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章中原之争,北伐开始

第一百七十章中原之争,北伐开始

        “阻止赤凤军吗?“

        赵昀脑中顿时浮现出萧凤脸庞,当初初见时候,他还以为那个女子不过是痴心妄想,如何能够完成自己历代先祖都无法完成的事业?

        但今日听到对方北伐竟然成功,赵昀就感到心中发虚。

        那女子比他还年轻,更是一介女子,如今更是立下这等功勋,这让他在面对臣子的时候,又该是如何自处?

        贾似道坦然说道:“没错。如今赤凤军北伐成功,于国朝之内已经掀起了莫大的浪潮。我等若是不做出相应的姿态,只怕会被那些人耻笑!“

        旁边的李曾伯听了,有些诧异看了一下这位同僚。

        今日能够在面对赵昀侃侃而谈说出这些话来,可见贾似道此人也并非众人传言的促织相公那样,徒具虚名!

        “那你的意思是?”

        赵昀带着一些期颐。

        他本就身体不好,刚刚才从驸马事件恢复过来,如今又陷入了北伐成功事件。

        这让他陷入一种茫然无措的状态,根本弄不清楚究竟应该如何做,才能够挽回自己的国家颓废的倾向。

        作为一个皇帝,赵昀还是想要挽回自己的王朝衰败的趋势!

        贾似道稍微整了整衣襟,让自己有了一点气势,回道:“那就是北伐!”

        “北伐?”

        李曾伯不免皱眉,感到疑惑不解,侧目看向了贾似道,问道:“敢问贾相公,你这北伐是打算打谁?要知道那赤凤军实力强横,便是蒙古也难以对抗,仅凭我军如何能打?”

        其余大臣皆是皱紧眉梢,一脸忐忑的看着贾似道。

        他们并不愿意由自己开启战端,毕竟赤凤军野心虽是昭然若揭,但却始终尊宋朝为正统,若是他们率先展开行动,却会给对方以口舌,便是国中之人也难以说服。

        治下百姓早就厌倦战争,哪里还愿意去招惹一个自己打不过的对象?

        “呵呵!李相公,那赤凤军和我等无冤无仇的,我为何要攻打他?”一边摇着头,贾似道一边说着,目光斜斜看着李曾伯,似是为李曾伯那窘迫而感到开怀。

        诸位大臣也是微微点头,那赤凤军如今刚刚挫败蒙古,治下百姓也为之欢庆鼓舞,正是气势正隆的时候。

        在这个时候招惹对方,无疑寻死!

        “贾相公,那你的意思是?”

        赵昀一脸好奇,想要知晓贾似道的想法究竟如何。

        贾似道回道:“我的目标,自然是蒙古!”

        “蒙古?你确定吗?要知道那蒙古虽是遭到赤凤军重创,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其实力依旧可怖,往常时候我们虽是屡次对抗,但始终无法战胜对方。为何你觉得我们能够打赢对手?”李曾伯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他曾经和蒙古大将兀良合台对抗过,更在余阶死后接掌四川制置使,可以说当朝士大夫之中少有的通晓兵略之人。

        “要不然如何?”

        贾似道感到不满,登了那李曾伯一眼,但李曾伯浑然无视,却也让他感到不快,又是对着赵昀劝道:“陛下!那赤凤军刚刚和蒙古经过一场鏖战,其钱粮消耗一空,三五年之内断然无法发动战争。而那蒙古也因此削弱,以至于齐鲁一地叛军连起,导致内部空虚。我军若是不趁着这个时候北伐,只怕日后就没有机会了!”

        李曾伯知晓宋军自己内部情况,自然难以说服。

        但若是赵昀的话,贾似道自信以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定然能够说动对方。

        那赵昀露出几分异色,但却带着几分害怕,低声问道:“依照爱卿所说,此刻正是用兵时候。但贾相公,你也知晓北伐一事事关重大,若是开启的话,非得牵扯到数十甚至上百万人,却不知晓你有多少打算?”

        他也不是没有发起过北伐,在二十年前尚且年轻的时候,就曾经组织过一次北伐。

        那一次北伐被称之为端平入洛,虽是顺利的击败了金朝,但却因为蒙古的原因,所夺得的领土又是重新丢失,自己更是遭到蒙古惨烈的打击,连连割地赔款,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贾似道拍着胸口,一口应了下来:“陛下请放心,只要臣亲自出马,定然手到擒来。”

        “很好。那朕就准了!”

        赵昀听了,只感到无比高兴。

        他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听的都是各种噩耗,要么就是什么地方发生了灾害,要么就是什么地方又出现了叛军,这让他忙的焦头烂额的,纵然是想要休息一会儿,却依旧被一个个大臣追到皇宫之中,直接将各种报告硬塞到自己的手中。

        他想要拒绝,但若是稍微露出懈怠来,那些大臣就会直接跑到他的面前,直接就是一顿训斥。

        这皇帝当的,实在是憋屈!

        “陛下,不可啊!”

        李曾伯在旁边听了,却感觉这个机会太过仓促,事先没有做好准备,完全就是脑子一热就提出来的,于是他又是站了出来,将自己的想法直白的说了出来。

        赵昀脸上顿时露出一点愠怒,说话的时候也没有之前的淡然:“李曾伯!那你说说为何不可?”

        “陛下!我等对北方之事丝毫不知,更不知晓其中关节,若是贸然进入其中,如何能够确保成功。就怕这次北伐未尽奇效,反而可能耗尽了我军精锐。”

        虽知赵昀心中不悦,但李曾伯不掩饰自己的担忧,直接说了出来。

        贾似道一脸不屑,朗声诉道:“哼哼!那蒙古精锐早已经被赤凤军挫败,便是北方起义之人,也多是一些乡野村夫,如何能够和我军对抗?而且其地百姓饱受蒙古摧残,若是听闻天兵降至,定然会赢粮而影从。到时候克复中原指日可待,便是重回故土也是可能。李曾伯,若是耽搁了这千载难逢的好时机,你就是千古罪人了!”

        说到这里,贾似道双眉一竖,对着那李曾伯也是一阵斥责。

        其余大臣已然注意到赵昀态度,更见贾似道已然将刀锋对准李曾伯,也是纷纷开始指责李增博得不是。

        “哼哼。北地虽是有一些势力,但他们也不过是千儿八百人,不过是乌合之众。你却在这里夸大敌人实力,难不成是存心灭我军士气吗?”

        “那蒙古已经被赤凤军打垮了,哪里还有当初南征时候的厉害?更何况我朝这些年训练新军、锻造兵械,早已经不是吴下阿蒙。”

        “而且那赤凤军刚刚打完仗,短时间内就算是想要干涉,也定然是有心无力难以阻止,简直是天赐良机。我们若是错过了,岂不是可惜了?”

        “……”

        他们本就没有多少操守,只因为见到赵昀和贾似道一起发力,便跟着一起附和,更不去考虑其中的道理,就是对着李曾伯一阵谩骂。

        能够在这里面不发一言,不过是少数人罢了,这其中就有陈宜中。

        被这群人这般说着,李曾伯也怀疑自己是否有错,只是一想到此刻宋军内部的情况,便感到着急。

        “李曾伯?你若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不如这就辞官归乡吧,也免得继续占着高位,丢人现眼。”

        赵昀眼见众位大臣皆是表明支持,对那贾似道更是另眼相看,只是看着李曾伯站在这里,却是感到碍眼极了。

        这些个大臣,每日里除了反对,就没有一个能够提出解决方案,还不如直接辞职算了。

        这一刻,赵昀这样的想着。

        李曾伯一时黯然,置身于大殿之中,只感到孤立无援,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听到赵昀这般说了之后,他更是感到无比失望,准备将自己的官帽和官袍摘下来。

        既然什么事情都无法做到,还不如辞官归隐算了!

        “陛下!”

        眼见众臣稍作歇息,陈宜中抓住这个机会,直接站了起来说道:“李相公之所以反对,应该有自己的考虑,既然如此为何不听他说一说原因?”

        “好吧。那你依你所言,让他说说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

        赵昀也不愿自己变成众人眼中的昏君,便接纳了陈宜中的建议,至少就算是辞职,也要让对方能够坦然接受。

        李曾伯松了一口气,带着感恩看了一眼那陈宜中,紧接着就当真在众人的面,将自己所思所想一一说明。

        “各位应当知晓,北伐一事事关重大,若要发动的话,非得调集数十万军民才能够成功。到时候数十万军民所需的粮草兵饷,又该从何处收集?要知道我朝为了维持百万禁军,已经是竭泽而渔,治下莫不是怨声载道。若是现在贸然发动北伐,只怕会引动一场暴乱。到时候重演北宋方腊一事,只怕也是可能的。”

        他这话说完之后,赵昀明显一愣,虽是想要驳斥,但却觉得对方所思所想颇为正确。

        谁都知晓当初北宋宋徽宗上位之后,不仅仅大肆修建宫殿,更是先是在西夏之地开疆拓土,之后更是和金密谋想要夺取燕京之地。

        谁料到,一场方腊战争,就露了整个北宋的底。

        之后金朝灭辽、靖康之耻乃至于宋朝南狩,等等诸多事情一一验证了之后的结局。

        赵昀,自然不想成为这种亡国之君!

        “哼!”

        那贾似道却是轻哼一声,直接反驳道:“你这说辞的确有理,但依我看却也不难解决。”

        赵昀问道:“哦?那爱卿觉得,应该如何解决?”

        “陛下。你也知晓齐鲁之地多豪杰,若是我等以华夏正统为名,定然会有许多豪杰纳头投降。到时候有他们帮助,我军自然不需要维持那么多的士兵。到时候只需要驱狼吞虎,自然能够挫败蒙古势力,尽占整个中原。”

        贾似道朗声回道。

        李曾伯露出一丝担忧,觉得此计实在不妥,张口问道:“若是他们不肯呢?毕竟那些人也非善类,之所以投靠我朝,也不过是想着利用我朝而已。若是因此养出了第二个赤凤军,又该如何?”

        这手段,宋朝以前也不是没有玩过,从一开始的李全,再后来的李膻,甚至是赤凤军莫不如此。

        只可惜每一次都因为各种原因而失败。

        要不然,李曾伯也不会有这么多的疑问。

        “要不然如何?你也说了,若是直接派遣军队占领,消耗实在过于庞大,不借助当地的势力就像成功,你觉得可能吗?”贾似道不以为意,直接说道:“要知道当初那赤凤军若非有我们帮助,如何能够成就今日之举?”

        “没错!”

        赵昀点点头,说道:“关于此事,我想我们只需要提前做好准备,应该可以避免这些事情。”想着那赤凤军,他也是暗暗后悔起来,为何当初没有趁着赤凤军虚弱时候,将他们纳入宋朝之内。

        要是当初能够控制住赤凤军,今日有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事情?

        只可惜赵昀却没想过,若是赤凤军投入了宋朝麾下,有如何能够有今日的辉煌?

        “可是陛下!那此次负责北伐的又该是谁?”李曾伯又是问道。

        此番北伐乃是重中之重,所牵涉的乃是数万军民的安危,若是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势必难以成功。

        贾似道昂起胸膛,朗声回道:“我等既然为陛下之臣,此刻自然应该挺身而出,为陛下解忧。所以这一次,就由我亲自出征!”

        “你?”

        李曾伯轻哼一声,丝毫不掩自己的怀疑。

        “就凭你,能成功吗?”

        不是他质疑,实在是贾似道之前并无出色的战绩,要知道勇猛如孟拱,尚有魂丧战场,坚韧如余阶,也有蒙古入川之耻,就算是当今第一人萧凤,也有当初静海身死之灾。

        这些名将都有失败时候,仅凭贾似道,能成功吗?

        感受到对方透过来的轻蔑眼神,贾似道难掩自己的愤怒,低声喝道:“要不然呢?难不成就坐视赤凤军继续做大吗?要知道那赤凤军虎视眈眈,随时随地都在看着咱们。咱们若是不趁着这个时候做好准备,到时候赤凤军南下,咱们都得死在这里!”

        其余大臣也是一脸不屑盯着李曾伯,俨然将李曾伯当做了异类。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改变了自己的态度。

        昔日的劲敌,曾经屠戮了不知道多少百姓的蒙古,在不知不觉之间不在占据首要的,取而代之的则是赤凤军。,尽管自赤凤军起义以来,一直都和宋朝相安无事,甚至屡次示好。

        对正统的维护,对华夏的坚持,对儒学的解读。

        赤凤军的一切变化,让他们为之害怕,甚至拒绝接受这种改变,因为这一切都会摧毁他们存在的根基。

        赤凤军,必须消灭掉。

        不知不觉间,这里的所有人都似乎达成的同一个心念。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