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落幕(一)

第一百六十五章落幕(一)

        “死了!没想到就连阔列坚都死了?”

        听到这消息,拔绰整个人都茫然无措。

        他开始着急起来,若是被那赤凤军抓到,自己又会怎样!

        毕竟,他的父亲、兄长全都死在赤凤军手下,拔绰也开始觉得自己又如何能够幸免?

        “不管如何,先逃出去再说吧。”

        打定主意,拔绰立时就催促胯下战马,朝着远处山路奔去。

        这条山路乃是通往平凉府的必经之路,一直都是蒙古运输物资的重要关隘,只需要通过这条山道,就能够逃到平凉府,并且一路回到大漠之上。

        到时胡,纵然赤凤军如何厉害,也断然无法威胁到他。

        正在这时,远处忽然响起一阵枪声。

        拔绰为之一惊,眼见好几位侍卫倒在地上,立刻抬头看向远处:“合丹!你做什么?”

        “哼!当然是逃走,要不然留在这里等死不成?”合丹轻蔑一笑,手中铳枪已然抬起,拔绰吓得赶紧勒马后撤,却让对方借着这个机会抢过小道,绝尘而去!

        拔绰张口骂道:“这家伙,莫非忘了我乃是可汗之弟吗?待我回去,非得将这厮给灭了!”虽是骂骂咧咧,但他也不敢多做停留,催促着胯下战马,想要从这里逃出去。

        然而刚刚踏入山道之中,又听到旁边山坡之上传来一阵枪声。

        他胯下战马登时中枪,蹄子一扭直接带着上面之人撞向地上,幸亏拔绰及时跳开,才总算幸免于难。

        “是谁?”

        拔绰举目四顾,立刻就见从两侧山坡之上涌来上千位士兵,凝目一见立刻就认出为首之人。

        “是你,张鲁?没想到,你竟然投靠赤凤军了!”

        之前事情他还没有想清楚,但现在看到张鲁那杀气腾腾的样子,拔绰立刻就明白过来,为何那粮仓莫名其妙的着了火。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之人。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哼!你存心想要饿死我,我又何必向你效忠?拔绰,纳命来吧!”手持铳枪,张鲁一抬手立刻瞄准拔绰,其余人也纷纷举枪瞄准。

        拔绰虽欲躲开,无奈那弹丸十之八九全都射向他,纵然有侍卫替他抵挡,但先前被合丹那么一弄,也只剩下十来人,面对百来人的进攻根本支撑不了多长时间就纷纷倒毙。

        拔绰虽是侥幸躲在山岩背后未死,但他手脚之处也中了好几枪,根本就难以挪动。

        张鲁见对方毫无动静,就命令旁边几人从旁边包抄,而自己则是从正面进攻,口中也不断的叫嚣着:“拔绰,你也是一代豪杰,怎么今日只知道躲在山岩之后不敢出来?莫不是怕了咱们?”

        这拔绰在蒙古内部也是有相当的权势,若是被他们擒住甚至是击毙,到时候在赤凤军之前也算是立下一功。

        张鲁可不愿意再度接受之前刑罚,自然竭尽全力,只求能够立下足够功勋,让赤凤军能够网开一面,饶他一条性命!

        拔绰也晓得对方打算,但他本身心高气傲,却忍不住对方挑衅。

        “哼!不过是一群汉狗,莫非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投降吗?”

        张口骂道,他却将仅存的子弹纳入铳枪之中,然后对准自己的脑袋,“砰”的一声溅起的血浆洒在了山岩之上。

        张鲁为之一愣,心想:“没想到这厮虽是无能,却也有些胆气。”

        见到对方死在这里,他也没兴趣继续留在这里,立刻就带着一干兄弟撤退,这里乃是蒙古撤退的毕竟路线,若是他继续留在这里少不得遇到逃走的逃兵。

        正所谓哀兵必胜,张鲁可不以为仅仅靠着手中不足百人的兵力,就能够挡住这些逃走的败军。

        几人走了不一会儿之后,远处又是跑来了一队骑兵,数量只有千余人。

        相交于其他人来说,这支骑兵尚且完整,虽然因为吃了败仗而有些士气低沉,但却并没有其他部队那丢盔弃甲的败象。

        “嗯?没想到这里竟然发生了战斗?”

        见到地上躺着的尸体,唐元锡一时错愕,旋即侧目看了看旁边山坡。

        他却是生怕有人会在旁边设伏,趁着这个时候对众人发起进攻。

        昔班勒马一看,也是发现了拔绰的尸体,口中哀叹一声:“唉。没想到他竟然也死在了这里!看来咱们要小心一点,以免中伏了。”

        “没想到是他?看来这一次,我们算是彻底失败了。既然如此,那我们接下来到哪里?是撤回大漠,还是前去寻找可汗?毕竟可汗现在尚有数万兵力,还可以坚持一断时间!”

        唐元锡有些唏嘘,这一次损失太过喰种了,他们若非早有准备,趁着混乱的时候立刻撤退,只怕现在也一样要折在前面。

        “阿里不哥吗?”昔班眉间蹙紧,反问道:“咱们战斗到现在,你有没有看到他们支援?”

        “这个?没有!”唐元锡思索片刻,摇了摇头。

        那阿里不哥离开之前,曾经留下相应的手段,若是遇到紧急时候便可以将其捏碎,一如当初萧月那样及时现身,但自赤凤军开始进攻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就连阔列坚都死在了萧凤手中,他们却还没有出现。

        这种怪事,只要一想就知道其中蹊跷了!

        昔班回道:“没错。依我看,只怕可汗早已经撤回大漠了,之所以将我们留下这里,只是为了借助我们的力量牵制住赤凤军,让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追击罢了。”

        “竟然是这样?”唐元锡一脸错愕,又问:“那他不怕我们反对吗?”

        昔班解释道:“就算是我们反对又如何?那家伙手中握有数万兵力,反对他的人也全都死了。谁吃饱了撑着,敢在这个时候反抗?依我看,若是我们回到大漠,只怕会被那厮抓住,直接以逃亡罪名斩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又该如何?”唐元锡问道。

        昔班回道:“回去吧!毕竟我们之所以在这里,也只是当初兄长为了偿还蒙哥之情,这才让我们前来帮忙。这一次,就算是还了他们的人情。”

        “也是!毕竟我们离开这么久,还不知道现在兄长情况如何。”唐元锡心念远处汗国安危,便领着麾下仅剩的一千余人迈向遥远的彼方。

        相交于这复杂多变的中原,他们记忆里那个有着辽阔的大草原的地方,才是他们真正的家。

        ——————

        平凉府!

        距离当初攻破泾川已经过去了数日之久,而在击败泾川蒙军之后,赤凤军也一鼓作气一路北上,终于也将平凉府纳入治下。

        如今时候,段峰正率领着麾下人马,接手蒙古昔日留下来的诸多遗产。

        等到诸事完毕之后,段峰也一脸笑容,走入萧凤暂时休憩的府邸之内。

        “恭喜主公胜利完成北伐!”

        俯下身来,段峰对着萧凤躬身一拜,可以说若非当初萧凤一击灭掉阔列坚,他们是无法赢得如此顺利。

        萧凤难掩心中喜悦,回道:“这一次,若非有诸位戮力相助,我也无法完成的如此顺利。只可惜那些牺牲的士兵,他们却没有坚持到现在!”

        “主公,我已经将那些牺牲士兵的花名册交给萧景茂。而他们也已经着手此事,让那些死难士兵能够魂归故里,而他们的遗孀也会得到照顾。”段峰脸色为之一暗,透着几分伤心来。

        但一想到许多本来不应该的牺牲,段峰又是张口骂道:“只可恨那吴青云。若非他里通外国,如何会造成这么多的损失?”

        “吴青云?既然如此,那你可曾查清楚,究竟是谁暗中指使,让他做出这种事情的?”萧凤这才想起当初萧月禀报之事,不免对起背后之人充满愤怒。

        敢在自己眼皮之下做出这种行径,那厮的胆子也是不小。

        段峰回道:“启禀主公。关于此事,我们已经从那蒙古留下来的文书之中查到相关的资料,相信再等一段时间!”

        “很好!关于此事,你给我记住一件事情,不管牵扯到谁,全都给我彻底查清楚。这一次,我要所有人全都明白,若是还有违背我军纪律者,杀无赦!”萧凤一脸寒气的警告道。

        那段峰听着也是心惊,明白对于这件事情,萧凤算是真正愤怒了起来。

        毕竟那吴青云的目标不是别人,正是萧凤最倚重的萧月,若非有那雷敏及时传递出消息来,只怕萧月便很有可能折损在这次战争之中。

        如今战事虽然停歇,但萧凤对于这件事情却不肯罢休,已然下达严令,务必要将这群家伙给揪出来。

        这些人既然敢做这一次,那自然也有第二次、第三次。

        “属下明白,定然彻查此事!”

        段峰深知萧凤脾性,也没敢怎么劝谏,就离开这里,开始着手安排人马,去调查那些可疑的人马来。

        …………

        长安!

        拿着手中信笺,萧景茂往常一时绷着的脸终于松了开来。

        “高兴什么呢?”

        走入总理府之内,杨承龙探头看了过来。

        萧景茂也不避嫌,直接递了过去,说道:“是关于北伐的事情的。现在主公已经攻下了平凉府,整个北伐在经过两年多之后,也终于烟消云散了!”

        “北伐结束了?难怪你会这么高兴。”杨承龙仔细看了看信笺,眼中也是透着喜悦来。

        为了维持整个北伐,他们可是被那些沉重的物资需求压的喘不过气来,每天都是低声下气的向其他人哀求,包括那些富商豪绅、市井小民,甚至还打算对城中的乞丐发出征召令,就是为了满足这庞大的物资需求。

        如今,整个北伐彻底结束了,他们也终于能够从这锁链之中挣脱出来了。

        大概是因为终于从这件事情之中解放了,萧景茂整个身子都靠在椅背之上,此刻的他哪里还有处理政事时候的潇洒从容:“那是自然!毕竟这北伐,可是将我们这些年积累的粮食全都耗尽,若是再持续一年时间,咱们可就真的是一点钱都没有了!”

        “这倒也是!不过北伐结束之后,可不代表着就真的结束了。毕竟那些流民的安置,当地土地的规划,还有相应的铁路建设,都应该提上日程。收复故土只是第一步,接下来我们还需要安抚当地民众,让他们能够安然度日。只有这样,咱们才能够长治久安!”杨承龙笑着回道。

        萧景茂稍微抬了抬眼,见到杨承龙戏谑目光,不免撇撇嘴。

        “这是自然,只是现在能不能先让我休息一下?毕竟操劳了这么长时间,总得让我休息一下不是吗?而且算起来,我担任总理也有十年了吧。十年,也是时候离职了。”

        侧目看了一下旁边铜镜,萧景茂摸了摸鬓角,这才发现这鬓角早已经布满花白头发。

        他可不是萧凤,能够靠着地仙修为维持着青春不老,而且处理政事相当消耗精力,所以萧景茂现在明明只有五十来岁,但却面容憔悴、两眼无神,宛如六十岁老者一样。

        杨承龙为之一愣,低声问道:“你准备辞职了?”

        “没错!毕竟按照惯例,总理顶多只能担任两届十年,这一点从宇文威时候就已经开始,就连萧星也是一样,我又怎么可能有例外?”萧景茂点点头回道。

        杨承龙一时默然,点点头回道:“那,祝你一路安康。”

        “多谢!”

        摩挲着眼前的办公桌,萧景茂有些失落,毕竟要从这工作多年的地方离职,总会有些舍不得。

        杨承龙有些怅惘,低声问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和主公诉说?”

        和萧景茂合作许久,他已经熟悉了这种节奏,乍然听闻对方或许会离开,这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当然是将这些政事处理完毕,不是吗?要不然留下一个烂摊子给继任者,这算什么事儿。”萧景茂整了整手中文书,又是重新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若是当真论起来,萧景茂担任总理的期限早就已经到了,只是因为北伐之事不便临阵换将,所以就没有下去,而是继续担任总理,但如今北伐之事已经结束,为了维持赤凤军的律令,萧景茂也到时候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