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八章并不和谐的见面

第一百七十八章并不和谐的见面

        “砰!”

        长剑应声破碎,护体剑气也不复成形。

        远处,那来袭青龙登时溃散,却是化作一阵狂风暴雨,朝着周宇横扫而来。

        虽是失去了之前的杀气,但这狂风却也不小,宛如十级台风一般,将周宇那瘦削的身子吹的是左摇右晃,几乎难以站稳。

        “被挡住了?”

        眼见未曾得手,张珪虽是诧异,但手中长枪再度刺去。

        此刻对方正处于虚弱状态,正是击杀对方的良好时机。

        “就凭这点力量,也想杀我吗?”

        虽觉胸腹疼痛无比,但周宇却咬紧牙关,手中断刃猛地一挥,体内剩余剑气纷纷纳入碎片之内,碎片被这剑气一激,宛如星辰一般纷纷射出。

        这一弄,他顿时感到脑中一阵晕眩,不由的咬破舌尖,让自己苏醒过来,却是借着那狂风直接朝着远处掠去。

        “下一次,定然不会放过你的。”

        张珪脸色赤红,眼见那射来碎片,也不敢正面对抗,只是挥动长枪一一隔开,然后就重新回到军营之内。

        之前赤凤军的偷袭造成的影响尚在,他若是不及时处理,只怕非得让军中士卒为之担忧,届时对自己的威望也有很多的影响。

        更重要的是,那周宇既然敢亲身来犯,只怕其后面也会设下援兵,张珪若是继续追赶,只怕就会陷入埋伏之中。

        应对一个周宇,便这般麻烦,若是再添一个人,张珪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战胜。

        有的时候,人数还是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张珪已然回到军营之内,开始处理之前偷袭的事情,但现在的周宇,却一刻不停的迈开步伐,朝着远处的邯郸奔去。

        “噗!”

        嘴一张,周宇将堵住嗓子的一口脓血吐出来,方才感到舒服一点。

        “没想到那张珪竟然尚有这般本事,看来我还是小觑对方了。”

        想起之前战斗的场景,周宇这才发现整个衣裳全都濡湿了,却是被汗水给弄湿了。

        “不管怎样,还是先会邯郸城吧!”

        默运玄功,周宇稍微恢复了一下身体状况,便不顾着身上的疼痛,迈开双脚不断的朝着那邯郸城奔去。

        在城外,敌人的骑兵随时都可能抵达,而此刻的周宇身负重伤,根本没有初时的力量,若是被这些骑兵给追上了可就麻烦了。

        似是有所反应,距离他约莫有一百来丈远之处,正好有一支汉附军的骑兵正在巡逻。

        他们似是见到周宇,立刻就催动胯下战马,朝着周宇追来。

        周宇暗道一声不好,更是焦急起来。

        但他眼下时候气空力尽,便是走路的力气都不足,如何能够和对方战斗?

        眼见着那些骑兵越靠越近,周宇更是绝望无比。

        “难道说,我真的要死在这里?”

        脑中浮现出诸多场景,让周宇感到眼前一片茫然,似是充满着血腥一样,地上也横七竖八躺着无数尸体。

        周宇定眼一看,那躺在地上的尸体,正是他之前所杀的人,而这些人的嘴巴也一张一合的,似是在埋怨着他自己,然后这些干尸竟然一起爬了起来,那腐烂的还带着鲜血的手臂一起抓来,却是将他的双脚整个拖住。

        “这里,是地狱吗?”

        脑中一晕,周宇再也禁受不了,直接晕厥过去了。

        正在这时,却自那邯郸城传来一阵阵枪声,只是这枪声,周宇却什么都没听到。

        只是隐隐之间,感觉自己的身体似是被什么东西提着一样,一摇一晃的踏入了一个房间之内,剩下的记忆就没有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周宇感觉眼睛有些刺眼,不由得睁开眼睛。

        这一睁,立刻就让他感到茫然。

        “这里,是武灵丛台?”

        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味道,周宇努力的将脑海里面的碎片拼凑起来,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

        他开始汇聚意念,朝着左手发出了命令,那左手也按照他的意愿开始捏紧起来,这种种变化让周宇开始兴奋起来。

        “看来,我还没死!”

        带着庆幸,周宇开始努力的想要从床上爬起来,但是随之而来的酸肿感觉,却让他知道这不过是白费心机。

        门扉应声打开,从门外踏入其中的人儿也一脸惊讶。

        “醒来了,周参谋醒来了。”

        也没等周宇问话,那人就一溜烟跑了,却是去传达讯息,等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从门外便黑黑的跑过来了一群人来。

        “你没事吧!”

        王践行一马当先,第一个走到床前,一脸关切的问道。

        周宇双目阖上,默运玄功查看体内状况,随后方才笑道:“王先生你放心,我没事。”

        他却是看了,之前战斗所导致的伤势虽是眼中,但大多数只是血肉之伤,损及经脉的伤势虽是也有,但也不那么大,稍后只需要稍微注意一下,便可以自行调养。

        “那就好。”

        王践行松了一口气,随后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是说道:“当初所有人都撤回来了,但是始终没有见到你,我就担心你是否出了意外,所以便率领麾下士兵出城寻找。幸亏及时赶到,要不然你就糟糕了!”

        周宇为之震惊,连忙感谢起来:“那多谢王先生仗义出手,要不然只怕我也不会站在这里了。”

        他家中尚有亲人在世,若是就这样死了,却未免太过窝囊了。

        “莫要道谢。若说道谢,还得是我们呢。毕竟若非你出手,只怕我那三弟,还有一百多位子弟,可能就直接葬送其中了。”毛仁峰一脸感激的说着,站在他身后的毛仁宇也是脸颊赤红,似是为自己而感到惭愧。

        若是他们能够快一点,何至于会让周宇变成这样?

        周宇并没有在意,反倒是安慰了众人起来。

        “哈哈。我这不是还活着吗?怎么搞的和追悼会一样?而且大家都是赤凤军,又何必区分彼此呢?不是吗!”

        王践行听了,也感觉自己之前行径太过做作了,便道:“这倒也是!只是周参谋,却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够恢复起来?若是有什么需要的你跟我说,我定然会一一办妥!”

        “没事啊!都是小伤,只需要休息个三五天,应该就可以恢复了。”

        周宇笑了笑,紧接着却是拧紧双眉,左看右看未曾见到熟悉相貌,就感到有些忐忑,便张口问道:“只是各位,你们成功了吗?”

        之前行动貌似只是偷袭,但周宇既然作为这其中的参与者,却知晓这偷袭不过是一次佯攻,目的在于骚扰对方,让对方陷入因为袭击而造成的混乱之中,另外一波人马则是趁着这个时候潜入敌营之中,将其内部的情况彻底摸清楚。

        执行这个任务的,正是段陵。

        “哈哈。你是说对方粮仓所在地吗?”

        正在这时,从门外传来了段陵的声音,其中的傲慢分外明显,却是让王践行、毛仁峰等人都隐隐透着几分排斥来。

        要知道现在周宇乃是病人,同位同僚的段陵,难道就不应该表现出一点安慰吗?

        在众人带着怀疑的眼神之中,段陵走入了厢房之内,旋即就见到了床上躺着的周宇,他有些惊讶,一点也不掩饰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遭到对方袭击而受伤了?”

        “是的!”

        周宇微微阖首,算是已经知晓了。

        但是段陵却还在喋喋不休,口中继续说道:“但是你可是钢之坚城?怎么就受伤了呢?告诉我是谁干的,我这就去帮你报仇去!”话语之中是说的震天响,可是段陵就那么直接的杵在三尺之外,一点都没有安慰的样子。

        “你放心吧,我没事的!”

        周宇淡然的回道,对于段陵的表现,他早就已经知晓了,嘴上也提醒了起来。

        “你还是先将敌人内部的情况跟我们说道说道吧。毕竟我这一次行动,不过是为你打的辅助的。其目的,还是为了找出敌人的粮仓,然后将其给烧了。”

        “粮仓吗?”

        段陵这才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拍着胸膛,一脸信心的说道:“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吗?对方的粮仓,早就在我的掌握之中。”

        “哦?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行动?”王践行问道。

        削弱敌人的实力,要么截粮要么断水,兵书里面也不过如此,邯郸水系发达断水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们才打算毁掉对方的粮草。

        这样的话,对方因为粮草被毁,自然也会为之恐慌。

        而这个时候,也正是他们发动进攻,彻底击垮对方的时候。

        段陵稍作思考了一下,又道:“就在一周之后吧!毕竟周宇现在尚且有伤在身,不能上场作战。所以只有等周宇你伤势恢复之后,我们才有可能展开下一步的行动。更何况兵贵神速,若是对方将粮仓转移了,那岂不是白费功夫了吗?”

        一点没有遮掩的话,让王践行、毛仁峰、毛仁宇三人都不可置否的露出几分厌恶来,只因为段陵这话听起来,简直就和他的计划被周宇给拖累了一样,纵然知晓只有采取这个作战计划才有成功的可能,但他们还是对段陵感到不满。

        当然,作为长久以来潜伏在蒙古之下的人,他们也将这神色藏了起来,没有被段陵给发现。

        周宇也是微微皱眉,口中念叨着:“一周吗?”随后抬起头来,却是对着段陵回道:“虽然不能彻底恢复,但是也能恢复之前七八成的实力。和那张珪对阵是不可能的了,但领兵打仗的话,我还是在行的。”

        赤凤军士兵,向来以训练严苛为名。

        作为遴选将官的军校,其训练更是超乎想象,不仅仅要求其中学员修为达到真元境界,更是要求精通各类兵法韬略,完全可以用百里挑一来说明,而每年至少也有一半的学员因为没有达到标准,直接就被辞退了!

        “好吧。那你就趁着这个时候,努力的恢复身体吧。知道了吗?”段陵神色却是变得严肃起来,对着周宇嘱咐道。

        周宇点点头,回道:“你放心吧。在大战之前,我会恢复的。”

        “既然如此,那不妨让我帮你一下吧。”眼见周宇伤势不轻,王践行却是恳求道:“我的修为虽是不高,但若论调养生息,却是各种翘楚。若是有我帮忙,你应该可以恢复的更快一些。”

        周宇感激道:“那谢过先生了!”

        “没事。你能千里迢迢来此帮我们,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相较于这个,我这点又算得了什么?”王践行颇为开怀,对于周宇此人,他却是欢喜的很,不仅仅有着一身武艺,便是品学以及才智也是不差。

        能够发掘出这种人才,也难怪赤凤军会发展到今日程度吧!

        站在这里,段陵却感到有些无趣,直接说道:“既然你开始调养身体,那我也不打扰了。”说着,便转过身来,自门中直接走出,又是循着之前的路径,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毛仁宇等到那人远离之后,却是对周宇开始叫屈起来:“那厮也未免太过张狂了,竟然这般对你?难道他不知道,你可是他的战友吗?竟然这般对你?我若是你,如何能够忍得住?”

        “哈!他的性子就是这样,我也习惯了。而且他也有分寸,不会怎么乱来的。”

        周宇也没怎么在意,却是对着毛仁宇嘱咐道:“只是你日后小心点,可莫要被他给盯上来了。”

        “没错!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改改性子,莫要如之前那般鲁莽。知道了吗?”毛仁峰虽是不解,但也明白周宇并不愿意继续在这上面纠缠,便带着毛仁宇也从这里离开。

        于是,房间之内只剩下王践行和周宇两人。

        “好了。现在也只剩下我们两个了,那就开始吧。”

        王践行褪下鞋袜,走到了那床上,然后在周宇背后坐定,双手递于对方后背之上,开始将自己浑厚的真元纳入对方身体之内。

        周宇也开始凝神守一,在王践行的帮助下,一边将那破碎的经脉重新修复,一边将体内混乱的真元重新导入经脉之中。

        随着时间流转,周宇也感觉自己气息变得悠长许多,原本苍白的脸蛋,也有了一些血色。

        按照这样子,在一周之后周宇便可以彻底恢复。

        到时候,他们便会大显身手,彻底将城外的汉附军彻底打垮,一如当初的萧凤那样,让整个华夏都笼罩在红旗之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