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七章庆典

第一百六十七章庆典

        长安城。

        距离北伐结束已经过去了有一个月的时间,曾经让所有人为之胆寒的冬天也已经过去,道路旁边的行道树也葱葱郁郁长满了树叶,花圃之中的各种鲜花也开始绽放,释放着名为春天的气息。

        站在道路旁边,王牧努力的踮着脚想要看远处风景,无奈旁边到处都挤满了人群,而她又身子小什么都看不到,只好扯着身边父亲的衣襟,一脸渴望的问道。

        “爹爹,晋王进城了吗?”

        她自初生以来,就一直听父亲诉说萧凤的那些传奇事情,等到上学之后,所学的也是萧凤特意编纂出来,专门让女子学习的书籍。

        耳濡目染之下,王牧对萧凤一直都相当好奇。

        只可惜她只是一介寻常女子,出生于平凡家族,无论如何都无法见到萧凤,但因为听闻为了庆祝北伐胜利,晋王打算在城中举行欢迎仪式,就连夜撺掇父亲带自己前来这里,就为了一睹萧凤容颜。

        王传志摸了摸王牧的头,安慰道:“别急,距离午时还差一些时间,要不要我先给你买点吃的?”

        沿街的商铺也察觉到这里的商机,提前就准备了许多东西,从用来摇旗纳威的小旗子,再到一些供人果腹的零食应有尽有。

        路边的人等得饿了,也不愿意就此离开,当然也乐得买点东西垫垫肚子。

        “不了!”

        摸了摸小小的肚子,王牧感到腹中一阵饥饿,但她见到周围人群,却摇了摇脑袋,说道:“饿一下没啥大不了的,但要是没了这位置,可就看不到晋王了。”

        为了能够在最近的距离看到那仰慕之人,王牧之前可是策划了好长时间这才挑选这个位置,并且连夜将其占了,虽有很多人想要以金钱购买,她也是直接拒绝。

        “好吧!”

        王传志无可奈何,只好任由自己的女儿跟在身边。

        “砰!”

        这是礼炮的声音。

        王牧为之一振,立刻跳起脚来,口中嚷嚷着:“爹爹爹爹,终于开始了!”

        “是的,终于开始了。”

        王传志感觉到周围人群一阵涌动,顿时感到脚下有些踉跄,好容易才稳住身形,顺手也将王牧护在身边,以免她被挤开。

        “那晋王什么时候来?”

        王牧说不出究竟是因为人群拥挤还是太过兴奋的样子,小脸蛋通红通红的,显得极为兴奋,她拉了拉父亲的手,想要知道情况。

        “还得等一会儿!”

        而在这时,人群一阵骚动,皆是嚷嚷了起来。

        “来了来了,晋王终于来了。”

        “没想到晋王竟然这么年轻?”

        “难以想象,晋王今年已经四十来岁了。”

        听到这些话,王牧着急了起来,连忙叫道:“爹爹。晋王已经来了吗?但是我怎么看不到?”

        她努力的想要将眼前人墙挤开钻出去,但无奈那人墙太过拥挤,无论如何都挤不过去,眼前除了众人的大腿外,就啥都没有了。

        “唉。还是我将你背起来看吧。”

        见到王牧一脸焦躁,王传志弯下腰,示意王牧爬上自己的背上。

        王牧抿紧嘴唇,有些担忧:“可是爹爹,你的身体——”她也知晓王传志因为曾经负伤,双腿并不好使,能够带自己到这里已经是很幸苦了,若要被自己,那还得受多少罪?

        “嘿。你再重,能比米袋还重?而且这可是难得的机会,你想放弃吗?”王传志鼓励道。

        王牧微微阖首,诉道:“那谢谢爹爹了!”随后就爬上父亲的背上,两只小手扣住那坚实的肩膀,这也是支撑她以及整个家的肩膀。

        王传志感到有些吃力,额头上留下几滴汗水,今年的王牧已经十来岁了,身体比以前要重了许多,而他也因为年岁原因衰弱了许多,不复年轻时候的年富力强了。

        但为了满足女儿的心愿,王传志还是咬紧牙关,努力的直起腰杆。

        王牧也察觉这一点,也不敢挪动,只能安静的待在背上,然后努力的昂起头来看向远处。

        “是晋王!”

        一道赤红身影纳入眼中,王牧感觉自己的魂儿立刻就被攥住。

        那昂扬的精神,那高傲的身姿,还有那不屈的意志,纵然是学校之中的书本,也难以描绘一二。

        这一刻,王牧感到心中莫名涌出一股冲动。

        “总有一天,我也要和晋王一样!”

        队列还在移动,除了走在最前面的萧凤外,曾经浴血奋战的战士们也展现在他们的眼前。

        除了依旧严整、肃穆的军阵外,这里面还多出了一些人。

        这些人身上绑着绷带,身体也和王传志一样有着残疾,这些都是在战争之中受到的伤势,但在旁边战友的搀扶下,他们却还是高高的昂起头颅,没有露出半点怯弱。

        让所有人知晓赤凤军的牺牲,这也是萧凤的目的之一。

        看到这些伤员,王传志心中莫名一暗,双眼也濡湿起来,却想起自己曾经的经历。

        “幸好主公没有忘记我们,不然我只怕也无法站在这里了。”

        生活依旧困顿,而且因为残疾,很多事情都有各种的不方便。

        但靠着政府的救济,他还是能够开个小店,过一个较为安稳的生活,还能够让自己最重视的女儿在中华女子学院之中学习。

        这些,已经很好了!

        王牧并不知晓这一点,她只是睁大眼睛,直愣愣看着这一切,眼眸之中印着那些伤员,也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若是没有了晋王,只怕我和爹爹,根本就不可能站在这里!”

        心中对萧凤更是憧憬,王牧忍不住挥动着双手,喝着旁边的人群一起叫嚷了起来:“加油,一定要赶跑那些鞑子,平定天下!”

        “咚咚”作响,那是随军乐团正在奏乐。

        他们的音乐配合着军队的节拍,再被那呐喊声熏染一下,更是让人精神振奋。

        随着锣鼓之声,萧凤的身影也越来越近,王牧也越来越紧张,虽然知晓自己不过是一个寻常稚童,对方应该不会注意到自己,但还是感觉莫名紧张。

        在这个距离,她已经可以看清楚萧凤的每一个动作,嘴角含笑、双眸透着温和,每一个眼神都让那些人为之欢呼。

        而在这时,对方眼眸一转,却是落在了自己这个方向。

        王牧一时间感到窒息,仿佛呼吸都停止了,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晋王,晋王她注意到我了。”但随后见对方挪开眼神,却又感到有些失落,“看来我还是太普通了,根本就没办法被晋王记住。毕竟,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罢了!”

        神色有些黯然,王牧对着身下父亲说道:“爹爹,你还是放我下来吧。”

        “怎么了?晋王不是已经来了吗?难道你不想看了吗?”王传志有些奇怪,毕竟在这之前,王牧可是和他纠缠了好长时间。

        王牧回道:“可是爹爹,你身体不好,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还是让我下来吧。”说着,就准备从王传志身上跳下来。

        但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群太过拥挤,前面一人忽然避开,后面之人也急忙跟来上来,没有注意到前面的人直接撞了上去。王传志没有稳住身形跌倒在地,他背上的王牧也直接甩出去,跌倒在街道上。

        这里可是正在进行巡游,若是冲撞了军阵的话,可不是小事。

        王传志心中一惊,刚刚抬起头来,就注意到那正横在车队之前的女儿。

        王牧也感到周围一空,竟然是空无一人,她此刻还觉得有些茫然,刚刚站起身子来就注意到两侧人群,立刻就知晓自己置身何地,整个脑袋都空荡荡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你没事吧!”

        转过头,王牧立刻注意到身后战马已经停下,上面那红衣女子正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

        她感觉身子似是被闪电击中一样,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说话也有些结巴。

        “我,我没事!”

        毕竟是自己之前仰慕之人,如今贸然出现在面前,还这样对待自己的,这让她实在是诚惶诚恐。

        萧凤却是摇摇头,翻身自战马之上越下,将王牧抱了起来,指了指对方膝盖,笑道:“膝盖都磕破了,还说没事?”只用手在那伤口一抹,原本伤口立刻痊愈,没有留下半点疤痕。

        “这就好了?”

        王牧眨了眨眼,低头看着膝盖,感到困惑不解。

        只是轻轻一抹,自己的伤势就好了,若是自己的父亲,那是不是可以恢复丢掉的腿?

        “当然,只是你以后可要注意,莫要跌倒,让家人伤心。知道了吗?”萧凤一脸和蔼,将王牧松开,让她站了起来。

        虽是车队暂时被阻住了,但她却并没有丝毫愠怒,这一次盛典乃是全城人的欢庆,没必要为这件小事而蒙上尘埃。

        王牧点点头,用力的回道:“我知道了!”

        “对了,你父亲呢?”萧凤眉头微蹙,四下看了看。

        眼前之人只不过十来岁,若是没有人陪伴,就怕会出现大事。

        王牧走到旁边队列之中,指了指王传志,央求道:“他就是我父亲。只可惜因为战争,爹爹的腿没了。如果可以的话,不知晋王你能不能就像治好我的伤一样,将父亲的腿治好?”

        萧凤凝目一看,只见王传志左腿小腿之处空荡荡,只好摇摇头回道:“对不起,不能!”

        治愈伤势,尚在清净琉璃焰能力之内,解除毒药毒素伤害,也是轻而易举,但断指再生却并非清净琉璃焰之能。

        王牧有些失落,咬紧了嘴唇,明亮的眼睛也蒙上了图层雾水。

        “怎么会这样?”

        其实,她在看到那些残疾士兵的时候,也知晓治好父亲伤势希望渺茫。

        但她今天因为偶然和萧凤产生交集,更亲自体验过对方那神奇的力量,所以她也想要抓住这仅有的机会,看看能不能将自己父亲的伤势治愈好。

        萧凤察觉到对方低沉的心思,伸出手摸着王牧的头,俯下身子笑着回道:“我想,你父亲之所以会这样,应该就是为了避免你也受到同样的伤害。所以,只要好好的爱你的父亲,就已经足够了。”

        “我知道了!”

        虽知父亲伤势难以痊愈,但王牧见到自己憧憬对象出现在眼前,还对自己这样温柔,这让她感到自己像是沉浸在温泉之中。

        “那好。所以你一定要让你的父亲安心,知道了吗?”

        萧凤见对方心情重新恢复,也站直了身子,看了一下王传志,带着歉意诉道:“看你这伤势,应该是因为枪伤所导致的。之前你为赤凤军做出的牺牲,实在是抱歉了。”

        以萧凤目光,自然一眼就看出王传志伤势状况,也猜出了对方车曾经的身份。

        处于对退役军人的敬意,她并未吝惜自己的尊敬,对眼前这位曾经的士兵施以敬意。

        “不是,晋王。我那点功勋,哪里比得上列位?贸然受礼,实在是抱歉了。”

        王传志一脸拘谨,右手则是拉着王牧,以免两人因为拥挤而分开,面对萧凤的问候,他除了高兴外更多的则是惶恐。

        “还有晋王,犬女之前实在是太过折腾,若是有冒犯的地方,实在是对不住了。”

        “没事!能够有你们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还会责备?”

        笑意盈盈,如沐春风。

        “晋王这般平易近人,定然会洪福齐天。”

        众人见萧凤这般温和,莫不是感同身受,口中再度发出一阵欢呼声。

        萧凤连连压手,这才让众人消停下来,但看见将自己包围起来地方人儿,顿时感到有些头疼,苦恼的说道。

        “只不过这路也太拥挤了,这叫我怎么走啊!”

        她不过是在这里停了一会儿,那些拥挤而来的人群就将整个街道都给堵住,任由旁边士兵如何维持,也无法确保游行顺利进行。

        萧凤大可以腾空离开,但此刻正是庆典进行时候,若是轻易离开可是不好。

        一行人也察觉到这里的状况,纷纷讪笑的朝着两侧退去,很快的被阻塞的街道重新恢复之前畅通无阻的样子。

        整个军阵也恢复了之前样子,再度奏响的军乐,也让众人莫不是心潮澎湃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盛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