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六章意外的联合

第二百三十六章意外的联合

        宿州!

        自夏贵来到这座城市之后,这里的百姓似乎变得比以前要好多了。

        若是他们饿了,会有宋军送来粮食,若是他们冷了,会有宋军送来布匹,若是他们出现了什么问题,也会有宋军过来帮忙解决。

        总之,这里是一片和谐!

        但是,光与暗总是并行。

        这不,在那县衙之内,那张陌刚刚推开房门准备休息的时候,眼见前方出现的人儿,便感到无比的紧张,两个小腿也开始颤抖起来。

        因为他清楚,只要自己有任何的动作,眼前之人就会迅取走自己的性命。

        “敢问刘将军,您今日怎么突然来了?”

        欠着身子,张陌低声下去的问道。

        “这些日子以来,你过得不错啊。”扫了一眼房间,刘国杰打了一个呼哨,然后问道:“这些日子以来,你从宋军那里,都得了多少好处?”

        “噗通”一声,张陌直接跪在了地上,口中央求道:“将军啊。您可别乱猜,我对可汗的忠心,可是天地可鉴、日月可表,绝无半点问题。”

        “呵!不过是吓唬吓唬你一下,你莫非就当真了?不过你若是继续下去,只怕自己也将自己当成了宋臣了。这般说来,倒也有点好处。”刘国杰笑道,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张陌的床上,软和的棉被让他出一阵快活的声音:“不过这宋朝好东西果然很多,若是换了我的话,只怕也无法抵抗!”

        “刘将军说的是,下官日后定然改正,绝不会再犯。”

        张陌这时才敢站直身子,但双腿还是稍微弯着,绝不敢挺直腰杆,然后低声问道:“只是将军,今日您来这里,究竟是所为何事?”

        说真的,若非是刘国杰的突然出现,张陌只怕也想不起来自己还是一个属于蒙古的汉臣。

        这些日子以来,他过得太滋润,对很多事情也懈怠了。

        “嘿。被你这一弄,我倒是差点忘了该办的事情了。”刘国杰拍了一下脑袋,这才记了起来:“你也知晓。最近我军中粮草消耗甚多,所以令你准备好三千石粮草,知道了吗?”

        “三千石?这么多?”张陌吃惊的回道。

        刘国杰神色一凛,然后喝道:“才三千石,这也算多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从宋军那里得到的粮食,可不止这么一点。”

        “这,还请刘将军原谅则个。毕竟我一家老小,可都等着下饭呢。”张陌露出一抹晕红,尴尬的回道。

        刘国杰耻笑道:“一个月就能吃三千石?你家一口子,饭量可真大啊!废话少说,在三日之内准备好三千石粮食!若是约定时间没完成,我随时随地都会取走你的脑袋,明白吗?”

        虽是同为汉臣,但刘国杰对于张陌这种贪官污吏,也是没有多少的尊敬。

        若非还依靠着对方传递情报,只怕他一开始就会摘下对方脑袋,也不会说这么长的时间了。

        等到刘国杰走了之后,张陌方才松了一口气,愁容上了脸蛋:“唉。好容易才从宋朝之中弄了那么一点粮食,没想到转眼就又没了。唉,也是可惜了!”

        虽是有心拒绝,但他实力也不强,自然也只有忍气吞声接受了此事。

        潍坊。

        历经数日之后,苗道一、岳存两人,也一起押着蒲寿庚来到了此地。

        罕见的是,那蒲寿庚一开始还不断的挣扎,说着什么自己是无辜的,但是等到靠近潍坊,并且很有可能和张弘范见面的时候,他却安心了下来,甚至还和众人有说有笑的,弄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心思。

        至于那苗道一,也是眉梢紧锁,暗暗思索着对策。

        那张弘范可不是解汝这般货色,莫说是对抗了,只是如何逃脱,便是一个难题。

        带着心事,苗道一踏入张弘范所在的府邸,对着上面坐着的那人打了一个稽:“贫道苗道一,见过将军。”

        他的徒儿邢真,因为身份低微,所以就没有带在身边,而是让其待在驿站之中歇息。

        “素闻阁下道法高深,今日一见果然不错。还请上座。”张弘范指了一下早已经准备好的凳子,脸上也带着赞缪:“关于登州之事,幸亏有道长出手,不然的话只怕我军可就损失惨重了。”

        他之修为,自然要比苗道一高出许多,但地仙本就相当稀少,能修到苗道一这般程度,已经算得上是万中无一了。

        正是因此,所以张弘范方才对苗道一执敬礼!

        “将军过谦了。我辈不过是仗义出手罢了,哪里算得上是有德之人?倒是将军!若非有将军出手,稳定这中原地域,不被那宋朝入侵,有哪里有这般的安宁?”苗道一朗声回道。

        张弘范连连摆手,带着几分自谦的说道:“唉。我也不过一介粗人,哪里有这般实力?全耐着可汗指点,这才能够创下这般业绩来。只是我听道长乃是全真教人士,不知可有出世的打算?”

        “出世?”

        苗道一暗道一声不妙,开始警惕了起来。

        明为出世,暗为试探,很显然自己已经被对方所怀疑了。

        张弘范又是问道:“没错。出世!毕竟先生有这般才华,若是始终蜷缩在深山野林之中,岂不是可惜了?若是阁下有出世打算,我定然会代你向可汗禀明。相信可汗听了,也是欣喜无比。到时候,复兴全真教,也是指掌之中!”

        “复兴全真教吗?将军说笑了!全真教如今有我师兄张志迁执掌,虽不能说是多么兴盛,却也胜在稳固,不似往常一样,风雨飘摇。这般场景,全赖师兄一人之功,我又怎么敢有所置喙?”

        苗道一摇着头,矢口否认道。

        “而且我早已经习惯了这闲云野鹤的生活。若非偶然遇到了那种事情,要不然我也不会出手的。”

        “好吧。既然先生有志于此,那却是可惜了。”

        张弘范也没继续逼迫,反倒是有些好奇,又是问道:“只是道长,却不知道你打算在这里停留多久?”

        “也许三五日吧。等到这里的事情终结了,我打算去一趟宿州!”苗道一诉道。

        张弘范奇道:“宿州?为何是那里?”

        “说来也是一桩伤心事。我那徒儿邢真,他本是宿州人士,因为感念家乡,所以就央求我带他回家一趟,看看情况如何!”苗道一说道。

        张弘范笑道:“原来是这样吗?那就预祝先生一路顺风了。却不知道道长是否有所空缺,若是可以的话,不如让我替道长制备一些行礼?”

        “贫道闲云野鹤惯了,这些身外之物也不许太多。”苗道一宛然谢道,随后便躬身告辞。

        等到苗道一离开之后,张弘范却是露出几分狐疑来,嘴中念叨着:“你这厮,究竟藏着多少的秘密?不管如何,迟早有一天,我会揪出来的。”对于苗道一,他早就有所怀疑了,但一直苦于没有证据,对方也因为积善行德而积累了不少的名声,所以一直都没有动作。

        “李庭。你去将蒲寿庚叫来,我有事问他。”吩咐了一句,张弘范又让李庭将那蒲寿庚叫来。

        李庭依照吩咐,也很快的就将蒲寿庚找了过来。

        “你便是解汝口中的蒲寿庚吗?今日一见,倒是让我听吃惊的。”看着对方迥异的相貌,张弘范若有所思的说道。

        蒲寿庚轻哼一声,将扣着铁链的双手举起来,喝道:“哦?看你样子,似乎并不打算定我的罪?既然如此,那可否将我松绑?”

        “当然可以。”张弘范挥挥手,那铁链应声解开。

        蒲寿庚揉揉手腕,只感到酸胀无比:“很好。那你是否可以告诉我,你为何要将我抓到这里来?”

        “哈。你倒是直接。”

        张弘范笑了笑,绕有兴致的看着对方,继续问道:“只是我很好奇。你为何会笃定,我会放了你?毕竟,你可是杀了我的部下。于情于理,我都应该杀了你,为我的部下报仇!”

        “对不起。你说错了两件事情!第一,你的部下不是我杀的;第二,我之所以会来到这里,是因为我本就打算和你联合,而不是因为你想要见我。因为就凭我的实力,你的那几个部下,是不可能困住我的。”

        蒲寿庚脸上浮现出一丝愠怒,身上也泛起一道道光芒。

        “哦?看样子,你似乎也隐藏了许多的东西啊。”

        张弘范看着惊讶,只因为从对方身上,他感觉到了绝不亚于苗道一的实力,很显然对方此行也是存心不良,要不然早就凭着自己的实力逃出生天了。

        蒲寿庚这才收起力量,回道:“没办法。这世道太过凶险,我若是不做好准备,只怕随时随地都会被人给吞了。事实证明,这的确是正确的选择。”

        “很好。那你告诉我,你有什么东西能够给我的?”张弘范收起笑容来,落在对方的脸上明显严肃多了。

        对于这些色目人,张弘范也是见过不少。

        因为地域文化不同,这些色目人从来不会讳言利益结合以及谈判背叛之类的事情,而对方之所以来到这里,只怕也是存着什么目的,这才借此机会出现在了对面。

        蒲寿庚取出一件信函,笑道:“我给你的都在这上面。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你能够满足我的要求。明白吗?”

        虽是实力要逊色于张弘范,但蒲寿庚依旧充满信心,认为自己有成功的可能。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