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章沸腾

第一百八十章沸腾

        争议是暂时压了下来,但定下来的计划,还是要执行。

        这不,既然已经换了人选,王践行和毛仁峰也带着麾下人马走出城门,朝着远处的蒙古军阵方向奔去。

        作为主阵,他们的目的乃是在于从正面袭击,进而给段陵创造闯入军阵之中的机会,这样段陵就可以借此进入对方的军营之内,将粮食给烧了。

        没了粮食,张珪所率领的军队自然不可能继续坚持下去,只有撤退的一个选择了。

        站在城头之上,周宇看着队伍自城门口穿过,朝着远处奔去,心中默默祈祷了起来:“各位,务必要平安归来。”

        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他感到心中有些不宁,立刻就将郑桥叫来,却是吩咐道:“这一次行动,你莫要急于完成任务,务必给我盯紧了王践行和毛仁峰。若是王践行和毛仁峰陷入危险,立刻出手支援,知道吗?”

        觉得只是这么一点还不稳妥,周宇又从怀中取出一个信号弹,然后塞入郑桥手中,嘱咐道:“若是发生什么事情,你务必给我发射这个信号弹。到时候,我自然会出城营救,知道了吗?”

        “我明白了!”

        郑桥张口应了下来,但心中有些不明,问道:“周宇,难不成你认为这次行动,会失败?”

        “也许吧。毕竟什么情况我们都要准备好。不是吗?”周宇笑了笑,脸上还带着忧愁,他曾经和张珪交过手,知晓此人的实力不错,若是王践行和毛仁峰两人遇上了,只怕也难以脱身。

        “好吧。我明白了!”

        稍作思考,郑桥立刻张口应了下来。

        对于那汉附军,他们也不是很清楚,而且若是算起来,整个参谋全都是没有参加过战争的新兵蛋子,对于战争究竟应该如何打,心里面也没有一个预期。

        对这些事情做好准备,也是理所应当!

        领着命令,郑桥很快的便带着两个参谋,以见识战场凶险为由,一起跟在毛仁峰和王践行两人身后,好确保能够贴身保卫他的安全。

        段陵双眉微皱,不可避免的瞧了瞧几人的动静,嘴角翘了起来,甚是轻蔑的说道。

        “哼!就会玩这些小手段。莫非你以为这一次,我会失败吗?”

        心中打定注意,段陵也带着自己的军队,自城门离开,准备进攻对方的侧翼。

        沙尘扬起,让整个天空都显得灰蒙蒙的,远去的军队也越来越远,最终消失在天边,没有了半点生息。

        站在城头之上,周宇翘首以盼看着远处,但最终还是没有见到踪迹。

        “希望,你们能顺利归来!”

        走了约莫半个钟头,王践行也带着军队,来到了汉附军阵营之前。

        看着远处那一道道战壕,他不免骂道:“这帮子家伙,也是学坏了,竟然也弄出这东西来。”

        自赤凤军以来,因为多次依靠火器挫败蒙古,所以其带来的影响早已经传播到整个华夏大地之上。

        而赤凤军所采取的诸多战术,比如说集中火炮攻击、战壕战以及三段射击,也被众多的将士所推崇,并且在自己的军队里面推广,除了无法完成诸如弹幕徐进、排枪射击等需要严苛纪律的战术外,其余的也是学的有模有样了。

        当然,这也无疑之中增加了统一华夏的困难。

        且不说这个,既然来到这里,那自然也应该展开进攻了。

        伴随着一声炮响,零散的士兵便朝着对方战壕冲去,因为火炮铳枪的普及让,如同往常一样的骑兵冲锋、军阵冲刺也成了过去的历史。

        “那些家伙,果然和你说的那样,开始攻击了。”

        躲在堡垒之中,张珪遥遥看着战场,不禁感慨了一下孔浈情报的准确。

        说是在这个时候发起进攻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攻,这般情报也是让人佩服。

        孔浈笑道:“那是自然!毕竟邯郸城之内,厌恶赤凤军、仰慕我汉家文学的,也不在少数。”虽是充满自信,但他那双眼在看到那些悍不畏死的士兵时候,却依旧透着担忧:“只是你确定,真的能够挡住对方吗?”

        非是他有这个疑惑,实在是眼前的士兵太过勇猛。

        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吃力什么药,一个个就和打了鸡血一样,即使是中枪倒地甚至是缺胳膊断腿,依旧拼了命的朝着这边攻来,完全就是不怕死的节奏。

        仅仅是一个时辰之内,最前线的战壕就被对方攻下来。

        按照这样的节奏,只怕在太阳下山之前,就会被对方攻到他们所在的位置。

        “对方表现的确出色,不过我也不是没有准备的。”

        张珪也为之紧张,但随后就打气精神来,依旧是充满自信的说道。

        孔浈也不清楚是否为真,只好鼓励道:“好吧,那我就看看吧。希望如你所愿,能够在这一次的战斗中,将对方的主力彻底剿灭!”

        “轰!”

        两人正对话的时候,远处一发炮弹发出刺耳的尖叫声,转瞬间便落在距离两人不到百丈之外,那溅起的尘沙,也将两人洒满了一身。

        虽是知晓有堡垒保护,但孔浈见到这样子,还是有些害怕。

        他扭过头,庄重的对着张珪要求了起来:“看来对方已经打到这里了。只是你的计划,真的奏效吗?”

        “你放心吧。若是你提供的情报没有错误,我自然能够彻底解决对方。”张珪依旧是充满自信,而这也不知道是为了鼓励自己,还是为了鼓励的手下。

        正在这时,又从外面跑进了一个传令兵。

        “启禀将军,目前在我军东侧三里之外发现敌人,他们已经发起了进攻,准备攻打我们的粮仓。请问应该如何处理!”

        “粮仓?看来那些家伙的目的,果然是这个。”

        虽是早已经知晓了这个计划,但孔浈听到的时候,依旧感觉特别的揪心。

        若是粮仓被烧了的话,他们可就等于彻底崩溃了,届时即便能够将对方主力彻底剿灭,也难以挽回这个颓废的趋势。

        出乎意料,张珪却是露出浓浓笑意来。

        “哦?看来对方真的前来进攻粮仓吗?既然如此的话,那就算是让对方进来又如何?”

        在场的几人皆是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唯有孔浈露出几分探寻来,而张珪也宣布道:“毕竟你们的计划,早就在我的预料之内。”

        ——————

        汉附军东侧。

        段陵领着一干人等潜伏到距离对方阵线不到百米之外,静静的等着对方的动静。

        而随着一声炮响,眼前的阵线也开始变得混乱起来了,里面的人儿也不断的奔跑着,似乎是在忙碌着什么。

        “看来王践行他们已经展开进攻了吗?”

        见军营之内混乱不堪,段陵为之松了一口气,若是对方始终维持之前那戒备森严的样子,他未必会率领部下展开进攻。

        但现在对方混乱不堪,完全一副热锅上的蚂蚁的样子,却正是最好的机会。

        “所有人,跟我上!”

        一声令下,段陵长声一啸,已然纵身一跃,直接越过百米,纳入军营之中。

        军营之中,因为他突来之举,也是混乱不堪,虽是有人手拿铳枪一起攻来,但段陵却只将手一挥,腰间长刀应声落入手中,随后猛地一挥,凡是冲来的人。莫不是一刀两断,直接从腰腹之处被砍成两半。

        刺目的鲜血、倒地的残骸,还有那一开一合尚未瞑目的眼睛,让所有的士兵都寒蝉若禁、痴愣愣的弄不清楚现在的状态。

        “杀!”

        尾随而来的赤凤军战士,也一个个爬过那战壕,全都冲入了军营之中。

        他们也和段陵一样,将匕首插在铳枪之前,此地太过狭窄并不是使用铳枪的好地方,所以在这个时候,这里又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战斗。

        白刃战,也只有白刃战,才决定一个军队是否有战斗力。

        这句话固然说大了,但是就事实来说,白刃战的确相当考量一个士兵的战斗力如何,毕竟白刃战是直接见血,最是凶残无比,若是能够适应这个,自然也就习以为常了。

        受到赤凤军的进攻,这里的士兵也溃不成军,除了几个反应快及时投降的,其余的很快就被彻底歼灭。

        眼见此地被突破,段陵虽是感觉有些太过轻松,但还是不以为意,又是吩咐道:“快,立刻找到粮食所在地,然后将其给烧了。”

        一应士兵各自散开,去寻找粮食的所在地。

        段陵也没有闲着,则是去拷问那些俘虏来。

        “告诉我,你们的将军是谁?”

        “他,他叫张珪,乃是张弘范之子!”这些俘虏也不敢掩瞒,颤颤巍巍的回答了起来。

        “张弘范?竟然是这家伙!”段陵不免皱眉,那张弘范他也听说过,自赤凤军起义时候就一直和赤凤军作对,如今自己竟然和他的儿子对上了?

        听到这个消息,段陵有些耐不住心中好奇,又是问道:“那你可知道他在那里?”

        “他?将军他现在,正在指挥前线作战,尚且没有精力照顾我们。”

        那士兵流露出一点害怕,粮仓失守他们职责重大,若是被张珪知晓之后,定然会被追究,到时候只怕是求死也难。

        “哦?既然如此,那的确是不错的消息。”心中升起的战意,让段陵更是忍耐不住,遂张口命令道:“既然如此,那你前面带路。”

        “带路?难不成?”

        那士兵一脸庆幸,看着段陵也充满着敬佩。

        段陵拍着胸膛,一脸自信的说道:“没错。既然都已经到这里了,那没有理由就这么空手而归,既然如此不妨就趁着这个时候攻打对方。毕竟对方如今被主力钳制住,后方防守必然空虚,否则如何会被我轻易得手?”

        越想着越带劲,段陵难以抑制自己的冲动,又道:“所有人,务必快点给我将粮食都给烧了。待会儿尔等随我一起前往此地,将那张珪、孔浈两人也给灭了。”

        他手下的将士也为之害怕,也不仔细搜索粮仓内部的变化,就直接在上面扔了一个火把。

        火把将茅草给点燃了,旺盛的火舌也蔓延开来,将那毛皮、窗户、纸张乃至于绸缎,甚至还有里面的那些粮食全都吞入其中,整个现场一片通红。

        见到这一幕,段陵只感到高兴。

        “这一次,看你们还如何继续坚持下去?”

        也不知道究竟是被火烤的,还是因为太过兴奋的原因,段陵的脸通红通红的,周围的士兵也泛起了红晕来,烧毁对方的粮食,这种功绩放在过去也算是相当出色了,而且还在他们的手中完成了。

        想到这里,他们就开始遐想起来,等到回去之后,又会有着什么样的赏赐。

        见众人士气旺盛,段陵立刻振臂一呼,却是高声喝道:“各位,如今对方粮仓已经被烧毁,那大家且随我继续战斗,若是能够击败对方,那大家就是首功了。各位,你们愿意继续跟随我吗?”

        地上一地的鲜血,那些尸体也凌乱的躺着,红彤彤的火焰之中,曾经雄伟的粮仓也无法维持之前模样,“轰隆”一声倒地不起。

        面对这般样子,众人再也忍耐不住了,高声回道。

        “当然愿意!”

        混乱的脑子,让这些人也开始迷糊了起来,浑然忘却了之前邯郸城发生的事情。

        置身在这足以让任何人失去理智的地方的时候,他们也无法继续思考了,只知道遵循对方的指示,口中也不受控制的高声回道。

        不管如何,只要能够取得胜利,那就足够了。

        对于乱世之中的人啊,生存就是一切,只要能够带领他们击败对手,顺路的活下去,那就是值得尊敬的对象。

        哪怕这个人贪财好色,身上一堆的毛病,他们也不在意。

        听着所有人的欢呼,段陵一时间也受到了感染,变得兴奋了起来,他感觉自己的脑子热乎乎的,明明想要思考什么问题来者,但是却总是本能的将其忽略过去。

        毕竟对方粮仓都被烧了,还有什么好可怕的呢?

        怀揣着这样的心思,段陵也是高声回道:“很好。那你们就跟着我,一起活捉张珪!”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