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二章元宵佳节萍花时

第一百七十二章元宵佳节萍花时

        踏入寝宫,赵昀正准备歇息,却见那谢道清早已经候在这里。

        他顿时皱眉,却是低声喝道:“你怎么出现在了这里?“言辞之中,对谢道清这位明媒正娶的正室,充满着不耐烦。

        “我与陛下乃是多年夫妻,更是大宋皇后,如何不能出现在这里?“谢道清垂目低脸,不欲让赵昀见到自己脸上的幽怨。

        大抵是因为诺久以来都没有得到赵昀恩宠,所以谢道清一直都相当幽怨,连带着让自己的容颜也衰败许多,已经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那般美艳动人,更何况她还并不能算是一位美女。

        赵昀轻哼一声,不屑一顾的回道:“哼!那又如何?你现在,能为我生一男半女吗?“

        “这个,陛下说笑了!你与我已经多年未曾同床,如何能够生育?”

        谢道清神色为之一夺,只剩下那惨白的和白灰一样的神色。

        若说谢道清此生遗憾,那莫过于没有和赵昀生育一男半女来,这一点也被朝中大臣所妒忌,她也有自知之明,所以对赵昀恩宠贾贵妃、阎贵妃视若无睹,便是希望这两位也能够生育后代。

        但是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无论赵昀如何努力,都无法和这两位生育孩儿。

        唯一一个也就是贾贵妃之女升国公主,只可惜她乃是女子,自然不可能继承皇位。无奈之下,赵昀也只好将自己弟弟的孩子过继过来,充做太子。

        但是那赵璂却是一个脑瘫患者,七岁时候才能说话,这样子如何能够当做皇帝?

        念及这些,不仅仅是赵昀,便是谢道清也对自己颇为愤怒,为何自己无法给赵昀生出孩子来,要不然如何会出现这些事情来?

        赵昀为之一愣,对顿时感到自己无比孤独,别人所能享受到的天伦之乐、父子承欢,他却什么都得不到。

        在这偌大的宫殿之内,自己竟然没有一点温暖之地?

        想到这一点,赵昀也没兴趣会寝宫了,直接对着那董宋臣诉道:“我们走吧。待在这里,一点意思都没有!”

        远处,谢道清痴愣愣的待着,她抬起头来想要挽回,但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却终究还是闭上了嘴。

        “陛下!难道我,真的这么让你厌恶吗?”

        不知,不明,心中虽是想要愤怒,但却深知自己的无能,面对这一切,谢道清完全不明白,她究竟应该如何去做,才能够改变这一切!

        ——————

        “陛下既然不打算会寝宫,那之后准备到哪里就寝?”

        紧跟身边,董宋臣眼见赵昀愁容紧锁,显然因为之前谢道清的出现,导致了他的心情很差。

        见到这情况,董宋臣心中的那点心思,立刻就活络了起来。

        “朕也没什么心情,随便挑个地方得了。具体位置,就随你吧。”赵昀也没什么游玩的心情,只想要选个地方歇息。

        这一日,他先是被那李曾伯挤兑了一下,之后赤凤军的到来也是让他为之愤怒却不得不接受,随后那谢道清的出现,更是直接戳中了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心。

        两人无法生子,谢道清或许存在问题,但作为皇帝的赵昀却心里明白,也许真正的原因反而在自己的身上。

        毕竟他作用三宫六院,后宫妃子不敢跟杨广等昏君比较,但也无数不少,这其中和他有过夫妻的也不在少数。

        但她们,却全都未曾生育!

        这一点,让赵昀耿耿于怀。

        董宋臣心中一喜,立刻俯首回道:“既然如此,那陛下不妨去外面走走如何?”

        “外面?难道说那宫外能比这里更好吗?”赵昀笑道。

        “不是!”

        董宋臣连忙解释了起来:“只是陛下,自贾贵妃、阎贵妃去世之后,这宫内就变得冷清了许多。更何况宫内众人莫不知晓陛下身份,相处之下总是显得有些生分了。既然如此,何不出宫走走,也算是散散心?”

        “好吧,那就依你所言!”

        赵昀允了下来,就带着董宋臣准备离开皇宫。

        正当两人离开时候,却见远处快步走来一人,赵昀乍见此人,顿时皱眉。

        “牟子才,你怎么跟来了?”

        那牟子才回道:“陛下。你莫非忘了我乃是陛下亲封的起居郎了吗?陛下既然想要出宫,自然需要在下跟随,只有这样才能够确保陛下言行不失!”

        “好吧,那你就跟着吧!”

        赵昀无奈,虽是想要拒绝,但也知晓对方性情,只好让牟子才跟着。更何况宫外复杂,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也能让牟子才帮上一些忙!

        既然是出宫赏玩,自然不可能如往常那样盛装出行,所以三人皆是换了身上朝服,穿上了寻常人穿着的衣衫踏出了宫门。

        刚一踏出宫门,赵昀顿见远处深空之中,绽放出无穷光彩,街道之上也是人挤着人、脚跟着脚,想要稍微挪动一下都显得困难。

        见到这一幕,赵昀心中稍定,只要眼前这一场景依旧存在,那他的王朝就始终稳若泰山。

        赵昀感到心情稍微放松了一点,笑着问道:“今日是怎么了?竟然这般热闹?”

        “陛下莫不是忘了?今日乃是元宵佳节啊!”那董宋臣回道。

        依照往常惯例,每当这个时候,临安城之内都会展开盛大的庆典。

        而在这庆典之中,城中百姓以及那些达官贵族全都会走出家门来到大街之上,在这宏大的盛典之内一逞其能,也有商家在这个时候推出各种优惠,好趁着这个时候大赚一笔。

        就算是那些才子也按耐不住,纷纷聚集起来吟诗作对,更有人借着这个时候直接成名。

        曾经久在闺阁之中的良家妇女也会在这个时候走上街头,一个个的成群结队的,只为了能够趁着这个时候,好寻觅自己心目中的夫婿。

        可以说,这元宵佳节已经成为了临安城欢庆的时候了。

        “元宵佳节?原来是这样?”赵昀一脸无奈的摇着头,回道:“都怪我,这些日子里始终埋头在政事上,竟然忘了今日竟然有这般盛景!”一挥手中折扇,他却是升起一丝兴致,问道:“那你可知哪里是什么地方?”

        “陛下!若是咱家所才没错,那里应该是西湖了,现在应该正在进行花魁赛!“董宋臣回道。

        在这元宵佳节的时候,固然会有各种孟兰会、灯会,但其中其中最为著名的便是一年一度竞选花魁的评花榜颁布的时候了。

        宋代经济发展水平高,社会风气远比从前自由开放,当时,词人们用艳词来品评妓女们的才貌。久而久之,经验愈加丰富的文人骚客们,开始对比起了各家的各个妓女的优劣高下,谓之“评花榜”。

        评选的项目,除了容貌、神态、言语之外,还有诗词歌赋、琴棋书画。

        排名则仿照科举考试,分一二三甲、状元、榜眼、探花。

        可以说,这就是宋朝时候的“选美比赛”、“中国好声音”之类的大型选秀,能够登上其中的便是众多妓女之中最杰出的存在,其身价自然也是水涨船高,让人咋舌。

        为了能够在这评花榜上有一席之地,各大妓院莫不是使出浑身解数,便是其中妓女也是斗志高昂,鼓动自己的那些恩客们能够在这时候出手。

        那些恩客也毫不客气,动不动就一掷千金,将其当做炫富的场所。

        这个时候,临安之内的百姓也汇聚一堂,只为了能够在这股份时候,一睹平日里难得一见的诸多名妓的颜容。

        食色性也,人之常情!

        为了一个名头,自然也有人倾尽全力,只为了能够成为那花魁的入幕之宾。

        赵昀眉头一挑,立刻升起了一点兴致,却道:“花魁赛吗?往常时候我忙于国事,只有耳闻未曾见过,既然如此不如前去看一看?“

        “陛下,不可啊!“牟子才眼见赵昀起了心思,立刻劝道。

        他乃是正统儒士,对这所谓的评花榜不感兴趣,之所以反对也是因为此地龙蛇混杂,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出事。

        赵昀不以为意,摇头回道:“不过是去看一看,有什么不可的?更何况有你护持,我也并非寻常之人,难不成还怕会出现什么危险吗?“

        “没错!“那董宋臣也是笑道:“陛下只是去看一看,又不是去参加,有什么不行的?“

        牟子才无奈,只好素手在旁,跟着一行人来到了那西湖边上。

        此刻,在这西湖之上已然是人声鼎沸、摩肩擦踵,他们因此来的迟,所以也没站到好位置,只能见到在那西湖之上,正立着数十条画舫。

        画舫之上,各自立着一位女子,每一个莫不是国色天香、艳丽动人。

        她们手中也或是拿着胡琴,或是拿着笛子,或是拿着六弦琴,每一个都在竭尽全力,只为了能够一逞自己往日所学,好让那立在西湖边上的评判席上面的文人骚客们投来一眼,让自己能够登上评花榜之上。

        这些人儿也一个个摇头晃脑,尤其是听到了那悠扬琴声之后,更是露出了赞许的笑容来。

        但他们却始终三缄其口,不到最后一刻不公布自己的结果。

        整个人群也是忐忑不安,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一届评花榜状元,究竟会花落谁家。

        眼见此地热闹风景,赵昀也感到稀奇,却道:“我本以为此地不过如此,没想到竟然比我公布那状元郎的时候还要热闹!“

        “那是自然!毕竟那些敢于亮相的,莫不是国色天香、美艳动人,否则如何能够艳冠群芳?“董宋臣笑了笑,自嘲道:“说实在的,若非咱家身材有恙,只怕也想要上去一趟!”

        “你啊!莫不是后悔跟了我了吗?”

        赵昀摇着头,一脸和气的问道。

        对于这董宋臣,他却是相当看重,毕竟此人不仅仅善解人意,每一次都能够安排的妥妥当当,更重要的相当知晓分寸,从来不插手朝堂之事,尽管这些事情他从来都被蒙在鼓里面。

        董宋臣诚惶诚恐,赶紧低下头来,回道:“陛下。若非有陛下赏识,只怕在下早已经横尸街头了,哪里还能这样游走在大街之上?而那些花魁,又如何会对街边一介乞丐投注眼色呢?“

        “你啊,果然还是会说话!“赵昀笑道。

        若是他的那些大臣,能够和这董宋臣一样,不仅仅听话,而且还能够将事情办的妥妥当当,那该有多好啊!

        董宋臣回道:“那是自然!”

        只见远处一阵喧闹,赵昀一脸好奇的看了过去,只是因为那里人群太过拥挤,而他素来不喜欢和人接触太紧,只好站在旁边。

        董宋臣心思通透,立刻便对着赵昀躬身一拜,诉道:“陛下,不如让我去看看?“随后便离开此地,挤入了那人流之中。

        “唐安安,是唐安安!“

        “本届状元,乃是唐安安!”

        未等那董宋臣传来消息,整个人群一阵哄闹,纷纷叫起了这个名字。

        听到这名字之后,偌大人流之中一个年轻俊杰踏步走出,口中充满笑意的说道:“哈哈。看来各位还是稍逊一筹,让我得了头筹!“

        其余人一脸懊恼,很显然也是气急败坏了起来。

        这评花榜虽说是为了选出最佳人选,但参与竞选的终究乃是妓女,既然是妓女就免不了要出来接客,所以那些妓女事先都会将自己的初夜售出,作为吸引恩客的一种手段。、

        很显然,这位公子就是其中的一员。

        因为重金投了唐安安,所以唐安安在获奖之后,也会作为一种恩赐,让他今夜入席,共享秦晋之好。

        见到此人春风得意,众人皆是哀叹起来。

        “唉!本以为今年能够胜过你,没想到还是失败了。”

        “算了,只能等明年吧!也亏的这状元不能连任,要不然还怎么玩?”

        “没想到。竟然是你博得了那位唐安安的头筹!“

        那董宋臣也重新回到赵昀边上,一脸愧疚的回道:“官家。看来我还是迟了一步啊!“

        “无妨!”赵昀摇摇头,又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天空,回道:“此刻已经深夜时分,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了,我们还是回去吧。”说完之后,他却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公子,眼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意味来。

        董宋臣看在眼中,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