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六章阴谋暴露

第一百五十六章阴谋暴露

        “少废话,看招!”

        杀意充盈心中,萧月瞬变,顿时化出万千剑气,朝着伯颜袭来。

        “哼。莫非以为这点手段,就能杀了我?”

        伯颜自恃有宙斯盾防守,却是不屑一顾,也是一样纵身一跃,顶着满天剑气,径直朝着萧月杀奔而去。

        谁料那些剑气正当袭身时候,却纷纷调转方向,一道道朝着远处窜去,却是直接落入蒙古军阵之内。

        之前遭到赤凤军打击,他们并没有及时结成军阵,面对这从天而降的剑气,丝毫没有抵抗力量,纷纷被戳穿脑颅,倒毙地上。

        伯颜见到这一幕,登时大怒:“好个歹毒之人,竟然做出这等恶行?”盛怒之下,手中奥林匹克圣剑猛地一挥,湛白光辉簌然射出。

        “哼!战场之上,生死勿论,本就是各凭手段。你杀了我那么多士兵,我今日杀了你这士兵,不过是还命罢了。”

        萧月心中耻笑,嘴上也不留情,但心中却是紧张无比,心知这奥林匹克圣剑虽是异域之物,但其威力却是不凡,若是被命中的话,少不得命陨当场,手中湛卢猛地一亮,无形剑气蓦地爆发,立刻将这袭身光辉挡在身外,随后蓦地劈出。

        “哼,你当我怕你?”

        伯颜心中一惊,亦是双手握紧奥林匹克圣剑,猛地一劈。

        “砰!”

        一者乃是春秋上古五大名剑之一,一者乃古希腊神话之中胜利象征,两者皆是各自领域之内的顶尖武器,今日交锋自然是罕见无比。

        霎时,银辉乍现、光耀大地,宛如双阳同天、炙烤着大地,底下众人莫不是闭上双目,更感宛如置身于火狱之内,炽热难挡。

        之前本是冰天雪地,然而被这一弄,整个大地又似已然踏入六月流火之时。

        地仙之能,当真可怖!

        等到光辉散去,众人一起望去,只见两人各自分开,却是气喘吁吁。

        萧月按住手中湛卢,低眉瞧了一眼,立刻见到在那纯黑无光的剑身之上,浮现出数道裂纹,她不免感到有些心疼,低声骂道:“好个家伙,若非我反应及时,只怕这湛卢就被那厮給坏了!”

        湛卢虽是锐利无匹,但剑身材质并不出色,若是受到强力撞击,也有损毁可能。

        “哦?看来你也并非战无不胜啊。至少,就凭现在的你,是无法和我对阵的。”伯颜仔细看了一下手中圣剑,洁白无瑕、浑然一体,这来自西方之物当真是匪夷所思,让人惊叹纵然历经千百年的岁月,依旧坚固如初。

        宙斯盾坚不可摧,奥林匹克圣剑威能难挡。

        有这两件神兵利器,他自以为已经足以和萧月对抗。

        嘴角狞笑起来,伯颜又是喝道:“既然如此,那就纳命来吧!”身形骤闪,径直朝着萧月杀去。

        萧月一时皱眉,低声咒骂道:“你这厮,莫非以为就凭这点本事,也能战胜我?”知晓湛卢无法和对方匹敌,萧月立刻改变之前策略,手中湛卢黑芒一闪,身形却是簌然双分,竟然是化作两人。

        这一招,正是玄英九决之一——形影对立总难忘。

        只是萧月今日已然修成地仙之躯,所化分身惟妙惟肖,和本体相比,也并无丝毫区别。

        “杀!”

        一声轻斥,本体和分身,两者一起踏出,却是自左右两侧,皆是朝着伯颜刺去。

        伯颜心中暗暗惊讶,只见左边之人率先抵达,立刻挥动手中圣剑朝着对方砍去,“砰”的一声火光四射,心中冷笑一声:“以为这样就能瞒过我吗?”正欲发力格杀对方,却见另外一边已然攻来。

        心中蓦地一紧,伯颜手中盾牌旋转而出,正好挡在那利剑之前。熟料此刻,那湛卢蓦地以一刺,力道宛如泰山,顿时让伯颜感到吃力,那宙斯盾盾上光辉亦是黯淡许多。受此影响,伯颜那奥林匹克亦是难以挥出,却叫另外一人逃了出去。

        “失败了?”

        伯颜一时愕然,眼睁睁看着那人逃走,侧目一扫旁边之人时候,不免嗔怒起来,又是挥动圣剑砍去。

        但是远处,一道剑芒簌然而至,立刻将那圣剑撞偏。

        借此机会,另外一人也是逃了出去。

        两人皆是立在远处,一般模样、一般实力,令其他人摸不清楚,究竟谁才是真的,谁才是假的。

        “这感觉?究竟哪个才是本体?”

        伯颜顿感困惑,唯有握紧手中圣剑沉稳应对。

        而在远处,萧月轻斥一声:“杀!”异口同声,却是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摸不清楚她们两人,谁才是真的,谁才是假的,亦或者这两人都是幻影!

        ——————

        安定城,关公庙。

        虽是被萧月任命为临时指挥官,但汪古却也知晓,这不过是应急之法,等到战争之后一切安定之后,他是否能够在这个位置坐稳,也是值得商榷的。

        走入牢狱之内,汪古看着里面之人,不免摇摇头,感叹着世事变迁。

        任谁都知道,这一战蒙古注定失败,就算是有意外,充其量也就是能逃回去多少而已。

        毕竟两军之间的实力差距,就已经注定了这场战胜的胜负。

        “呵呵。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是来嘲笑我的吗?”坐在牢笼之中,吴青云有些失落。

        他也算是赤凤军的老人了,乃是自太原时候就跟随萧凤身边,若是安然退休之后,虽是无法确保后代子孙富贵一生,但若是安然度过一生,却是可以的。

        只是,为何要做出这种事情?

        汪古有些失落,低声问道:“你我也是相处多年。对于你,我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也知晓,以你的手段,断然不可能犯下这么多的错误。告诉我,为什么?”

        “为什么?事到如今,这很重要吗?”嘴角微翘,吴青云微微抬头,上下打量了一下汪古,充满着不屑。

        “对我来说,这很重要!”

        汪古眉头拧紧,死死盯着吴青云。

        眼前之人,乃是他追随多年的领导,今日会变成这般样子,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所以他想要知晓,这究竟是为什么。

        吴青云冷笑一声,诉道:“很好。那我告诉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说!”

        汪古肃立一边,表示自己只会静静聆听下去。

        “你应该知晓,我本来是太原的一个小偷,每日靠着偷鸡摸狗的手段,才勉强活下去。”

        吴青云有些茫然,却是陷入自己的过往之中,也想起了那个改变了自己一生的人。

        若非那人,也许自己只会变成荒野之中的一具枯骨吧!

        汪古点点头,回道:“我知道。”

        每次两人一起喝酒的时候,都会各自诉说自己的过去,这一点他早已经明白。

        “但是你可知晓,我的武功其实并不是偷的。而是有人传授的,不然就凭我这么一点本领,如何能够修到这种程度?”嘴角微翘,吴青云不觉低下了头颅,苦笑道:“认为仅凭一个捡到的秘籍就能修到这般境界,怎么想也不可能。”

        “原来是这样?那,是那个人指使你的吗?”汪古有些了然,若是这样的话,也难怪吴青石会做出这种动作的。

        毕竟吴青石这个人唯一的优点,就是讲义气。

        吴青石摇摇头,回道:“是,也不是!毕竟指使我的人,和他有着莫大的关系,但这要求也并非他所提出的。”

        “这倒是让人感到奇怪!”

        汪古稍微思索一下,又问:“让我想想,指使你的人,难道是宋朝大臣吗?”

        那个时候,唯一抵达过太原的,也就只有宋朝使者了,若是那个时候埋下来的暗棋,那对方智慧的确出色。

        只是此人,为何在当初四川危机时候,不曾出手?

        “没错!”吴青石点点头,回道:“那人叫做江万里。之前曾经因为被丁大全等人排挤,所以始终闲赋在家。但今日时候,却因为朝中无人,所以就被调入了朝廷之内。这件事,也是他指使的。”

        汪古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回道:“原来是这样?”随后拧紧眉梢,一脸愠怒的喝道:“但是你告诉我,为何你要做出这种事情?以你的身份,做出这种事情只会身败名裂。不是吗?”

        此事若非有萧月及时插手,不仅仅会让赤凤军歼灭蒙古的事情彻底拖后,还可能让勉强形成的包围圈出现漏洞,让对方从中逃脱。

        其中所浪费的物资,更是一个惊人数字。

        为何,吴青云会做出这种事情?

        “我知道!”

        吴青石此刻已经恢复了平静,他静静的看着汪古,相当平淡的回道:“但是那人答应我,只需要我助他完成此事,他就愿意让我的子女在宋朝之内也能谋一个官职!”

        “就为了这个?”汪古有些不可置信。

        吴青石点点头,坦然回道:“没错!你也知晓,我的那几个孩儿并不成器,若是再赤凤军之内,以他们的能力根本不可能通过考核,所以也不可能成为官僚。但是宋朝愿意,所以我就作了!”

        “原来是这样?”

        汪古眼神微眯,不知道自己又该是什么表情。

        赤凤军之内早有律令,任何官职都需要通过户部考核,才能够被派到各地就任,无论是那些捕快、衙役、士卒,全都需要通过考核才能担任,为的就是杜绝可能导致的地方家族垄断的现象,也是为了能够进一步集中政府权力。

        当初时候,也有许多官僚反对,不过全都被萧凤以宋朝作为反例,硬生生压了下来。

        只是萧凤却没想到,为了自己子孙后代,竟然还有人铤而走险,做出这种事情来。

        吴青石说完之后,虽是有些后悔,但此刻他想着自己的孩儿,立刻点点头回道:“没错,事情大致如此!”

        “既然如此,那我更好奇,你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彻底打乱主公歼灭蒙古的计划吗?还是为了别的目的?”汪古逼问道。

        当所有的阴谋彻底暴露之后,他已然无法想象,这些人究竟编织了怎样的一种网络,而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吴青石摇摇头,回道:“对不起,我不清楚!毕竟我也只是一介外人,如何能够知晓他们的目的?”

        他身份虽高,贵为一军之统帅,但对于那些高层之人来说,也不过是一介棋子罢了,如何能够窥伺这群人的目的?

        “不过,他们却交给了我一件东西,要我务必让萧主事能够带上此物!”回想之前吩咐,吴青石坦然回道。

        “萧主事?”听到提及萧月,汪古一脸担忧,又是逼问道:“是什么东西?”

        “一个小小的宝石。我将它藏在了我的军衔之内,从而让萧主事能够接受。”吴青石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立刻将其中隐秘全都诉说出来,见汪古一脸担忧,又是笑道:“不过你放心,那宝石我曾经检查过了,只是一颗寻常宝石,并无任何危害性!”

        “仅此而已?”汪古更是担忧起来。

        他可不信,那些家伙让吴青石宁愿舍弃前途也要交给萧主事的宝石,仅仅只是一个寻常的宝石。

        吴青石摇摇头,回道:“我已经将所有的都告诉你了,其余的我也不清楚。”随后阖上双目,又是陷入之前的那黯然伤神的状态之中。

        对于外界的事情,他现在是半点都不想要知晓。

        “你和我说这些,是为了弥补之前的罪孽,好争取活命的机会吗?”

        深深的看了吴青石一眼,汪古从此地离开。

        他知晓自己若是放任对方的阴谋继续下去,只怕萧月当真会有性命危机,所以立刻唤来雷敏,并且开始号召军中可战之人,希望能够突破蒙古封锁,将消息顺利传递给萧月,让她好提前做好准备。

        毕竟宋朝向来恶心,总是在不知觉之中,就让赤凤军众人感到恶心无比。

        第一次合作时候,仅仅依靠着毫无边际的支援,就骗走了赤凤军珍贵的火器冶炼手段,第二次合作时候,又借着所谓的提供安顿地方为名,让赤凤军和蒙古厮杀吗,第三次更是直接弄出了什么和亲?

        若非每一次,主公等人都以各种手段解决,只怕他们还未必能够坚持到现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