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九章新的改变

第一百六十九章新的改变

        “也许,我们应该换个角度考虑。”

        见众人眉头紧锁,杨承龙试探性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萧凤双目挪动,饶有兴致的看着杨承龙,问道:“换个角度?你的意思是什么?”

        “比如说宋朝!”

        杨承龙一时间感到拘谨,但眼下正是表现的时候,于是他稍微将下巴抬了起来,一方面显示自己的地位,另一方面也表示对对方的尊重。

        “宋朝?你的意思是向他们求助?”

        萧凤感到为难,之前驸马事情可着实恶心坏了,所以直到现在她也不愿意去见那宋朝使者。

        没想到,杨承龙竟然提出这个建议?

        那马云冬更是直接表现出自己的不悦:“宋朝?你莫非忘了,那宋朝究竟对我们做了什么事情?之前心知我们即将北伐,不欲另开事端就以此为借口,想要以联姻之事逼迫我们接受。如今听到我们竟然上门求教,谁知道这帮人又会提出什么要求!”

        “确实。但眼下蒙古大军折损过半,我朝之内也损耗甚多,并无再战可能,唯有宋朝安然无事!纵然我们不去求助,想必他们也会借着这个时候想要生事。既然如此,那何妨直接由我们提出请求?”

        杨承龙不以为意,将自己的计划一一说明。

        “若是能够说动对方北伐,那自然可以逼迫齐鲁守军被迫反抗。如此以来,邯郸义军的压力自然也会有所削减,而我们也可以趁着这个时候援助他们,若是有可能的,也许还可以将河北东路和河北西路也纳入辖境。”

        众人听了,也觉得这个计划甚好。

        一方面能够降低义军压力,另一方面也可以开疆拓土,可谓是一举两得。

        “这计划的确诱人。那你打算如何去做?”

        萧凤沉吟起来,却是问道。

        这计划的确不错,但计划只有被执行起来,才有发挥作用的可能,所以她更好奇,杨承龙打算如何去做,进而说服宋朝开始北伐。

        “主公。若要此计成功,依我看还需要主力出力!”

        杨承龙有些紧张,先是对着萧凤拜了一下,然后才敢说出自己的想法,毕竟他的想法可是相当冒险。

        萧凤回道:“无妨。你大可一说!”

        “那好。”

        杨承龙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鼓起了勇气,随后才说道:“主公,你也知晓那宋朝对你向来忌惮,一直以来都想要粉碎我军,将我们纳入统治之内。从先前断绝粮草,再到拒绝我等入川,甚至是这次的驸马事件,莫不如此。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妨以此为条件,让对方答应北伐!”

        “哦?说来听听?”萧凤生出了一些兴趣。

        杨承龙虽感激动,但想到心中所想,却有些害怕,低声问道:“是的主公。只是在我说出之后,还请主公莫要怪罪我。”

        “我也非那凶残暴戾之人,岂会做出这等壅塞言路之举?”萧凤虽是感到有些不妙,但当真众人的面,她也不好拒绝。

        “主公!您今年也四十有六,但却始终没有子嗣,这一点我想大家都明白。”

        见萧凤允诺之后,杨承龙这才大着胆子,将自己心中真实的想法说出来。

        萧凤顿感害怕,直接打断:“你是什么意思?”

        因为身份特殊,她一直以来都在逃避婚姻,甚至是对于一个皇帝来说,最重要的子嗣问题。

        之前也不是没有人提及,但都被她一阵呵斥,甚至以贬斥乃至于行刑手段直接断绝,所以军中之人也就没有在提及此事,没想到今日杨承龙竟然又提出这事了。

        “在下没别的意思,只是臣以为,若是主公就这样孤独终老、无人祭祀终究不妥!”杨承龙连忙跪在地上诚惶诚恐的说道。

        萧凤难掩心中排斥,直接斥责了起来:“孤独终老?我有列位爱卿陪伴,如何会孤独?更何况纵然是百年之后,就凭我这再造中华的功绩,任谁想要位列朝政,都得祭祀一番,如何算是没人祭祀?你只将目光看在了子嗣上,却是限制了目光!”

        “主公仁德,自然是世所罕见。”

        杨承龙俯身拜倒,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若是让眼前之人嗔怒,他纵然有萧景茂的推荐,也一样得吃灰。

        “但凡尘俗世之中,却是庸人居多,要不然那宋朝如何会这般昏聩?让那一个个庸碌之辈恬不知耻占据高位,导致今日局面。正是因此,所以属下认为,若是主公以祈求子嗣为借口,也许对方便会允诺北伐。”

        “祈求子嗣?”萧凤奇道。

        若是一如之前赵孟頫那般婚约之事,她自然直接拒绝,但若是子嗣之事,却并非那么难以接受。

        毕竟萧凤自起义以来,所认的干儿子、干女儿一点也不少。

        杨承龙阖首回道:“没错。若是陛下以年龄已高、为解膝下子孙为名向宋朝求取子嗣,我想对方应该会答应。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这实在是插手我军内政的一个棋子,有何乐而不为?”

        “这倒也不错。”

        萧凤垂目想了想,也觉得并无不妥。

        这种祈求子嗣之事并不少见,于春秋战国时候,更是相当流行,可以说是类似于质子一样的东西。

        不过这个却要更复杂一点,毕竟对于宋朝来说,一个能够名正言顺继承萧凤晋王甚至赤凤军的继承人,也是他们所迫切需要的。

        “既然如此,那此事就交给你去办吧。”

        吩咐了下去,萧凤也让众人离去,那些人眼见此事了解,也纷纷松口气,对杨承龙也是侧目以视。

        能够解决这事情,想必日后杨承龙定然可以飞黄腾达了吧。

        而萧凤等到众人离开,也不绝抚摸了一下额头,唏嘘道:“转眼间我就已经四十多了,若是其他人只怕都有孙女了。唉,没想到我竟然有朝一日会成为母亲?只希望那家伙是一个安静的主,不会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来。”

        毕竟那厮虽然实质上乃是质子,但终究还是顶了一个萧凤之子的名头,终究还是会有趋炎附势之人靠上去,这也不是萧凤所能阻止的。

        希望,对方那质子,能够符合我的要求吧!

        ——————

        临安城。

        勤政殿之中,众位大臣看着那空悬着的龙椅,莫不是忐忑不安。

        要知道,距离规定的时辰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这让他们开始担心起来,是否赵昀出现了一些状况,要不然为何直到现在也没现身?

        立身其中,陈宜中觉得自己都有些轻飘飘的。

        当初扳倒丁大全、谢方叔的时候,他也有所参与,所以时候也被赵昀所看中,被提拔上来,虽然自己也不过是一介无名之辈,更是没有任何功绩,但能够亲身见识这些朝官的风姿,还是让陈宜中感到有些飘忽。

        “只是为何官家还未上来?”

        虽是如此,但陈宜中眼见赵昀始终未曾露面,也开始浮想联翩了起来。

        这不,立刻就有人忍不住了。

        “为何官家还没出现?难道他忘了今日早朝之事了吗?”

        立身此地,李曾伯有些等待不住,朝中尚有许多事情未曾处理,但那赵昀却始终未曾出现,这让他感到有些不悦。

        “你又不是不知道,因为那赵孟頫之事,官家可着实被气的不起,直到现在都没恢复过来。你这般急躁,难道就不能等一等吗?还是说,你认为陛下就不能稍作调养,恢复生机?”贾似道口中讥讽,眼中也带着挑衅。

        “贾似道!”

        李曾伯没有理会,他身边的一位却是忍不住了。

        只见那人毫不掩饰厌恶,直接喝道:“现如今赤凤军北伐成功,其声势如日中天,中原之地也是频频起义,大有燎原之势。我等若是不做出反应,坐视齐鲁一地为赤凤军所占,只怕到时候君臣互换、主仆倒置,也是大有可能的。相较于天下大势,区区驸马之事,又有多么重要?”

        大概是对赵昀这行径感到不满,这人又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骂道。

        “官家拖到现在都没来,难不成已经忘了这大宋江山了吗?”

        “好,好一个忠臣义士。但是我想问你,这大宋江山重要,难道官家的身体就不重要?”出乎那人的预料,贾似道却是拍起手来,看起来应该是为那人的话喝彩,但是在别人听着,却怎么都感觉充满了讽刺。

        那人一时语塞,怒目而视贾似道:“但你可知晓,那蒙古现在已被赤凤军战败,其首领萧凤之心,可以说是昭然若揭。我等若是还不想出个办法,难道坐视我朝被那厮给灭了?”

        “牟子才!”

        李曾伯听了这话,双目睁开带着嗔怒看了对方一眼:“莫要再说了!“

        “可是李大人。你也看到了,那萧凤僭越大位,在长安之内大肆庆贺,却并未和我等知会一声。更是将赵孟頫囚禁起来,曹傅更是未曾过问就直接处死!如此行径,实在不当臣子。”牟子才自觉有些难以接受,询问道。

        “你当知晓,她乃是晋王,自然有权力处置自己的部下,我等又何必指摘?”李曾伯摇摇头,却不愿意继续纠缠在这上面。

        便是朝中众臣,眼见牟子才将这件事情捅出来,也面带羞愧的低下头。

        谁都知晓,那赤凤军另成一脉,内部官员全部自立,和宋朝官僚体系绝不相同,那萧凤虽是徒添为宋朝晋王,但这个也不过是一介虚名,不仅仅没有俸禄,就连平日里庆典时候应该的封赏也没有,可以说这世界上哪里哪有这样名不副实的王爷坟。

        他们也试图将萧凤控制住,将其调入临安之内。

        但萧凤自当初离开临安之后,无论是什么理由,都一律拒绝,这让他们感到极为棘手。

        牟子才双目圆睁,还是带着不甘,对着在场的众位大臣喝道。

        “正是因此,所以我们才要主动出击,彻底压制住他们,让他们无法威胁到我们。不然的话,那萧凤迟早会灭了我们。要知道就连蒙古大军都折在她手中,若是换成我们的话,还有谁能够抵抗?”

        “这倒也是!”

        众人听了,莫不是面面相觑。

        “但是,我们又该如何行动?”

        细细想着,他们却发现自己竟然毫无任何办法,将这个足以威胁到自己的存在瓦解掉。

        这并不是削藩!

        和八国之乱不一样,那萧凤和宋朝并无多少联系,其治下百姓对宋朝更是多有敌视,之前之所以对宋朝称臣,所求者也不过是暂时的休战罢了,两者之所以没有打仗,不过是因为对各自利益有损罢了。

        也不是镇压叛乱!

        赤凤军麾下之地全都是从蒙古之处攻打而来的,和宋朝并没有半点关系,使用的军队还有那些军械,全都是自己训练出来的,就连负责管理当地的官员,也是自己培训的,宋朝也没有起到半点用处。

        若是算起来,两者倒是类似于蜀汉、曹魏之间的关系,虽然短时间内有依附的可能,但长久算来两者却是势成水火,终有一天还是会开战的。

        而在这时,那赵昀也在董宋臣的搀扶下缓缓走了上来,众臣看去感觉眼前的这个皇帝似乎有重新恢复之前样子,腰杆挺得高高的,脸颊上也带着红晕,虽然众臣都嗅到了一丝脂粉味,但他们却异口同声全都闭上嘴了。

        就算只是伪装的,只要能够安定民心,那就足以让他们无视此事。

        “诸位爱卿,你们在谈论什么事情呢?”

        见众人全都是一副火药味的样子,赵昀虽是感到难受,但还是强撑着身体问道。

        “陛下!”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那贾似道早已经一部踏出,直接说道:“我们在讨论赤凤军北伐成功的事情?”

        “北伐成功了?”

        听到这个消息,赵昀脸色“唰”的一下,就变得苍白了许多,大概是因为太过惊讶了,他也不免牵扯到了皮肤,让上面的脂粉一层层的落了下来,露出了下面显得病态的皮肤。

        李曾伯赶紧低下头来,装作自己没有看出来,低声回道:“没错。所以我等来此,就是为了请教陛下,我们究竟应该如何行动,才能够阻止赤凤军进一步扩张!”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