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四章大战之后的安宁

第一百五十四章大战之后的安宁

        “这种伤势?难道说?”

        心中莫名一喜,雷敏凝目看向远处,就见于满天飞雪之中,一人悄然现身。

        他正欲站直身子,岂料却感觉双腿毫无知觉,无论如何努力都直不起身子。他却是因为长久暴露于冰雪之中,结果导致体温太低,所以身子也被冻僵了。

        这突然而起的风雪太过寒冷,寻常人根本禁受不住。

        似是察觉到周围动静,远处风雪簌然消散,不复之前遮天蔽日之景,旭日挂在枝头之上,阳光照射着大地,此地再度重归平静。

        虽是如此,但雷敏却觉体内最后一点温度,也即将消散。

        他努力的睁开眼睛,见到自己所熟悉的身影,终于笑了开来:“终于来了吗?”

        双目阖上,心中仅余最后信念!

        自己的坚持,终于等到了应该的人儿。

        远处,萧月踏入此地,一扫整个关公庙场景,双眉已然皱紧,止不住心中愠怒痛骂开来:“那群混蛋!竟然趁着我前去查看援军状况的时候展开突袭?若非我几时赶回来,只怕这这里也无法保住。希望,还能有一两个幸存者!”

        目光微凝,萧月开始搜索此地的额幸存者,随后就见远处那半跪在风雪之中的雷敏,神念一扫立刻察觉到对方性命垂危,手一挥一股暖流立刻纳入雷敏体内,令他感觉自己心脏重新跳动起来。

        “我,我还活着?”

        蓦地睁开双眼,雷敏猛烈的喘了几口气,方才恢复过来,抬起头来就见到萧月正站在自己一丈之外,对方那略有冰冷的眼神也一脸好奇的盯着自己。

        这样子,让他感到有些羞涩,双颊涨红无比,不知该如何应对。

        “当然!”萧月哂笑道:“只是你能不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我——”雷敏正欲诉说,但一想之前发生的事情,顿时感到害怕。

        若是被萧月知晓,那吴青石竟然做出了那些事情,那少不得会被直接撤职,更严重的也许会直接就地处死。

        剑修罗的冷酷,世人皆知!

        萧月有些不悦,轻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以她的敏锐,寻常人又怎么可能骗过?

        雷敏为之一怔,虽是想要掩瞒,但害怕萧月惩罚之下,也只好一五一十,将关公庙之中发生的事情一一说明。

        听罢之后,萧月果然是怒气直升,喝道:“吴青石这家伙,竟然如此胆小怕事?若是让他继续呆在那个位置,岂不是非得害死所有人不成?既然如此,那就断然不能留下此人!”

        雷敏听着心惊,正欲抬头辩解,但除却眼前一阵风雪,哪里还有萧月行踪。

        对他来说,吴青石虽是无能了点,但对于部下倒也可以,所以他也不愿意见到吴青石就这样被杀了,心中一时暗暗想道:“唉!看这样子,只怕吴将军是逃不了了。只是希望这一战,就是最后一战了!”

        见到远处的战友,这些战友或是躺在地上、或是靠在山岩之上,或是爬到在地,或是半蹲在地上,宛如雕像一样,因为这该死的天气,他们被彻底冻死在了这里。

        雷鸣心有戚戚,走上前来将这些尸体一一搬下来,准备待会儿将其埋葬下去。

        只因为,生命有尽,英魂不灭!

        另一边,萧月也踏入关公庙之中。

        这关公庙依山而建,倒也颇为辉煌,乃是三进三出的巍峨宫殿,只可惜两侧厢房都被之前的雪崩给冲垮了,唯有中间的主殿尚且保留完好。一如关公庙这三个字所言,主殿之内供奉着关公,其中关公手持青龙偃月刀,一如话本之中的那样,赤脸怒目盯着拜访之人,足教人心惊胆寒。

        而在主殿之前的广场之上,数十堆篝火被点燃,旁边围着数十人烤火取暖。

        这天气实在是太冷了,他们实在是忍受不住,将最后的一点煤炭、木柴都给烧了,而且为了能够维持火势,甚至还跑到旁边倒塌的厢房之处,将那能够燃烧的木头也给扒拉出来,一起砍成木柴丢入火中,好维持最后的一点温度。

        见到这一幕,萧月不禁凝眉。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是一个样子,那就是他们身上全都绑着绷带,都是处于受伤状态。

        就这架势,根本无法挡住蒙古冲锋。

        “是萧主事!萧主事来了!”

        “太好了。主公还没放弃我们。”

        “太好了,终于不用死了。”

        “……”

        见到熟悉的人儿,在场的人纷纷转过头来,一眨不眨的看着萧月,口中不断嘟囔着,更有的念及自己处境,甚至直接哭了起来。

        萧月心中一暖,暗暗庆幸起来,如此险境也不曾放弃,这些人乃是真正的勇士,但也正是如此,所以她更是不能饶恕。

        “吴青云!”

        不过是寻常一语,立刻让所有人全都静了下来。

        躲在角落之中的吴青云浑身一颤,虽是努力将身子朝着角落缩去,但众人齐刷刷看过来的眼神,却让他难以躲避,只好硬挺着身子,面对众人。

        “过来!”

        听到萧月所言,吴青石虽是充满着不情愿,但他也自知难以逃脱,只好弯着腰战战兢兢的走到了众人之前,也来到了萧月身前。

        “这就是你的成果吗?”

        指了指在场所有人,萧月绷着脸,死死的看着吴青云。

        吴青云听闻此言,双目不由得睁开,一脸错愕的看着萧月,岂料迎面而来的却是一对冰冷如霜的利目,这利目直刺他的心中,让他在一瞬间生出会死的感觉。

        害怕之下,吴青石不由得低下头,嘴中虽是嗫嚅着:“我——我——”虽欲诉说其中艰辛,但见萧月那近乎冰冷的目光,便感觉心中一片冰冷,知晓自己无论如何辩解,也逆转不了眼前的局面。

        “我什么?你是想推卸自己之前的责任吗?莫要忘了,临阵怯战可是大罪,更何况你还是一军之主,竟然也做出这种打击士气的举动?”萧月张口骂道。

        说实在的,她也并非不知晓对方强大,心中也做好了伤亡惨重的准备,否则如何会在解决了援兵问题,就立刻赶回来救援。

        但吴青云表现太差,明知晓双方实力差距大,还放任各种消极思想传播,甚至还卸掉自己的责任,进而造成如此惨重的伤亡。

        只看这里,残存者不足一千。

        幸存率只有十分之一,这已经是在静海一战以来,最惨烈的战斗了!

        萧月也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对吴青云毫无同情。

        吴青云一脸死灰,心知自己无论如何辩解,都改变不了整个局面,始终是不发一言,静静等着萧月处置。

        “你现在已经犯下如此大罪,若是继续担任军职,只会继续造成我军伤亡。既然如此,我现在就以国家安全部的名义,夺去你的军职,暂时收押起来。等到战争结束之后,看你在主公面前,还如何辩解!”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莫不是感到心中一松。

        之前他们始终处于被动状态,可着实对吴青石积攒了许多的怨气,今日见萧月出手制裁此人,只感到大快人心。

        “汪古!”萧月又道。

        汪古立刻走出,回道:“属下在!”

        “根据军法。吴青石现在已经被撤职,而你现在乃是这里军衔最高的,那这支军队就暂时交给你来负责。记住了,不得再让士兵有丝毫损伤,知道了吗?”萧月庄重嘱咐道。

        汪古高声回道:“末将知晓。”随后走到吴青石之前,先是挺身敬礼,然后才道:“吴青石。你也听到萧主事的吩咐,还请你配合我的工作,可以吗?”对着两侧人员示意一样,立刻就有两人走出来,将吴青石夹在中间。

        “这个,我!”

        吴青石目中闪过一丝害怕,侧目看了周围的人,竟然没见到有任何人站出来阻止。

        这一下,就似将他体内的气儿给放了一样,整个人都瘫软下来,若非旁边之人搀扶起来,只怕就会直接瘫倒在地。

        他哆哆嗦嗦,将肩上军衔取了下来,胸前勋章也摘了下来,大概还有些留恋,他却是有些怀念的摩擦了一下那勋章,只是在众人逼视之下,方才将这军衔珍重无比的递给了吴青石。

        见到这一幕,萧月心中有些懊恼,对吴青石更是充满怒意。

        “若非此人,主公的计划早就可以提前了,又何必拖到现在?”

        心中想着的时候,汪古也拿着那军衔走到了萧月之前,诉道:“萧主事。这是他的军衔,还请你妥当保管。”

        按照赤凤军规定,若是被革除军职,其所佩戴的各种勋章、军衔也会被一并收回,绝不许外传。

        “你放心。这军衔,我会妥善保管,并且交给主公!”

        萧月阖首回道,接着又是珍重的嘱咐道:“至于你们,一定要注意好安全,切莫继续牺牲了。知道了吗?”

        汪古回道:“萧主事你放心。除非我死,否则定然不会让这里的人受到哪怕是一丁点的伤势。只是萧主事,你既然已经到到来,那援军呢?难道说他们也来到这里了?”眼眸之中,透着期颐之色。

        其余人听了,也纷纷抬起头来,看起来相当期待。

        按照吴青石的计划,他们本来是打算坚持到援军到来,到时候内外夹攻一起战胜伯颜,但现在众人近乎全废,基本上已经没有可战之力了。

        若是只靠援军,是否能够击败伯颜?

        萧月宛然笑道:“这一点你们放心。那伯颜虽是厉害,但在和你们数番鏖战之后,其损失的物资以及兵力也颇为严重,已经从之前的一万六千人,下降到只剩下八千人了。这么一点实力,是无法和我们对抗的。你们现在最重要的是疗养伤势、保全自己,知道了吗?”

        安定城守军牺牲颇重,但蒙古之人也并非不死之身,自然也损失惨重,一样也不好过。

        这一点,在萧月前来这里之前,就已经确认过了。

        “原来这样?那就好了!”汪古松了一口气。

        若是继续按照之前的作战方案,就靠他们这么一点人,是根本无法出去作战的,所以汪古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派出去。

        萧月又是回道:“当然。我也是提前赶来,所以快了一步。不过按照时间推算,他们还有一刻钟应该就会抵达战场,到时候就是我们主动出击的时候了。”想起接下来的事情,萧月又是说道:“所以我也应该离开了,毕竟蒙古损失损失惨重,但尚且有伯颜坐镇。若是没有我的话,想要战胜对方却是不太可能。”

        科技的进步,已经极大的抵消了人阶之下武者的优势。

        但面对地仙时候,仅凭赤凤军目前的装备,却还是有些吃力。

        所以萧月也明白,若是自己不上阵帮忙的话,纵然能够战胜对方,但若要彻底歼灭的话,却不太可能。

        和那宋朝不一样,赤凤军十分清楚蒙古弱点,尤其是对方人数稀少的弊端。

        所以每次战斗,都务求最大程度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而不是如同宋朝那样,每一次费劲心思打退敌人之后,却总被对方卷土重来,结果又是导致失败。

        只因为两者战略方面,就存在着根本的区别!

        收下吴青石的军衔,萧月身形一闪,又是重新化作一缕青光,自原地消失无踪。

        战争远未结束,她还不能歇息。

        见到萧月离开,汪古只感到庆幸:“若非萧主事及时援手,只怕我们全都要彻底死在这里。”

        之前那战斗太过惨烈,他已经做好全军覆没的准备。

        但因为萧月横插一手,进攻关公庙的上千人尽数灭亡,见到这一幕之后,那蒙古士兵心中害怕,自然也不可能继续进攻。

        除非,他们愿意付出全军覆没的代价。

        雷敏也是重新回来,见关公庙之内毫无萧月身形,不知为何感觉心中有些失落,不过转念一想两人差距,也打消了心中念头,却是对着汪古问道:“汪上校,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现在已经没有我们的事情了。”

        汪古卸去脸上严肃,笑容绽放开来,诉道:“而且你看起来也很疲倦了,就先去歇息片刻吧。知道了吗?”

        “终于能歇息了吗?”

        包括雷敏,其他人一脸错愕,整个身子立刻倒下,鼾声响成一片,整个关公庙洋溢着名为安静的气氛。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