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章霸气的宣言

第一百六十章霸气的宣言

        “你们的计谋的确出色!”

        心念一转,天上湛卢簌然落下,两人心知此剑之力,连忙避开。

        而那湛卢只在空中划过一个弧度,旋即纳入萧月手中。

        手持湛卢,萧月长声一啸,“只可惜该结束了!”

        手中湛卢一时绽放光彩,昔日玄英剑诀名式——烟雨绵绵断魂肠登时上手,霎时间湛卢光辉大方,宛如天上皎月,自其中射出万道剑芒,朝着四周山野之内射去。

        剑气所到之处,只闻“噗嗤”之声,更是搀杂着许多哀嚎,却是那些藏匿其中的士兵。

        他们体内的真元早在之前一击之内消耗一空,更兼以为目标已死,松懈之下遭到袭击,哪有避开的可能?

        纷纷被戳穿脑袋,倒在了地上!

        萧月毕竟早有准备,先是以虚影诱惑敌人令其错失目标,然后暗中藏匿起来调养生息,先前和伯颜对阵所消耗的剑气,已经恢复不少。

        “不!”

        见到众多儿郎惨死,阿里不哥双目赤红,立时高声一喝,就要上前阻止萧月。

        要知道他今日为了诛杀萧月,可是将自己族中大半之人全都带来,其中不乏颇具潜力的英杰,然而被萧月这么一弄,黄金家族半数精英尽数消灭殆尽。

        如此惨重伤亡,阿里不哥岂能善罢甘休?

        伯颜心中一惊,连忙纵身跟上,以他对萧月的了解,只怕此人的目标不止如此!

        果不其然,萧月眼见阿里不哥纵身前来,嘴角狞笑起来,却是剑锋指天,沉声一喝。

        “杀生度世唯一念,万剑奉天降神谕!”

        萧月自知自己深陷陷阱之内,断然不能在此地久留,一身剑力未曾保留,尽数纳入湛卢之中,先前剑气亦是同受牵引,也是一样纳入湛卢之内,令那剑芒节节攀升,直刺苍穹之顶,势若劈天。

        阿里不哥见到如此场景,身形不觉顿住,背后冒出阵阵冷寒。

        直到这时,他才明白过来那萧月究竟打了什么主意,这一战若是萧月死了,赤凤军自然是备受打击,但他自己却也同样置身于危险之中,若是在这里被萧月击杀,那蒙古除了撤退也别无他法了!

        阿里不哥心中顿时生出逃命打算,但周遭空间早已经被无形剑气锁定,任他如何逃脱,都断然躲不开这至强一击。

        “杀!”

        一声令下,冲天杀意伴随着破天剑芒,尽数朝着阿里不哥射来。

        剑锋所向,只让人感觉如同置身冰天雪地之内,心神为之茫然,身躯因此迟钝,再也没有抵抗的打算。

        阿里不哥双目圆睁,死死看着那剑芒逼近。

        “就凭这点力量,也想要杀我?”

        高声一喝,阿里不哥强运真元,将侵入体内的剑气尽数驱除,随后运起一身真元,却在身前凝聚出万千屏障,企图将这剑芒挡下。

        无奈剑芒锐利非凡,那屏障纵有金石之坚,也难以抵御其力量侵蚀,纷纷溃散开来。

        眨眼间,剑芒已然逼近阿里不哥,只需要再用点劲,便可取走阿里不哥性命。面对这剑芒,阿里不哥已然双目阖上,静待死亡降临。

        谁料此刻,却又一具土黄色盾牌自阿里不哥身后飘然而来,却是硬生生挡在了剑芒之前。

        剑芒虽利,但面对这盾牌之后,竟然也出现了一丝迟滞。

        “又是你这混蛋!”

        萧月看清挡住自己行动之人,又是骂了起来。

        在这里,能够有这种实力还有力量的,除了伯颜还能有谁?

        心中一怒,萧月再催剑芒,又是喝道:“但是除了拖延你们死亡时间,又能做到什么?”神念一转,剑芒威势陡增三分,压的那宙斯盾颤颤巍巍,连连发出嗡嗡声响,似有崩溃之相。

        眼见宙斯盾无法支撑,伯颜却是逆势而动,直接挡在剑芒之前,任由那剑气加身也岿然不动,将阿里不哥护在身后。

        “伯颜!你为何不逃走?”

        阿里不哥双目一红,却是感到有些惭愧。

        他乃是蒙古可汗,但却因为计谋败露,今日却要自己属下挺身上前,才能够让自己安然离开,这一点让他感到有些难受。

        伯颜扭过头,却是开怀一笑:“可汗。莫要迟疑,快趁着这个时候离开吧!要知道,我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逃走?这不可能!”

        阿里不哥摇摇头却是拒绝了,他重新看着眼前这位年轻将领,感觉知道今日,自己才认得伯颜一样。

        若是他那些兄弟姐妹,能够和伯颜一般忠诚可靠,如何会闹出这些事情来?

        阿里不哥心有无奈,却是对着伯颜俯首一拜,张口谢道:“今日,你救了我一命,从此之后你就是我的安答了!”

        “可汗!若是不趁着这个时候逃走,你只怕有性命之危!”

        伯颜眼见阿里不哥并无离开之意,有些着急起来。

        此招乃是萧月汇聚一身剑力所成,其威力自然不凡了,纵然他有宙斯盾护身,但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你难道忘了我?从今日起,你就是我的安答。”但阿里不哥依旧站在原地,一脸倔犟的回道:“而我,又岂能有抛弃安答的行为?”

        不消对话,阿里不哥抬起手来,顿时摁在伯颜身后,一身真元纳入对方体内。

        伯颜既得阿里不哥真元相助,之前匮乏力量登时恢复,旋即纳入宙斯盾之内,宙斯盾一时间光华大方,竟然一时间将那剑芒压住,令其开始朝着后方退去。

        萧月心中一惊,却是暗暗惊讶起来:“没想到,这两人倒是有些义气,竟然都没有逃走!”

        之前时候,她早就存了袭击两人的心思,为的就是能够让这两人一死一伤,这样的话倒也不亏自己来了这一趟。

        但眼下对方联手,只怕这一次也无法继续了。

        心念一转,萧月也没兴致继续纠缠下去,口中一喝:“爆!”

        一瞬间,那剑芒登时爆裂开来,万千剑气朝着四周弥漫开来,剑气所到之处,莫不是摧枯拉朽,似是将这里的一切都彻底的变成混沌状态,合抱粗的古树齐腰斩断,厚重的岩石凭空断裂,纵然是那小小溪流,也被齐腰截断,硬生生的改变了流向,所到之处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硕大剑痕。

        趁着这乱象,萧月也毫无留恋,从这里遁走。

        经过这一战,她也是受伤颇重,需要好好的调理生息,不然的话是会有性命危险的。

        置身剑雨其中,伯颜虽欲追踪萧月,但被那满天剑气袭击之下,他也只能强催宙斯盾,以求能够护住自己和可汗,哪里还有索敌的可能。

        待到一切全都消散之后,他们看着这饱受摧折的山峦,不免感到气愤。

        “没想到筹谋了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是失败了。”

        阿里不哥一脸懊恼,却感到身子一阵疼痛。

        萧月那一击并非毫无功效,至少他身上就添了好几个口子,以至于说话间都感到难受无比。

        伯颜更是对自己充满着自责,低着头对着阿里不哥道歉了起来:“可汗!这一次失败,若非是我未曾提前做好准备,否则断然不会如此。”

        “安答,你这是在做什么?”阿里不哥连忙走了上前,却是将伯颜直接搀扶起来,敬重无比的说道:“此番战斗,若非有你帮忙,只怕我也断然无法存活。你已经立下这般功勋,又何须道歉?”

        伯颜张了张口,辩解了起来:“可是,我——”

        想着那逃走的萧月,他对自己感到愤怒,若非未曾料到这种局面,如何会导致整个计划失败?

        阿里不哥摇摇头,却道:“我说了,此事不怪你。而且那萧月已经离开了,我们的计划也宣告失败了。现在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道歉、埋怨甚至是悲伤,都改变不了这个时候,不是吗?”

        “这倒也是!”

        伯颜收下心思,重新振作起来,又问:“只是可汗,那我们接下来又该如何?”

        “撤退!”

        “撤退?撤到哪里?”

        “大漠!”

        “大漠?”

        连番问话,伯颜有些弄不清楚状况,之前时候他曾经提议撤回大漠保存实力,但阿里不哥却受制于其他人不得不放弃这个计划,但是今日怎么有重新提出这个计划呢?

        阿里不哥解释道:“你也看到了。我军上下损失惨重,更兼因为之前连绵大雪,草原之上已经冻死了许多牛羊。若是继续征战下去,只怕没等攻下赤凤军,我们的子民就可能因为冬天而饿死了。所以这次征战,就此结束吧!”

        历经一年多时间,阿里不哥也是疲倦无比,又经过了先前一战损失惨重,自然知道继续鏖战下去,对本就先天不足的蒙古帝国完全是一个噩梦。

        眼下时候,自然只有撤退一个选择了!

        伯颜了然于心,但旋即想起平凉府等人,又问:“那拔绰他们呢?要知道他们现在就在平凉府,若是不和他们商议好,只怕他们是无法在萧凤的攻击下保存性命!”

        阿里不哥此战为了开辟第二战线,所带来的军队不在少数,起码也有五万多人,占据整个蒙古大军一半以上,平凉府内部为了避免被萧凤发现,也是采取了许多的迷惑手段,比如说延长巡逻时间、增加巡逻次数,来弥补人数降低后的缺陷。

        当然,这也不过是短时之举。

        时间一场,照样会被看穿。

        当然,这也是亏了先前大雪封住了战场,让两军根本无法进行作战,要不然阿里不哥如何敢做出这种动作?

        “拔绰?”

        想起那熟悉相貌,阿里不哥脸上现出一些嘲笑,却道:“你是说我弟弟吗?他不是说要振兴蒙古士气吗?既然如此,那就让他去振兴吧!而且,若是没有他掩护,我们如何能够顺利撤退?”

        伯颜听了,不免感到眉间一条,只好沉默不语。

        那拔绰和阿里不哥毕竟是亲兄弟,他作为臣子自然也不好掺入其中,以免被阿里不哥所忌惮。

        阿里不哥也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卑劣,但他即为可汗,也早已经丢弃了亲情这种会阻碍统治的东西,更何况还可以借着这种手段铲除自己的竞争者,进而巩固自己的统治,又何乐而不为呢?

        毕竟他南下失败,少不得会被别人讥诮。

        但只需要军队在在手上,那又何必害怕那些家伙呢?

        “我明白了!”

        心中默然,伯颜俯首回道,随后就离开此地,开始着手撤退一事。

        ——————

        泾川!

        自战场离开之后,萧月并未返回安定城,反而一路南下直接来到了泾川之内。

        “你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刚刚踏入城中,萧月立刻就见到站在自己身前的萧凤。

        她勉力一笑,带着几分懊恼:“没事。只是处理一些老鼠的时候,被他们给咬了一口,不碍事的。”随后就感觉素手被直接握住,一缕热气在自己的体内流转开来,却是萧凤担心伤势,直接开始诊断了起来。

        稍等一会儿之后,萧凤方才放下心来,嘱咐道:“确实!这伤势虽重,但也只是皮肉伤,并未损及根骨。只需要我助你调养生息一段时日,自然能够恢复。只是我很好奇,究竟是谁,能够让你受到这般伤势?”

        自修成地仙以来,萧月行事向来都是无往而不利,从未曾受到这般伤势。

        所以萧凤有些奇怪,究竟是谁能够有这般实力,让萧月变成这样?

        “是阿里不哥以及伯颜!”萧月眼见无法遮掩,只好将之前事情坦然交待了下来。

        萧凤听罢之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来是他们两人?若是这两人,的确有将你留下来的可能。不过也亏的有那雷敏及时传递消息,否则只怕你就真的会一脚踩在陷阱之上!”

        这些事情,即使是她从旁听来,也感觉凶险无比,当事人会面对什么样的压力,也只怕是难以想象。

        萧月一脸庆幸,张口劝道:“所以主公。等到北伐成功论功行赏之时,你可莫要忘了这些义士!”

        “这是自然!而且你随我多年,有可曾见我亏待过那些跟随我的士兵吗?”萧凤轻声一笑,随后眉梢促紧,又是问道:“只是我听你说了,那阿里不哥和伯颜因为受到了你豁命一击,已经身负重伤了吗?”

        “没错!”

        萧月点点头,有些不解姐姐为何这般问来。

        萧凤笑了起来:“既然如此,那总攻时机已经到了。毕竟根据你所言,那阿里不哥现在早已经离开平凉府,那城中究竟是谁主持,就让人怀疑了!而且,那人既然设下陷阱,毕竟会抽调大量的兵力,那你觉得平凉府之内,还有多少人?”

        萧月眉梢微挑,笑道:“哦?若是这样的话,那现在的的确是最佳的时候!”

        “没错!而且这一次,我要让他们全军覆没!”萧凤一脸霸气的宣布道。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