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七章不灭的意志

第一百五十七章不灭的意志

        剑!

        漫空之内,只余一剑。

        面对伯颜无匹军威,萧月再度催动杀招,携带无穷剑威,快如疾火流星,霎时逼近伯颜身外,手中湛卢再度击出。

        然而,剑尖所抵之处,却稳若泰山,寸步不挪。

        “你以为,就凭你的力量,就能够突破宙斯盾的防御吗?”伯颜冷哼一声,手中奥林匹克圣剑再度挥出,圣辉再度横扫而出。

        萧月无奈之下,只好纵身离开。

        只是她瞧着远处伯颜,心中暗暗焦急起来:“这厮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了这东西,竟然能够挡住我手中的湛卢?”

        萧月乃是以剑入道,其剑气之锐举世无匹,手中湛卢亦是罕见利器,两人配合起来,可以说是最佳搭档。

        然而如此组合,面对伯颜手中宙斯盾,竟然也失效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萧月心中细想,却见远处数十道圣辉劈面射来,凝目看去却是那伯颜忍耐不住,想要以手中圣剑一绝生死。

        那奥林匹克圣剑威能非凡,若是被命中,轻则重伤重则毙命。

        “你以为就凭这些,便能够杀了我?”

        身形忽闪,虚实交错,两道身影快似迅雷,立刻避开圣剑,眨眼间又是出现在伯颜之前。

        伯颜暗暗一惊,心想:“好惊人的速度!”

        心念时候,那湛卢已然临身,吓得他再度催动宙斯盾,再一次挡住利剑。

        “哼!”萧月轻斥一声,暗道:“好个混蛋,若是无法击碎此人手中盾牌,只怕是无法威胁到背后之人。”眼见那圣剑再度袭来,她身形骤闪,再度消失无踪。

        伯颜也是不免有些吃惊,暗暗想道:“好个妖女,不仅仅那剑气了得,便是这速度,也是翘楚之辈。”心中也知若是无法锁定对方,纵然自己拥有威力惊人的神器,也断然无法留下萧月。

        心中一念,伯颜蓦地长啸一声,手中圣剑大方光彩,劲冲九霄之顶,势成裂天之威,眼见那萧月正欲逃脱,却是张口诉道:“你若是逃走,那我便杀了你的这些部下。”

        远处,那萧月刚一现身,听罢伯颜之声时候,整个人顿时凝住,竟然是陷入迟疑之中。她之背后赤凤军众人,若是就此逃走,那赤凤军本部定然遭受重创,到时候纵然战胜伯颜,只怕也免不了被部下指摘一番。

        两难抉择,可见伯颜险恶用心。

        “告诉我,你的选择究竟是什么?”

        此刻伯颜,已将一身真元纳入圣剑之内,天空骄阳为之黯淡,百里之内只存一处光华,簌然间朝着远处落去。

        眼见圣剑剑气袭身,远处萧月黯然一叹,手中湛卢光彩陡放,锐利剑气凝而不发,却是聚于身躯周围,却似那黄河之中的中流砥柱,硬生生将那圣剑挡住。

        “嗯?”

        伯颜心中却是一惊,以萧月修为,岂会只有如此威力?

        正想着,他忽然感到身子右侧一道锐气骤然现身,侧目一见又见一道熟悉身影,却是萧月直接持剑刺来。

        心中一紧,伯颜再度催动宙斯盾,“砰”的一声挡在前方。

        然而之前强招上手,体内真力消耗一空,短暂之内难以恢复,只能以宙斯盾本身硬抗。

        “咔嚓”一声,宙斯盾首现裂纹。

        乍见裂纹出现,伯颜心中一惊,暗暗害怕起来,却将圣剑之内的真力转移到圣盾之中,霎时宙斯盾光芒大作,其上裂纹一时停止,转而恢复过来。

        远处,那萧月感觉眼前圣剑消散,顿时松了一口气,凝目一见伯颜正在和另外一个自己僵持,立时身做流星,径直赶来。

        伯颜心思一惊,眼见远处萧月欺身而来,手中圣剑觑准目标就是砍去。

        “砰!”

        湛卢、奥林匹斯圣剑再度交错,却是旗鼓相当。

        萧月嘲笑道:“意外吗?”湛卢剑尖轻轻一荡,那奥林匹斯圣剑登时扫开,朝着伯颜左胸之处刺去。

        纵然双剑旗鼓相当,但萧月剑术超绝,却非伯颜所能企及。

        伯颜神色一凛,低声一喝:“就凭这种手段,也想杀我?”身前宙斯盾光芒一方,土黄色的护盾挡在身前,心中却是惊讶无比:“没想到,两个都是实体?看来这次难办了。”

        他本以为萧月之前双身之法,不过是虚实交错进而迷惑敌人的幻术,但今日看来,这双分之法更为高级,甚至能够令其一人变成两人,互相进行掩护攻击,虽然分出来的两人比本体来说,实力要差上许多。

        见到宙斯盾挡在身前,两道分出来的萧月双目一对,身形骤闪,却在伯颜身前左右腾挪,手中利剑连连刺出,虽是每一次都被那宙斯盾给挡住,但却令其上面光辉渐渐散去,隐隐之间透着颓废之色。

        “哼!莫非以为就凭这种手段,就能杀我?”

        虽是暂时居于下风,但伯颜却神态桀骜,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来,但心中却是明白,自己虽是挡下对方,但依照这般样子下去,自己非得给对方磨死。

        宙斯盾并非无敌,若是受到长时间破坏,依旧有损坏可能。

        萧月见到伯颜这般狂傲,挑衅道:“哦?那不妨那你一试吧!”手中湛卢一声清啸,不禁摄动众人魂魄,伯颜也为之一怔,只是轻轻一挥,护住伯颜身躯的土黄色护盾“咔嚓”一声,露出道道裂纹,而维持护盾的宙斯盾,也一阵晃动,竟然出现几分不稳状况。

        “这是?”

        伯颜心魂一时失神,随后想起之前之事。

        就在之前,那宙斯盾在萧月的偷袭下,曾经短暂受到些许损伤,虽是暂时恢复过来,但始终难以恢复如初,这才造成今日状况。

        心中害怕,伯颜一催手中圣剑,朝着那萧月砍去。

        但萧月早有所料,身形骤然后腿,避开这致命一击,口中狞笑起来:“看来,你这盾牌并非坚不可摧!”另一侧,另外一个萧月亦是高举手中之剑,对准那裂纹一阵猛攻,护盾难以支撑,顿时陷入崩溃局面。

        伯颜一时惊恐,却不敢露出害怕模样,反而高声叫骂起来:“好个贱婢,莫非以为我好欺负的吗?”

        在部下之前,他始终都知晓维持积极向上的一面,而不是如同丧家野犬一样,只会遭到人唾弃。

        “嘴上倒是坚强,只可惜你的手段,却差了一点!”

        萧月继续着冷嘲热讽,手中利剑猛地一刺,对面一人亦是瞬间欺身,再度施展无上剑术,自两侧一起夹攻。

        骤然遭到两面夹击,护身护盾难以支撑,裂纹越来越多。

        伯颜长吸几口气,胸膛起伏渐趋稳定,手中圣剑对着那萧月就是猛地一挥,光辉绽放逼迫对方不得不退避三舍,另一侧宙斯盾陡生变化,却将一道道土黄色真力吸纳其中,虽有利剑袭来,依旧难以洞穿。

        “嗯?”

        眼见湛卢被挡,萧月双目一亮,旋即强催一身真力,湛卢一时绽放无穷光辉。伯颜顿感奇怪,侧目一看却见远处另外一人身形消散,化作无数剑气,却是尽数纳入眼前之人体内。

        得到这股力量,萧月手中利剑威能再添,“咔嚓”一声宙斯盾再出裂纹,裂纹蔓延开来,渐渐的将整个盾面覆盖起来。

        伯颜双目圆睁,充满着不可思议,蓦地长天一啸:“好个贱婢,胆敢如此坏我圣盾?”体内真元毫无保留,从那圣剑之内倾泻而出,却要将远处萧月一举击杀!

        熟料,远处萧月身影霎时消散,却是化作一柄漆黑利剑,正是湛卢。

        圣剑之威难以抵御,但湛卢却如视无物,自洪流之内逆流而上,伯颜正待吃惊时候,却见那湛卢自他身侧掠过,却是落入一边虚空之内。

        “这,难道说?”

        伯颜一脸诧异,只因为不知何时,萧月出现在了那里。

        手中湛卢越发漆黑,宛如黑洞一样,将人的心神尽数吸纳其中,在得了萧月一身真力加持后,这湛卢也开始发挥其身为五大名剑的厉害之处。

        “杀!”

        一声轻斥,无形剑芒簌然而至。

        伯颜一时惊恐,手中圣剑蓦地一挥,然而这如潮水一样的圣辉,却也难以抵御袭身而来的剑气,眼见剑气即将袭身,他不顾那宙斯盾是否会损毁,又是直接丢出,化出重重土黄色防御屏障挡在身前。

        “砰!”

        屏障难承剑力,顿时崩裂。

        一时间,宙斯盾再无防守,唯有以自身强撼眼前剑力。

        伯颜也感到有性命之危,将体内一身真力纳入宙斯盾之内,企图挡住这强悍一击。

        少顷,剑力消散。

        伯颜吐出胸中浊气,正欲缓口气,顿时感应到一股锐利剑芒袭身而来。

        他不免皱眉,眼见来袭正是萧月,连忙挥动长剑,将那湛卢抵住,低声喝道:“好个贱婢,你竟然还有余力?”

        “那是自然。至少在杀了你之前,我是不会放弃的。”

        嘴角狞笑起来,萧月猛地一挥手中湛卢,眼前伯颜刚刚耗尽力量,实在难以承受,顿时被打飞数里之外。

        萧月纵身一跃,紧追在伯颜身后,口中喝道:“而且,你以为你杀了我军那么多人,我就会放过你吗?”只看她的神态,在没有杀了伯颜之前,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个女子,没想到还真的跟了上来?”

        伯颜虽感体内真力空荡荡的,但自身灵识却是通透无比。

        他紧扣手中的宙斯盾,神念纳入其中,随后方才松了一口气:“幸好只是部分损伤,日后只需要重新炼制一下,应该能够恢复如初!”。

        这宙斯盾也是了不得,虽是经过湛卢数次破坏,甚至其表面都出现了许多裂纹,但是其内部结构尚且完好,若是得到一定的修养,应该能够重新修好,只是就它现在模样,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心中暗暗惊叹,伯颜重新抬起头来看着远处萧月,心中暗暗想着之前的制定的计划。

        “这女子当真有些门道,竟然想出这种方式,生生坏了我的宙斯盾。没了宙斯盾,我的战力就下降了许多,却不知晓能否坚持到可汗到来时候?”

        远处,萧月飞掠而来,口中不断呵斥道。

        “想逃,逃得了吗?”

        ——————

        “砰!”

        一声枪声,再度在安定城内响起。

        听到这枪声,阿剌罕一时惊起,暗道:“是那些人!”此刻,除了关公庙之内的一行人之外,哪里还有其余人?

        随后,就见关公庙之中,冲出了数十人来,手中铳枪瞄准眼前目标,就是一轮齐射。

        此地守军一时不慎,顿时有十数人跌倒在地,其余人虽是愕然,但也不愧是多年征战的将士,也开始依靠着身边的掩体,和对方对射开来。

        “所有人,给我冲!冲出一个是一个,务必要将消息传给萧主事!”

        脑海之内闪过吴青石之前模样,汪古心中担忧无比。

        他虽是不知对方究竟有何筹谋,但也知晓对方筹谋诺久,所求者定然不小,若是萧月陷入其中,那对整个赤凤军便是灾难性的打击。

        心思笃定,汪古挺身而出,却是直接冒着枪林弹雨,朝着远处奔去。

        不发一言,只是以自己的行动,做出了表率!

        眼见汪古冲了除去,雷敏等人也未曾迟疑,也是一起跟随而上,一点也没有考虑到就这样冲出去,自己可能会死。

        在冲锋之前,汪古就已经将一切事情告诉他们,而他们也是自愿前往这里的。

        因为他们全都知晓,若是那萧主事出事的话,他们在敌人重重包围之下也无存活的可能,既然如此何不在这个时候是矢志一搏,看看能不能冲破防御,将消息传递给萧月?

        见到众人不惧生死,阿剌罕心中更是惊讶莫名。

        “这些家伙怎么回事?为何突然发起攻击?”

        先前时候,因为那萧月一击,众人早已经忐忑不安,不敢踏入关公庙之内,只敢在外面布下阵地,防止里面的人逃出来。

        但现在,对方却似疯了一样,朝着阵地冲来,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阿剌罕不解其意,但他也知晓自己的职责,所以高声下达了命令。

        “所有人,务必给我守住阵地,若让对方逃走,杀无赦!”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