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五章公义之下,私心难掩

第一百七十五章公义之下,私心难掩

        邯郸城。

        立于城头之上,王践行极目远眺,止不住眼中愁容,只因为远处的那些骑兵。

        这些骑兵看起来颇为悠闲,就那么在远处游走着,偶然来了兴致,便催动胯下战马冲向邯郸城,等到引诱城中士兵展开攻击时候,他们便调转方向,迅速拉开距离,避开了射来的弹丸。

        这种行径,他们完了不下于数百次,早就习惯了。

        面对这一切,王践行也无能为力,只好命令部下谨守城门,防止被对方攻入城中。

        踏上城头,毛仁峰问道:“这些家伙,还在城外徘徊吗?”

        按照两人约定,王践行负责守夜,他负责守日,远处的一轮红日已然跃出地平线了,正是换班的时候。

        “没错!”

        王践行紧握手中长剑,眉宇间透着几分疲态:“自他们到来之后,这样子已经持续三个月了,对方始终不曾发动攻击。若是这样下去,只怕我们根本无法坚持下去!”

        “三个月了!他们是想要熬到春耕过去吗?”毛仁峰难掩愠怒,低声咒骂道:“若是错过了春耕,那我们可无法坚持下去啊!”

        为了抗击赤凤军北伐,蒙古在汉地之中可着实搜刮了一番,所以邯郸城内的粮食也不多,只能够让他们熬过冬天,支撑到春耕时候,才能获得充足的粮食。

        如今冬天即将过去,春天也悄然到来,本来应该是春耕的时候。

        但眼下因为邯郸城被封锁的原因,王践行等人自然也无法组织春耕,到时候在没有粮食的情况下又该如何坚持,却是让他们忐忑不安了起来。

        王践行轻笑一声,带着几分淡然来:“莫要这般丧气,不管如何我们不是已经坚持到现在了吗?若是继续坚持下去,自然会迎来曙光吧。你说呢?”

        清晨的薄雾还未消散,悬在空中的旭日也被浓郁的云气所遮住,但是那一抹通红通红的云彩,却让他们心中振奋无比,依旧未曾放弃希望。

        “这倒也是。毕竟第一次防守的时候,我们也一样以为无法守住,但不是一样坚持到了现在了吗?”受到影响,毛仁峰也感到心情平静了许多。

        “没错。只要枪在手,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王践行将手中铳枪举了举,笑容就像是黑暗之中的太阳一样,给人以希望。

        “当初时候,你以为主公不会派人来。但是在危机时候,他们不是来了吗?不仅仅让我们有了这种利器,更是帮助我们训练士兵,让他们迅速强大起来,足以和那些汉附军战斗。”

        “这倒也是!幸亏有那些人到来,要不然我们只怕根本无法坚持下来。”

        毛仁峰听到王践行所说的,顿时想起那几人来,本是紧皱的眉梢,也稍微舒展了一下。

        但他随后却露出几分迟疑,左右看没人之后,便压低声音埋怨道:“只是可惜了。若是那家伙能够稍微收敛一点,也许就更好了!”

        “嗯?又发生了什么事情?”王践行为之一愣,却是忐忑起来。

        毛仁峰双目一暗,在脑中稍作思考之后,方才回道:“你知道吗?就在之前,那段陵便找到了我,说是要让我那三弟领命出阵,前去偷袭对方粮仓?在不知道对方情况下,贸然出阵,这不是找死吗?”

        “原来是这样?”王践行为之愕然,随后露出几分愁容来,诉道:“既然如此,那就让我去说道说道。再怎么说我也是赤凤军老人,和那马云冬也有几分交情。他们,应该会给我一点面子的!”

        毛仁峰稍作轻松,回道:“那便好!”

        他们两人说的,正是马云冬所派遣的军官团。

        当听到邯郸城发生起义之后,如今已经荣升为万户的张弘范就派出其儿子张珪,率领三千人马进攻邯郸。

        听闻消息之后,王践行、毛仁峰两人也是忐忑,虽然紧急之下征召当地流民,但是满打满算也不过两千人,而且这两千人大多数都没有经过训练,更没有上过战场,如何是张珪的对手。

        第一次交锋时候,他们险些就被张珪给攻入城中。

        幸亏当时候,有赤凤军派来的军官团帮助,这才将对方赶出去。

        自此之后,他们才在邯郸城站稳脚步,并且能够和对方打个有来有回,当然段陵、周宇两人所率领的三十人小团队,也顺理成章的驻扎在邯郸城,成为这个城池事实上的管理中心。

        交换职责之后,王践行也没忙着歇息,而是直接走到那武灵丛台之处。

        这武灵丛台位于城南之处,乃是昔日赵武灵王所造,昔日抵御秦军时候曾经发挥相当大的涌出,只可惜历经千年岁月摧残之后,只留下一星半点残砖断壁,根本就无法发挥防御的效用。

        但其地势已经要高于邯郸城两丈有余,最适合当做炮台,所以就被众人纳为临时性指挥点,经过简单的修缮之后,就入驻其中了。

        踏入其中,王践行立刻就见到远处那些年轻的将士们正围坐在一起,他们面前则是摆着一个沙盘,互相间也经常交流,应当正在商量接下来的行动。

        “别的不说,单是这指挥能力,的确要出色许多!”

        见到这一幕,王践行心中赞叹。

        一开始主公设置参谋用意他还不以为意,只是将其当做用来钳制手下的一种手段,但经过二十年摸索以及积累经验之后,这参谋便开始发挥了相当不错的用处,并且成为了仅仅只有赤凤军才有的特色。

        至少,那汉附军数次攻击,都被他们一一化解。

        似是注意到来人,那段陵抬起头来,却是问道:“王践行?你来做什么?是想要知晓我们接下来的行动吗?”

        其余参谋听了,也一起扭头看了过来。

        “嗯!”点点头,王践行也没躲闪,昂起头来走入其中,一双眼睛颇为好奇的从那沙盘之上掠过,问道:“只是这上面是什么?能不能跟我说一说?”

        “当然可以!”

        段陵笑了笑,随后指了一下地图之上的一个红色棋子,诉道:“你也知晓,来者乃是汉附军。他们实力虽是不比蒙古厉害,但所使用的装备也是不弱。至少该有的骑兵、铳枪乃至于火炮都有,所以要想战胜对方十分苦难。”

        “但是若有列位帮助,那挫败对方,应该也是有这个可能吧!”王践行继续问道。

        为了能够了解具体的事情,他还特意装作一副好奇的样子。

        段陵察觉到对方投来的眼光,心中莫名感到无比兴奋,脸上也带着潮红:“没错。所以我就制定了以下这个作战计划。一开始,我准备让毛仁宇率领三百人,趁着凌晨时候展开攻击,目标乃是烧毁对方的粮仓。”

        “三百人,能够成功吗?”

        王践行心中一紧,想起了当初毛仁峰对他的抱怨。

        仅凭三百人,在没有对方具体的目标时候进攻对方,纵然是凌晨时候,也未免太过于冒险了。

        毕竟,对方可是有三千人!

        段陵直接回道:“当然不可能。不过这一次进攻,我的目的在于刺激到对方,让对方以为我们已经黔驴技穷。这样的话,对方就有可能倾巢而出,到时候我们便可以以城中粮食为诱饵,将对方彻底歼灭!”

        “若是这样,那毛仁宇怎么办?这种情况下,只怕他断然无法生活下去。”王践行听罢之后,只感到愕然。

        若是依照这个计划,毛仁宇必死无疑,也难怪毛仁峰会隐晦的表示自己的反对。

        段陵并不在乎,脸上依旧带着笑容回道:“战场之上,难免会有牺牲,这是寻常事!”他并未察觉到王践行的脸色变化,依旧沉浸在自己的计划之中。

        王践行也感到面色难堪,虽是想要插一嘴,但那段陵却直接扭头就走,一点都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既然如此,那之后保护邯郸城的事情,就拜托各位了!”

        见到这场面,王践行心中暗暗叹息,也没心思继续待在这里,随便找了一个由头,就准备从这里离开。

        若是只需要牺牲上百人,就可以拯救邯郸城,王践行也不是不能接受,但若是牺牲的乃是至亲至爱之人,那就另当别论了。

        毛仁峰为了起义付出也是良多,若是就这样让毛仁宇去送死,只怕是难以接受啊!

        另一边,那周宇眼光一转,自王践行略显落寞的身躯上扫过之后,便立刻向几位同僚道了一个歉,诉道:“对不起。我想上厕所了,所以接下来麻烦各位了。”离开武灵丛台之后,就直接施展轻功,将那王践行给拦住。

        “王先生,还请留步!”

        飘然落下的身形,让王践行略有诧异。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方才问道:“你是周宇?你叫我干什么?”

        “没错,正是在下!”周宇轻笑道:“在下之所以叫住王先生,乃是为了一件事情。敢问先生,你是不是对那段陵的计划,有些疑问?”

        “嗯?你怎么看出来的?”王践行顿了顿,对眼前之人高看了几眼。

        他素来以隐藏心中心思为能,没想到却被对方一眼看出,这种能力也是罕见。

        周宇轻声一笑,回道:“先前先生踏入武灵丛台时候,并未查看周围变化,而是直接找我们,很显然是存着相当的目的,要不然是不会注意到我们刚刚铸造出来的克虏炮。其次,当听到段陵的计划时候,你明显有过一丝迟疑来,虽然隐藏的很好,但是还是无法避开我的眼睛。最后,当听到段陵将计划说出之后,你更是露出一点愠怒。这三点,已经足以证明你对段陵产生了排斥,要不然你不会有这些变化。”

        听完之后,王践行点点头,坦然回道:“的确。如你所说,我确实对段陵有意见!”

        “哦?那能不能告诉我,是因为什么原因?”周宇问道。

        “是关于毛仁宇的!要知道,那毛仁宇虽是有些鲁莽,但他却是毛仁峰的亲弟弟。所以我才有想要劝说,可否换一个人。只可惜就以段陵他的脾性,只怕不会接受。”既然不打算隐藏,王践行也直接了当的诉说起来。

        周宇若有所思,回道:“原来是这样吗?”之后,他便有些迟疑,却道:“但是你也知晓。那毛仁宇曾经冒犯过段陵。以段陵的心思,是不可能放过他的。毕竟段陵这人,向来高傲无比,是断然不会放过得罪自己的人!”

        作为同一届的学生,周宇对段陵性情相当明白。

        若论实力以及能力,段陵自然是个中翘楚,但他因为其身份原因,却也染上了高傲自大的性情,平常人倒也罢了,但对那些无意间冒犯自己的人,就会以各种手段教训对方,显示自己的手段。

        而那毛仁宇,便曾经在第一次会面时候,对段陵提出了质疑,这才被段陵给盯上了!

        “当然。所以我想拜托你一件事情,无论如何都要阻止这件事情,可以吗?”

        王践想起当初发生的事情,也感到懊恼无比。

        实际上,一开始他对段陵、周宇等人的实力也是存在质疑的,但因为身份原因不好开口,就暗中指使毛仁宇,让他开这个口。

        没想到这一弄,竟然让两人就此结怨了!

        周宇听到这个请求,脸上顿时变得有些怪异,他低声问道:“你,拜托我吗?”

        若是抡起身份,周宇其实本来应该归为王践行所指挥的,但因为两者身份变化,王践行却也害怕因此得罪长安城,所以就采用了邀请的口气。

        “没错!”

        王践行苦笑道:“也许你们不知道。但是我和毛仁峰多年,知晓他和毛仁宇的情感。那毛仁宇乃是他的三弟,当初便是他三弟通风报信,他才逃过一难!今日,你们要让他的三弟去死,他如何能够接受?”

        “这样吗?”

        周宇冥思苦想起来,复又抬起头来,一脸严肃的回道。

        “你放心,我定然会阻止此事的。”

        他也并非是心血来潮,实在是因为知晓眼下情况严峻,并非栽赃陷害的时候,若是因为个人私怨导致团队裂痕扩大化,并非好事。

        王践行一脸感谢的回道:“那多谢你了。”

        “没事,这也是我应该做的。”周宇笑了笑,心中却是纠结无比。

        “只是我又该采取什么手段,才能够劝说那周宇,放弃这个计划?”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