古只感觉心中正在滴血。

        “所有人立刻行动,将人给我挖出来。”

        这雪崩可不得了,若是挡在前面,非得被直接撞的内脏破碎而死,而且厚达数米的积雪压在身上,更是让人难以挣脱,若是等到积雪消融之后,里面的人儿也会被直接带走体内热量,就此冻死在这里。

        一行人冲上前去,手脚并用将埋入其中的战友挖出来。

        但怀中的身体却是五窍流血,身子也是冰凉冰凉的,却是已经死了。

        山谷之外,似是察觉到山谷之中的动静,炮声也越来越浓,而那铳枪之声也越来越密集,其中更是搀杂着惨叫声、哀嚎声,让任何人听了,都会感觉整个心儿像是要爆炸一样,但是却被一双大手死死攥住,似是随时随地都会爆发一样。

        “汪上校。我已经支撑不住了,接下来该怎么办?”

        且战且退,雷敏感觉自己有些支撑不住。

        他手上的铳枪已经是第三支了,自己所携带的弹丸也已经用光,现在基本上靠捡取身边战友的弹药,才能支撑下来。

        汪古惨笑一声,将脚下跌落的铳枪取了起来,拉动了枪栓查看一下状况,随后对着众人诉道:“现在的我们还能做什么?当然只有战斗了。”掠过远处正朝着这里涌来的蒙古战士,他的眼神蓦地锐利起来。

        “昭昭赤血,丹心所向!”

        高举的铳枪,众人齐声喝道。

        “昭昭赤血,丹心所向。”

        声似烈阳,驱散了寒冷,驱散了阴霾,也驱散了黑暗,唯有心中仅存的意志,代表着他们前来此地的信念。

        “杀!”

        远处汹涌而来的枪声,宛如浪潮一样,想要将他们彻底吞噬,但这声音却似巍峨泰山,雄踞于浪涛之中。

        ——————

        “哦?看起来,那些家伙倒也坚韧,竟然能够支撑到现在?”

        远远望着这一幕,阿剌罕不禁赞叹了起来。

        “这是自然,毕竟对方乃是赤凤军,若是如此轻易的就能战胜,那才是有鬼了呢。”伯颜双眉紧皱,却并不想其余人那样开心,对他来说似乎眼前的一切本就应该:“而且我们今日一战,可不只是为了歼灭对方,而是为了更重要的目的。”

        “萧月?”

        “没错!此女威胁太过严重,若是不将其铲除,可汗定然难以安寝。只可惜,咱们直到现在都无法抓住对方行踪。”

        伯颜有些恼怒,不由得低声骂了一下。

        阿剌罕也是恼怒,低声咒骂道:“那家伙竟然直到现在也不曾现身,看来也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家伙。也不晓得当他主公知道这件事,又会怎么想?”

        “还能怎么想?”

        伯颜冷哼道:“这支军队损失了,再训练一个就是了。但若是萧月死了,那赤凤军二十年经营的情报网就彻底崩溃,这个代价他们可承受不了。身为上位者,若是就连这点都不清楚,那还如何能够身居高位?”

        他们想要杀萧月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暗地里指定的机会也不知道有多少,但唯一让人感到懊恼的,那就是萧月行踪太过隐匿,就连萧凤都无法知道,其余人更是不用想了。

        “也是!”

        阿剌罕应了一句,但他转眼一想却又担心起来:“只是将军,我们的计划能成功吗?”

        伯颜摇摇头,回道:“不知道。毕竟我们也不知晓那人的情况!而他是否能够帮我们找出萧月,也得看情况来说。说实在的,我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了!”

        就算是到这种绝境,他已经无法确定萧月的位置。

        这让伯颜一直都忐忑不安,始终运转玄功,让自己的神念覆盖在方圆十里之内,以他的修为这已经是极限了,当然这种方式也会消耗大量的精力,若是长时间维持,会造成精元亏损。

        但伯颜害怕,自然也只有这样了。

        “就连我们,也无法确定那个人吗?”阿剌罕有些好奇。

        伯颜回道:“没错。毕竟那人虽是间谍,但并非我们的人。而窥伺着赤凤军的,自然也不可能只有我们了。毕竟对那些人来说,赤凤军才是威胁。”

        “原来是宋朝那群南蛮子吗?”

        阿剌罕笑道:“我本以为他们自和亲之后,已经和赤凤军缔结盟约了呢。没想到,竟然暗地里做出这种举动,就是为了避免对方做大吗?这帮南蛮子,对于背后捅刀这事,倒是颇为熟稔!”

        伯颜回道:“没错。要不然,我们哪里会有这个机会呢?”

        两人正说话间,也察觉到远处关公庙之前的山谷,也突生变化。

        只因为正当那蒙古大军准备攻入山谷时候,远处忽然刮起偌大风雪,卷起的飞雪将一行人尽数笼罩之后,其中就陷入一片死寂之内,之前众人听到的枪声、呐喊声乃至于火炮声,也彻底归于虚无,没了一点生息。

        “这气息,是萧月?”阿剌罕一脸震惊。

        多达上千人,被对方一招覆灭,不得不说萧月此人,实力的确非凡。

        伯颜亦是一脸紧张,暗暗敬佩起来:“我若是没有宙斯盾护身,只怕也会被这一招给重伤吧。”

        他并非佛门之人,对于炼体之法不甚精通,面对这锐利至极的防守,实在是无能为力。

        虽是震惊于对方实力,但阿剌罕却露出几分笑意。

        “不过对方既然现身,那也代表着她也将走入我们布下的陷阱。只希望那人,能够顺利的助我们,锁定此人的行踪。”

        伯颜也是笑道:“这是自然!”随后他转过头,却是看了一下远处,那里正是彭阳所在的地方,笑道:“而且可汗也已经做好准备,就等着计划开始了。”

        毕竟,在经过数日奔袭之后,阿里不哥也带着麾下大军抵达彭阳了,就等着最后的决战。

        狂风簌起,卷起无垠雪花。

        这天地,又被满天飞雪覆盖,让人看不清楚远处究竟是何等风景。

        ——————

        狂风呼啸,卷起的雪花四处飘动,遮住了自己的身影,也遮住了对方的存在。

        雷敏勉强睁开眼睛,想要辨认远处之人的位置,但风雪凌厉,令他难以睁开眼睛,只好死死握紧手中铳枪。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突然出现这么大的风雪?”

        心中暗暗惊讶,雷敏感到茫然,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毕竟这里乃是山谷之内,按照道理来说,是不可能出现这么强大的风雪的。

        而他害怕那敌人趁着这个时候侵入,也将手中铳枪微微扬起,枪尖略微指着前方,双手也是握着后方木柄,以免当看到敌人时候,自己无法反应过来死在对方手中。

        稍等一会儿,风雪暂时消停。

        雷敏微微张口,哈出一口热气,随后就见从远处迷雾之中,一个黑漆漆的身影直接朝着自己所在的地方落来。

        这一弄,顿时让他惊了起来,赶紧将铳枪举起,对准那身影就是戳去。

        刺刀训练,一直都是赤凤军训练内容之一,为的就是在白刃战的时候,能够和对方进行殊死搏斗。

        “剁”的一声,铳枪直接戳在对方身上。

        “这感觉,对方死了?”

        雷敏感觉手中铳枪毫无阻碍,就那么直接戳在对方身上,而对方也没有半点动作,这感觉和之前决然不同。稍等一会儿,风雪暂时消停。

        雷敏微微张口,哈出一口热气,随后就见从远处迷雾之中,一个黑漆漆的身影直接朝着自己所在的地方落来。

        这一弄,顿时让他惊了起来,赶紧将铳枪举起,对准那身影就是戳去。

        刺刀训练,一直都是赤凤军训练内容之一,为的就是在白刃战的时候,能够和对方进行殊死搏斗。

        “剁”的一声,铳枪直接戳在对方身上。

        “这感觉,对方死了?”

        雷敏感觉手中铳枪毫无阻碍,就那么直接戳在对方身上,而对方也没有半点动作,这感觉和之前决然不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