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五章绝杀之计,生死再分

第一百五十五章绝杀之计,生死再分

        关公庙暂时安静下来,然而在安定城另一边,却是重新响起隆隆炮声。

        居于城头之上,伯颜遥望远处敌人,自是皱紧眉梢:“这赤凤军,来的倒是及时!”

        之前他本来可以一鼓作气彻底歼灭关公庙一行残兵败将,但眼下援军已然抵达,为了对抗对方,伯颜也只好将进攻关公庙的军队调来,以求能够支持一段时间。

        毕竟赤凤军会派遣援军,伯颜早已经知晓,自然不可能掉以轻心。

        “只可惜关公庙那些残兵。若是能够再努力一把,定然能够让他们全军覆没。”阿剌罕一脸懊恼的说道。

        “他们?”

        伯颜嘴角微翘,透着几分神秘之色:“你放心,不用等我们出手,他们自然会死的。毕竟,那个人若是想要活下去的话,也只有采取这种方式了!”

        阿剌罕虽是不明其意,但见到伯颜如此笃定,也是笑道:“既然将军说了,那定然不会有假!”

        对于伯颜,他一直都是视为人生导师,绝不会有半点怀疑!

        伯颜笑道:“那是当然!”双目却是死死盯着远处战场,不曾漏掉一点变化,口中也是不断的发出命令,让阿剌罕传达自己的命令。

        在他沉着冷静的指挥下,整个安定城虽是破败不堪,但依旧靠着曾经的防御工事,将刚刚发动进攻的赤凤军挡在城外,令其难以进入其中。太阳西沉、月上树梢,转眼间天色已然黯淡。

        见到久攻不下,赤凤军也无意继续战斗下去。

        这里终究还是中古时代,就算是赤凤军,对于夜战也远远算不上多么熟稔,自然而然就打算撤退了,伴随着一阵响彻云霄的炮声,数道明亮烟火划破天空,绽放出橘红色的光芒。

        见到这代表着撤退的烟火,正在进攻的赤凤军战士,也如潮水一般退了下来。

        “终于撤退了吗?”

        阿剌罕松懈下来,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汗流浃背。

        伯颜却是神态自若,仿佛眼前不过如此,嘱咐道:“虽然是暂时撤退了,但并不代表着对方会就此撤退。而且这次进攻,只因为对方行动匆忙,所以很多装备未曾准备妥当。等到明日时候,对方所有装备才会正事就位!通知战士,让他们好好歇息吧。毕竟明日时候,才是战斗真正开始的时候。”

        他和赤凤军战斗有过一段时间了,自然知晓若是真正的作战师,其进攻能力绝不仅仅如此。

        他们之所以能够挡下,不过是因为对方初来乍到,许多东西都没准备好罢了。

        阿剌罕心中一紧,立时提起精神回道:“将军说的是,我这就去办!”

        伯颜目送阿剌罕离开,本是舒缓开来的眉头这才皱紧,暗暗想着:“这赤凤军当真厉害。只是一轮进攻,就让我军伤亡远胜从前,看来我还是小觑了对方。不过按照计划,那个人也应该开始行动了。”

        至于他口中所言之人,自然也就是萧月了!

        毕竟他此次前来的目的,并不在于是否能够攻下安定城,更多的却是在于萧月。

        若是能够击杀萧月,纵然其麾下士兵全数战死,伯颜依旧觉得甚为划算。

        士兵没了,可以继续征召,但能够镇压国运的地仙若是没了,那可就等同于没了中梁砥柱了。

        怀着别样心思,伯颜也自城头之上离开,回到好容易才整治干净的民居之内歇息。

        在经过轮番战火摧残,安定城之内能够找到这么一个尚且完好的房舍,已经废了老大的功夫了,毕竟其他的房舍要么被炮火给轰塌,要么被烈焰给吞噬,若要重新兴盛起来,还不知晓要费尽多少功夫。

        安定城中,顿时陷入名为安静的氛围之中。

        月光隐去,星辰黯淡,天边的一抹鱼肚白再度出现,又是新的一天。

        清晨时候的寒气最是浓重,一夜的温度才刚刚散去,太阳也刚刚升起,温暖的阳光也未曾抵达人间,在这凌晨的时候,寻常人自然也不愿意从那温暖的房舍之中踏出,被那呼啸而来的寒风吹着。

        冷!

        唯有一个冷字,才能形容此刻的感受。

        但在远处赤凤军阵地之上,却早已经立着一门门火炮,对准了城中的各处防线,虽是裹着厚实的冬衣,但那士兵却还是感觉手脚冰凉,幸亏有手中燃烧的火把,才没有被冻僵。

        他们看向不远处的一位女子,带着几分困惑。

        因为他们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昨天晚上正是这位女子的现身,所以才制定了凌晨时候发起总攻的策略。

        毕竟,凌晨时候乃是一个人最倦怠的时候,也是最容易进攻的时候。

        “开炮!”

        一声令下,众人齐刷刷的将火把抵到克虏炮炮尾,将粗大的引信给点燃。

        “轰轰轰——”

        连番的炮声,将成百上千的弹丸发射到空中,宛如流星坠落一样,飞速朝着远处敌军阵地落去。

        远处安定城无法抵御,顿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怎么回事?”

        乍然感觉身子一震,阿剌罕立刻自睡梦之中苏醒。

        他凝神一听,顿时听到从帐外传来阵阵沉闷的声音,这声音分明就是炮击。

        “这群赤贼。竟然当真在凌晨时候展开进攻了。”

        阿剌罕心中惊讶不已,暗暗感到庆幸。

        昨夜时候,他曾经被伯颜叮嘱,要他将阵地之上的士兵全数撤回,说是怀疑对方可能在凌晨时候发起总攻,如此看来对方果真就这样行动了。

        但是,外面他妈的可是零下十几度,说句不客气的,撒泡尿都可能冻伤。

        这种环境,对方竟然还发起进攻?

        阿剌罕心中暗暗惊讶,也顾不得外面寒冷,直接掀开被窝,穿上衣裳之后就走了出去。

        “将军!”

        刚刚抵达阵地之上,阿剌罕立刻见到远处正在指挥的正是伯颜。

        他有些羞愧,低头诉道:“对不起,我来迟了。”

        “没事。”伯颜安慰道:“只是城中之事,却是要拜托你了。”

        “怎么回事?”阿剌罕心中一惊,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而在远处,那赤凤军已经发起冲锋,跟在炮火后面发起冲锋,这进而彻底击溃敌人的抵抗能力,这已经是赤凤军早已经习惯的战术,如今用来自然是犀利无比。

        受到如此猛烈的进攻,蒙古众将士一时感到压力倍增。

        他们久战方歇,手中武器多有损坏,根本没有全盛时候的实力,如今遇到蓄势待发的赤凤军,自然是立刻就现出了颓势。

        “看来对方吃准我们久战不利,所以打算毕全功于一役吗?”

        伯颜眉梢微皱,带着几分担忧。

        若是继续下去,他麾下士兵势必损伤增加,到时候不说是突围出去,就算是坚持到阿里不哥抵达,都是一个问题。

        “看样子,只有我出手了吗?”

        暗暗下定注意,伯颜一步迈出,阿剌罕只见眼前一闪,伯颜已然置身于来袭的赤凤军之前。

        他感到莫名紧张,低声道:“终于开始了吗?”一对眼睛睁的大大的,想要将眼前发生的一切,全数纳入眼中。

        此刻,只见伯颜凝练一身真元,蓦地长声一啸。

        “惊雷破山一夕破!”

        霎时间,本是明媚的浩瀚苍穹,凭空现出无数雷霆,于众人踏足的大地之上,万千尘沙尽数掀起,宛如地震将其、山势崩溃一般。

        远处似有感应,立刻便射来数十道炮火。

        然而,晴空霹雳陡然现身,噼里啪啦便是落下,尽数打在那炮弹之下,炮弹难承雷霆之威,“轰”的一声便化作一团团火球。就算是地面之上,亦是出现一道道足有数丈之阔的裂痕,让人难以逾越过去,更有稍不注意的,直接陷入了其中。

        如斯之景,震慑当场。

        底下之人看着心惊,莫不是止住脚步,以免陷入这绝境之中。

        纵然眼前这灾害之景,和天地自然之力相差甚远,仅仅覆盖安定城数里之地,但依旧足以震慑寻常之人,令其难以逾越半分。

        见到敌人攻势为之一扼,阿剌罕稍微松了一口气。

        “幸好有伯颜出手,否则我们就彻底危险了。”

        地仙威能,虽不能说是改天换地,但若是逆转一地地貌,却也是轻松写意。眼下安定城之前地貌丕变,赤凤军若是想要踏入城中,却是要困难许多了。

        但是——

        “对方尚有那个女人!而她,现在又在何处?”

        心中莫名紧张,阿剌罕开始担忧起来,伯颜都已经出手了,那女子若是不出手,反而让人感到奇怪。

        正想着,远处伯颜瞄准远处赤凤军军阵,再度催动一身真力。

        “三军飞渡灭江南。”

        周遭尘沙似有感应,却是一一汇聚起来,宛如长龙一样,朝着赤凤军军阵掠去。

        这些尘沙刚刚抵达赤凤军阵地,便似受到了什么阻碍一样,被凭空压了下去。为了对抗这些术法,赤凤军之内修行有成的将士们早已经依照武侯所传的奇门八阵结成阵法,足以抵御一般地仙的攻击。

        那些尘沙虽是有些威力,但若要威胁赤凤军本阵,却还是差了一点。

        但是,那些尘沙却风势一变,直接朝着地上吹去,这些被伯颜操控的尘沙刚一落地,立刻便凝结起来,化为一具具手持军械的士兵,迈着整齐的步伐,朝着赤凤军攻去。

        这些士兵一时愕然,纷纷举起铳枪开火。

        但这些士兵不过泥土所造,纵然胸膛被轰出一个大洞,依旧不影响自己的行动,即使是被虎蹲炮打碎,却又再度汇聚起来,重新化作泥塑士兵继续战斗。

        见到这模样,纵然是见多识广,赤凤军军阵之内,也是一阵恐慌。

        没有什么比对手无法杀死,更让人感到绝望了。

        也幸亏赤凤军军纪严明,这才没有崩溃,不过眼看着这群有着不死之身的家伙走来,众人依旧感到无比紧张,开始担忧自己若是当真和对方展开肉搏,又该采取什么手段,才能够击败对方?

        然而,正当这些士兵靠近军阵时候。

        从军阵之中,万千剑气冲出,尽数纳入苍穹之中。

        首次影响,那朵朵云彩顿时化作满天雨水,朝着这些泥塑士兵落去。

        这些飞雨有些稀薄,只是下了一阵就彻底消失,但那些泥塑士兵却似泥人入海一样,被那雨水一浇,便彻底的崩溃,又是重新化作一团尘沙归入大地之内。

        伯颜暗暗一惊,念到:“是萧凤?”

        凝目望去,他顿见一道剑芒从军阵之中直射而出,这剑芒不过一人大小,却似有分割天地之内,径直朝着自己所在的地方射来,沿途之上雷霆为之避让、大地为之安静,昔日伯颜所为竟然被这一道剑芒彻底压住。

        “你这家伙,终于肯现身了吗?”

        伯颜轻声一笑,随后将手中所带着的宙斯盾丢出。

        土黄色的光芒将周边大地尽数扯出,变成了一堵堵足有丈余阔的城墙挡在身前,企图挡住这锐利剑芒。

        但这剑芒锐利非凡,纵然城墙拥有莫大厚度,依旧难以抵抗,宛如豆腐一样,被直接戳烂,剑芒余势未定,更是直接刺向伯颜。

        伯颜虽是紧张,但自信有宙斯盾保护,自然是满不在乎,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正当那剑芒袭身时候,只见“砰”的一声,宙斯盾骤然现身,终于挡住了这剑芒。

        受到阻碍,剑芒难承力量,“砰”的一声彻底破碎。

        自剑芒之中脱出,萧月微眯双眼,瞧着远处之人。

        从当初潜入敌人阵营刺杀时候,萧月就已经和对手交手了两次,而每一次都因为各种原因而宣告失败,没想到今日时候又是再度对上。

        念及此处,萧月不免带着几分愠怒:“千方百计,为了能够让我现身,你可真是的费劲心思啊。只不过我既然已经现身了,你又有什么方式,来阻止你的覆灭?”

        腰间湛卢骤然射出,化作一道黑芒纳入手中,死死盯着眼前之人,萧月毫不遮掩自己的杀意。

        为了主公的目的,为了赤凤军的大义,这些人必须死!

        伯颜混不在乎,只是高声笑道:“哦?或许你当真有能力灭了我!但是我更好奇,你打算用什么手段?毕竟这已经是我们第三次交手了!而你,始终是一无所获。”背后重剑蓦地腾空,名为奥林匹克圣剑的西方神器正被伯颜掌控着。

        这宣告胜利的宝剑,也发出阵阵鸣响,似是在挑衅着湛卢。

        双方劲敌,至此终于再度开战!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