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二章剑拔弩张

第两百二十二章剑拔弩张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那教习也不敢推拒,立时便开始吟唱起来。

        赵璂似乎被勾起了兴致,连忙问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关关乃是鸟叫声,而雎鸠则是一种水鸟,连在一起的意思就是,关关和鸣的雎鸠,相伴在河中的小洲之上。”那教习僵硬着脸解释着。

        “那下一句呢?”

        “下一句嘛,就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又是啥意思?”歪着脑袋,赵璂感到有些不解,素来痴呆的他,对于这些东西向来不怎么在乎。

        那教习只好继续解释了起来:“这句话的意思是,美丽贤淑的女子,乃是君子所追求的配偶。”

        这一说,立刻让赵璂拍着手儿,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来:“这个我知道。意思就是鼓励咱们去找姑娘,对吧。”

        “这个,也可以这么说吧。”

        教习僵着脸应和着,只看对方那透着**的目光,他就明白对方心中究竟在想着什么事情。

        “咚!”

        沉闷的钟声响起,赵璂顿时露出灿烂的笑容来。

        他蹭的一下便从座位之上站起来,拍着手朝着门外奔去,口中不断的嚷嚷着:“终于下课了。我可以去找姑娘了。”一边跑着,口中还不断的说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来的淫词艳曲。

        那教习眼见赵璂离开,好似放下肩上沉重的米袋一样,整个人都靠在了椅背上,无奈的摇着头:“唉!今天总算是结束了,要不然我非得疯不成!”对他来说,没有比教授这么一个脑瘫患者更难受了,只是一想到日后场景,却不免有些担心。

        “看官家这样子,莫不是当真打算将这人扶植起来,成为我朝皇帝吗?若是这样的话,只怕我朝也是江山不包了。”

        这赵璂已经不能以平庸来算了,完全可以扣上一个智障的形容词。

        若是让此人登上皇位,那宋朝还如何和赤凤军乃至于蒙古斗?

        那萧凤虽是女子,但其人不仅仅武学惊人,便是治国安邦之上,也是各种翘楚,要不然如何能够在蒙古治下,硬生生打下了一片江山?

        想着这些,这教习也是忐忑不安,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

        “不管了。反正就算是亡国了,也是赵宋亡国,和我没有关系。只是到时候宋朝若是亡了,只怕这临安也不安全,不如我就此离开?也许前往临安,会是一个好方法。”

        不知不觉中,这教习已然改变了注意,并没有将赤凤军当成了洪水猛兽,甚至开始谋算什么时候能够迁居到长安之内。

        毕竟,仅仅就他所见到的官场,实在是太过腐败,完全没有任何可能胜利的希望。

        那赵璂也不知晓这教习对自己的态度,自太学之中跑出来之后,却是来到了临安大街之上。

        这大街之上,到处都是人,还有许多新奇的事物,自然要比太学之内好玩的多了。

        行走于大街之上,赵璂眼见一个个靓丽的少女,自然也忍不住内心欲望,两只眼睛滴溜溜的乱转,双手也没曾控制住,便是朝着身边的少女少妇伸去。

        那些少女、少妇不过寻常之人,眼见赵璂一身锦缎衣裳,只好低声骂了几句,便纷纷躲开。

        赵璂也没在意,毕竟这街上女子姿色平凡,根本就没在他的眼中。

        四下乱逛之下,却见远处正有一辆马车行来,被那微风一吹,遮住马车的帷幕被掀了开来,却是露出了里面一个二八少女,肤白貌美、双眸明亮,和街上之人简直是判若两人。

        “美人,好个美人!”

        赵璂见了,只觉得自己的魂儿都被勾走了,不由得朝着那马车走去。

        待到走到马车边上,那马车车夫这才察觉到赵璂,当即喝道:“你是何人?竟然敢阻挡全大人的车子?”说着,便挥起马鞭,朝着赵璂扫来。

        赵璂有些不耐,随手一伸便将那马鞭抓住。

        他虽是驽钝,但终究乃是皇室宗亲,在赵昀大量使用各种药材进补的情况,他的实力也是不错,只一下就将那车夫拽了下来。

        车中少女似有察觉,张口问道:“马老,生了什么事情?”声音颤抖,显然也是觉了车外面的动静。

        只可惜那马老早被赵璂打倒在地,如何能够听到她的担心?

        赵璂走上前,直接将那帷幕掀开,旋即就见一个少女怯生生的躲在车中,瘦削的身材还有那我带忧怜的神色,顿时将赵璂深深的吸引住了。

        “美人。好一个美人。”

        拍着手,赵璂看起来特别的开心。

        只不过对这全姓少女来说,却感觉魂儿都没了,只能高声叫道:“你是谁?你要干什么?”眼见自己的手腕被对方握住,她更是惊恐不已,素来尊崇理学熏陶的她,一直以来都以贞洁为重,从不与外人接触。

        今日时候,这全姓少女如何想到,自己竟然会因为一场风,而被眼前的这个登徒子给看中。

        要知道,这里可是临安啊!

        这番动静,自然让周围百姓为之惊恐,赶紧将事情通报给临安府尹。

        等到那临安府尹调齐兵马赶来时候,自然也认出来到底是谁,弄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来。

        他不敢迟疑,一边上前婉言相劝将赵璂留在原地,一边也将这里的情况写信上呈,直接抵到了政事堂之处,至于那遭到这般遭遇的全姓少女,也被派人安置在旁边的酒楼之中,并且妥善的保护好,防止在此出现这种事情来。

        那政事堂得知此事,莫是不震惊无比。

        赵璂可是当朝太子,竟然做出了这种事情?

        若是传出去,那他们也就没有脸了。

        赵希泊听了这件事情,也是忍耐不住,当即跑到了皇宫之中,寻了一位太监问明位置之后,直接走到了藏书阁之前,将赵昀堵在了门口,踏入其中他便是躬下身子,来了一个深深的鞠躬。

        “陛下!”

        赵昀本欲离开,眼下却见赵希泊如此凝重,顿时感到奇怪,问道:“爱卿,莫要如此大礼,还是先起来说话吧。”

        虽是对赵希泊并无多好感观,但赵昀自恃乃是明君,却也不会因此而怠慢对方。

        “陛下。”

        赵希泊直起身子来,深吸一口气之后,方才诉道:“微臣斗胆,恳请陛下罢免太子,另立储君!”

        赵昀身子一抖,险些从座椅之上跌落下来,圆睁的眼睛充满着不可置信,追问了起来:“你说什么?为何你突然要我罢免太子?”虽是强压着心头的愤怒,但他脸上的肌肉都开始抖动,大有若是赵希泊没有给出合适的理由,就会开始训斥对方。

        “微臣所言,乃是罢黜太子,另立储君!”

        赵希泊并未退缩,反而挺起胸膛直面赵昀。

        “告诉我,为什么?”

        赵昀沉默了起来,没有了之前的愤怒,只剩下彻底的平静,对于这一切,他似乎早有准备。

        为了让自己能够安静下来,赵昀从书架上取下了一本书来,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赵希泊淡然说道:“陛下,你应当知晓,太子本就一介傻子,就连四书五经都无法通读,如何能够治理朝政?而且陛下,你可知晓就今天时候,他在街上做了什么?”

        “就在今日,他在大街之上强抢民女。你觉得,这算是一个仁君,应该做的事情吗?”

        赵希泊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但脑中尚有那少女含泪的哀泣,便忍不住愤怒,直接吼道。

        “是这件事情吗?”

        赵昀的手指开始颤抖了起来,他好容易才握住手中的书本,低声问道:“你应该知晓。我这半生,没曾留下一个子嗣。那赵璂,乃是我唯一的侄儿!”声音之中带着几分悲意来。

        赵希泊虽是一愣,但随即却挺起胸膛,继续问道:“陛下。你为皇帝,也应该知晓即为君王,应当心存百姓、志存天下。但是,太子他能行吗?”

        沉默许久,赵昀方才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不能!”

        对于这一点,赵昀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是那赵璂终究乃是他的侄儿,心中自然有着万千的不舍,始终不愿意接受这种事实。

        赵希泊一时间愣住了,明白了赵昀的心思。

        他乃是意志坚定之人,自然不许自己失败,又道:“既然如此,那为何还让他担任太子?难道你就不怕等到他登基之后,彻底败坏祖宗基业吗?”

        声音切切,赵希泊对赵昀越的愤怒起来。

        明明数次都可以改变局势,但是却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行差就错,以至于让整个国朝变成了这般样子。

        赵昀默然,却道:“那又如何?毕竟,我就他这么一个侄儿!”

        “但是我大宋宗亲,可不止他一人。莫要忘了,我也是赵氏宗亲,又岂能亲眼看着这国朝就这么继续败落下去?”蓦地扬起的话,赵希泊没有给眼前之人留下半点情面,直接宣布道。

        “不管如何。只要我还站在这朝堂之上,就断然不会允许赵璂继续担任太子。他,必须被废黜。”

        赵希泊这样子,俨然是向赵昀开始宣战了。

        赵昀嘴角嗫嚅,手中书籍再也握不住,“砰”的一声滑落下来:“给我点时间。我会改变他的。”

        “那好。我倒要看看,在这段时间内,你如何能够改变赵璂。”

        赵希泊转身离开,对于赵昀已经是失望透顶,眼下时候他唯有将希望寄托在下一任储君之上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