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二章倒计时

第一百六十二章倒计时

        打定主意,第二日张鲁就以外出狩猎为理由,直接跑到了赤凤军巡逻的路线。

        也如同他所猜测的那样,张鲁立刻就被逮捕起来,当他表达了自己有重要的情报之后,那些人也将他带到了参谋部,等待着进一步的询问。

        待在审讯室之内,张鲁有些害怕,并不明白自己即将面对什么。

        在那些将领的口中,这赤凤军被描绘成残忍成性的恶魔,所到之处烧杀劫掠无恶不作,落入这群恶魔手中,究竟意味着什么?

        张鲁难掩心中恐惧,两只眼睛直愣愣看着那紧闭的牢门,牢门是一整块铁板锻造而成的,纵然是丹鼎境界的武者也无法打破。

        它隔绝了外部的阳光,也让张鲁心中的希望之花没了养分,开始枯萎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整个牢房内安静无比,只有心脏跳动的声音。待在这里,张鲁开始感到焦躁,他张开口叫了一声,然而除了回声啥都没有,唯一的只是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声音,而肚子也忍不住饥饿,开始不断的蠕动了起来,发出的叫声也是响亮无比。

        “扑通扑通!”

        一下又一下,似乎每一次都越发漫长。

        “咕噜噜!”

        因为饥饿产生的鸣声,也越来越微弱。

        “难道说,我真的会被处死?”

        想起那些传言,张鲁舔了舔干瘪的嘴唇,这一刻他开始产生了幻觉,以为自己似乎回到了过去,那一无所有、完全绝望的荒野之内,只能靠着自己的双足和双手,努力的扒着泥土靠着吃草根而活下去的岁月。

        “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啊,谁来救救我?”

        记忆开始错乱,张鲁弄不清楚状况,开始哀嚎了起来。

        “咯吱”一声,大门洞开。

        一道光从门口射入其中,让这个之前阴冷的牢房,带了一点暖意。

        从门口之中,一个人走入其中,对着张鲁问了起来。

        “告诉我,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我是投降的,而且我有重要的情报,希望你们能够接受。”

        “重要的情报?谁知道你是不是作假?”

        对方的话语之中充满着不屑,这让张鲁更是惊恐,他努力的挣扎想要站起来,但是身上困着的铁链让他难以动弹,而且之前也许久不曾吃过东西,身体也没多少的力气了,只能发出一阵“咚咚”的声音来。

        他开始哭诉了起来,感到自己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作假?我都快被饿死了,怎么可能作假?”

        “哦?那你说说,是什么情报?”

        “伯颜。伯颜他早已经离开军帐,准备攻打安定。”

        “这个我们早就知道了!”

        “知道了?”张鲁有些惊讶,努力的在脑中搜索着可能的情报,继续说道:“对,对了。那可汗也离开了,听人说他似乎是准备前往安定,剿灭其心腹大患!”

        “就这个?”

        张鲁更是紧张,有些弄不清楚赤凤军究竟要什么:“还,还有什么?对了,饥荒!自从那拔绰上位,好多兄弟们都没吃得了!若非头上有那些混蛋,咱们早就起兵造反了。”

        “饥荒?”

        这带着疑惑的语气,让张鲁生出一点希望来。

        他不断的点着头,回道:“没错。就是饥荒!”

        “饥荒?仅此而已吗?”

        “这个还不够?”

        张鲁被吓住了,连忙诉道:“对了,我的那些兄弟们,还有好些人都想要投降。只是他们畏惧蒙古人,所以始终不敢行动!但我相信,只好各位天兵一到,他们定然闻风投降!”

        “哦?那你告诉我,究竟有哪些人?”

        “长官放心,我这就诉说。”不敢迟疑,张鲁立刻就将自己知道的人一一说明。

        毕竟在蒙古待了有十数年,张鲁为了巩固自己的位置,也和许多人有所交流,此刻见赤凤军问起来,立刻就将明里暗里表露出投降之意的人全都供出来。

        这些人也不多,只有二三十名,但每一个都有担任百夫长这样虽不重要但却十分关键的职位。

        “你能将这些人供出来,也算是不错的功勋,我们之前将你关押在这里,却是有些冒犯了。但是这些乃是我军中律令,为的就是避免有人假传情报,这一点还请你莫要怪罪。”

        那人说了一句,对着身后的士兵挥挥手,吩咐道:“既然此人已经供出我们所需要的情报,那就没必要让他继续待在这里。记住了,让他好好吃顿饭、洗个澡,毕竟待会儿降服那些家伙,还得仰仗此人呢。”

        “谢谢,真的谢谢了。”

        张鲁这才轻松下来,摸了摸额头,才发现整个额头都是汗水。

        之前时候,他可着实被吓昏头了!

        那人也拿着到手的情报,来到了参谋部之前。

        看着手中资料,段峰难掩目中喜悦,笑道:“若是有这些人的帮忙,那我们彻底歼灭蒙古大军的话,就可以降低不少的伤亡。”

        赤凤军也非源源不断,甚至因为自身的政策,每牺牲一人对财政来说都是压力,所以段峰若是没有必然把握,是断然不会发动总攻,为的就是避免不必要的牺牲。

        如今得了张鲁传来的情报,自然让段峰欣喜若狂!

        “既然如此,那也是时候开始了。”

        带着信心,段峰朝着萧凤所居住的地方走去,走路的时候都有些轻飘飘的,持续两年多的战争终于有了结束的可能,这让他感到极为开心。

        “这么说来,你觉得现在是时候了吗?”

        听罢段峰所述,萧凤努力的让自己镇静下来,但她那微眯的双眼,却带着笑意。

        其余人见了,也纷纷昂起头来,翘首以待接下来的命令。

        段峰一脸严肃的点点头,回道:“没错!”

        萧凤深吸一口气,昨日萧月所说的还在脑海徘徊,若是那阿里不哥和伯颜当真身受重伤,那现在的确是应该发动总攻的时候了。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三日之后,发起总攻。”

        一声令下,众位将士齐声回道。

        “启禀主公,我等定然全力以赴,彻底歼灭赤凤军!”

        威势难掩,杀声充盈,数十年乃至于上百年所积累的愤怒,终于要在此刻掀开最后的帷幕了。

        ——————

        泾川之前。

        拔绰想着之前场景,依旧生着怨气。

        “这帮汉狗!明知道我军现在正处于危难之中,不思如何击败赤凤军,反而向我发难?都怪兄长太过溺爱,若是我非将他们全都贬斥出去。”

        “没错殿下!而且这样下去,就怕日久天长,他们反而心生不轨,打算投降赤凤军,也是一个隐患。不如断掉对方粮食,将这些家伙饿死算了?”跟在拔绰身边,巴鲁克建议道。

        “断掉粮草?”

        拔绰有些错愕,旋即迟疑了下来,回道:“若是这样的话,只怕不可行!毕竟除了我之外,尚有其他人。你也知晓,自可汗离开之后,这里全靠阔列坚主持大局。此事若是被他知晓,是断然不会同意的。”

        蒙古族人毕竟稀少,人数总数也就百来万人,只有靠着征召其他族人才能够组织起一场可以南征北战的军队。

        而在这只军队之中,汉人占据的数量不是很多,但是也不少,至少也有三分之一的样子。

        若是因为此事让那些汉人将帅知晓,少不得会被埋怨一番,若是更甚者更会直接投入赤凤军麾下,这并非妄言。

        所以拔绰纵然如何胆大,也不敢做出这种事情!

        巴鲁克笑道:“殿下。这件事明着来当然不可以,但是您别忘了,我现在乃是军需官。谁能领导粮食全由我说的算。而我只需要在这其中动一些手脚,他们如何知道?”

        “哦?那此事就交给你去办了!”

        拔绰笑了起来,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那群汉狗为了求取生存,不得不趴在自己的脚下摇尾乞怜!

        第二日。

        在临时架构的炊事房之前,加起来的大锅之中早已经熬好了肉粥,虽然这肉粥极为稀疏,其中并无多少米饭和肉沫,一眼都能够看到碗底,但是还是有许多人排成一排就等着这碗粥充饥。

        置身于队伍之中,张鲁还是感到有些恍惚,觉得之前的经历乃是一场幻梦,但摸了摸肚子,那塞满了粮食的饱腹感,却让他忆起了自己为何会被送回来。

        “尽一切力量制造骚乱吗?也不知道,这究竟能不能成功!”

        摇摇头,张鲁看着周围的场景,脑中也回响着那人的嘱咐,一如往常一样排在队列之中,尽管那稀粥对他来说,根本就没有赤凤军所提供的饭菜相媲美。

        “对不起,没了!”

        远处,那火夫指了指所剩无几的铁锅,摇了摇头。

        “可是昨天还有呢!今天怎么就没了?”

        眼见没了粮食,前头的人顿时慌了起来。

        他们之前和张鲁一样,也一直都受着饥饿的摧残,每天就靠着这么一点稀粥度日,如今见到那稀粥没了,当然是开始闹腾了起来。

        “没错!咱们累死累活,卖的都是性命,怎么就连这点粮食都没有?”

        “今日里若是没有粮食,咱们就赖在这里不走,看谁能支撑。”

        “怎么粮食消耗的这么快?莫不是被那军需官给吞了吗?”

        “……”

        眼见那火夫无动于衷,整个队伍“轰”的一声就彻底的没了秩序,每个人全都从队伍之中跑出来,将整个炊事房围得是水泄不通,站在旁边的张鲁虽是看的莫名其妙,但心中一惊,却觉得眼下正是最好的机会。

        这里的大多数都是汉兵,而他们作为整个军队的最底层,一直以来都受着包括蒙古、色目、契丹等外族欺压,只因为实力不济所以只能屈服,如今时候却逼成这样子,正是他展开行动的时候。

        “各位!”

        张鲁站了出来,高声诉道:“大家都是知道。在大汗没有离开之前,咱们的粮食是一天都没有缺少。但是自巴鲁克上任以来,我们的伙食是一天比一天差!大家说,这是为什么?”

        那巴鲁克害的他受了这么多罪,如今逮到机会,自然要狠狠的报复过来。

        毕竟赤凤军两日之后就会展开行动,他只需要在这其中表现的优秀点,也许就不用被关押,甚至还有可能加官进爵。

        对于这一点,张鲁深信不疑。

        “巴鲁克?既然是他,那大家一起去找他,问个是非。”

        “那家伙乃是拔绰手下。此人所作所为,只怕和拔绰也脱不了关系。”

        “不管怎样,这一次咱们定要讨回自己的粮饷!”

        “……”

        收到了张鲁的蛊惑,众人齐齐叫了起来,一行上百人朝着远处巴鲁克的军帐走去。

        那巴鲁克此刻还未苏醒,他还在沉睡之中,听到外面的动静之后打算起身,岂料就被一行人给堵住了门口,出也出不得。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巴鲁克开始感到害怕了,他也没想到那张鲁竟然会做出这种行径,直接逼上门来。

        张鲁回道:“没什么。只是想问一下,咱们的粮饷呢?为何今日领到的,只有这么多?”将腰间粮袋接下来,里面只有不到浅浅的一些米,摊开来也只好将手掌盖满。

        “没错。其他的粮饷呢?”

        紧随其后,其余人纷纷问道。

        他们这一番架势,更是让巴鲁克倍感恐惧,强行解释了起来:“这不是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吗?只是还没运到而已。而且除了你们,其他士兵不也饿着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儿较劲?”

        张鲁自恃不屑,冷笑道:“别人是别人,我们是我们。不管怎样,今天你得给我们足够的粮饷,要不然我们和你没完!”

        “没完?怎么个没完?难不成,你还打算聚众造反吗?”

        远处,那拔绰张口喝道,自从听了这里的动静,他就立刻赶了过来,见到那巴鲁克并未死亡,这才松了一口气。

        因为对拔绰来说,控制了军粮发配权力的巴鲁克,是钳制乃是与收付整个蒙古大军的重要棋子,可不能因为这些人而彻底失败。

        “造反?末将不敢!”

        张鲁顿感心中一紧,但他自觉身后有那赤凤军支撑,所以昂起头来,盯着远处的那拔绰。

        “末将今日所来,乃是为粮食而来的。毕竟我们已经很久未曾进食,实在是饿得慌!若是继续这样忍饥挨饿,只怕会直接饿死在这里!”

        “所以你又想说什么呢?不管如何,你啸聚士兵,扰乱军中纪律乃是重罪。信不信我现在就砍了你的脑袋?”

        拔绰见对方竟然敢直视自己,感觉自己像是被冒犯了一样,直接张口骂了起来。

        张鲁脑中一热,却是挺身而出,诉道:“可是,咱们都饿得慌,殿下难道就不能施舍一点粮食吗?毕竟我们跟随可汗也有多年,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还是说,殿下想要饿死我们?”

        “闭嘴!”

        听到那两字,拔绰立刻色变,一句杀字自口中要冒出时候,却见众人齐刷刷露出摄人杀意,赶紧改口:“看来你真的是找死了。来人,将此人给我押下去,重打八十大板!”

        之前巴鲁克已经得罪了这些人,若是他当真杀了张鲁,那这些人在愤怒之下,只怕会直接开始进攻。

        拔绰害怕自己陷入其中,只好罗织罪名,希望暂时扣住张鲁,好重新稳定局势。

        那张鲁自然无法挣扎,也被拔绰身边侍卫抓了下去,好一顿暴揍。其余人心中害怕,也只好各自回归军营,但每个人都清楚,倒计时已经开启了,就等着最后时刻的到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