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七章枪剑之斗

第一百七十七章枪剑之斗

        察觉到动静,不远处的一个军帐发出一阵躁动,从中走出几人来。

        见到眼前人影憧憧,那几人还一脸困惑,一副睡不醒的样子,甚至还踱步过来,想要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毛仁宇也不废话,直接对准对方脑袋,便是扣动了扳机。

        “砰!”

        响彻天际的枪声,以及飞溅的鲜血,象征了无间地狱的大门,在此刻缓缓开启。

        那几人一脸惊恐,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

        但是,透着绝望的喊声,却被此起彼伏的枪声压了下来。

        “砰砰砰——”

        一连串的枪声响成一片,凡是跑出来的士兵也纷纷躺到在血泊中,再也无法起来。

        也有人反应过来,穿戴好铠甲,手中拿着铳枪出来,想要抵御来袭之人。

        见到这场景,毛仁宇当机立断,将身边匕首插在铳枪之上,却是朝着对方猛地一刺。

        “杀!”

        紧跟其后,他带领的一干士兵也插上匕首,就朝着那一个个反应不及的士兵们冲去。

        刀锋锐利,无人能挡!

        被这一弄,那些人也弄不清楚应该怎么办,此刻尚且是凌晨,天色灰蒙蒙的,什么都看不到,更不知晓敌人究竟躲在什么地方。

        逃!

        快点逃!

        面对这状况,那些士兵简直就和炸开锅的蚂蚁一样,乱糟糟的朝着四面八方逃去,更没有心思寻找敌人的位置了。

        而在这时,远处那正在巡逻的士兵也已经到来。

        相交于那些寻常士兵,这些莫不是军中精锐,经过修炼的他们完全可以在夜中视物,自然也见到正在不断屠戮自己士兵的敌人,

        愤怒之下,前方士兵纷纷举起手中盾牌,虽有铳枪射击却也难以冲破防御,后方之人则是抬起手中铳枪,“砰砰砰”就是一阵乱响。

        “过来了吗?”

        毛仁宇一时紧张,身子朝旁边猛地一跃,立刻就见眼前溅起好几个火花。

        幸亏他躲得快,要不然就死了!

        虽是如此,跟随他的几个士兵却横在地上,没了生息。

        “这么快就展开了反击?”

        周宇蓦地一惊,眼见对方已然结成军阵,正朝着来袭的士兵射击,便腾身一起,手中长剑猛地一挥。

        “御宇八决——圣裁”

        汇聚成型的利剑,瞬间朝着对方射去。

        见到这无形利剑,那巡逻士兵顿时愕然,他们不过寻常人士,因为侥幸得到传授,所以也能够修行一些能增长气力、通识明目的法决。

        但若是那能够踏入修行道路,炼成真元的上乘法决,他们却并未修行,如何能够对抗这圣剑?

        被这圣剑一冲,众人莫不是口中呕血,纷纷朝着后面倒去!

        嗅到那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周宇感到自己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丝波动,心中暗暗说了一声抱歉。

        远处,厮杀还在继续,那些士兵也终于反应过来,开始彼此阻止起来反抗他们的偷袭。天边之处,一轮红日已然跃出,朦胧的晨光也洒遍整个大地,让人稍微感到一丝暖意。

        “各位,应该撤了!”

        眼见太阳已然升起,周宇高声一喝。

        毛仁宇也是大声喝道:“所有人,立刻撤退!”手中长刀猛地一挥,将正在和自己纠缠的一个士兵砍到在地,他便直接迈开双腿,朝着军营之外奔去。

        听到这消息,曾经来袭的人纷纷转身,朝着军营之外奔去。

        眼下已经天亮,他们若是继续纠缠下去,不异于自寻死路。

        正在这时,远处却又一人风掠而来,口中高声一喝:

        “好个家伙,莫非以为我这里乃是饭店,说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只见此人手中长枪猛地一挥,数道枪芒凌空射出,落在最后面的几位战士身形一顿,顿时被这枪芒戳过脊背,就此失去了性命。

        周宇神色一顿,暗暗惊起:“这厮竟然有这般本事?若是我猜的没错的话,对方应该就是张珪了!这人倒也不愧是张弘范之子,不过双十年华,就有这般实力!”

        眼见对方再度挥动长枪,似是想要再度造杀,他也是按耐不住,蓦地一挥手中长剑,剑气飞射顿时将那枪芒击碎,身形也是悬空一转,直接落在队伍最后面。

        “休的伤我士兵!”

        手持利剑,周宇昂然而立,一身真元也似是感受到了他的战意,开始沸腾了起来。

        “哦?你是想要送死吗?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张珪虽是惊讶,也立刻注意到眼前之人的厉害,能够挡住自己剑芒的,对方的实力又是不容小觑。

        只是,此人倒地是谁?

        心中虽是疑惑,但他手中长枪却并未迟疑,反倒是凌空一转,便直接对着周宇戳来。

        周宇自然知晓此招锐利,不敢正面对抗,便揉身后撤,试图避开锋芒。

        张珪顿时恼怒,口中喝道:“想逃吗?那倒要看看你的本事了!”手上真元纳入其中,长枪顿生变化,凭空现出无数幻影,立刻将周宇罩入其中。

        “幻术吗?但是仅凭这点本事就想留下我,却未免托大了!”

        周宇眉宇虽是紧皱,但手中长剑却是快若迅雷,却是一样化作万千雨点,尽数朝着那长枪点去。

        “叮叮叮叮!”一阵脆响,张珪一时难以把持长枪,顿时被带偏了,长枪太过沉重,他终究难以收回,只能被长枪带着朝着前方扑去。

        “好机会!”

        周宇立刻把握这个时机,长剑顺着枪杆,朝着张珪削去。

        “糟糕!”

        眼见那长剑袭身,张珪也是紧张不已,收起了之前的轻视,只将那长枪一拍,便将长剑给彻底推开,自己则是趁着这个时候后撤数步,方才避开了夺命利剑。

        一时失利,周宇暗道一声可惜了,再度回首看向对方,却是问道:“敢问在下,是否此军统领张珪?”

        “没错。正是我!”

        张珪手一挥,那长枪应声落入手中,虽是感到懊恼,但对眼前之人的好奇,却还是压住了他心中的愤怒。

        些许士兵牺牲了便是了,若是能够将此人召入麾下,却是一桩幸事!

        此刻的张珪,却是开始打起了招揽的想法。

        周宇也不知道对方的心思,眼见自那军营之中,一队骑兵已然出动,准备追杀之前那偷袭之人,便感到有些心急。

        如今时候他被拖住,短时间内根本无法阻止,唯一的方法或许就是诛杀眼前之人了吧。

        周宇心思一定,当即喝道:“既然如此,那就纳命吧!”

        话音刚落,他一震手中利剑,清越的嗡鸣,也让人的激情冷静下来,只剩下一片肃杀之气。

        张珪亦是紧张起来,长枪猛地一抖,充盈其中的战意,让他的鲜血也开始沸腾起来。

        “很好,那就战吧!”

        一声龙啸,张珪率先出手,挟着无穷杀意,直接朝着张珪刺来。

        周宇顿感面颊发寒,宛如被无数长刀对准,也不敢正面对抗,身形一闪立刻便化出数道虚影,却是打算打算缠住对方,令其无法冲破防御,伤到那些人。

        “哼!又是这些花招。但是,莫非以为这点手段,就能骗过我吗?”

        轻哼一声,张珪双足顿住,却是将长枪抡起,有了准备之后他也不至于如之前那些,会被对方趁着这个时候偷袭。

        长枪如同风扇,卷起强劲狂风。

        地上尘沙尽数扬起,宛如龙卷风一样,其中也掺杂了许多碎石,碎石越来越快,其威力丝毫不逊色于铳枪。

        被这狂风一吹,那些虚影立刻就维持不住,纷纷崩溃了。

        置身其中,周宇眼见碎石袭身,连忙挥剑对抗,却不妨那张珪已然盯中,一记长枪蓦地刺出。

        周宇虽是及时挺剑挡住,但也被打出数丈之外。

        稳住身形,周宇只觉得胸口一疼,嘴角留下一抹血丝,握剑的虎口也隐隐作痛,暗暗想着:“这厮的实力当真厉害,只怕也只有段陵能够正面对抗。以我的实力,只怕是难以对付了。”

        经过这一招,他已经知晓对方真元浑厚,尚在自己之上,赤凤军之内的同龄人,也许只有段陵能够比肩吧!

        远处,那张珪眼见周宇总是逃走,并不肯和他正面对抗,轻笑一声喝道:“你这厮之所以留在这里,不就是为了给你的同伴拖延时间吗?只可惜就连你自己都难以保命,又如何能够和我斗?”

        一扬手中长枪,张珪又开始骄傲了起来。

        就在他们战斗的时候,他之前派出的骑兵已经追上那些逃走的人,并且开始借着战马的优势,将这些人一一杀死,好为之前死难的士兵报仇雪恨。

        “哼哼,这可不一定啊!”

        侧目看了一下远处逃走的士兵,周宇顿时露出几分不忍。

        战场之上,生死无情!

        不管是谁,都有可能殒命。

        张珪不以为意,却道:“哦?那我倒是想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花招?”再度扬起的长枪,他却是打算在这个时候,彻底击败眼前的家伙。

        但是这一次,周宇却是蓦地睁开双眼,却是不躲不避,直接挥动长剑对着那长枪砍去。

        “刺啦”!

        那原本足以洞金穿玉的长枪,立刻被硬生生的抵住了。

        “嗯?”

        张珪为之惊讶,再度催动长枪,想要将那长剑击碎,挫败眼前之人。

        “哼!很惊讶吗?只可惜,让你惊讶的还在后面呢。”

        周宇两眼赤红,双手青筋暴起,将那长剑死死握紧,只为了能够挡住这致命一击。

        幸运的是,他成功了!

        “杀!”

        猛地高声一喝,张珪顿时感觉耳膜受震,手中力气不由得松懈下来。

        趁着这个机会,周宇将那长剑猛地抬高,然后对准那张珪便是一击泰山压顶,简单的一招,却显出了他的决心,那就是彻底拖住对方,给自己队友逃走的机会。

        “砰!”

        长剑落在长枪之上,带出了一溜火花。

        张珪毕竟是名门之后,虽然听力一时受挫,但其余部分还是正常,所以及时用长枪架住了这一击。

        “失败了?”

        周宇双眉依旧带着愁容,心中已然明白。

        对方实力不错,并非所有的计划都能够成功。

        张珪也敢庆幸,随后一声暴喝,体内真元登时暴涨起来,无形气浪从那长枪之中涌出,顿时将周宇逼退三丈之外。

        “哼。你的实力的确不错,但若是想要杀我,还是不行!”

        猛地一挥长枪,张珪也是暗暗心惊,刚才若非他及时挡住,只怕自己便有可能直接被对方一刀两断。

        消去心思,张珪暗暗下定决心,下一次定然绝不留情!

        周宇则是凝目看了一眼手中长剑,却见上面密密麻麻分布着许多微小的裂纹,心中有些失落:“果然,仅凭寻常长剑,难以胜过对方的神兵利器吗?”

        他不过是寻常人家出生,能够将其送入军校之中,已经是竭尽全力了,哪里还有可能为其购买厉害的武器?

        所以周宇所携带的长剑,乃是赤凤军之中的制式长剑,虽然是经过锻压制造而成的,比宋朝、蒙古同类型的长剑也强许多,但面对那些掺了各种奇珍异宝的神兵利器相比,却还是差了许多。

        张珪毕竟是张弘范之子,他手中所使用的武器也是不凡,乃是当初严实之子严忠济所使用的长枪。

        否则,张弘范如何会让张珪一人带队?

        见到这些裂纹,周宇感到有些可惜,却也知晓就这样子,他只能和对方拼上一招而已。

        也就是说,一招定输赢吗?

        深吸一口气,周宇让自己的气息冷静下来,目光恢复往常的锐利,死死盯着眼前的对手。

        而那张珪,也是手握长枪虎视眈眈的看着周宇。

        两人之间,一时间安静无比,但这也不过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杀!”

        异口同声,两人一起动作。

        这一次,周宇不曾保留,心知长剑难以招架,便身形快若闪电,自四面八方朝着张珪攻来,只求能够阻住对方一时半会儿。

        那张珪也是谨守方寸,手中长枪宛如盾牌一样,将每一次攻击都给挡在了外面,而他身上衣襟干净如初,竟然是没有沾染半点尘土。

        数十招之后,张珪有些不耐烦了。

        他被拖在这里太久,若是继续下去,只怕就给那些人给逃走了,所以他打算一击成功。

        “哼?你的实力果然也就这种程度。既然如此,乃还不如死吧!”

        看准目标,张珪再度刺去。

        龙枪咆哮,沙石尽起,只为了能够一招败敌。

        周宇见到这一幕,双眉顿时皱紧,如今时候他正在空中,周遭并无任何借力之处,所以根本就无法避开对方长枪。

        “看来,只能拼了!”

        目光收敛,周宇下定决心,御宇八诀之帝辇已然上手,一身剑气已然化形,将全身尽数护住,只求能够保全性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