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落幕(二)

第一百六十六章落幕(二)

        “这是自然!更何况就在昨日时候,主公已经传讯,要我们将这几个人给抓起来!”

        萧景茂笑了笑,脸色却变得严肃起来,杨承龙感到气氛凝重起来,也连忙站直身子洗耳恭听了起来。

        “是谁?”

        杨承龙问道。

        若是寻常之人,只需要知会一下警察局王路,自然回去处理,但这一次却是让萧景茂来处理此事,当真让人费解。

        “你自己看吧!”

        萧景茂眉目皱紧,将手边放着的一丈信封拿起来,抵到了杨承龙手中。

        杨承龙双目一扫,一时惊住:“竟然是他们?”

        若是寻常之人倒也罢了,但这信封之中却出现了曹傅的名字,这让他们感到极为惊讶,为何这位南宋使者,竟然和蒙古也勾连了起来。

        “根据我们从平凉府搜集到的文书,已经证明了就是他们,导致了安定城事件。”

        看出杨承龙疑惑,萧景茂解释了起来。

        杨承龙问道:“若是何源以及卡拉翰倒也罢了,但那曹傅却非比寻常,你打算如何处置?”

        “那何源和卡拉翰居住在长安之内,我们只需要吩咐王路,派出一支骑警,自然可以将他们抓捕起来。但那曹傅却是宋朝来客,本身也颇具武力,更有宋朝禁军守护,并非相与之辈。”

        萧景茂要紧唇舌,紧促的眉宇代表着他正在思考,如何才能够降低损失。

        若是这次行动出了纰漏,让那家伙逃了出来,并且对长安城局面造成损失,这就是他的罪过了。

        萧景茂可不想带着污点,就这么辞职!

        “既然如此,那你也应该找王路商量一下。毕竟我所负责的乃是铁道建设,对于如何抓捕罪犯并不精通。这一点,只怕你还是问错人了!”

        杨承龙感觉到对方投来旳期颐目光,虽是想要给出建议,但他修行武学只是为了养生,并非是为了技战搏斗,而且自成为铁道部部长之后,更是少有锻炼机会,自然也没有建议。

        萧景茂这才恍然,笑道:“这倒也是。”也没和杨承龙告辞,就将那衣架之上的裘衣取下披在身上,推开门踏出了办公室,朝着王路所在的地方走去。

        “唉!难道说,这就是你对待好友的方式吗?”

        杨承龙撇撇嘴,目光却罕见的透着几分贪恋扫过了那办公桌,这酒红色的办公桌乃是梨木制作而成,相当的坚固耐用,虽是经过了二十多年的摧磨,却还是光亮如常,只是上面的颜色有些暗沉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可以坐在这里!”

        和那些只是为了讨生活的人不一样,杨承龙自加入赤凤军之后就一直有着一个伟大的理想,想要改变这个世界,更渴望着青史留名,让世界都为自己而钦佩。

        成为总理,自然是他成就自身最好的方式!

        远处,那萧景茂已经走了有段时间,眼见杨承龙未曾离开,就开口问道:“怎么了杨兄?”

        “没什么,只是有些东西需要整理一下罢了。”

        将最后一抹眼光收起,杨承龙也从此地离开,北伐的事情虽然是结束了,但之后的建设也提上了日程,尤其是第三期铁路工程,也可以开始动工了。

        现在,还远远没到可以休息的时候。

        一轮烈阳悬在空中,虽然天气依旧寒冷,但晒在人的身上,却也让人能够感到温暖。

        走在烈阳之下,两人也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温暖起来,没有了以前的那种冰冷触感。

        胜利的感觉,真好!

        ——————

        庆阳府。

        看着手中的文书,陈子昂觉得之前压在自己身上的泰山,似乎被一阵清风,直接给弄走了,而他也容光焕发,带着相当的喜悦。

        “看来这一次,是真的结束了!”

        “没错!等到大军到来之后,这里就可以真正的安定下来了。”刘炳坤感叹了起来。

        平凉府的捷报很快的就传到了这里,而在得到了消息之后,周围始终闹动的土匪们也像是彻底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了任何的动静。

        蒙古已经撤退,仅凭他们的力量可无法和赤凤军对垒。

        陈子昂一脸庆幸,笑道:“幸亏我们坚持到这个时候,要不然提前让那些家伙得逞,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他虽是不知整个计划究竟有谁,但也明白对方的目的应该是夺取庆阳府,凭借着庆阳府继续和赤凤军对垒,但现在泾川阵线已经崩溃,平凉府宣告占领,即使是夺取了庆阳府也无济于事。

        要不然,为何那阿里不哥会选择撤回大漠,而不是攻打庆阳府?

        虽是安然无恙,但刘炳坤却感到有些遗憾,尤其是想起那暗中指使之人还藏着,就一脸愠怒:“只可恨,我们却始终未曾找到那人。若是能够找到那人的话,也许就不用这么紧张了。”

        北伐之事虽是结束,但蒙古依旧存在,他们随时随地都可能再度南下。

        到时候,若是那厮一如今日这样,向蒙古提供赤凤军内部的情报,那就是一个隐藏的祸患。

        刘炳坤深知威胁并未解除,所以就想趁着这个时候将那厮找出来,要不然等到下一个危机到来时候,那人只怕会造成更为强大的损害。

        “大人,其实在下已经有怀疑的对象。”

        陈子昂也一脸懊恼,他自诩机智过人,但却数次被对方愚弄,这种感觉也是令人难受。

        刘炳坤有些好奇,问道:“哦?那你认为是谁?”

        “安图!”陈子昂直接点明:“你也知晓,若是想要在我们眼皮子低下做出这些事情,必然对我们极为熟悉,而且还在当地具备相当的名声。而在这里,只有安图一人才有这个实力!”

        刘炳坤亦是回道:“安图吗?只可惜我们却并无证据,若要抓捕他,只怕是不可能的。”

        “没错!那家伙在当地也有一些名声,对我们更有剿灭金无缺之功,若是仅仅因为怀疑就将他抓起来,对我们的名声也是一个损失。只可恨,难道我们真的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逃脱吗?”

        陈子昂对自己感到愠怒,为何明明知道对方可能做鬼,但是自己却始终无法抓住对方?

        这种挫败感,真的很难受。

        刘炳坤安慰道:“不管如何,我们稳定了庆阳府,让对方的阴谋没有得逞,这不是很好吗?至于那个家伙,我就不信对方可以始终隐藏自己的手段。我相信我们只需要一指盯着对方,他自然会露出马脚来!”

        “也许,只能这样吧。”

        陈子昂虽是不愿意接受,但是现在貌似也只能这样了。

        正在这时,正在门外守卫的士兵却传讯给他们,说是长安有人过来,说是要找他们。

        刘炳坤心中疑惑,侧目看向了陈子昂,眼中带着探寻:“这个时候,长安来人是为了什么?”

        两人虽是不解,但也只好一起走出去,将那人迎了进去。

        那人踏入府衙之中,对着两人躬身一拜,便从怀中取出一件信封,诉道:“两位,这是萧总理委托我送来的信笺,还请两位收下。”

        “萧总理?”

        刘炳坤站起身子,将那信笺收了起来。

        眼见对方身上衣衫润湿、一脸酡红,刘炳坤就知道对方这一路赶来,也是经受不小,当即挥挥手,示意旁边侍女沏了一壶茶,邀请那人坐定之后,嘘寒问暖了起来:“使者跋山涉水前来此地,定然饱经风霜,不如现在这里喝杯暖茶,和我们说道说道长安的事情如何?”

        “长安?你想回去吗?”

        那使者也不客气,直接挑了一个座椅坐下,结过那沏好的茶水嘬了一口,顿时感到身心舒畅。

        “这个,还不是因为我等长久驻扎在边塞,远离长安久矣,所以就想问问状况如何吗?”刘炳坤脸色一僵,连忙否认道。

        虽然闹出了许多事情来,但是他在这里也做了一段时间,却不想要丢掉这个职务。

        那使者笑道:“思想亲切,本就是人之常情,你也不必这样。而且等到铁路修成之后,你若是想要回去,知晓一天便可抵达,哪里需要和我一样,需要在路途上奔波劳累十来天?”

        想着自己一路赶来,他脸上也带着几分憔悴来,眼下乃是寒冬时候,虽是大雪早已经过去,但天寒地冻的,是个人都想要待在暖房之内歇息,而不是在野外跋山涉水。

        “哦?这么说来,第三期铁路也已经提上日程了?”刘炳坤为之庆幸。

        往常时候,为了确保边塞安全,士兵必须长年累月待在前线,想要回家一趟可谓是极为困难,但现在有了这铁路,情况却是要好多了!

        使者笑道:“没错!而且要不是这铁路,我们如何能够将各地物资集中起来,并且供应前线?若论这一次北伐胜利的首功,当以铁路为首!所以在北伐结束之后,主公就令杨承龙等人勘探,准备以长安为中心,将治下各个城市全部以铁路连接起来。到时候那蒙古再度来犯,我们也就无需如同之前那样,被动防守了!”

        虽是一脸憔悴,但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却神气十足,为自己乃是赤凤军而感到自豪。

        说到这,那使者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感觉自己在这里耽搁了太久。

        他站直身子,对着两人说道:“差点忘了,我还有别的事情,就先告辞了。”

        “这么快?”刘炳坤有些不舍,极力挽留了起来:“不如在我这里多留几天,吃点热食洗个热水澡,让自己好好休息一样在上路?”

        那使者摇摇头,拍了拍自己的挎包,说道:“不了!要知道除了你们,萧总理还让我向其他人传达消息了,若是吃了的话,可少不了被责骂!”

        刘炳坤这才注意到那使者身上的挎着一个挎包,挎包之内塞满了信封,应该是传递给其他守将的信笺,无线通讯技术并未发明出来,若要传递消息只能靠人力传送。

        “好吧,那一路顺风!”

        既已知晓对方重任在身,刘炳坤也不好继续挽留,只能让人准备好一些厚衣服,并且给对方许多干粮以便能够在路上充饥。

        那人离开之后,他们两人也重新坐定。

        “也亏的这些人,要不然我们如何能够知晓各地事情?”陈子昂感叹道。

        在处理各地暴乱时候,他就始终受制于情报传递的速度,每一次获取情报之后想要有所动作,结果都慢了一步,让对方给溜走了。

        若非如此,那人如何能够潜伏至今?

        刘炳坤摇摇头,为陈子昂至今还是纠结此事而感叹起来:“唉。咱们还是先看看萧总理要跟我们说什么吧!”捏了捏那信封,他就感觉这信封相当厚实,里面也应该装了不少内容。

        捏碎本是完整的封泥,刘炳坤取出其中信封。

        “嗯?”

        看了一眼,刘炳坤顿时一愣,却是抬起头来看向陈子昂。

        陈子昂感到不解,问道:“里面写了什么?”

        “是关于间谍的事情!那安图,他们也批准了,让我们将此人抓起来,听候审判!”

        刘炳坤挥了挥手中信函,脸上带着庆幸。

        毕竟他们之前还在懊恼未曾抓住那厮,但转眼间就见长安城传来了抓捕对方的命令,可想而知萧总理他们定然有着充分分证据,要不然是断然不会做出这种行径。

        陈子昂为之惊讶,连忙将那信函拿过来,看了起来:“间谍?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据说是主公从平凉府之中搜罗到的文书里面记载的。毕竟他们若是想要和蒙古联系,自然会留下大量的书信。虽然他们是将其销毁了,但是蒙古方面却保留完好,否则我们如何能够找到这些证据?”刘炳坤回道。

        既然有了这些证据,那逮捕那人也就有了正当的理由了!

        “既然如此,那此事就交给我处理吧!”

        陈子昂虽是松了一口气,但心中却感到有些失落。

        并非是自己解决这件事,而是依靠着主公的力量才能够打开局面,这还是让他感到有些不开心。

        不过,能够揪出那人,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抬起头来,他看了一下那悬在空中的烈阳,从这烈阳之上散发的热能已经驱走寒冷,让之前那遮盖天地的漫天大雪为之消融,变成了一道道涓滴细流,顺着山势朝着山下流来,开始滋润山脚下的农田。

        冬天已到,春天还会远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