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五章攻讦

第二百三十五章攻讦

  数日之后,勤政殿上。

  于殿下,贾似道昂起头颅,就和那胜利的公鸡一样,迎着众人的目光,缓缓的来到了台阶之前,双膝弯下跪在了地上,对着皇座之上的赵昀叩首起来。

  “臣贾似道,叩见陛下。祝陛下福禄安康,万寿无疆!”

  赵昀也是挥手示意道:“这一路上,劳烦爱卿了。还请爱卿起身,莫要推辞了。”

  对于这一幕,众位大臣的神色也是精彩纷呈。

  吴潜分明一副鄙夷态度,尤其是见到对方得意模样,更是扭过头来不予理会。紧随其后,留梦炎却是一脸热切,仿佛那人已经变成了自己。至于那牟子才则是一脸愤怒,宛如见到了自己的仇人,唯有陈宜中低下头来,谁也不知道他的表情如何。

  曾经扳倒了丁大全的六君子,经过这一番朝政动荡之后,也只剩下陈宜中一人了。

  待到贾似道站定之后,牟子才忍不住了,语气冲冲的问道。

  “贾丞相,还请你告诉我们,为何那高达会劫粮?”

  也不知道是不是众人的错觉,当牟子才说到“贾”字时候,还特意的加重了一下语气。

  留梦炎心中一紧,道了一声不妙,心中暗想:“这厮如此急躁,看来是当真不留情面了。”偷眼看了一下吴潜,却见吴潜此刻神色自若,一副执掌全局的模样来。

  贾似道眉峰凸起,双手环抱在前,微眯的双眼扫过牟子才,然后说道:“此事所为者,乃是高达。你问我,我又如何知晓?”

  “但是那高达可是你麾下将军!他既然做出这般行径,你如何不阻挡?难道你就不知道,若是因为此事,导致前线将士不和,这北伐还如何继续下去?”牟子才厉声喝道。

  其余大臣也一起附和起来,让留梦炎开始担忧,贾似道准备如何对付此局?

  这时,贾似道也张开口来,却道:“若是我不曾记错的话,那高达昔日于余阶麾下时候,和曹世熊、向士壁素来交好。若是我所料没错,只怕他乃是为了私怨,这才做出这般行径来。毕竟,当初那曹世熊、向士壁两人窝藏罪人余如孙的时候,若非我检举,如何能够将此人抓住?”

  “你,你这厮当真无耻!”

  牟子才一时哑然,却没想到贾似道竟然搬出这种陈年旧事来。

  贾似道不以为意,昂首回道:“事实如此,我如何算得了无耻?”

  “向士壁和曹世熊?”

  赵昀念叨了一句,脸上浮现出几分厌恶来。

  对于余阶之事,他也是惭愧无比,但那向士壁、曹世熊却以此事为借口兴兵作乱,自然不为他所喜欢。

  “你确定高达和他们两人有关系?”

  “当然。这些乃是高达和两人身前时候的信笺,这样可以做证明。”贾似道略有得意的等了牟子才一眼,然后吩咐手下,将那一箱子信笺给搬上来。

  这些东西,可是他好容易才找到的,并且一直保留到现在。

  没想到,今日时候倒是派上了用场。

  “原来是这样?”

  只是看着这些信笺,赵昀就感到心中乱糟糟的,自己所亲信的爱将做出这种事情,他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

  牟子才有些紧张,又是张口劝道:“陛下,你切莫相信他的话啊。”

  “这么多信笺都在这里,可以说是证据确凿。你如何能够说没有此事?”留梦炎插嘴道。

  那些朝臣也纷纷攘攘了起来,以此事开始互相攻讦了起来,一派说是诬陷,一派说是事实,也是热闹无比。

  唯有吴潜和贾似道两人,一脸淡漠的站在旁边,看着两派人的争锋。

  “全都给我闭嘴。”

  赵昀听的厌烦了,直接一句闭嘴,就让众人莫不是闭上了嘴巴,那牟子才还想说什么,却被他直接给呵斥下去,只能黯然离殿。

  牟子才明白,从此之后自己只怕是政途渺茫了。

  而此刻的赵昀也彻底的魔怔了,哪里还听的人劝,兀自陷入悲伤之中。

  见到这一幕,吴潜心中微叹:“这贾似道倒也厉害,竟然想出了这种方式。”等到上面的赵昀好容易平静下来心情之后,他方才走上前来,劝道:“陛下!臣明白您心中悲苦,但请容许臣斗胆说一句。若是那高达当真心怀怨愤,只需率众投入蒙古麾下,又何必做出这等劫粮事情?”

  “蒙古吗?”

  赵昀双眉蹙紧,露出一丝担忧。

  眼下时候,高达远在徐州,他若是想要采取什么动作,光是这数千里的路程,就足以给对方足够的反应时间,若是到时候直接投入蒙古麾下,那可就麻烦了。

  吴潜继续说道:“陛下。莫要忘了如今状况,若是将高达逼到绝境,事情只怕就难以控制了。”

  听到这话,赵昀这才恢复了一些理智。

  他稍作思考一下,也明白过来自己若是将高达逼急了,只怕当真会出现这种事情。

  “这家伙,倒是会另寻途径,没有继续纠缠在这件事情上。”

  一边的贾似道看了,也微微皱眉,相交于性情冲动的牟子才,吴潜这老家伙可是要老谋深算了许多。

  而那赵昀,也如同两人所猜测的那样,并未追究高达的罪行,就这样轻轻的掀了过去,但是赵昀心中的一根刺也就此扎了下来,并且很有可能在未来直接引爆。

  吴潜稍作呼吸,让自己气息平静下来之后,话头一转却是指向了贾似道:“但是陛下,目前北伐缺粮已经成为事实,若是无法解决的话,只怕北伐可就难以为继了。”言下之意,很明显是要中止北伐。

  贾似道心中恼怒,喝道:“吴丞相此言差矣。此番北伐,我军势如破竹,一路上横扫中原,目前已经逼近汴京。至于那蒙军?他们现在只敢龟缩在济南府一带,不敢和我等有任何冲突。如此大好局面,岂能称得上是失败?”

  “哦?那敢问丞相,请问这一路上,你歼灭了多少敌军?”吴潜逼问道。

  “这老家伙,还当真会问问题啊!”贾似道心中一紧,暗暗感到无比棘手。

  他也是自家知道自家事,虽是占领了许多领土,但却始终都无法有效歼灭蒙古大军,让对方总是在千钧一发的时候逃走。

  这一点,可是和赤凤军北伐截然不同。

  要知道,在萧凤的率领下,可是实打实的灭了蒙古近一半的主力,要不然为何直到现在,那蒙古都不敢提及南下歼灭赤凤军一事呢?

  虽是如此,但贾似道却不甘心就这样后撤,梗着脖子又道:“那又如何?要知道,当地民心自蒙圣恩以来,莫不是感恩戴德,皆以圣天子为名,以为陛下乃是天降圣人。待到此番北伐结束后,我相信他们也会如同当初刘邦一样,开门亲迎圣上!”

  这一番话说来,自然让赵昀开心不已。

  他笑着说道:“吴丞相,你还是说过了。这北伐之事已经有了这般进展,又岂可轻易中止?”

  “可是陛下。我只怕这次北伐,不过是旧事重演。若是失败的话,只怕我朝国本有亏。到时候,天下倾覆就只在一瞬了。”吴潜苦劝道。

  这个时候,他却是真心实意想要阻止此事。

  但赵昀已经没有了耐心,直接挥挥手,便否决道:“吴老丞相,我知晓你也是一片为国,这才会说出这般话语来。但那蒙古方才经过和赤凤军鏖战,其实力衰弱无比,眼下乃是最佳机会,若是错过了这个时候,那咱们还有重回中原的机会吗?”

  对于那赤凤军,赵昀说不出究竟是羡慕还是嫉妒。

  每一次听到赤凤军的喜讯时候,他都会为之兴奋,毕竟赤凤军的圣力,也就代表着汉人的胜利,更意味着蒙古也并非无法击败的,但随后就陷入了深深的担忧之中,开始害怕对方的成长。

  如今时候,这已经成为了赵昀的心魔。

  吴潜只好阖首,心中默默想着:“陛下。你就真的这么着急证明自己吗?”

  若是没有了那赤凤军,或许赵昀还会接受劝谏,但那赤凤军巨大的胜利就摆在眼前,这让赵昀无论如何都无法直视,只有通过一次辉煌的圣力,才能够证明自己的能力。

  这个,既是身为男人的尊严,也是身为皇帝的尊严!

  贾似道回道:“吴丞相。眼下时候,敌人也始终龟缩在济南府,可没有和你说的那样开始反击。等到对方开始战斗之后,再说此事吧!”

  虽是为了私心,但贾似道倒也不是没有让北伐成功的想法。

  尤其是现在巨大的成功,也已经迷惑了他,让他开始认为那蒙古不过如此,自己若是发动进攻的话,对方也会如同面对赤凤军那样彻底失败。

  留梦炎也是在旁边帮衬道:“没错。咱们现在一派大好,你在这里说的什么风凉话?莫不是年龄太大了,以为咱们还和以前一样?”眼下之意,分明是指责吴潜太过老迈,已经没有精力继续待在这里了。

  “陛下。那还请臣恭祝贾丞相,一路顺风!”

  吴潜漠然以对,并没有任何辩解的心思。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