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三章临危受命

第一百八十三章临危受命

        回到邯郸城,众人皆是沉默。

        这一战下来,不仅仅战役目的未曾达成,便是士兵也是死伤甚多,粗略估计一下,便起码有五百多人牺牲。

        便是主帅之中,也是伤的伤、残的残,短时间内是没有再战能力了。

        站在城门之处,周宇手持兵刃守在城门之外,而在他身侧,却是从城中走来许多妇女来,将那些士兵一个个搀扶起来,然后互相帮助下,将他送入远处设置的屋舍之中,等待着接下来的治疗。

        毕竟在这中古时代,大多数士兵并不是死在战场之上,反而多数是死在之后的伤口感染之上。

        只要做好切实治疗,他们还是能有恢复过来的可能。

        “幸好大部分人都回来了。要不然,咱们可就彻底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眼见包括王践行、毛仁峰等人都在场,周宇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而在这时,他目光一闪,却是注意到远处一人来,而那人正是段陵,他此刻也在郑桥的搀扶下准备回道邯郸城。

        见到此人,周宇心中不自居升起一点庆幸,隐隐中却又透着几分兴奋来来。

        作为战友,周宇自然不希望段陵因此牺牲,但作为竞争对手,眼见对方吃瘪,却也让他感到有些高兴。

        唉,看来我也只是一个俗人。

        内心自嘲着,周宇走到段陵身边,正欲询问时候,却见段陵张口嘲讽道。

        “你来干什么?是看我的狼狈样子吗?”

        “不是!”周宇赶紧否决道,然后一脸关切的问道:“只是关心你的身体,毕竟你伤成这样子,若是不好好治疗,是会留下后患的。”

        “我当然知道。只是,你会治疗吗?”段陵依旧绷着脸,直接回绝道。

        周宇暗叹一声,这厮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桀骜,口中带着歉意回道:“确实,治疗并非我的专长。只是你也知晓,若是没有相应的药材,你这伤势实在难以恢复,却不知道有什么我可以帮上忙的。”

        自前来此地,两人关系一直都相当僵硬。

        段陵自视甚高,喜欢出风头,所以一来这里便直接靠着自己的身份,将周宇给弄了下来,自己成为了军官团的首脑。

        周宇虽是有马云冬谕令,但这终究只是口头之上的,算不了真,而且他本性也并非好争之辈,所以也就甘愿暂居其下,以免因为两人的争执,导致整个任务彻底失败。

        所以他此番前来,却是存着消弭冲突,重归于好的想法。

        “哼!那些东西我自然会准备,不劳你费心。”

        但对于段陵来说,他尚且处于失败的错愕之中,所以感觉周宇的行径分外碍眼,一点都不掩饰自己的敌意。

        面对这般样子,周宇也只好收起话来,“这倒也是。毕竟看你这中气十足的样子,想必也伤不到什么地方。”说罢,也不愿意继续留在这里,便从这里离开,去照料其他伤员了。

        此战之中,受伤的绝不只段陵一人,其余人也需要他的安慰。

        段陵感到有些别扭,不免抬高声音起来,冷哼道:“不过是借机显摆罢了,算什么样子?”

        面对此景,郑桥只好摇摇头,嘴上依旧沉默。

        素来不对任何事物表现态度,或许便是他唯一的优点吧,至少包括段陵和周宇,都将他视作可以信任的对象。

        远处,王践行见到这一幕,双眉不免皱紧起来,随后就连连摇起头来。

        “怎么了?一副不高兴的样子?”旁边的毛仁峰张口问道,不知道是否因为牵扯到了伤口,他的声音有些发颤。

        “唉!还不是他们?”努了努嘴,王践行指了指远处的几人来。

        毛仁峰顺着看过去,顿时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只是你什么时候变成了老妈子了?竟然执着于这上面?”

        “什么老妈子啊。说的我好像很猥琐的样子。”轻骂一声,王践行回道:“我只不过担心他们两个无法配合好而已。要不然的话,我们极有可能直接死在这邯郸城之内。”

        “全军覆没?不至于吧?”毛仁峰表示有所怀疑。

        王践行回道:“你也知晓。我们和主公脱节太久,固然知晓如何应对敌人搜罗,但如何才能够在对方军队的进攻下保全自身,却是半点不知。之前时候,若非他们及时赶来,我们如何能够坚持到现在?”

        “这倒也是。至少经过他们训练,义军各位兄弟们,的确是焕然一新。”毛仁峰敬佩道。

        那些义军之前是什么样子,他们也明白,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也是多亏了这些年轻军官们的训练,要不然只在之前一轮的袭击之中,整个军队就会直接垮台,到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没错吧。正是因此,所以我才要力保此人。要不然这人若是牺牲了,那咱们也就等于没有了希望。”王践行耸耸肩,脸色显得有些落寞。

        其实当时候他就明白,自己贸然脱离赤凤军潜伏下来,固然是保证了安全,但无形之中也等于和赤凤军切断了联系,纵然偶然之间取得了联系,但也相交于一开始还是生疏了许多。

        眼下敌人环伺,他自己实力又不够,若是参谋团众人有所折损,只怕便无法应对那汉附军甚至是随之而来的蒙古大军的进攻。

        面对这艰辛,王践行自觉难以维持,自然只有寄希望于参谋团,希望这些年轻人能够带着他们走出一个新的世界。

        毛仁峰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那你打算采用什么方式呢?毕竟看样子,那两人似乎并不怎么愿意配合,不是吗?若是想要他们两人尽弃前嫌,却是有些困难啊!”

        “但是,总得试一试。不是吗?”

        王践行嘴角带着笑意,眼见那周宇走来,便收起心思来。

        那周宇果然停在王践行之前,眉目中带着几分困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

        王践行心中暗叹,直接问了起来,若是依照对方性子,只怕他就算是死了,对方也未必会说。

        “王先生,我——”

        周宇双目蓦地睁开,见王践行一副了然,又见其衣裳带血,更感心中有愧。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此战若他能够及时阻挡,如何会发生这些事情!

        王践行眉毛微挑,心中为之一暖,故作轻松姿态伸了伸双手,回道:“不过是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但那伤势终究不假,却是让他眼角微皱,眼中也流下几滴泪水来。

        周宇看在眼中,感到有些心疼,连忙上前一步,将王践行搀扶起来,问道:“王先生,你这样可是不行。若是强撑下去,少不得会损几根本啊。你还是回去歇息一会儿吧!”

        “没事!你放心,我没事的。”

        王践行猛吸几口气,这才让体内伤势压制下来,眼见周宇还是茫然无措的样子,便摆了摆手让他安静下来,话锋轻轻一转。

        “倒是你啊。你不觉得你有些被动了吗?”

        “被动?”

        周宇微微昂首,复又低下头来。

        “王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唉。你虽是想要隐瞒,但是就你这样子,真以为能够骗过别人吗?我就问你,你对那段陵真的就没意见?”

        见到王践行死死的盯着自己,周宇眼神有些飘忽,感觉自己的心思根本难以隐藏,但口中依旧强行辩解道。

        站在一边的毛仁峰也是劝道:“而且你也明白,我们两个并非那好嚼舌根的泼妇,断然不会说出去的。所以你还是说吧,就算是出了事,也有我们担着!”

        “王先生、毛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呢?而且那段陵做的也挺好的,不是吗?”

        虽有两人鼓励,但周宇依旧谨守牙关,未曾透露半点心思。

        “唉我说,你这小子怎么这么嘴硬?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有必要弄得跟防间谍一样吗?”王践行一时无语,弄不清楚应该怎么办。

        那毛仁峰双眉紧锁,却是想起自己曾经和郑桥的一番对话,就问道:“是因为段陵的父亲吗?”

        和那段陵不一样,周宇乃是穷苦人家出生,自幼时就饱受别人冷眼相对,幸亏自己也很努力,这才入了赤凤军军校之中。

        只可惜,他虽是才华不错,但性子也因为先前磨砺所以显得有些软弱了,而且当遇到外人时候,总是习惯性的紧闭心门,故此在面对段陵时候,总是有些放不开来。

        虽是不发一言,但周宇模样却也让两人有所明白。

        毛仁峰无奈叹道:“唉!你啊,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没想到竟然是这般顽固?”

        “但是你也知晓。经过今日之战,那段陵威风扫地,若要继续执掌军权,只怕是不可能了。”王践行却不打算放弃,继续劝道。

        此战损失严重,段陵作为指挥者自然要承受一定的罪责,纵然不可能直接关起来,但也会暂时被夺去指挥权。

        “王先生!”

        周宇听出王践行言辞之意,婉转拒绝道:“我不过一届寻常军官,更无半点沙场经验,又何等何能执掌军权?依我看,这义军还是归你指挥最好!”

        “我?我都一介老人了,如何能够承受这般重责?依我看,不如由你暂时接任指挥权?如何!而且我听那郑桥说了,在离开之前那马云冬本来就属意你的!”王践行有些不甘,试图继续劝说。

        这周宇也是有点才华,若是始终这样子,就怕会璞玉蒙尘。

        周宇又是拒绝道:“但是我才得有限,难以击破对方围剿。这种状况,如何能够担当重则?”

        “你这小子,怎么就这么糊涂呢?想当初主公不过八千子弟,不一样从敌人重重围剿之中趟出来?你怎么就这么死脑筋,断定自己不行呢?”王践行有些着急了。

        他甚至开始打算,若是对方不接受的话,是否应该直接绑起来送到那个位子上。

        毛仁峰也苦劝道:“而且有的时候忍让,并不会让对手停手。只有对自己的对象发出挑战,并且击败对方,这样的话才能保护好自己。不是吗?”

        一番话下来,周宇整个人也感到有些混沌,一方面觉得自己应该站出来,另一方面却又对自己充满着否决。

        毕竟再过去,他每一次的抗争,都只得道更多的嘲讽罢了。

        “我?我不行!毕竟我不过一介毛头小子,如何能够承担大任?”

        这小家伙,怎么这个时候开始犟起来了?

        王践行心中暗骂几声,却是直接点了出来:“若论才华,你绝不比那段陵差,唯一欠缺的或许就是所谓的家室吧。但是你也应当清楚,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更何况他那父亲二十年前,也不过是一届毛头小子。既然如此,那你还怕什么?”

        “没错。在这之前,我也不过一介寻常农夫。但因缘际会,不一样闯到现在吗?而且那段陵家室如何厉害,又能比得上主公?”毛仁峰也是苦苦规劝了起来。

        “可是我!”

        “可是什么?难道你想坐视邯郸城破,大家一起死吗?”王践行感到有些不耐烦,直接拍着周宇的肩膀,鼓励道:“依我看啊,你作为指挥官,最好了!”

        “好吧!那我答应你们吧!”

        王践行眼见两人态度坚决,也明白自己断然难以推脱,只好回道:“只是你们两人务必要做好警惕,若是发现我错了,就直接纠正过来,莫要造成太大的伤亡。知道吗?”

        “那是自然!”

        王践行见对方接受,这才松了一口气。

        眼下时候,邯郸遭遇重大损失,他们也只有亡羊补牢,尽一切方法稳住根据地不失!

        毕竟北伐战争已经结束了,蒙古也开始腾出手来,准备解决内部发起起义的义军,而那宋朝也按耐不住,开始发动军队准备北伐。

        整个中原危若累卵,稍不注意就有可能粉身碎骨。

        面对这近乎混乱的局势,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这一点毋庸置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