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八章僵局

第一百六十八章僵局

        “终于又回到这个地方了!”

        踏入政务区,萧凤看着眼前景象,不由得唏嘘起来。

        这一次北伐并非一帆风顺,先是一开始因为那宋朝行径而被迫展开,所以很多都没有准备好,之后有因为各种原因而屡屡失误,没有一如计划中的那样,彻底歼灭蒙古主力,让阿里不哥以及伯颜等人顺利逃脱。

        索性在将士们的努力下,她还是顺利的达成既定目标,将包括关中、汉中以及陕西一带纳入治下。

        接下来只要东进吞并齐鲁一地,然后南下彻底挫败南宋朝廷,那历经三百余载未曾一统的汉地,就在萧凤手中完成一统。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先稳定治下百姓。”

        想着这些事情,萧凤踏入了走入属于自己的政枢府之中。

        在政枢府之中,包括萧景茂、杨承龙在内,一应人员早已经汇聚一堂,他们手中拿着文书,就等着萧凤的命令。

        见萧凤坐定之后,萧景茂一马当先,第一个站了出来。

        “启禀主公,这些乃是你要我准备好的材料,还请你过目。”

        将手中的一摞资料抵到萧凤身前,萧景茂还感觉腿肚子有些颤抖,萧凤因为战争原因所以无法回到长安。

        作为其代行者,萧景茂知晓自己任何一个决定,都有可能造成相当严重的后果,所以他什么事情都要和别人讨论一下才敢做出决定,不然的话就会感到不安。

        萧凤结过这一摞厚实的资料,开始专注的看了起来。

        纸张一页页的减少,萧凤的神色也越发沉重起来,萧景茂在旁边偷偷瞧着,心中莫名感到忐忑,毕竟很多事情他处理的并不能算是多么好,还是很容易被挑出毛病的。

        比如说曹傅、何源,比如说邯郸起义一事,都为人诟病。

        “原来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继续翻阅着手中的资料,萧凤头也不抬就是问道。

        “这个,还请主公多多谅解。”

        萧景茂觉得自己有些拘束,先前他处理那些政务自由惯了,如今被萧凤质疑,却是有些不适应了。

        “没事!”

        萧凤并未多说什么话,她的神色就和那些久居高位的上位者一样,依旧如常。

        更何况对于上位者来说,犯错误实在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比如说萧凤起义时候,就因为失误导致了潞州屠杀、之后太原之战、静海一战全都如此,幸亏后来及时补救,才没有彻底崩溃。

        “还好,看样子主公是原谅我了。并不打算追究我的责任!”

        虽不知晓萧凤心中所想,但萧景茂见萧凤这般淡然,也松了一口气,“没事”两字虽然平常,但对于他来说,却好像赦免令一样,足以让旁人也无法指摘。

        其余人一片骚动,但眼见萧凤并无任何追究打算,也只好将心中牢骚全都压了下去。

        在这赤凤军之内,终究还是以萧凤为首的。

        等到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萧凤脸色才变了一变,也终于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萧景茂,萧景茂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的眼光,周围的同僚似乎也因此而小声嘀咕了起来,但他却昂起头来,心情已经平静下来。

        在这最后一页上,他写了自己的请求。

        果不其然,萧凤抬起头来,总算是正视其眼前这位总理,口中也说出了他一直想要听的话:“只是你打算辞职了?”

        “没错!”

        萧景茂阖首回道。

        萧凤追问道:“为什么?”

        “启禀主公。”

        萧景茂指了指自己那已经花白的头发,在前来这里的时候他曾经精心打扮,但依旧无法遮住那一根根白发。

        他说道:“你也知晓,我今年已经年近六十,身子已经无法承受住长年累月的煎熬,纵然想要坚持下去,但却经常感到胃疼,所以有时候很难及时做出回应。若是继续这样下去,只怕会对我朝朝廷造成相当的影响。既然如此,我若是不趁着这个时候急流勇退,只怕一世清明,也要毁于一旦了!”

        自北伐之后,因为维持了整个赤凤军后勤补给,萧景茂的名声在境内以及赤凤军之内,也是水涨船高,隐隐中甚至有和张良、管仲等人齐名的迹象。

        “这倒也是!而且你任职时间也已经到了。”

        萧凤稍作沉思,也没多做挽留。

        “既然如此,那你就暂且歇息一下,颐享天年吧。”

        萧景茂心中莫名一松,连忙躬下身子拜谢道:“主公恩赐,微臣在此多谢了。”

        正待他离开之后,萧凤心中微动,却是有些好奇:“对了,辞职之后你打算到哪里去?”

        “这个。若是可以的话,我倒是想要到崇志学院任职,当一介教习!毕竟恩师遗愿,想要让新学大盛。我作为他的弟子,自然责无旁贷!”萧景茂虽觉奇怪,但也直接了当说出自己的打算。

        他当初能够踏入政务院,并且顺利成长至今,却是多亏了有宇文威的教导。

        只可惜之前因为忙于公务的原因,他始终都抽不出时间去崇志书院看看里面的情况,不过在这段时间内,萧景茂也并非无动于衷,在明里暗里都给予了相当的帮助,否则崇志书院如何发展到赤凤军境内最大的书院?

        教习多达六百余人,学生也有三千之众,比之当初稷下学宫也不遑多让。

        每日掀起的各种关于新学、旧学的讨论,当真是蔚为壮观。

        所以当辞职之后,萧景茂念及传播师尊思想,就产生了仅仅以一位教习身份踏入其中,传播新学的想法。

        萧凤赞道:“宇文先生能有你这个徒弟,也是他的荣幸。”

        “这是自然!”

        萧景茂躬身作揖,随后便庄重的请求道:“所以微臣在此恳求主公,能够允许我就此辞职。”

        “好吧,我恩准了。”

        萧凤虽是感到叹息,但对方心思已定,她也没好意思阻止,只是见萧景茂正欲离开,却是张口问道:“对了,你觉得在场众人之中,谁可以接替你的位置?”

        为了能够着眼于大局,萧凤对于自己治下官员并不太清楚。

        萧景茂虽是为之一愣,随后就感觉到一应人莫不是将渴望的目光看向自己,他感到有些沉重,也明白自己这一番话,可能会改变许多人的命令,甚至会让某些人愤怒。

        但今日既然有萧凤在这,他也直截了当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北伐虽是胜利,但国朝之中钱粮消耗一空,却是再无力气发动战争。接下来,应当以勾连各地交通、安抚百姓为重,唯有如此方能稳固我等通知。能有这般才华的,当是杨承龙。”

        听到这话,杨承龙的精神立刻抖擞起来,带着感激的眼神看向萧景茂。

        他对那总理一职渴望许久,没想到今日时候,也有触摸的可能。

        “杨承龙?”

        萧凤念叨着,也若有所思看了一眼。

        相较于萧景茂,这杨承龙明显要年轻许多,应当四十来岁,大概因为经常在外面跑,所以皮肤显得黝黑而且粗糙,身躯也相当板实,再配合他身上穿着的紧贴衣衫的军服,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积极向上的精神。

        其余人也是心中忐忑,不知道萧凤心中所想。

        萧景茂并未在意,转身就从此地离开,毕竟决定谁能够当总理的只有萧凤,别人充其量只能够影响,是断然无法改变的。

        萧凤也没多做言辞,等到萧景茂离开之后,方才问道:“关于邯郸,你们有什么看法?”

        此刻,距离王践行等人发动起义也过去了近半年的时间,这半年内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是一点都不知晓。

        为了防止两面作战并且拖垮赤凤军,萧景茂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选择隐瞒这件事情。

        但在萧凤回到长安之后,这件事情也无法隐瞒了,虽是感到震怒,但这也是当初唯一的方法,萧景茂之所以选择离职,未尝没有这个原因。

        “主公!”

        见萧凤提及此事,马云冬立刻就站了起来。

        “根据段陵他们传来的消息,目前正在和张弘圣鏖战之中。但因为缺乏军械,目测很难守住邯郸。若是想要继续的话,只怕就得撤退了!”

        “这么严重?”

        萧凤忆起二十年的计划,不免皱紧了眉梢。

        当初时候,她之所以允诺王践行等人留下来,一方面是为了安顿受伤的士兵,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在当地建立根据地,等到日后重新回来之后,这些人也可以里应外合,一起攻下齐鲁一地。

        但事态发展总是出乎意料,没等他们发出命令,那王践行就迫不及待开始了行动。

        马云冬警告道:“没错。毕竟他们和我们不一样,为了隐藏自己的行踪,很多的事情都只能暗中行动,若是稍有扩大就会被发现。否则,如何会拖到现在?”

        那齐鲁一地的土豪劣绅之前虽是经过赤凤军清洗,但毕竟还在蒙古麾下,更因此置身于乱世之中,唯有世家大族才能够屹立其中,所以此地的赤凤军发展一直不是很顺畅。

        尤其是以孔府、张弘范等汉家大族为首,更是一直严加防范。

        这一次率兵攻打邯郸城的,就是以张弘范之子张珪以及孔元措之孙孔浈为首。

        “这般看来,他们倒是挺危险的。”萧凤有些紧张。

        她也知晓赤凤军刚刚经过一场惨烈的恶战,所剩物资再也支撑不了下一场战争,若是想要长途跋涉千里支援邯郸,着实太过困难。

        马云冬心忧远处故友,对着萧凤劝道:“正是因此,所以还请主公能够派出兵力支援,哪怕只是做一个样子,至少也让他们能够安心。要不然,主公当初为何要让他们留在当地?”

        萧凤听了也有所意动,虽然现在还不是时候,但既然他们还没有忘了自己,那自己不管如何总得要给予回应。

        不然,她还如何担当赤凤军统帅?

        “但是主公,就我们现在的状况,府库之中所剩无几,那调遣士兵的钱粮又该出自何处?”

        这个时候,财政部的许处又是横插一句,直接开始哭诉起来。

        马云冬只感到无比愤怒,冲着那许处直接喝道:“钱粮什么的,大不了直接从我俸禄里面扣。但若是迟了救援,让他们被那群混蛋给灭了,信不信我现在就砍了你?”

        虽是成为了官员,但马云冬多年军伍出生,说话还是粗鲁了许多。

        许处一时间也被镇住,但随后一想却觉得不妥,辩道:“就算是现在派军救援,若要抵达的话至少也得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你这般骂我,又有什么道理?”

        “什么?你这厮,竟然还敢顶嘴?”

        马云冬忍耐不住,对方不过是一介书生,更没有任何行伍出生,能够立足这里已经让他无比吃惊,今日竟然敢说出这种话来?

        他立刻就打算教训对方一顿!

        许处虽是害怕,但也昂着脖子,一点也没妥协的余地。

        萧凤见到这一幕,为之皱眉,直接警告道。

        “说就说话,发生了怒气!莫要忘了,这里可不是战场。”

        两人听了,本来踏出的脚步也立刻缩了回去,面对萧凤他们还没有敢抗令的勇气。

        “我让你们在这里,是让你们商量如何解决事情的额,不是在这里吵架的,知道了吗?”萧凤直接斥责起来,一点也不给两人面子。

        被这一阵斥责,两人也觉得之前表现颇为羞愧,只好退了下来。

        众人一时间也纷纷愣住,也不知晓应该如何诉说,整个政枢府顿时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萧凤见众人宛如泥塑木雕一样,就那么杵在原地,也是感到有些怒气。

        “还有,莫要以为你们就没有责任。今日我就说了,若是不商量个章程,大家都别想出去,知道了吗?”

        众人皆是愣住,彼此互相看着,莫不是面面相觑。

        要知道他们今日前来时候,可没听到过会有这种事情,所以也没有做好准备,如今突然被要求给出相应的方案,这简直就是为难啊!

        但提出这个要求的乃是萧凤,任由他们胆子如何大,也断然不可能拒绝!

        此地,陷入一片宁静之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