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章罪魁祸首

第二百三十章罪魁祸首

  济南府。

  手握鱼竿,伯颜一派闲心悠闲姿态,却是坐于河岸边上,静静的钓着鱼。

  旁边的怀都略有不快,问道:“元帅,如今时候将士们正在外面作战,你却有此闲心在这钓鱼?难道不觉得这般行径,对于将士们乃是一个侮辱吗?”

  虽知眼前之人,乃是可汗所亲信的红人,但怀都愤慨之下,却也难以接受伯颜这般态度,也是因为知晓对方并不会怪罪,放才会这般诉说。

  伯颜轻笑道:“哦?那你以为我应该如何?表现的忧心忡忡,亦或者是唉声叹气吗?”

  “……”

  怀都为之一愣,不知应该说什么。

  “等着吧。毕竟,很快的就应该有大鱼上来了。”

  伯颜目光重新落在那鱼标之上,也没有什么动作。

  正在此刻,自府外走来了一位传令兵。那怀都赶紧走上前来,将其送来的信函取过来。

  “这上面写的什么了?”

  自远处传来伯颜声音,怀都解开信函,顿时一愣,旋即露出几分懊恼来:“是来自格字晋明、忙兀台和李恒的。”

  “是关于邯郸叛军的吗?”伯颜问道。

  张弘范率军以来之后,伯颜也没有停止动作,自然也派遣了以格字晋明、忙兀台、李恒三人,领着六千人马奔向邯郸,想要将邯郸城的起义军尽数剿灭。

  怀都阖首回道:“没错。正是邯郸叛军的。”脸上也带着几分愁容,诉道“只是他们”

  “失败了吗?”

  没等怀都诉说,伯颜就像是已经知道了一样,张口回道。

  怀都点点头,带着几分不甘:“没错。就在我军抵达三日之前,对方就离开了邯郸城,退向了河东南路。但是此番行动,我等应该刻意隐藏了,为何会被对方发现?”

  “你觉得呢?”

  伯颜轻哼一声,手中鱼竿猛地一动,一条大鱼直接被扯了出来,鱼尾不断的甩动着,似是透着几分不甘。

  怀都一时惊住,低声问道:“元帅,你是说城中有赤凤军的探子吗?”

  “大抵如此。要不然,为何他们能够如此及时的掌握我们的动作?”伯颜似是早有预见,脸上也浮现出一些担忧起来:“看来那赤凤军终于忍耐不住,想要动手了吗?”

  怀都感到焦急,问道:“那元帅,何不派人追击?要是让他们和赤凤军汇合的话,只怕那河东北路就可能不属于我们了!”

  谁都清楚,赤凤军向来对中原野心勃勃,断然不可能放弃这个机会。

  “我当然知晓。只是现在,已经太迟了。”伯颜摇摇头,又是嘱咐道:“你让他们就此驻扎在大名府,就此关注河东北路之内的动静。记住了,若是没有我的命令,断然不可出击。明白吗?”

  怀都不解,又是问道:“不可出击?这个为何?”

  “你忘了吗?宋朝现在北伐在即,我大军擅自离开此地,岂不是为他人所窃据?”伯颜双目一凛,等了怀都一眼,带着责备的声音继续诉道:“为了让我们能够继续站在这中原之地,区区一两路不足挂齿。”

  “我等明白。”

  怀都深感愤怒,就在这轻描淡写的话语,他们昔日付出数万将士所夺下来的领土,便这样白白的送给赤凤军,这切肤之痛,让人实在难以忍受。

  但为了大局,也只能接受。

  伯颜又是嘱咐道:“当然。若是就这么罢了,也显不出我的手段。告诉我,你可知那窃据我等机密者,究竟是谁?”

  “这,还请伯颜恕我无能,暂时不曾知晓。”

  怀都欠下身子,道歉道。

  “无碍。”伯颜回道:“那人既然会做出这种事情,自然也不会继续留在这济南府之中,等着被发现。而且张弘范那边,也应该已经有些成果了吧。可汗可是祝福他,要他尽快建成水军。毕竟我们若要击败宋朝,就必须要击败对方的水军,唯有如此方能成功。你明白吗?”

  “属下明白。”

  怀都不在言辞,就此阖首退下。

  

  另一边,那张弘范得知登州之事后,立时震怒起来。

  “究竟是谁?竟然敢坏了我的计划?”

  虽是自诩为谦谦君子,但张弘范听到这消息时候,却似咆哮的狮子一样,只想要将那早就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抓住来,将其击毙。

  “启禀陛下,我等也不知晓。”

  李庭弯下腰来,脸上浮现出几分害怕。

  那解汝和他们同殿为官,竟然就在自己的驻地之内,被那人给摘了头颅,有此可看出那人实力不低,至少他可以肯定,在这里除了张弘范,其余人都非此人对手。

  张弘范轻哼一声,犹自带着愤怒:“纵然如此,哪怕踏破天涯海角,我也要将那厮给抓住来。”

  “……”

  众人默然,这话说的是好听,但若是对方逃到赤凤军亦或者是南朝,他们又能够做得了什么?

  张弘范也明白这话不过唬人用的,就吩咐道:“那人既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料想也应该早有准备,否则断然不会发现我的目的,并且做出这种事情!若是这样,那对方应该还潜伏在中原之内,只需我们仔细寻找,应该能够找出那人来。”

  “将军。既然如此,不如将此事交给我去做吧。如何?”岳存一步踏出,张口恳求道。

  张弘范立时回道:“很好。那此事就交给你去做。记住了,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务必要将那人揪出来,明白吗?”

  “当然!”

  斩钉截铁的话,代表着岳存的决心。

  领了命令,他立时带着麾下军队来到登州,开始彻查此事。

  让当地人带着自己来到当初发现的地方,岳存开始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想要从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当初时候,那蒸汽轮机就放在这里吗?”

  整个库房因为那一场爆炸,已经被彻底摧毁了,为了能够避免破坏现场,所以知道现在也没有重新修整。

  “嗯?”

  踏足其中,岳存凝目查看那些零件,随即露出一丝喜悦:“看来这东西之所以会破碎,应该是有人以莫大修为,以御剑之法令外壳破碎所造成的。”

  “为何?”

  当地府尹章末问道。

  “若是寻常之人所造成的,那这锅炉之上应该不可能存在这般锐利痕迹,也唯有修为高深者,才有可能以莫大修为,造成这般伤痕来。”

  岳存指着身前零件,潺潺道来:“而且这些零件,全都是呈现出放射状。若是近距离的话,应当会有痕迹留下,但是却并没有丝毫痕迹。由此可见,那人应该乃是以御剑之术,方才达成这般效果的。”

  “哦?若是这样,那对方的身份倒是大大缩小了范围。”章末继续问道。

  岳存略有迟疑,却道:“确实。但我朝之内,能有如此修为,更精通御剑之术的,也就那么几个。难道说,真的是他吗?”脑中浮现出一个身影来,却是露出几分害怕。

  毕竟那人,对他可是有着莫大的恩情。

  若是当真如此,那岂不是陷对方入死地吗?

  心中怀着莫名情绪,岳存重新回到府中,却见在这府中正有一人等待着自己。

  “在下蒲寿庚,拜见将军!”

  蒲寿庚立起身子,拱手一拜。

  岳存面有迟疑,低声问道:“你是解汝找来的南朝商人吗?既然如此,那你今日前来找我,又有什么事情?”

  “是关于解将军的死讯的。”蒲寿庚朗声回道。

  岳存问道:“哦?莫非你有什么消息?说来听听?”

  “消息不敢当。只是当初解将军死亡时候,我也在现场,所以侥幸见到了杀人凶手!”蒲寿庚朗声回道。

  “杀人凶手吗?”岳存继续问道:“那你可否告诉我,那人究竟是谁?”

  蒲寿庚当即回道:“当然可以。只是……”脸上再度浮现出一份贪婪,他已然将此事当做了生意。

  “只是什么?”岳存有些不耐,低声喝道。

  蒲寿庚一时愣住,旋即露出几分笑意来,左手拇指和食指放在一起搓动了一下,笑道:“当然是这个了。这样的话,将军不仅仅可以和元帅交代差事,而且我也能够得到一些恩惠。不是一举两得吗?”

  “哼!”

  见到对方这般德行,岳存脸上泛红,蓦地站了起来,张口喝道:“你这厮当真恶心至极,竟然想要以此事获取利益?你莫非将我当成了那谄媚幸上之徒?”

  蒲寿庚错愕无比,感觉自己似乎做错了一些事情。

  他强辩道:“你这是怎么回事?若是不答应的话,说句不答应就成了,何必这般动怒呢?”说着,就想要从这里离开。

  “哦?你以为你还能够安然离开吗?”

  岳存蓦地一声冷笑,蒲寿庚双足立刻停下来,脸上带着几分讶异。

  “将军,你这话又是什么意思?”敏锐的察觉到不妙,蒲寿庚带着诧异看向岳存。

  岳存双手负在背后,随着一声长啸,数十位士兵手持铳枪一起闯进来,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蒲寿庚,喝道:“你为了贪图钱财,暗中杀害我军将帅,你以为我不知晓吗?今日,为我军中士兵偿命来。”

  “这!不过是想要挣点钱罢了,怎么就弄出了这么多事情?”

  蒲寿庚也是惊讶无比,暗自开始后悔起来,当初自己为何贪图钱财,做出这般举动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