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七章行侠仗义

第两百二十七章行侠仗义

        临海之滨,浪涛翻滚,犹如红尘俗世,一日日的拍打着岸边,未有停歇之日。

        行走此地,苗道一却是微微皱眉,只因为在那海岸边上,数百条船只已经被抛却了,上面的渔夫也不知何故,没了踪迹。

        “师傅?你怎么了?”邢真略有诧异。

        自崇明观离开之后,两人便一路朝着东边走来。

        他也不知道师尊此行目的,只当作日常修行,倒也能够自得其乐,但却时常见到苗道一面容愁苦,不知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

        苗道一嘱咐道:“你且在这里待着,我去看看情况。”话音落下,身形一跃已然出现在那渔船边上。

        邢真虽是不解,却也纵身奔去,度虽是差了点,但也能够勉强跟上。

        两人很快的,便来到了海滩边上。

        只是两人来到此地,顿时就感到不妙,海滩上满是凌乱的脚步声,有的礁石上还有残留的痕迹,显然生也没有多长时间,要不然这些踪迹都会被涨起的浪潮所抹去。

        “唉。希望能有生还者。”

        扫过那些渔船,苗道一心中挂念无比。

        纵身一跃落在最近的一艘渔船之上,他登时闻到了一股腥臭味,掀开垂下了来的帘子,朝着里面看去,就见到里面的锅碗瓢盆散落一地,船舱也被海水浸满,打猎得来的鱼儿漂浮在水中,散着一股恶臭味。

        当然,里面也是什么人影都没有!

        “唉。看来我还是来迟了一步。”

        微微叹息,苗道一走出渔舱,神色有些苦闷。

        这一路走来,他可没少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因为宋军北伐,这齐鲁大地可是乱糟糟的,如今蒙古更是颁布了内迁海禁条例,更是给了那些官匪机会,众多百姓平白无故蒙受损失,实在是令人难受。

        想着这些,苗道一就感觉心中沉甸甸的。

        “师傅!你来看!”

        邢真叫了起来。

        苗道一走上前,问道:“真儿,你现了什么?”

        邢真指着地上的马蹄印诉道:“师傅,这个应该是那些凶手留下来的。”微昂的脸上带着几分害怕,诉道:“我们要追吗?”

        年幼的他饱受劫难,纵然学得一身本领,但对于那些官兵、悍匪却还是心有余悸,不敢和其对阵。

        苗道一回道:“自然!”

        说罢,两人立时沿着马蹄印一路寻去,半刻钟之后就见到正有一队打着汉附军旗号的骑兵,这些骑兵也不多,大概也就一百多人而已,而在他们中央之处,却足足有上千人。

        这些人衣衫褴褛、手无寸铁,显然应该是被征召的百姓。

        此时此刻,这些骑兵正赶着前面的百姓朝前走去,应该是正在执行蒙古内迁政策。

        “果然是他们?看来若要救下浙西百姓,需要费一些功夫了。”心思凝重,苗道一已然下定决心。

        那邢真了然于胸,却是问道:“师傅,那要不要我借机混进去?”

        “你,可以吗?”苗道一有些疑惑。

        邢真拍着胸膛回道:“当然可以。”用手将身上道袍撕碎,然后就在地上滚了滚,脸上也被弄了许多灰尘,脸上也带着得意:“师傅,你看像不像?”

        “好吧。不过你要注意一下安全,明白吗?”苗道一嘱咐道。

        邢真猛力的点着头,然后就朝着远处的队伍奔去。

        虽是躲在山岩背后,苗道一心中无比担忧,一对眼睛死死的看着远处的邢真,生怕其遇到危险,更打算若是出现了什么变故,便是拼却暴露行踪,也要出手相救。

        邢真距离那些骑兵也越来越近,等到了约莫一百丈时候,苗道一心脏也提到了嗓子眼之处了,这个距离最容易被现,而且还会受到对方的攻击。

        握紧背后长剑,苗道一已然做好战斗准备。

        但是这时,邢真却蓦地停下脚步,反而转过身来又是朝回奔来。

        苗道一心中疑惑:“这小子,究竟是怎么打算的?难道是害怕了?”正思索时候,远处那些骑兵也现邢真踪迹,当即就有十多人拍马而来,手中弓箭也瞄向邢真。

        虽是知晓这弓箭奈何不了邢真,但苗道一还是分外担心。

        那邢真也不知何故,脚下一软直接跌倒在地,然后被那些骑兵带回队伍之中。

        “这小子,倒是有些机智,却是想出了这种方式来混进去。”

        苗道一这才放下心来,然后开始调养生息、固本培元,今日时候只怕会有一场大战,他自然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队伍之中,那邢真也被带到了解汝之前。

        解汝上下打量了一下邢真,轻哼道:“你这小家伙,竟然还有点本事。居然能够从我眼皮子底下溜走?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邢,邢真!”

        故作畏惧姿态,邢真低声回道。

        解汝念叨了一下,继续问道:“邢真?这倒是一个好名字?告诉我,你为何要逃走?”

        “我,我怕!”

        “怕?我没杀你父亲、也没杀你母亲,你害怕什么?”

        解汝感到好奇,若是平常的小鬼,被他一看莫不是吓尿裤子了,就连话都不敢说,但眼前家伙却还留有这般力气,当真是聪明伶俐。

        邢真身子一缩,低头回道:“我当然害怕了。毕竟,那南朝现在正在北伐,邯郸城的起义军也一直蠢蠢欲动。这一路上路途遥远,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呢。”

        “哦?没想到你知道的事情,还挺多的?”解汝笑了起来。

        这个世界乃是中古世界,并没有广播、无线电之类的东西,传递消息全靠口口相传,能够知晓方圆百里的事情就已经算得上是书生了,如同邢真这般知晓天下之事的人儿,可是稀奇了许多。

        邢真一脸胆怯,继续问道:“那你打算如何对我?”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相反的是,若是你愿意的话,还可以成为我的义子!”解汝笑道。

        “义子?”

        “没错。”

        解汝回道:“若是你愿意的话,可否拜我为义子?这样的话,我也可以在这一路上保护你,让你不至于遭逢危险。明白吗?”

        乱世之中,解汝这般行径也是寻常。

        毕竟在这世道之中,就算是贵为皇帝的赵昀,照样会有婴儿夭折,如解汝这般凡人自然也无法避免,就算是娶妻生子了,也免不了无法生育后代。

        所以如果遇到了什么合适的孤儿,他们都会将其纳入麾下,将其视作自己的义子。

        如此以来,也算是传承了自己的衣钵。

        邢真连忙扑倒在地,口中称道:“那谢过义父了。”

        解汝自然开怀无比,将邢真揽入怀中,连连称呼为儿子,眼见天色已晚、众人也疲惫不堪,便下令众人就此歇息,等待第二日再继续执行任务。

        一行人就此驻扎下来,开始起灶做饭。

        待到日上三更时候,一行人也陷入睡梦之中,正是刺杀的最好时候。

        踏入军营之中,苗道一脚步无声,背后利剑隐隐摄动,似是想要出鞘,一荡天地正气。

        但是正当他动手时候,那邢真却已然醒了过来。

        “师傅,你可否住手?”

        “为何?”

        苗道一有些困惑,毕竟这里的人摧毁他人船只,更将渔民尽数掳走,可以用罪不容诛来形容了。

        邢真诉道:“师傅。杀了那些人固然简单,但是那些渔民又该怎么办?咱们虽说是行侠仗义,但是总得有始有终吧。若是让这些渔民就这么呆在这,过不了多长时间,只怕又会被抓住。”

        “确是此理。只是你打算怎么做?难不成继续和他们厮混在一起吗?莫要忘了,这些人不过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苗道一暗暗叹息,眼前的小家伙虽是稚嫩,但这番见解却着实非凡。

        若是让邢真置身于这作孽多端的汉附军之中,他是着实不忍,生怕其纯真的性格,被彻底玷污了。

        邢真回道:“当然不可能。只是我想要随他们走一下,看看他们打算如何安置这些渔民的。若是能够借此机会混入军中,也许便能够获得更多的情报。这样的话,想必师尊也会欢喜吧。”

        他虽是不知苗道一为何对汉附军如此在意,甚至一直都在打探着汉附军以及张弘范的行径,但却也明白这些事情对师尊必然有着相当的意义,所以就生出这个想法,企图混入对方军中,进而能够近距离的得到对方的情报。

        苗道一摇着头,却道:“你啊,莫要这般冲动。等到处理完这次的事情之后,你立刻随我离开,明白吗?”

        “可是师尊,那汉附军呢?”邢真问道。

        “汉附军之事,我自然有途径。只是你如今尚且年幼,最重要的乃是修行练功、夯实基础。莫要因为外事,耽搁了自己的修行。明白吗?”苗道一嘱咐道:“等到这次旅途结束之后,你就待在崇明观之中吧!”

        见对方如此行径,苗道一开始后悔起来,自己当初让邢真跟在身边。

        若是邢真遇到了什么危险,他可不知道自己又该如何,才能向九泉之下的好友诉说。

        邢真无奈,只好点头接受。

        苗道一也觉得自己之前想法太过驽钝,遂放弃了刺杀,只是远远的吊着,静静等候该来的时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