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二章初战方歇

第一百八十二章初战方歇

        “终于开始行动了吗?”

        见到众多战士纷纷杀来,张珪却是带着一抹笑意,嘴中也是喃喃自语着:“看样子,也是时候展开行动了。”

        眼见即将达成目的,他觉得自己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体内真元也难以抑制的开始沸腾起来,这是对敌人的渴望。

        “只要能够将你们彻底歼灭,也不枉费我费尽这么多力气了。”

        眼见自己的目标即将达成,张珪却是吩咐身边将士将他的武器取来,却是准备亲自上阵,旁边早已经潜伏起来的士兵也蠢蠢欲动,只等着一声令下便一起涌出,将这支军队彻底包围起来。

        “快点,莫要让战友被对方催促。”

        王践行有些着急,不断的催促着手下的士兵,却是害怕若是因为自己的拖延,导致那段陵的牺牲。

        众位将士听了,虽是感到有些疲倦,但依旧咬紧牙关继续展开冲锋。

        然而,强弩之末不能穿缟!

        历经几轮鏖战,士兵却是有些疲倦,根本无法支撑下来。

        面对此情此景,王践行虽知应该是撤退的时候,但尚未见到被围困的段陵等人,却还是让他开始害怕起来。

        莫非,那家伙真的死了?

        正想着,远处传来一阵轰响,王践行定眼看去,却是阻拦众人的阵线在士兵轮番冲击之下,终于“轰隆”一声就被整个打开了一条缺口。

        王践行心中一喜,连忙纵身越过缺口,随后就见远处横尸遍野,唯有两人依旧傲然而立,其中一人手握长刀、浑身浴血,虽是负伤累累,却依旧倔强的挺直了腰杆,不曾有半点退缩。

        “是段陵!上天保佑,他还是没死。”

        吐出浊气,王践行又是再度紧张起来。

        虽然段陵并未死亡,但看他此刻情况,分明是受到莫大打击,若是稍有不慎,只怕英魂就要留在了此地。

        不曾迟疑,王践行登时一跃,想要将段陵救下。

        然而,一道横空长枪却是簌然而来,直接挡住了他的去路。

        “是你?”

        双眉拧起,王践行透着几分不安,只因为眼前之人,正是此军的统帅张珪,而今时候因为两人介入,他也终于涉入到这场战争之中。

        “没错就是我!”

        张珪颇为得意的笑了起来:“对于今天的礼物,你们觉得如何?”长枪簌然而来,径直落入王践行手中,霎时枪身合一,一股锐气直冲云霄,竟有与天争锋的狂态。

        王践行暗暗心惊,腰间长剑也已然入手,却道:“就凭这点本事,莫非就取我首级?今日你既然敢出现在我的面前,那就唯死一途!”一身煞气充盈,旋即纳入刀锋之中,直接朝着张珪杀来。

        “为了我那牺牲的族人,纳命来!”

        不远处,那毛仁峰也是难以压制自身怒气,强催手中利剑朝着对方刺去。

        一时间陷入两人合攻的危险境界,张珪也是紧张起来,但他自恃有龙枪在手,更得父亲真传,却是浑然不怕,反倒是狂态毕露,“那就让我看看,你们的本事能不能支持你们了。”

        长枪一剁,真元鼓荡之下,刀芒、剑气纷纷消散。

        随后长枪入手,张珪凌空一刺,两道枪芒簌然而出,却是射向了王践行、毛仁峰两人。

        心知枪芒锐利,王践行、毛仁峰两人纷纷挺身抵抗,虽是挡下此招,但前冲之势却是止住,更是被直接打出数丈之外。

        “这家伙,实力倒也非凡。这般年岁就有如此修为,假以时日只怕不比那张弘范差!”

        彼此一对眼,王践行、毛仁峰两人已经明白对方实力,身形一动宛如游龙,却是朝着张珪左右两侧纷纷走去。

        张珪见到这一幕,心中立时明白对方打算。

        “想左右夹击吗?只可惜,你们已经老了,当真以为这种手段,就能够战胜我吗?”

        果不其然,似是见到张珪动作有所缓慢,毛仁峰身形一转,径直朝着张珪刺来。张珪见到这一幕,右手挥动长枪,立刻将那长剑当做,左手却是凝聚万千真元,作势就对着那毛仁峰就是拍去。

        正待落下时候,另一边王践行也是持刀自背后杀来。

        “哼!”

        一声冷哼,张珪左手凭空一转,却是直接朝着那长刀抓来,真元灌输之中,他的五爪坚硬程度,不亚于寻常钢铁。

        “哐当!”一声,长刀登时被捏碎。

        “什么?”

        面对这一幕,王践行有些诧异。

        虽知对方修为不错,但他却未曾想到,这厮修为能够厉害如此。

        “唉。看来我还是老了,若是年轻时候,岂会落入这般田地?”

        王践行心中落寞,却是明白若非自己年岁已高,一身真元难以维持,又如何会落得这般地步?

        长刀虽断,但他却不打算就此罢休,再度凝练剩余真元,朝着对方轰来。

        见到这机会,那毛仁峰也是引纳真元入剑,再度刺向张珪。

        这一刻,张珪顿时陷入两人合攻的危险境地。

        “闪开!”

        张珪脸上红芒一闪,登时大怒,左手一翻直接印在那袭来双掌之上,右手挺直长枪刺向长剑。

        伴随着一声怒喝,王践行只感到对方力量仿佛源源不断,登时将他打的倒退而出,直接飞出数丈之外,便是毛仁峰也感到是手中长剑如同玻璃一样,片片碎裂不服成型,这场景也吓得他赶紧后撤,不敢直掠其锋。

        “这家伙,果然棘手!”

        心中警觉,王践行感叹了起来,殊不知便是张珪,却也是心中暗暗吃惊。

        之前那一招,他已经动了根本,日后少不得要修养一番,张口喝道:“你们两个老不死的,竟然能够支撑到今日程度,倒也出乎我的预料。只可惜,今日就让这里,成为你们的坟墓!”

        不在保留,张珪引动体内多年修行的真元,一时间枪人同耀,绽放无穷光辉。

        “杀!”

        一声怒喝,张珪再度杀向王践行。

        面对这围攻之事,张珪相当明白,伤十指不如断一臂!

        见到这一幕,王践行脸色有些难堪,随手一招远处一柄断刀纳入手中,却是直接迎了上来。

        “砰!”

        一声脆响,王践行只感体内脏腑一阵晃动,几乎有吐血迹象。

        毛仁峰见到这一幕,顿时担忧了起来,正欲上前支援时候,却听王践行高声喝道。

        “莫要管我,快去营救段陵。”

        毛仁峰双足一顿,眼中透着挣扎。

        他的好友正在遭到对方袭击,若是这个时候丢弃离开,又岂是自己所能接受的?

        王践行又是喝道:“快走!”眼见长枪袭身,他勉力催动断刀,虽是将其隔开,但自口中却喷出一道血雾来。

        “我明白了。”

        毛仁峰咬破嘴唇,当即调转方向,直接朝着远处掠去。

        虽是无法抵抗那张珪,但是以王践行的实力还能拖延一段时间,趁着这个争取来的宝贵时间,他必须要抓紧时间。

        不远处,郑桥见到几人厮杀的场景,不免皱紧眉梢,却是拉住一人道:“你快快离开此地,将消息传递给周宇。让他做好准备。知道吗?”

        那人很快的便离开此地,一路朝着后方邯郸城赶去。

        “只是就这样子,我又该如何救下王践行?”

        郑桥见到这一幕,苦苦思索了起来。

        他虽是想要参与进去,但无奈自己修为有限,虽是踏入真元境界,但论及雄浑程度,远远比不上周宇、段陵,便是和王践行、毛仁峰相比,也差了许多,想要从旁相助也是无从下手。

        更何况战场复杂,对方速度快若闪电,根本就无法捕捉到。

        眼下时候,只能继续等待了。

        ——————

        嘴角翘起,孔浈指着远处的尸体,却是讥讽了起来。

        “看到了吧。你的士兵可因为你的愚蠢,正在一个个死去呢。”

        距离最初接触,已经过去了半刻钟时间,还在坚持的义军士兵也只剩下了不到一百多人,在汉附军不断的攻击之下,他们只能一个个结成军阵,互相依靠着继续鏖战。

        毕竟,段陵尚未倒下,他们也还远远没有到崩溃的时候。

        正是因此,所以孔浈才想要打击段陵,令其因为自己的错误而愧疚,进而丧失战斗了。

        “哈哈!”

        段陵却蓦地仰天长笑,笑声之中透着凄厉。

        若说此番遇袭,那间谍或许有问题,但段陵也明白自己身为主帅,未曾提前预警也是一错,而那一个个横在地上的尸体,也一直考验着他,让他倍感煎熬。

        伤势虽痛,但远不及心痛。

        孔浈看着心惊,低声喝道:“你在笑什么?”

        纵然对方浑身都是鲜血,但那脊背却始终挺直,这绝不屈服的姿态,着实令他感到害怕。

        “笑什么?你很好奇吗?”

        散乱的头发遮住了面容,却遮不住那猩红的双眼。

        此番偷袭虽是失败,但段陵自有骄傲,不肯在这个时候露出一点怯弱来,让对方以为赤凤军战士,不过是一群只会摇尾乞怜的哈巴狗。

        孔浈双目微缩,心中不由得感到无比空虚,本想要见到对方摇尾乞怜,但对方却始终高傲,这样子让他开始害怕:“这厮,居然还在笑?”

        难以理解,不能接受,孔浈一催手中长剑,便是直接刺向段陵。

        段陵不动不闪,任由那长剑袭身,“噗嗤”一声刺入左肩肩窝之处。

        孔浈神色一愣,不免诧异起来:“这家伙,为何不曾躲避?”正欲抽身离开时候,却见对方左手握拳,蓦地朝着他心脏之处便是一拳。

        “噗!”

        心脏一时受创,孔浈再也难以忍受,口一张喷出无数鲜血,身子也被打的倒退数丈之外。

        “你这家伙,竟然还有反抗力量?”

        明明伤重、明明已经毫无力量,却依旧让他受此创伤,即使这伤势未曾危及性命,但依旧让孔浈为之心惊。

        远处,那段陵依旧毫无动静,但他却止住了脚步,不敢有丝毫动作。

        旁边残存的士兵汇聚起来,却是将段陵包围在中央垓心之地,孔浈所带来的士兵也只感围在外面,半晌也没敢发动进攻。

        风消!

        云散!

        烟逝!

        见到对方许久不曾动作,孔浈胆子又是膨胀了起来,再度喝道:“所有人,给我将他们彻底杀光!”

        一声令下,众多士兵纷纷嚷嚷了起来,就准备发起最后一次进攻,彻底打垮眼前之人。

        熟料此刻,远处却传来一阵“轰隆隆”的爆炸声。

        “嗯?”

        侧目一看,孔浈便见到远处阵地登时溃散,数十人从中涌入,附近之人一时错愕,立刻就被对方枪声罩入其中,变成了一团没人看出来的碎布片,紧随其后更是有成百上千人一起攻入其中。

        “是援军!援军来了!”

        见到那熟悉的身影,剩余的士兵纷纷叫嚷了起来。

        本是已经近乎绝望的局面,也似是那即将熄灭的灰烬,因为一阵清风又重新燃烧了起来。

        “杀!”

        斗志高昂,再度挥动的刺枪,直接冲向眼前之人。

        便是那些本来以为早已经耗尽气力的战士,也重新鼓起勇气,直接迎上了敌人。

        那些士兵未曾反应,被这首尾一夹击,顿时慌了神,整个阵线溃败开来。

        孔浈感到有些不可置信,又见那段陵依旧站在远处,立刻便纵身一跃,凌空一剑便刺向对方,试图趁着这个时候杀了对方。

        岂料,横空一道剑气,挡住了他的杀招。

        这一下,让孔浈为之一愣,四下看了看便见到毛仁峰正朝着自己冲来,双眉拧紧旋即喝道:“撤!”

        和段陵一战,他消耗太大,自然不肯托大,和毛仁峰对阵。

        孔浈这一撤,便似那多骨诺米牌一样,让整个阵线彻底失控,再也难以抵抗义军的冲锋。

        远处,张珪也是错愕无比,低声骂道:“那孔浈搞什么?难道还没杀了段陵?”

        “哈哈哈……”正对面的王践行张开口,虽是口腔之中满是鲜血,但依旧充满讥讽:“看来你的布置,也并非是万无一失啊。”

        远处阵线溃散,他们完全可以趁着这个时候逃出陷阱,纵然自己会因此牺牲,也是能够接受的。

        张珪自感难以接受,当即喝道:“纵然逃了他们,但杀了你也是足矣。”数度鏖战,他的真元也是下降许多,但依旧足以催动上乘招数,对付眼前之人。

        却在这时,远处忽来一道锐利剑芒,直接打在张珪身上。

        被这一击,张珪顿感体内真元躁动,侧目一看便见到远处一人纵身越来,却是直接抓住了那王践行,朝着远处掠去。

        “好个混蛋,竟然潜伏至今?”

        他虽欲追去,但无奈之前身体遭到重创,一时间难以挪动,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逃走。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