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六章夜袭

第一百七十六章夜袭

        怀揣着复杂心思,周宇重新踏入武灵丛台。

        “喂。周宇,你怎么这么晚才来?莫不是拉肚子了吗?”远处的段陵侧目看来,话语中似有所指。

        周宇不可避免的微微皱眉,心中暗暗吐槽起来,这家伙还是和那样的心思敏锐啊,口中应付道:“没办法,昨天吃坏了肚子,所以待的时间长了点。”踏步来到众人之前,他探了探头,扫了一下沙盘,又是问道:“只是你们讨论的如何?有没有做好完全的计划?”

        “当然已经完成了!”

        段陵一脸得意,随后带着挑衅的看着周宇,又问:“不过你不是一直都被诸位学子称之为‘钢之坚城’吗?不如帮我看一看,我这计划可有漏洞?”

        在学校之中,他和周宇以及严诚三人并列,并且因为各自的风格,所以被戴上了各种外号。

        比如说段陵,就因为素来擅长以狂风暴雨一样的狂攻彻底击败对方,所以被被称之为“雷龙王”。

        严诚,则因为擅长采取各种手段迷惑敌人,进而让对方在一团糟的情况下失败,所以被称之为“神之幻术师”。

        周宇能够在两人的进攻下稳住阵线,所以也就被赋予了“钢之坚城”的称号。

        而今时候,段陵重新提出这个事情,明显是生出了挑衅的意思。

        周宇虽欲拒绝,但旁边同僚却是一脸好奇,连连催促起来,只好硬着头皮回道:“好啊,那就让我看看吧!”

        走上前,他仔细看了看段林的计划,双眉不禁皱起,却是轻咦一声。

        段陵眼见如此,心中莫名一紧,升起几分醋意,口中问道:“你察觉到了什么吗?”

        “没什么,你的计划的确不错,若是敌人的话,定然会被你所击败。”周宇笑了笑,但是他的脸色却有些凝重,众人皆感心中一紧看了过来,而他又是摇了摇头。

        “只是——”

        拉长的尾音,将一行人全都吸引过来。

        段陵更绝着急,逼问道:“只是什么?”

        “这个,还是不说了。要不然,只怕会被你责备。”周宇开始故弄玄虚起来。

        他极为了解段陵性格,若是直接来劝只会引起对方的反感,所以便采取这种手段,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哼!你我皆是同僚,有什么好责备的?只是你若是继续这样,那就莫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段陵佯装愤怒锤了周宇胸口一下,口中依旧问道。

        “好吧!那我就说了!”

        周宇稍作安心,立时便将手指指着一枚红旗,那棋子正是毛仁宇的部队,口中也是说了起来:“关于这一步,你不觉得这一步过于冒险了吗?”

        “冒险?为什么?”

        段陵靠了进来,若是别人说话他并不在意,但若是周宇的话,却是需要考虑,毕竟他往常和周宇对阵时候,始终都无法攻破对方阵地,当然相应的对方也无力发起进攻,一直都是平手状态。

        这种样子,让他稍微高兴之下,却也隐隐感到不满。

        周宇说道:“若是我,断然不会因为一两只军队进攻,就贸然展开行动。除非对方至少损失一半以上的兵力,才可能!”

        “你是说三百人,少了吗?”

        段陵为之一愣,虽是感到懊恼,但不知为何却有些庆幸。

        周宇道:“没错。三百人,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若是赤凤军的话,自然能够做到。但是别忘了,他们并未经过完整的训练,根本无法维持基本的纪律。若是我,非得等到你发动三次进攻,并且每一次都派出三百人。这样的话,你城中兵力也就会减弱,然后无法维持城中防御。这个时候,我才会发动进攻。”

        “一千人吗?若是以一千人的话,的确无法阻挡!”段陵陷入思考之中。

        他却是没有注意到,这起义军终究不是赤凤军,远远没有他所想像的那样坚韧,若是被汉附军一冲击,只怕就会直接溃败,哪里能够起到偷袭的可能。

        “既然如此,那你的打算是什么?”

        蓦地抬起头来,段陵死死的盯着周宇。

        既然那偷袭难以办到,那他的计划自然也就宣告失败,为此自然也需要第二套计划,以周宇的谨慎,自然不可能毫无准备。

        周宇稍作思考,随后道:“其实我的计划和你的大同小异,都是以城中粮食作为诱饵,吸引敌人入城然后一举歼灭。只是负责偷袭的,并非毛仁宇他们,而是我们!”

        “我们?”

        段陵一时惊住,旁边将士也皱起眉梢来。

        的确,若是论素质,他们却是远胜于这些起义军,但数量也就只有三十人,如何可能战胜三千兵马?

        周宇点点头,回道:“没错,就是我们。只不过并非仅仅是我们,而是自军中挑选,然后在我们的指挥下展开偷袭。每一次偷袭人数也不多,只有一百多人,这样方便撤退。而且目的也并非为了摧毁粮草,仅仅在于骚扰对方,给对方以压力。”

        “这种边边鼓鼓的,能起到什么效果?”段陵有些不屑。

        这种偷袭虽是能够保存实力,但未免要花上太长的时间,并非为他所喜欢。

        周宇回道:“当然没多大效果。但是却可以起到训练士兵的用处,让他们更为适应战场,不至于被对方一攻击,就直接溃败。现在城中粮草还算充裕,至少一两个月内不用着急。既然如此,为何不趁着这个时候试一试呢?”

        “好吧,那就采取你的计划吧。”

        段陵虽是不悦,但旁边众多参谋都赞同,他也不好反对。

        赤凤军推崇的乃是集体决策制度,他便是身份再高、后台再硬,也不可能和众人硬怼。

        这只会让自己的威望下降的更快!

        “段兄。这一次,承让了。”

        周宇听罢之后,心中却是为之一松,想着:“总算是解决这件事情了。只希望接下来,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吧!”

        ——————

        邯郸城外。

        骑着战马,张珪望着那高大的城墙,双眉已经拧紧:“这叛军究竟是什么来路,竟然能够支撑到现在?”

        他自恃乃是张弘范之子,出身于名门世家之中,一身家传绝学也是了得,所以此番奉张弘范之命,以为能够手到擒来。

        没想到三月之后,对方依旧屹立不到。

        这一点,让张珪颇为在意。

        “你是初来乍到,所以还是不知晓。要知道根据我的调查,占据此城的叛军,乃是王践行和鸡泽乡毛仁峰两人。”

        立在身边,孔浈摇着扇子,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来。

        “王践行和毛仁峰?我再到来之前,早就知晓此事了。难道说,这两人来历不凡?”张珪朗声长笑,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

        毕竟在他眼中,那王践行和毛仁峰不过是两个年近五十耄耋老者,虽是占据了邯郸城,但和自己乃至于家父相比,都要差远了。

        孔浈回道:“这两人倒也没那么夸张。但是你可知晓,在二十年前,这两人曾经和那赤凤军首领萧凤接触过。”

        “赤凤军?萧凤”

        听闻这熟悉的词儿,张珪当场色变。

        他自幼时时候,没少听到父亲提及此人,而且每一次都摇头晃脑,如今时候那赤凤军更是击败了他们心目中战无不胜的蒙古,这更让他们心中充满着惊惧,就怕这赤凤军会如当初秦师一样,横扫天下。

        他身边的那些侍卫也是身子一颤,显然是害怕无比。

        “没错。要不然,你以为他们所使用的火器,究竟是怎么来的?”孔浈压低了声音,对着众人威胁道。

        张珪咽了一口唾沫,却是开始后悔起来,当初自己为何要冒险领兵过来。

        “这么说来,他们应该是得了赤凤军的帮助了吗?”

        赤凤军终究不是寻常叛军可以媲美,此刻的张珪甚至已经开始暗暗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撤退了!

        剿匪事小,生命为大!

        他现在可不愿意为了蒙古江山,平白无故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孔浈眉间黯然,朗声回道:“只怕是这样的。”随后就察觉到众人似是因为听到这个消息,整个气氛瞬间就显得低沉了许多。

        生怕一行人失去斗志,孔浈又是鼓励道:“但是你们也不用担心。那赤凤军远在千里之外,更何况刚刚经过一场鏖战,国中定然空虚,必然无法在劳师远征!所以我们只要好好筹谋,趁着这个时候解决掉他们,那自然是万事平安了。”

        “若是这样的话,那倒是能够接受!”张珪吐出浊气,胸膛之中的心脏,也渐渐的恢复了平静。

        天晓得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究竟有多么的紧张。

        孔浈又是笑道:“没错!所以我们只需要按部就班,将整个邯郸城彻底封死,令其无法从外界获取粮食,那他们自然会失败。”

        说这话的时候,孔浈的脸色显得有些阴森,却是毫无一星半点身为儒家子弟、孔氏后裔应该有的仁慈之心。

        “哦?那就依你所言吧。”张珪重新振作起来,看着那邯郸城,目光也变得锐利起来。

        虽然那赤凤军无法对抗,但是现在就先从解决你们开始,然后一步步成长起来,直到最终能够和赤凤军对抗。

        张珪在心中暗暗的发誓起来!

        孔浈也是笑道:“而且依照我的推算,对方为了避免军粮被断的被动局面,必然会出兵偷袭。”神色一凛,却是对着手下众人喝道:“所以尔等自此之后,务必要谨守军阵,不得让对方侵入军阵之内,知道了吗?”

        “末将知晓!”

        众位将士皆是一震,全都是昂首回道。

        见到这一幕,张珪也是开心无比,大声的回道:“有你们的帮助,我们定然会赢得胜利的。”

        手中铳枪一一竖起,皆是朝着天空,连番的枪声,也让所有人脸颊赤红,以为那胜利就在眼前。

        ——————

        远处的夕阳还未升起,初春的凌晨也显得分外寒冷。

        借着黑幕的掩护,周宇已经率领包括毛仁宇在内的一百余人潜伏到距离汉附军军营不到百米距离之内。

        他凝聚双目,看向远处的军营,想要知晓里面的状况。

        大概是因为还没到天亮,所以白天时候总是在训练的士兵还在睡眠之中,并没有苏醒过来,军营透着一种让人感到窒息的寂静。

        唯有竖起的火盆之中,依旧噼里啪啦的响着木柴被烤焦的声音,跳动火焰也将整个军营照的是通透无比,偶然的时候有身影闪过,却是那正在巡逻的士兵。

        这种状况,简直就是最佳的偷袭时候。

        虽是如此,但周宇却更为紧张,甚至手心都开始冒汗了,越是即将成功的时候就越会失败,这乃是他的人生信条,今日时候也不例外。

        “准备好了吗?”

        压低声音,周宇生怕惊扰了远处的宁静。

        “所有人,都做好了准备!”

        毛仁宇也点点头,表示已经明白,然后对着身后挥挥手,身后的草地一片宁静,但他们却知晓在这片草丛之中,藏着一百多位死士。

        周宇张开口,湿热的气息凝结成雾,纳入肺中的冷气,让他神经为之一振,随后吩咐道:“很好,那就随我一起进攻!”

        说吧,他便一马当先直接冲了出去,深厚的真元让他的身形犹如旋风,便是有高大的栅栏也拒马也难以阻挡,眨眼间便落入了军营之中。

        拔出腰间利剑,周宇猛地一挥,无形剑气横扫而出,立刻就将那火盆尽数扫落在地,而那用来阻挡人马的栅栏也“砰”的一声变得一地碎片。

        这番动静,立刻就惊起了那巡逻的士兵。

        从远处,阵阵脚步声混着铁甲撞击声,朝着这边冲过来。

        眼见篝火熄灭,毛仁宇心知时间短暂,立刻站直身子,双脚猛地用尽,朝着那军营冲去,口中喝道:“所有人,跟我一起上!”

        于草丛之中,顿时站起了上百道身影,一个个全都迈开步伐朝着那军营冲去,口中也是高升喊着“杀”,只为了能够将这军营之中助纣为虐的汉附军尽数铲除!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