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八章及时传递出来的消息

第一百五十八章及时传递出来的消息

        枪声一时密集如雨,众人皆感压力倍增,一时间牺牲者又添十数人。

        见到这场景,雷敏一时焦急无比,眼见无法突围,只好躲在一块山岩之后,心中暗暗想着:“这群家伙,实在是太严密了。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做,才能够突围呢?”

        那汪古也是有些着急,若是他们被困在这里,没有将消息传递出去,那萧月就有可能陷入危险之中。

        他心中一紧,立刻从山岩之后跳出,催动一身真元,施展出一身轻功,身形如风想要冲破远处军阵。

        然而,连绵枪雨,打断了他的行动。

        “砰砰砰!”

        连续的三道枪声,汪古顿时感觉自己的肩部和胸膛之处一时吃疼,整个人顿时跌倒在地,随后才发现自己竟然中弹了。

        他的轻功也是不弱,但若要避开连绵枪雨,却是差了许多。

        雷敏一见,赶紧喝道:“所有人掩护我,就会汪上校。”自山石之后跳了出来,他一跨步越到汪古身边,其余士兵一起出手,连绵枪雨顿时想起,短暂的压制了对手的攻势,雷敏也趁着这个时候,将汪古抢了回来。

        “汪上校,你没事吗?”

        雷敏凝神一看,只感觉自己的心儿似是被挖掉了,整个人也窒息起来。

        只因为汪古胸腹之处,那护心镜整个凹陷,中间嵌着两颗子弹,也幸亏有这护心镜,汪古还留有一点生气,但是在他的肩膀之处,却有一个狰狞无比的口子,鲜血不断的从中涌出,根本就止不住。

        汪古勉强一笑:“你看我的样子,想无事吗?”

        “这……,我……”

        雷敏声音一凝,忍不住双眼之内顿时充满泪水,几滴泪水落在汪古脸上,也将汪古唤醒过来。

        此刻的他们乃是决死一战,物资全数消耗殆尽,止血用的绷带以及云南白药全数消耗一空,就以汪古现在的伤势,根本没有痊愈的可能。

        他死死的握住汪古的手臂,想要挽留眼前的这条生命。

        但汪古那越发苍白的脸蛋,却告诉了雷敏,自己最尊敬的上司,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傻孩子,我只不过是前去和战友团聚罢了,有什么好伤心的?”

        因为鲜血流的太多,汪古的脸色透着不寻常的苍白,他对着雷敏嘱咐道:“只是你。记住了,不管如何你都要活下去,并且将消息传送出去,知道吗?”

        “我……!我?,我明白了!”

        既然是最后的嘱咐,雷敏自然也不愿让眼前之人带着绝望去世,只好一脸沉着的点了点头。

        汪古笑了起来,双颊虽是惨白无比,但这一笑却带着信任。

        他努力的让自己站起来,雷敏看出汪古想要做什么,赶紧拦住他,低声喝道:“汪上校,你已经做的够多了。”

        “多?什么叫多?”

        汪古摆摆手,双目坚定看着远处军阵,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那些已经不重要了。而且,为了让你活下去,为了将情报传递出去,不管如何都需要有人牺牲,不是吗?”

        沉声一喝,汪古已将一身真元尽数燃烧起来,这具身体即将走到生命尽头,所以汪古也没兴趣在有所保留了,立刻将一身真元全数催动起来,一时间丹霞升起,于汪古身后一条火凤若隐所现,散发着惊人的气势。

        御宇八决最终式——鸣凤绝杀!

        此招不求自保,只为了最大可能击败敌人,自创建时候很少有人愿意使用,毕竟以牺牲自己性命为前提,很少有人愿意去修炼。

        如今被逼迫至此,汪古也只能采取这极端之计了。

        一声轻啼,火凤蓦地扇动双翅,刹那间来到军阵之前。见到这火凤来临,军阵众人一时惊诧,皆知此招难以抵御,如今对方来临,他们已经没有生存的可能了。

        以身为媒,横扫十丈之内,尽成齑粉,百丈之内,也要口吐鲜血。

        受到这一击,那军阵终究支撑不住,被轰开了一条洞口来。

        看着远处消散烟尘,雷敏双眼终于忍不住,两行泪水撒落尘土,心中暗暗发誓:“汪上校。我定然会遵照你的指示,将消息顺利传给萧月!”侧身看了一下身后士兵,却发现跟随自己的只有几个人了。

        其他人,也和汪古一样,终究未曾支撑住最后,全都躺在了战场之上。

        深吸一口气,雷敏看准远处洞口,蓦地一喝:“所有人跟在我身后,务必冲破对方军阵,将消息传给萧主事。知道了吗?”身形暴起,化作一团黑影,顺着那汪古牺牲自己打出的裂口,朝着外面冲去。

        “知道!”

        众人齐齐喝道,也是一样迈开步伐,紧随其后。

        纵然周围枪声再度响起,他们也浑然不惧!

        ——————

        “好个女子,竟然紧追不舍?”

        伯颜侧目,眼见萧月紧追不舍,顿时感到压力甚重,若是稍有偏差,他很有可能就被那萧月给杀了。

        但他一想到前方之地,就感到轻松许多。

        “若是能够将对方诱入其中,应该能够成功吧。”

        伯颜这般想着,再度催动真元,朝着远处奔去。

        萧月虽是不解其意,但一心打定主意,想要趁着这个时候灭掉对方一员强将,也是死死跟在对方身后。

        毕竟对方如今身负重伤,手中宙斯盾也近乎半残,若是让此人回去,会成为赤凤军一大劲敌,所以萧月才打算趁着这个时候,灭了对方。

        更何况萧月自恃自身速度惊人,远在对方之上,更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让对方逃脱出去。

        “想走?又那么容易吗?”

        身形一闪,萧月身形一动,立刻挡在了伯颜身前,手中湛卢觑准对方心脏之处,便是直接刺出。

        伯颜目中冷峻之色一闪而过,立刻挥动手中圣剑,将这湛卢挡了下来。

        纵然那宙斯盾无法使用,但他却还有着奥林匹斯圣剑,以奥林匹斯圣剑的材质,足以对抗湛卢。

        眼见湛卢被挡,萧月一时恼怒,张口就是说道:“不过仗着神兵之利才和我想抗衡,若是男儿的话,不如丢下这剑和我正面对决?”却是她打算用激将法,令对方一时错乱,从而给自己斩杀对方的机会。

        但伯颜脸色沉默如昔,只是用圣剑隔开来袭之招,便朝着远处一路遁走。

        “好个家伙,倒是沉得住气!”

        萧月感到有些紧张,她本身并不擅长长时间作战,毕竟强催剑心对功体有损,更重要的是若是长时间无法擒杀对方,那就有可能给对方请求援助的可能,若是到时候有另外一人帮忙的话,以她的实力只怕就难以应付了。

        要知道,就算是萧凤,也只能仗着自身有清净琉璃焰和蜗皇之力,能够全程回血、回蓝,进而能够正面对抗两至三位地仙,就算是这样也一样有相当的概率让对方逃脱。

        毕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两个人,能做到的事情,终究要超过一个人。

        急切之下,萧月再度催动剑心,湛卢得到真力灌注,一道无形剑气已然成型,对准那伯颜就是猛地一挥。

        伯颜眼见避无可避,只好挺剑相抗,但剑气太过锐利,非是圣剑能够驱除,身上顿时被撕出好几个口子,血丝飞溅之下,也让伯颜看起来有些凄惨。

        见到自己无法对抗,伯颜打定主意,再度朝着远处奔去。

        除非是逃到相应地方,要不然他必死无疑!

        ——————

        地上,赤凤军本部。

        自伯颜和萧月展开战斗之后,这里的战事就已经消停下来了。

        没办法,因为那两人战斗,整个战场都被切碎,很多的布置都彻底失效,所以无论是赤凤军,亦或者是蒙古大军,都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战斗,好将阵地重新整顿完毕,进而能够和对方对抗。

        然而此刻,远处蒙古军阵却出现一些异变。

        负责外围巡逻的王潮察觉这一点,顿时感到疑惑:“怎么对方军阵之内,传来枪声?”

        眼下并非战争时候,按照一般情况来说,应该是并无枪声,但蒙古军阵之内却传来厮杀之声,这一点实在是太不寻常的。

        “那,我们去看一看?”

        作为参谋的马宁张口问道。

        王潮为之一愣,仔细思索了一下,诉道:“还是不了。毕竟那里乃是蒙古军阵,我们若是贸然行动,只怕会陷进去。我们生死不过小事,但若是将整个大军拖入其中,却是不好!”

        他也知晓,眼下赤凤军尚未准备就绪,很多的武器装备全都没有运来,毕竟下雪天的,为了方便行军,只能轻装上路,只有等到那一批军火运到前线时候,才是赤凤军发动攻击的最佳时候。

        “那我们还继续停留在这里吗?”马宁又问。

        王潮回道:“那是自然!毕竟对方内部生变,若是刻意制造混乱,进而迷惑我们的话,那就糟糕了。通知士兵,给我务必盯紧了,莫要放过一点消息。知道了吗?”

        “启禀将军,我明白了!”马宁高声回道。

        正在这时,远处那军阵再度出现变化,枪声越发密集起来,将王潮、马宁两人一起吸引过去,想要看到其中究竟。

        这一看,他们顿时发现远处阵地之上,数位蒙古士兵跌落在地,相隔百丈之外,足以见到这些士兵头颅之上,那鲜血淋漓的伤口。

        “这样子,不像是演戏啊!”

        王潮双目微凝,有些弄不清楚状况。

        正在这时,那马宁推了推他,指着远处一人,叫道:“将军快看,那里面有人冲出来了。”

        两人一起看过去,立刻见到从那缺口之处,一个人从其中跳了出来,身上的军服都被鲜血染红了,手中铳枪也破破烂烂,不知道换了几次。

        只是依稀从那样式看来,分明是赤凤军军服。

        “这家伙是谁?怎么穿着我军军服?”王潮有些疑惑,侧目看向马宁。

        马宁一脸担忧,诉道:“将军。我认为这人应该是城中守将,应该是为了某种目的,所以才从城中突围而出。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出兵,将他救回来!”

        远处,那人见到此地站着的巡逻之人,立刻转过方向朝着他们冲来,口中似是还在呐喊。

        只可惜他大概是因为体力耗尽,所以声音太过低微,王潮和马宁根本就听不见。

        紧跟在此人身后,一行约莫十数人的蒙古士兵紧追不舍!

        但瞧见这人挣扎求生样子,王潮就感到心中一紧,立刻点头回道。

        “所有人,立刻出击!”

        他乃是自长征以来,就始终追随的老兵,自然知晓陷入绝境之中的士兵,究竟有多么的绝望。

        自己若是就此离开,那简直就等于送对方去死!

        话音一落,众人立刻催动胯下战马,身边铳枪已然举起,对准远处的蒙古士兵就是一轮射击。

        那些蒙古士兵未曾准备,顿时就失去了一半人,剩下的一半人见到赤凤军展开进攻,也是一时呆愣了下来,然后朝着后方阵地奔去。

        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和王潮麾下的骑兵对抗!

        那人见到王潮等人催动战马将自己围在中央,支撑他战斗不止的意志顿时消散,整个人瘫软下来,倒在了地上。

        这一路奔袭,他实在是太过疲倦了,已经将一身力气都消耗干净了。

        “你是谁?”勒住战马,王潮走到此人身前,见到这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口中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立刻挥挥手,让身边之人取下水囊抵了过去。

        接过水囊,那人朝着口中咕咚咕咚灌了好多,方才重新缓过气来,诉道:“我叫雷敏!乃是第九师第三旅第七营第902连连长,今日得到将军相助,实在是感激不尽!”

        “不用可惜!”王潮笑了笑,随后一脸严肃,低声问道:“只是里面究竟所为何事?你又为何变成这样子?”

        “这个!”

        雷敏神色一怔,想着自己之前的经历,整个人都开始黯然伤神了起来。

        那一次次失败,一次次的后撤,实在是太过于折磨人了,至今时候他想了起来,都感觉背后发冷,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更重要的是,为了让他跑出来,就算是他最敬重的长官,也牺牲了!

        王潮笑了起来,想要以这种方式安慰雷敏:“没事。你慢慢想,不比那么紧张。毕竟,你已经安全了,没必要继续绷紧神经。知道了吗?”

        “谢谢!我这就将里面发生的事情,告诉列位!”

        雷敏顿感心中一暖,脑海之中旋即响起汪古之话,立刻就毫不掩饰,将自己所知道的东西,一五一十全都告诉了众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