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九章众人的决定

第一百七十九章众人的决定

        七天时间很快过去,转眼间便是早已经计划好的总攻时候。

        面对即将到来的战斗,邯郸城内的众人也莫名的感到了紧张,毕竟这一次的进攻,会决定他们未来的走向,是生还是死,全都取决于这场战斗的胜负。

        “终于,开始了吗?”

        站在城头之上,王践行双眼有些茫然,依稀中似乎又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时候。

        拍拍肩膀,毛仁峰笑道:“怎么了?难不成害怕了?”

        “害怕?你觉得可能吗?”王践行回道,双眸却是有些怅惘,诉道:“只是有些怀念以前的岁月了。而且,你不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吗?”

        “熟悉?你是说二十年前吗?”毛仁峰顿了顿,忆起了两人最初相遇的场景。

        王践行点点头,回道:“没错。那是我第一次抵达这里,当然之后也为了避开蒙古的围剿,所以很快的就离开了这里。只是没想到,这一弄就是二十年了。”

        那个时候,他也是第一次抵达邯郸,但是随后也因为种种原因,又被迫从邯郸城离开,后来又因为自己的私心,他又是回到了这里。

        似乎是命中注定,他和邯郸纠缠在了一起。

        “没错。二十年了。人生,又有多少二十年?”毛仁峰有些唏嘘。

        彼此他们还是青年,一起意气风发畅想着未来,以为自己若是在这驻扎下来,便会掀起一场搅动天下的风暴,实现光复华夏的愿望。

        但岁月蹉跎,他们直到今日,才看到实现目标的迹象。

        只可惜,他们已经老了!

        “但是等了这么长时间,不是也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了吗?”

        王践行将书中长剑拔出,洗练的剑身依旧雪亮,但是他却感到有些力不从心。

        曾经健硕的身体,如今却连长剑也难以握住,这时间的伟力终究不是凡人所能抵御的啊。

        毛仁峰神色一愣,复又笑道:“这倒也是!毕竟他们已经来了,我们也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了。只要撑过这一段时间,等到主公恢复之后,驱逐鞑靼、一统华夏也终于可是实现了。不是吗?”

        “没错。只是在这之前,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啊。不是吗?”

        将那长剑重新插入剑鞘挂在腰间上,王践行站了起来,却是朝着城门之下走去。

        毛仁峰若有所思,也是紧随其后:“哈哈!难道你想独占吗?只可惜,我可不会答应的。”

        两人结伴,一起走向城门口。

        城门口之处,周宇正在整顿军队,就等着接下来出城,然后痛击来袭的汉附军。

        看见两人全服武装的样子,周宇不免感到有些奇怪,迎上去问道:“两位先生,你们这是怎么了?”

        按照这次的计划,此战将会由他和段陵两人负责,一者负责从正面牵制对方,一者负责自侧翼杀入对方军营之内烧毁粮草。

        王践行和毛仁峰两人因为年龄问题,所以负责守卫邯郸城,以防对方偷袭。

        只是临到开战之前,这两人却离开城头,又不知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

        “你啊,难道就没看出来吗?这一战,我也要参加!”

        一拍腰侧长剑,王践行笑道。

        “可是。若是您出战了,那邯郸城呢?毕竟对方兵马要超过我们。若是对方这个时候偷袭,可就危险了!”周宇为之一愣,随后就劝了起来。

        “我知道。所以邯郸城,由你来守护!”王践行拍了拍周宇的肩膀,鼓励道。

        猝不及防之下,周宇感到有些荒唐,张口问道:“什么?”

        “就是字面意思。这一战,由我来统领,而你负责守城。知道了吗?”王践行双眉一挑,直接斥道。

        周宇感到不解,又是辩解起来:“但是两位年岁已高,若是有个闪失,又该如何?”

        “周宇!对于那汉附军,我们要远比你更明白。毕竟多年打交道了,想不了解都不行。”毛仁峰也是说道:“而且你们初来乍到,对于军中并不熟悉,远没有我们了解。所以此战,还是交给我们吧。”

        但周宇却还是坚持己见,不愿意两位前去冒险。

        那张珪虽是年轻,但实力并不弱,以王践行和毛仁峰两人实力,只怕难以战胜。

        王践行感到不悦,将腰间的长剑拍的叮咚响,俨然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对方这二十年之内,始终都想要取我性命。但我不一样活的好好吗?都这样子,你害怕什么?”

        见到两位如此坚持,周宇也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坚持下去,局势一时陷入僵硬之中。

        远处,段陵也察觉到这里的动静。

        他拍马走了过来,问道:“你们怎么了?为何突然喧哗?”

        大概是因为骑在战马之上的缘故吧,周宇听到这话的时候,心中顿时感到几分不自在。

        那王践行也不可避免的露出几分排斥,旋即诉道:“没什么。只是找周宇商量个事情罢了。”

        “商量事情?什么事?”段陵语气有些急促。

        毛仁峰直接回道:“是关于换将的。此战毕竟关系到我军安危,所以我和王兄商量了一下,决定此战由我们负责进攻。”

        “你们两个?这可不行!”

        段陵有些愤怒,却是喝道:“你们两个也是多年宿将,应该知道临阵换将的弊端。若是到时候出了乱子,又该怎么办?”

        “段陵啊。你虽是主公精心培育的,但是怎么就不知晓,所谓的临阵换将之所以为人诟病,其原因在于将不知兵、兵不知将,如此情况之下,那自然只会打败仗。但是此军全都是我一手带出来的,谁擅长什么、谁不擅长什么我全都一清二楚。既然如此,那此战由我来统领又有什么不妥的?”

        不管那段陵面色赤红,王践行直接说道。

        见到王践行站了出来,早就对段陵有所不满的士兵也纷纷叫嚷了起来。

        “没错。咱们就认王统领,其余的一概不认!”

        “你也不过是新来的,怎么就在这里大放厥词?”

        “别仗着有靠山,就欺负咱们统帅。知道了吗?”

        “……”

        相较于王践行、毛仁峰,这些士兵全都是底层百姓出身,平日里就粗俗惯了,所以说话的时候也直来直去,眼下正好有王践行、毛仁峰两人,他们便直截了当的指摘起了段陵的不是。

        毕竟自这段陵到来之后,他们可着实受了不少苦!

        段陵双目充斥着火焰,直接扭过头来,却是对着王践行喝道:“王践行,你就是这样训练你的士兵的吗?”

        他素来习惯了赤凤军的严明军纪,平日里只需要站在那里,那些士兵便会纷纷噤声,绝不敢有任何的意见。

        今日时候,段陵见到己居然被这么一群大头兵斥责,就感到火冒三丈,准备斥责。

        “可是,这段时间不是一直都是你来训练,我可是什么都没有插手啊!”王践行双手一摊,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段陵为之一愣,嘴唇嗫嚅了几下,终究还是放弃了。

        王践行深知他们虽然攻占了邯郸,但终究只是临时组织起来的义军,对付寻常的衙役、捕快尚可,但面对军队的话,是决计无法对抗的,所以在段陵等人来到之后,就将义军的指挥权尽数交出,让段陵等人以赤凤军的训练方式训练。

        眼见气氛愈演愈烈,周宇插嘴劝道:“不管如何,咱们不都是为了战胜敌人吗?既然如此,不如各让一步如何?”他却开始害怕,若是让这争执继续下去,那他们这一次的战斗基本上也就宣告结束了。

        毛仁峰也站了出来,劝道:“各位,莫要忘了现在正在打仗呢。若是被敌人看到我们这情况,算什么样子?”

        他们两人这么一说,众位士兵也幡然醒悟,感觉到自己之前的行为有些不妥,遂收敛起来。毛仁峰乃是他们多年的老首领,那周宇更曾在他们撤退时候挺身而出,对于这两人,他们还是敬重的。

        “没错!若是识相的,快点整好队,要不然我可不会客气的。”段陵依旧感到不满,话语之中还带着火气。

        他这不说还好,这一说又是将众多士兵的火药桶给点着了,纷纷调转枪头,冲着段陵骂了起来。

        “给我说清楚,你这是啥意思?”

        “我看你这厮就是公报私仇!”

        “王统领都这样退让了,你还要咋办?”

        “不管如何,咱们都只认王统领!”

        “……”

        段陵有些不可思议,他还没有察觉到自己说话有些不妥,反而对众人如此表现而震怒,再度喝道:“干什么呢?你们一个个,知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了?竟然还敢违抗军令?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们全都给抓起来?”

        “来啊。这就将我抓起吧。来啊!”

        “谁怕谁啊。老子敢皱眉就算输!”

        “我就不信了,你这家伙敢这么做!”

        一票士兵也被刺激到了,浑然忘却了王践行还有毛仁峰都在现场,就这么直接和段陵怼了起来。

        远处的参谋团包括军队也已经重整完毕,他们也察觉到这里的变化,遂直接跑了过来,见到这模样来,也纷纷紧张起来。

        “段长官,这是怎么回事?”

        自队列之中,一个尖耳猴腮,一看就透着几分狡猾的家伙站了出来,战战兢兢的问道。

        段陵见到此人到来,顿时感到底气十足,直接挥挥手下达了命令:“章午,将这群人给我抓起来!”

        “遵命长官!”

        章午虽是不知情况如何,但得到段陵的命令之后,立刻便走出来,准备将那一票闹事的士兵抓起来。

        “章午,给我站住!”

        王践行当空一喝,顿时镇住在场的所有人。

        章午为之一颤,赶紧停下脚步,欠着身说道:“可是,这可是段长官的命令!”

        “我知道!但是你忘了吗?当初是谁将你救出来的?难道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这些兄弟姐?”双目一瞪,王践行展现出自己的威势,立刻让章午不得不欠着身子,灰溜溜的从这里离开了。

        见到此人离开,王践行有些后悔,心中暗暗骂道。

        “这家伙倒是有些眼力,竟然这么快就投入了段陵麾下。”

        那章午为他所救,当初攻陷邯郸的情报,也是多亏此人的帮忙,只可惜此人太过圆滑,最擅长的便是顺风使舵,所以见到段陵来到之后,便直接投入了其麾下,所以便被授予了一定的指挥权。

        见到章午也被呵斥走,段陵更是心惊,心知自己若是坚持下去,并不是什么好事。

        但他素来执拗,却不肯就此罢休,又是说道:“王践行。当初你让我接管指挥权的时候,可是说了所有事情全都由我来处理,今日之事你难不成想要反悔?”

        若是不处置那些士兵,则军队威严难以确立。

        所以段陵心中已有打算,必须要惩戒一番,好教这些家伙知晓什么才是军规、军纪!

        “段兄。你却是说错了一件事情,当初我说的是你们,可不仅仅是你一个。”

        王践行却是摇摇头,接着又是若有所思的看了一下周宇,还有那些也同样眉头紧锁的参谋们,问道:“更何况我也曾经是赤凤军一员,自然知晓若是意见不统一的话,当以多数人意见为主。难不成,你将整个参谋团,当做了你一人的吗?”

        被这么一挤兑,段陵纵然还有如何厉害的辩词,也全都被彻底压了下来。

        民主探讨、多数人决议,这乃是赤凤军之内的原则,也是被明确写入军规之中的,纵然他段陵乃是总参谋段峰之子,也断然不敢违背这个原则。

        “没错。而且我觉得若是将邯郸城交给周宇守也是好事。毕竟他也被称之为钢之坚城,想来应该也是没问题吧。”

        见到段陵似有落寞,郑桥劝了起来。

        作为随行的一员,郑桥才能并不出众,不过靠着可靠的人品,却也得到许多人的敬佩,可以说是仅次于周宇、段陵的第三号人物。

        他既然站了出来,自然也就代表着其余参谋的意见了。

        段陵虽是为之愤怒,但面对众多参谋的意见,自然也不可能无视,只好回道:“好吧。那就按你们的意见!”

        战斗在即,他们若是继续争执下去,只会延误战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