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一章饥饿

第一百六十一章饥饿

        翌日。

        一如往常一般,拔绰又是来到了阵地之上,开始了例行的巡逻。

        一路上,凡是遇到的将士见到拔绰到来,不管是有没有在干活,全都一脸肃静的站在旁边,对着拔绰恭敬的说了一声“殿下”,等到拔绰吩咐了一下之后,才敢继续之前的动作。

        这是拔绰每天的习惯,以巡逻的方式彰显自己的存在感,进而树立威严。

        毕竟自己的哥哥阿里不哥,在和赤凤军对抗之中屡屡受挫,在族人以及军队之中早已经没了威信,而他若是能够趁着这个时候控制住军队,也许能够染指汗位吧。

        拔绰暗戳戳的想着,嘴角也自然而然的翘了起来。

        而在这时,远处却传来一阵喧哗声音。

        拔绰顿感不悦,凝目望去就见远处正聚着一行人,这些人分成两团,人数较多的那一团大多数乃是汉人,而人数较少的则是蒙古,而且其中为首之人拔绰也认识,乃是他的侍从巴鲁克。

        这巴鲁克乃是拔绰亲自任命,所负责的乃是后勤粮食发放之事。

        然而现在,却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些汉人竟然和巴鲁克纠缠了起来。他们的争论有些激烈,彼此之间都开始推推搡搡的,就算是拔绰距离两人有上百丈之遥,也能听到他们争吵的内容。

        “都过去了两个月了,为何我的军粮没了?”

        “可汗答应我的功勋,为何还没发放?”

        “我的铳枪早就坏了,为何还不给我换?”

        “……”

        那些人所争吵的,基本上都是这样的话,而内容也基本上和粮食、兵械还有衣服什么的挂钩,很明显是有士兵因为不满待遇,而开始躁动了起来。

        “这帮子汉人,就知道聚众喧哗。难道他们不清楚,现在正是和赤凤军战斗的时候吗?”

        拔绰见到这一幕,无名业火腾腾升起。

        在阿里不哥离开之后,拔绰就暂时接管了整个军队,而为了拉拢族中子民为自己铺好前往可汗的位置,便做主优先满足蒙古士兵,然后才是色目人,直到最后才是汉人。

        但军中资源本就有限,又因为大雪的原因,补给近乎中断,天气也越发寒冷起来,在满足了蒙古、色目人之后,剩下来的残渣又如何能够满足广大的汉人呢?

        在饱受饥饿摧残的情况,蒙古内部的汉人们被迫聚集起来,开始向蒙古高层贵族们提出自己的要求,希望能够得到一星半点的粮食,能够养活自己。

        那些汉人见到巴鲁克始终未曾回答,更是感到无比恼怒。

        “你这厮再不将我们的军饷发下来,就别想从这里离开!”

        巴鲁克心中一紧,额头上汗水淋漓,眼珠子有些慌张的四处乱窜,眼见拔绰站在远处,立刻张口叫嚷了起来:“殿下!快来救我!”

        “殿下?”

        众人皆感奇怪,一回头立刻就见到远处的拔绰。

        拔绰面有愠怒,责备的看了一眼巴鲁克,低声咒骂道:“这家伙,惹事倒有一套,竟然将我扯进来了。”

        拔绰对巴鲁克也不甚喜欢,但无奈此人父亲乃是一位千户,他为了拉拢那位千户,自然也只好将此人纳为侍卫,视作自己的亲信。

        “原来是拔绰殿下!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妨找拔绰,想必他定然会帮我们解决此事。”

        汉人之中,一个失了左臂的百户双目一亮,随后就带着一行人朝着拔绰走来。

        拔绰有些紧张,沉声一喝:“你们干什么呢?”

        “殿下!”

        那百户为之一愣,这才晓得对方身份,他赶紧低下头来,诚惶诚恐的央求道:“我等今日前来,乃是为了军饷之事。不知殿下什么时候能够将我们的军饷发下来?”

        “军饷?”

        拔绰轻哼一声,略有责备的撇过几人,冷笑道:“就为了这事儿,你们竟然围攻巴鲁克?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的?”

        那巴鲁克也是走了过来,他见到有拔绰在场,感到底气十足,对着众人就是一阵训斥:“张鲁!不过就是迟了一些时间吗?你们竟然啸聚起来,试图抢夺粮饷?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

        “可是殿下,我们已经三个月都没发了!我等今日所来,就是为了粮饷。”

        张鲁被两人一阵呵斥,顿时感到有些害怕,脑袋也不由的缩了下来,忐忑不安的对着两人解释了起来。

        拔绰混不在意,笑道:“就是这些事儿?”

        “没,没错!”

        张鲁难掩眼中忐忑,一副祈求模样,看着两人。

        巴鲁克轻哼道:“而且不过是三个月而已。你也不去问问别人,莫说是三个月,就是六个月、九个月没发的大有人在。怎么你就纠缠着不放?”

        “可是殿下!”

        张鲁抿了抿嘴唇,努力的抬起头来,却道:“那些人本身就带着许多牲畜,自然不需要军饷。但是我等自从可汗征战以来,所带的粮食早已经消耗完毕。若是军饷还没有发放的话,只怕我们就要吃土啃树皮了。”

        听到这里,拔绰也是有些迟疑,感到自己所作所为有些不妥。

        但是张鲁却并未察觉,他有这种忆起当初阿里不哥的承诺,又是说道:“而且当初可汗也向我做出承诺,下一轮发放军饷的时候,会首先发给我们。但是我们等了足足一周,却没有见到一丝粮食。无奈之下,只好来此打扰殿下了!”

        “可汗?”

        拔绰见张鲁提及阿里不哥,之前歉意立刻散去,却是萦绕着一股怨气。

        他一脸桀骜的抬起头来,俯瞰着张鲁:“你说的事,我怎么不知道?莫不是你刻意编出来的?”

        张鲁一时愕然,正欲辩驳的时候,那巴鲁克也是在旁边叫嚣了起来。

        “没错!及时如此,你也不该喧哗闹事!知道了吗?而且那赤凤军就在外面,若是被他们见到了,只怕会以为我们内部空虚,到时候我军溃败,你担待的起吗?”

        被这两人一阵痛骂,张鲁背后的士兵们莫不是一脸错愕,感到不可思议。

        他们纷纷走上前来,想要辩解起来,但张鲁却抬起手来,将众人挡在身后,对着那拔绰低头一拜,诉道:“既然殿下已有决定,那我也无可辩驳。”

        “你知道就好!”

        拔绰不咸不淡的斥责了一声,就从这里离开了。

        巴鲁克等到拔绰离开之后,亦是恢复了之前骄狂姿态,用他那铜钟一样的嘹亮嗓子喝道:“就你们这些人,还真以为能够威胁到我?信不信我现在就禀告殿下,让他治你们大罪?”

        张鲁众人全数噤声,皆是敢怒不敢言。

        等到那巴鲁克离开之后,张鲁立刻跳脚骂道:“妈个巴子,要不是有那拔绰护着,我非宰了你不成!”

        这话儿一开口,其余人纷纷露出害怕之色,连忙将张鲁拉住,幸亏旁边也没几个人,却是让他们稍感放心。

        “我们回去吧。”

        这一趟徒劳无功,众人也没兴趣继续待在这里,拖着沉重的步履重新回到军帐之内。

        军帐之内,躺着数十人,他们莫不是两颊瘦削、脸色泛白,肚子也有些浮肿,一副饥民的样子。

        见到张鲁走进来,他们双目一亮,但看到众人两手空空,顿时露出绝望来。

        “对不起,我没有顺利要到粮食!”

        张鲁见众人看向自己,本就卑微的头低的更狠,军帐之内一个个莫不是声色黯淡,哀伤也在众人之间开始传播,坐在地上的一位年纪约莫有五十多岁的老者打破了沉默。

        “没关系。只要人还活着,我们还是有出路的。”

        “但是,出路在哪里?要知道若是还没有粮食,我们非得饿死在这里不成。”另外一位汉子说道,他有些年轻,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明明才刚刚成年,手臂上却依旧留下了好几个伤疤。

        似是回应了他的话,众人腹中顿时发出一阵轰鸣声,反而让他们全都露出绝望来。

        张鲁有些坐卧不宁,又是站了起来:“那我再去一趟,看看能不能从巴鲁克那里要点粮食。”

        “但是张大哥,那巴鲁克不愿意发粮饷,这叫我们该怎么办啊!”这少年再度问道。

        “这个,我!”

        张鲁脸庞有些变形,整个人僵住了,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才能够解除众人的困难。

        那老者见张鲁迟疑下来,说道:“唉。就算你找到了巴鲁克,他也不会给你的。既然如此,那不如让我去一趟吧。”

        “可是牛老。你这样子行吗?”

        张鲁两眼落在牛老的双腿上,那本应该是有着一双健硕的双腿的地方,早已经是空荡荡的。

        牛老是一个残废,他们全都知道!

        牛老为之一愣,怔怔看着那空荡荡的裤腿,随后回道:“若是能够找到伯颜,那他应该能够帮我们解决吧。毕竟这一双腿,当初就是为了他而丢失的。”

        “可是牛老。伯颜,他早已经离开了!”张鲁张口说道。

        牛老眼中透着不可置信,旋即低下头来:“原来是这样?”

        “没错!”张鲁有些惭愧的低下头,回道:“要不然,我如何会拖到现在?不就是因为那伯颜和可汗早已经离开,结果整个军中大权全都落入了拔绰手中。要不然,我们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那少年也难忍心中怒火,高声喝道:“没错!我们是在这里忍饥挨饿,那些家伙却聚在一起烤着羊肉,他们将我们当成了什么了?依我看,咱们就算是被赤凤军俘虏,也比待在这里强!”

        “小鼠子,你住口!”

        牛老心儿一颤,立刻叫道。

        但小鼠子这番话却引起众人心意,眼中也透着几分期颐。

        作为赤凤军俘虏,的确很苦很累,毕竟每日都要跋山涉水修筑铁路,但那些人却胜在安稳,不用每天都冒着危险上战场,更重要的是能够提供一日三餐。

        甭管这一日三餐有多差,再怎么说也有饭吃啊!

        对他们来说,能有饭吃就是最大的梦想了!

        小鼠子虽是被吓了一跳,但他见众人莫不是有所意动,立刻打着胆子说道:“牛老!我知道你对可汗忠心耿耿,毕竟你跟随他数十年了。但是你也不看看现在的情况,自可汗走后拔绰上位以来,不仅仅你被以残废为由直接一撸到底,就连我们的军饷也没发了。”

        听着这些话,张鲁也是有所意动。

        “所以你就想投降?莫要忘了,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但牛老却是赤红着脸颊,高声喝骂了起来,侧目见到张鲁站在旁边,又是训道:“你这小子待在旁边干嘛,还不给我执行家法!”

        张鲁却是站立不动,反而转过身来,对着牛老劝道:“牛老。我也清楚你对可汗的感情,但是小鼠子不也是为了众人考虑吗?你就原谅他吧!”

        “小鼠子还小!他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牛老见张鲁并未遵循自己命令,更感难堪:“你忘了你当初究竟是什么样子,又是如何被我救了下来?你若还讲我当做父亲,立刻就听我的话,将小鼠子赶出去。”

        见牛老这般说了,其余人一个个莫不是噤声,不敢说一句话。

        若是说起来众人,若非有牛老,只怕这里的人全都早已经死去了。这个乱世持续了太长的时间,包括张鲁、小鼠子等人,他们的家人全都死去了,后来因缘际会被牛老给收留下来,作为了自己的义子养大。

        也因为牛老的原因,他们也加入了蒙古之内,成为其中的一位将士。

        这种事情,对于这个还没有家国观念的中古时代,是一件相当寻常的事情。

        见牛老这样生气,张鲁却并未动作,反而始终站在原处,口中解释道:“牛老。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毕竟你当初受到可汗恩惠,为他尽心尽力也是理所应当。但我们这些人,若是再不谋生路,只怕就可能全都死在这里。牛老,你当真忍心看着我们饿死吗?”

        “但是你们以为那些赤凤军,就能饶过你们?”牛老嗤笑道。

        张鲁身子一顿,心中有些害怕,但眼见在场众人莫不是饥饿难忍,立刻挺起身子,对着众人诉说了起来。

        “也许我会被处死吧。毕竟死在我手中的,也有不少,就算是被杀死,也是应该的。但我想那赤凤军纵然凶残,但他们既然打着兴复华夏的旗号,那对其他人定然会网开一面。能够以我一人性命,活其他人的性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