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章项庄舞剑

第二百二十章项庄舞剑

        “竟然是虎符?快夺了去!”

        那几个刺客眼见虎符现身,忍不住内心冲动,纵身一跃便朝着那虎符抓去。

        高达双目圆睁,宛如猛虎一般,蓦地高喝一声:“贼子敢而?”一身真元尽数纳入双掌之中,便朝着剩下的两个刺客拍去,“噗”的一声胸前凹陷下去,栽倒在地上。

        看着那躺倒的尸体,贾似道好一会儿方才喘过气来。

        远处,正在巡逻的吕文德也现此地动静,赶紧率领麾下人马赶来。

        见到贾似道安然无恙之后,吕文德方才松了一口气,笑道:“幸亏有高达将军守护,要不然今天只怕就糟糕了。”

        “确实,若非有高达将军护佑,只怕我早已经命丧黄泉了。”

        贾似道一脸庆幸,见到那掉落地上的虎符,他也是赶紧将其捡起来,小心擦拭了一下,确保其无恙之后方才安心。

        只是他心中却是忧心忡忡,暗暗想着:“如今被人现了踪迹,若是要安然离开,只怕是不可能了。看来我需要重新选择时机了。”对于临安变化,贾似道甚是在乎,自然不愿意继续留在这里,但看今日状况,他算是无法离去了。

        “丞相!那蒙古既然派来刺客,只怕择日便可以进攻,既然如此那末将就先告辞了。毕竟城头尚且五人,急需我回去戊守!”

        高达惦念着城头安危,便向贾似道告声辞别,随后就离开此地,重新来到城头之上,此时此刻敌人随时随地都可能攻来,自然要做万全的准备

        吕文德看在眼中,心中若有所思,见地上躺着几个刺客的尸体,便问道:“那丞相,这刺客又该如何?他们能够潜入城中,我想定然有人暗中支援,不如将此事交给末将去处理?”

        “既然如此,那此事就拜托你了。”

        贾似道应声回道,脸上无动于衷,也似是丢了神一样,茫然回到府中,心中万分害怕,生怕那赵希泊暗中操纵,彻底断送自己的仕途。

        吕文德瞧在眼中,转眼见到那传令兵正欲离开,却是走上前来,将其拦住问道:“我看你样子甚是陌生,莫非是初次来这?只是不知究竟是何人传讯?说的又是什么?”

        那传令兵顿感困惑,摇头回道:“这个,属下受了命令,决不可轻易告诉他人。”

        “我乃丞相亲信,可算不上什么外人。”吕文德自袖中取出一块银锭,放到那传令兵的手中。传令兵见到这银锭,顿时露出几分笑意来,当即一五一十,将临安所有的事情和盘托出。

        听到这话后,吕文德顿时欣喜,却是想道:“原来临安生了这些事情?看来今日,我的机会终于来了。”

        默默想着这一切,他嘴角不免翘了起来,开始在内心之中谋划着之后的事情。

        而在府邸之中,贾似道依旧愁眉紧锁,却是在苦苦思索,自己又该采取什么方法回到长安城,若是他毫无缘由的就离开此地,只怕非得被那群大臣弹劾下去。

        正思考中,门外却传来一阵叩门声。

        贾似道张口问道:“是谁?”

        “启禀丞相,是我!”推开门来,吕文德走入府邸之中。

        贾似道略感奇怪,问道:“是你?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丞相。你莫非忘了,你交代给我的任务吗?”吕文德回道。

        “任务?什么任务?”贾似道有些不明,对于之前生的事情,他除却了惊吓外,并没有记住别的事情。

        吕文德回道:“是关于那些刺客的。”

        “刺客?”贾似道顿时恼怒,低声喝道:“这些刺客当真可恶,竟然想要杀我去虎符?若非我命大,只怕早就死在了对方的剑下。”想到这里,他又是感到有些后悔,自己年轻时候未曾努力修行,以至于如今武艺也并不算多么出色,也未能真正挥虎符的效用。

        这虎符乃是大宋兵气凝聚成型,不仅仅可成为掌握者的一大助力,更有助使用者修为精进的效用,若是被高达、吕文德这等人物所用,突破至地仙也是指日可待。

        但赵昀害怕麾下之人做大,所以很少将虎符赠予他人,一直都收藏在承天殿之内。

        吕文德笑道:“丞相,实不相瞒。那刺客,末将已经有眉目了。”

        “有眉目了?是谁?”贾似道有些焦急的问道。

        吕文德回道:“当然。只是丞相可切莫要小心谨慎,要不然非得着了对方的道了。毕竟此人,在我军中也是非同凡响,若是被他知晓了,只怕会矢口否认。”

        “是谁?”贾似道略有紧张,继续问道。

        “丞相暂且放心,那人我已经确定了,只是碍于对方眼线,所以现在也不好说。”吕文德回道:“只是丞相。此事需要好好保密,要不然被那人给现了,那可就不得了。到时候他若是难的话。丞相,你以为你能挡住吗?”

        “好吧,那就依你所言。”贾似道张口诉道。

        虽是未曾明言,但两人目光交错时候,已然确信了彼此之事,接下来只要静静等着那人入套就是了。

        对于这一切,高达也毫不知情,依旧在城头之上展开巡逻。

        而到第二日,那贾似道突然宣布召开会议,所有的将领都必须到场,高达难以退却,自然也只有到场。

        但他立于演武堂之下,却感到气氛有些怪异,所有的将领全都虎视眈眈盯着自己,这让高达感到特别的不自在。

        “丞相,敢问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将我们集中起来?”高达朗声问道。

        吕文德回道:“是关于那几个间谍的事情的。你也知晓,当时那几个刺客突然出现,若非将军及时出手,只怕丞相就要因此遇害,就连虎符也可能落到对方手上。若是不将其幕后主使者揪出来,只怕我们还会继续置身于危险之中。”

        “守护丞相安全,确保城中安危,乃末将天职,无足挂齿。”高达拍着胸膛回道,他还是一脸的高兴,浑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入了敌人的套了。

        贾似道笑道:“没错。所以我才宣布召开这个会议,为的就是将那人给揪出来。要不然,就实在是太危险了。”

        “那是当然。只是丞相,那幕后指使者究竟是谁?”高达继续问道。

        吕文德轻轻摇头,口中也没说什么,就静静的看着高达。高达感觉奇怪,低声问道:“我问你谁是幕后指使者,你看我做什么?”随后恍然大悟,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低声喝道:“难道说,你怀疑是我?”

        “将军?非是我不愿,实在是我从那几个间谍身上搜到了这几个东西。也是这个东西,让我无法阻止对你的怀疑啊。”吕文德一脸可惜的说着,然后从胸前掏出了几个染血的信函。

        高达一时恼怒,低声喝道:“信封?我可没记得我有写过什么书信!”

        “唉!将军,每一个人都会否认自己的罪过,这一点你也不例外。”吕文德摇摇头,似乎已经将罪名定了下来,他张口解释道:“而在这信封之上,我现了你的字迹。”说着,就将那些书信抵到众人手中,让他们也一看究竟。

        高达也感到奇怪,信步上前结果那些书信,低头一看顿感奇怪:“这字迹的确是我写的,但这上面的内容,绝不可能是我写的。”

        “将军……”

        拖长的声音还带着嗤笑,吕文德此刻已经笃定了对方便是幕后指使者。

        “事到如今,你还打算继续欺骗众人吗?”

        “我没做的事情,我如何能够承认?”高达立时喝道,看向吕文德的眼神,也带着几分不满来。

        他以前就和吕文德共事过,自然知晓此刻虽是勇武,却惯常使用奸诈手段推翻敌人,甚至还和丁大全、贾似道这等奸臣厮混在一起。

        抬起头来,高达看向了贾似道,又是喝道:“丞相,难不成你当真相信这小子的一面之词?”

        “如今证据确凿,我不得不信。”贾似道摇摇头,神色也始终收着,没有显露任何的态度。

        高达轻哼一声,对远处的吕文德充满不屑,又是逼问道:“很好。若当真是我干的,那你可否告诉我,我为何要这么做?”

        “很简单,为了虎符呗。”吕文德笑道。

        高达骂道:“虎符?先不说那虎符乃是殿下亲赐,旁人根本无法使用。而且我就算是成功了,又如何使用虎符?你这厮若是想要诬陷,至少也得想出一个合适的方法。”

        “哼。你的目的的确是虎符,但那些刺客的目的,可未必就是虎符。”吕文德阐述了起来,他的话相当有节奏,很容易就将众人带入了故事之中:“因为只要丞相死了。那作为副手得你,自然也会被官家提升为总指挥。到时候,你当然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得到虎符,不是吗?”

        高达嗤之以鼻,直接回骂道:“无稽之谈!”

        且不说赵昀会如他所愿将自己提升起来,光是那虎符的力量,也非寻常人能够承受,他又何必冒险去利用其中的力量呢?

        吕文德回道:“不管你如何辩解,关于这些书信,你也是脱不了干系。”

        “所以你打算动用私刑吗?莫要忘了,我也是官家封赐的指挥使,若要夺去我的官位,也得官家来才行,仅凭你一人只怕也不行。”高达双目怒睁,对眼前之人实在是失望无比:“更何况你这书信来路不明,只怕是他人假造的。而且仅凭几封书信就像置我于死地?你莫非想的太天真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