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九章难断的利益

第二百二十九章难断的利益

        “没成想,这宋朝之内竟然还有人和蒙古暗通曲款。看来这宋朝,也并非是铁板一块啊。”

        见到这一幕,苗道一心中不免紧张起来。

        虽说早就知晓宋朝成不了大器,但居然任由自家之人里通外国而不知晓,这般行径也和作死无疑。

        “若是这样,那断然不能让他们成功。”

        心中决心已下,苗道一已然决定坏了这桩生意,虽然只能是稍微拖延一下,但只要能争取足够的时间,自然也是好的。

        定下决定,苗道一自是冷眼旁观,静待出手的时机。

        而在码头之上,那些箱子也被卸下来,然后被等待许久的马车拉到了船坞旁边刚刚建好的房子之中。

        这房子甚是宽大,自然是谢汝一开始就准备好,用来放置这蒸汽轮机的地方。

        等到所有的箱子都备齐后,解汝也让那些工匠将箱子打开,将里面的零件搬出来。

        光可鉴人的表面,让人惊叹这些是不是由钢铁锻造而成的,而且那摸起来毫无迟滞的触感,也让这里的工匠惊叹不已,不知道这些东西,究竟是使用什么手段,方才打制出来的。

        围在这些零件旁边,这些工匠莫不是愁眉苦脸,全都痴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这个,你们不懂吗?”解汝问道。

        为之人摇摇头,回道:“对不起。这东西远我们的想象。请恕我无能,不知道应该如何制造这玩意!”

        “若是这样的话,那又该如何?”解汝感到焦急,带着恳求的眼神看向了蒲寿庚。

        这人既然将这东西送来,应该也是早就明白这一点吧。

        “若要我提供帮助的话,还需白银一千两。”蒲寿庚脸上浮现出惯有的贪婪:“毕竟这些东西特别复杂,若是没有专业人员,是断然无法弄好的。”

        “可以!”

        解汝并未迟疑,又是让属下运来一千两白银,并且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但是你必须要让我的工匠在旁边看着。知道吗?”

        “当然可以!”

        见到白银送了上来,蒲寿庚也拍了拍手,自自己随身带着的一行人员之中,走出来了十数位工匠。

        那些工匠倒也厉害,借助着这里的工具便将那些零件一一吊起来,彼此互相商量了一下,就开始行动起来。

        解汝自然不会放弃这最好的时候,立时就吩咐那些工匠们仔细观看,好方便日后仿造。

        若是依靠蒲寿庚,自然难以满足水军所需,所以解汝一开始就存着伪造的打算,看看自己是否能够将这蒸汽轮机弄出来,并且进行大规模生产。

        就这样,一行人一边讨论着,一边忙上忙下,也很快的就将这蒸汽轮机组装完毕。

        足有一间房子一样大的钢铁机器就此诞生,谢汝也是开心无比,又让自己的工匠运来一车煤炭,想要试验一下它的性能。

        被碾的极细的煤炭被填入锅炉之中,那锅炉也被烧的通红通红,不断的出一阵阵整耳欲聋的声音,轴承在强大的气压下也哼哧哼哧不断的转动着,一切看起来都特别的顺畅。

        蒲寿庚笑道:“你觉得如何?”

        “好得很,好得很。”谢汝脸颊赤红,无比激动的说道,脑中也控制不住开始遐想起来。

        之后只要将这东西装上去,那他设计的战船就可以挥其惊人的威力了。

        到时候,在这汪洋大海之上,他又何必害怕那宋朝水军?

        蒲寿庚双目含笑,诉道:“那合作愉快?”

        “当然。只要你能持续帮我弄来这些东西,那我定然会帮你在可汗面前美言,让他也能享受那些荣华富贵。”解汝开怀无比,自觉困顿之下,也没回自己的府邸,就随便找了一个地方歇息下来。

        至于蒲寿庚等人,也在解汝的安排下,在附近的房舍之中安顿下来。

        当然,那蒸汽轮机也因为沉重无比,所以就被安置在库房之内,等待着被安装在那庞大的战船之上。

        见到众人皆以沉睡,苗道一也展开了行动。

        踏入库房之中,他抬头看向那庞大的蒸汽轮机。

        大概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掌握这蒸汽轮机,解汝并没有将这蒸汽轮机关闭,让自己手下的工匠待在其中,继续维持其运行。

        灼灼燃烧的炭火炙烤着锅炉,那泄压阀也不断的喷出一道道蒸汽来,让人感觉置身其中,简直就和那蒸笼之中的包子一样,很快的就会被烤熟。

        肃立其中,苗道一也感环境恶劣,凝目看向远处锅炉,当即下定决心。

        “既然是宋朝所来,那就不该留下。”

        背后长剑铿锵一声,已然旋空而起,径直化作一道锐光,刺中远处的蒸汽轮机。

        他这一击已然凝聚一身力量,纵然那锅炉足以承受上千摄氏度的高温,以及近百吨重的力量,但依旧被戳出了一个裂痕来。

        裂痕初现,整个锅炉难以承受内部骇然巨力,“轰隆”一声炸裂开来,锅炉之中的热水全数喷出,足有数百摄氏度的高温,直接将那附近的工匠笼罩住,“哎呀”一声直接滚在了地上,脸上被烫出一道道血泡来。

        其余人未曾躲开,也被那扑面而来的热水整个盖住,来不及呼喊,便直接躺在了地面上。

        “唉。若非尔等助纣为虐,如何要我做这种事情?”

        苗道一心中不忍,只能强忍悲痛,转身离开。

        刚一离开库房,背后便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偌大的库房直接炸裂开来,无数碎石飞溅,当真是无比惊人。

        “怎么回事?”

        蓦地一惊,解汝早被这声响惊起,连忙自床上翻起,就见远处安置蒸汽机的地方火光冲天,心中感觉不妙之下,立时离开房舍,直接朝着那库房奔去。

        刚一踏出,远处便传来一阵声音来。

        “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解汝顺着声音看去,见到乃是蒲寿庚,就回道:“不清楚,也许敌人袭击吧。”眼见对方脚步逡巡,似是有些害怕,又道:“不过你不用担心。只要你呆在这军营之内,我自然能够护住你周全。”

        “那就拜托将军了。”蒲寿庚阖道谢。

        等到那解汝离开之后,蒲寿庚却是轻笑一声,心想:“能够造成这般动静的,只怕也非是寻常人物,看来我需要躲一躲,以免被波及到了。”却是隐去身形,跟随在解汝背后。

        那解汝也一无所知,脸色匆忙的赶往库房,谁料正当踏入库房时候,远处忽来一道锐利剑芒。

        解汝反手一掌,掌气登时挡住,高声喝道:“是谁?”心中却是紧张莫名,能够有这般修为者,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看来那蒸汽轮机的损失,也眼前之人离不开了。

        远处,伴随着一道清风,苗道一缓步踏出,手握三尺青锋,已然是煞气盈身:“看样子,你似乎很紧张吗?”

        “是你!苗道一?”

        解汝心中莫名一紧,暗暗苦恼自己出来之前,竟然未曾携带兵械,喝道:“你为何要坏我计划?”想着那被摧毁的蒸汽锅炉,他便感到无比痛心。

        这最为重要的东西被毁了,那他的水军建造计划,至少也得被拖延好几年的时间。

        苗道一冷眼扫过对方,口中喝道:“为何?为了建造这些东西,你可着实造了不少罪孽。那些被你抓来的人,你忘记了吗?莫要忘了,因为尔等禁海、内迁,有多少渔民百姓,因此而破家灭族?这些,你敢说和你毫无关系?”

        “为了可汗大业,如何不可?”

        解汝四处看去,却见周围毫无一人,心中已然明了,对方既然显出身形,自然是有全然的把握不会暴露自己的踪迹,否则如何会突然出现呢?

        心中害怕之下,他已然生出逃走打算。

        “很好。那今日,你就为了你那可汗献身吧。”苗道一一声冷哼,身形如同闪电,霎时逼近解汝。

        解汝举掌挡下,虽是劲气四射,但难以对抗无匹剑锋,立时落入下风,身上添了好几个伤痕。

        心知若是不倾尽全力,自己定然将殒命于此。

        解汝沉声一喝,一身真力纳入双掌:“怒浪惊涛!”万千罡气全数横扫而去,想要凭借这这一招击退对方,争取逃脱的时候。

        然而,苗道一身形微顿,手中长剑信手一会,万千罡气簌然两分,并未阻止他的动作,一柄长剑再度掠过解汝双臂,数道血花飞溅,双手无力垂下,已然被彻底废了。

        两人境界相差太远,解汝就连稍微抵抗一下的实力都没有。

        “你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吗?”

        虽是双臂被废,但解汝却纵身一跃,双足旋空踏出数步,竟然不闪不躲,直接杀向苗道一。

        “嗯?看来我低估你的力量了。”

        苗道一未曾防备,登时被解汝踢中手中利剑,错开了对方的致命之处,虽是略有诧异,但他身形一闪,却是转到解汝另一侧,利剑再度递出,又在对方胸前留下几道伤痕来。

        解汝受此重创,再也没有反抗余力,只能颓然到底不起。

        苗道一虽是感叹,但手中利剑不曾停留,径取对方级,谁料正当接近时候,却见旁边忽来一道锐光。

        “是谁?”

        苗道一一时惊愕,连忙纵剑挡下。

        那锐光虽是犀利,但也无法突破他的护体罡气,正欲凝目搜寻对方时候,却感身侧忽来宏大掌劲,直接压向自己。

        苗道一神色一怒,喝道:“好个家伙,莫非当我无能吗?”素手一番,却是直接对向那袭来一掌,“轰隆”一声大地震动,尘沙为之惊起,四周树木尽数倒伏,不复先前茂盛模样。

        “好个家伙,修为竟不比我差!”

        心中惊讶,苗道一凝目看去,想要知晓究竟是谁,竟然突然出现,将自己的杀招挡下。

        然而眼前却是光辉大方,这让他只感觉眼前无比刺眼,生怕对方趁此机会下手时候,立时停住脚步,一身真元尽数鼓动起来,却将周围尘沙尽数扫却,再度恢复先前平静来。

        只是远处,那解汝的身子却已然消失。

        “是为了救他吗?只是此人究竟是谁,为何我竟然不曾知晓?难不成,那人乃是南朝之人?而且观其武功路数,也和中原大有不同,倒是和那些色目人有些类似。”苗道一心中浮起无数遐想,感觉自己有些不清楚眼下状况。

        “不过那解汝被我剑气所伤,纵然被救走了,也定然活不长久。只不过这样一来,我的踪迹可能就会暴露吧。不管了,还是先将这里的情况告知王践行。相信他们应该会做出恰当的决定吧。”

        按耐心中所思所想,苗道一身化清风,自此地离开。

        另一边,眼见苗道一就此离开,蒲寿庚方才松了一口气:“还好此人并没有追击,要不然的话,只怕我就糟糕了。”他虽是修为不凡,但不过是一介商人,最不喜欢的便是动刀动剑,所以和苗道一这般江湖人比起来,自然要逊色许多。

        撇过身侧因为巨痛已经昏睡过去的解汝,蒲寿庚自怀中取出一粒丹药,纳入了对方的口中。

        稍等一会儿,解汝这才自昏睡之中苏醒过来。

        他四下看了一下状况,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被蒲寿庚所救,对着蒲寿庚勉强一笑,他道谢道:“多谢你出手相助,否则我这条命只怕就死在了对方手上了。”

        “也许吧。不过就你目前的状况,只怕也支撑不了多长的时间。”

        蒲寿庚安慰道,心中却是想着:“若是你就此死了,那还有谁能够给我带来这么大的财源?”作为一个商人,蒲寿庚可不打算仅仅限于经营船舶生意,甚至还打算插手政治,为自己谋取更大的利益。

        毕竟这宋朝颓废之势已成,他若是不及早找好下家,只怕也会被牵扯进去一起覆灭了。

        解汝也是明白对方用意,出于内心的感激,又道:“纵然只有几天的时间,对我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哦?那你若是有什么打算,尽可以对我说,我自然会帮你办妥的。”蒲寿庚应了下来。

        这个是和蒙古打好关系的重要机会,他自然不会轻易放弃的。

        解汝回道:“很好。那就请你帮我,将这里的事情告知将军吧。我想,他若是知晓这里的事情,应该会出手吧。毕竟那苗道一潜藏至今,实在是我等大敌。若是不将其铲除,我等只怕就彻底危险了。”双颊一红,一股鲜血又自口中喷出,将胸前衣襟尽数染红。

        “放心吧。我会替你转告的。”

        蒲寿庚哀叹一声,又将昏死的解汝抱起来,眼下时候解汝还不能死,至少在没有让他见到那张弘范的时候,是不能就这样轻易的逝去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