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在线阅读 - 第两百三十七章太子妃

第两百三十七章太子妃

        临安。

        自勤政殿之上走下之后,留梦炎方才松了一口气,这时却听到那吴潜走了上来,直接问道。

        留侍郎啊!你也曾是殿前呼名的状元郎,怎么今天却变成了这样子竟然和那贾似道厮混在一起。你难道就不知道这贾似道究竟是什么人吗和他在一起,对你并没有多少好处。

        说着这话的时候,吴潜脸上还带着几分可惜。

        要知道当初留梦炎高中状元的时候,他也没少称赞,谁料此人却是这般德行,甚至还在朝廷之上攻讦自己,这委实出乎他所预料。

        留梦炎摇着头回道:吴丞相,你这话可说的不对了。正所谓五步之内必有芳草十步之内必有英烈。那贾似道出身固然不好,但也是国之栋梁,我帮他又有什么错的说到此处,却是若有所指的笑了笑,又道:难不成吴丞相认为,非得要我帮你说话,才算得上是英烈吗

        吴潜眉头一凝,依着这番话,分明是指摘自己党同伐异。

        这话儿,若是被赵昀听了,那可了不得。

        算了吧。既然你决定这样做,那我当然也无法阻止了。只是我希望,你以后可莫要因此而后悔。

        还请吴丞相放心,我自有决定,不需您来费心了。

        留梦炎难掩讥诮,脸上还带着几分兴奋。

        幸亏有了贾似道的帮助,要不然他还未必能够扳回一局来,当然这也只是开端,日后的手段也会越来越多的。

        这时,那贾似道在和赵昀阐述完前线状况之后,也从勤政殿之中走出来。

        吴丞相,对不起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这就告辞吧。留梦炎忙不迭的舍下了吴潜,却是直接跑到了贾似道身前,脸上也堆满了笑容来。

        吴潜见到两人那勾肩搭背的模样,顿时感到有些恶心,活脱脱的演绎了一下什么叫做狼狈为奸的模样。

        既然你们当真打算这般走下去,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毕竟高达事情虽是结束了,但是太子一事可没有罢休。我倒要看看等到皇帝驾崩了,你们有打算如何准备

        暗暗思考接下来的动作,吴潜也没兴致继续留在这里,旋即离开了勤政殿,准备谋划开始下一轮的部署。

        站在后方,贾似道冷眼瞧着对方身影,口中冷笑不止:本以为这家伙不过如此。没想到却有这般精力?只是可惜了,不管你如何努力,终究还是老了。老了的话,就该乖乖的下台,何必继续待在上面呢

        如今时候,贾似道已经贵为了左丞相,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那吴潜却和他一样,并列为右丞相。

        这般设置,却是赵昀深谙有宋一朝党而不群分而治之的策略。

        如此设置,便可以领手下大臣互相争锋,进而削减文管的实力,不至于铁板一块,令其不至于威胁到君权。

        赵昀身为皇帝数十载,对于这种设置可以说是相当熟稔了!

        紧跟在贾似道身边,留梦炎自这勤政殿离开之后,也和贾似道一起回到了他们的府邸之中。

        勤政殿上,汇聚着太多耳目,若是在那里商议,很容易被人现的。

        正当离开时候,贾似道却露出几分愁容来:只是可惜了。我那两个大将军却是克死在异乡,只因为赶得匆忙,却没有将它们带回来。

        因为素来喜欢促织,所以贾似道又被称之为促织丞相,这一点也被朝臣所诟病。

        大将军丞相,您说的是促织吗

        留梦炎眉梢微动,旋即自袖中取出一方木匣,色呈淡紫色,更有浓郁馥香弥漫,应当是上等的木料制造而成的:说起这促织来。我最近倒是有点收获,不知丞相可否替我看一下

        将木匣打开,一个雄健的声音就从中传出来,两人一起看过来,就见在这方木匣之中,正放着一只约莫有食指长的促织,这促织两腿颇为有力,一身墨绿色的外衣,显得特别的精神。

        见到此物,贾似道顿时笑了起来。

        原来你也好此物既然如此,那不妨和我一起回去,斗上一斗吧。

        丞相既然有意,在下如何不从

        两人一起结伴,当即就回到了府邸之中。

        寻了一个石亭,又让侍从将茶水餐点弄了上来后,两人便围在那石桌之前,开始斗蛐蛐。留梦炎奔来就无心斗蛐蛐,所以他带来的促织很快的就战败了,对面的贾似道也感到开心无比,仿佛之前蓄积的疲倦,全都在这一次的斗蛐蛐之中而彻底的消散了。

        见到贾似道如今神态轻松,留梦炎连连摇头:丞相果然大才,我已经是失败了。

        你啊。我看你根本就是无心此事,要不然如何会失败了呢贾似道笑着回道。

        哈哈。丞相啊,你却是高看我了。我虽是强于学识,但一身本领哪里比得上你留梦炎自嘲道:就和这一次一样,若非幸好有你到来,要不然咱可就危险了。

        想着勤政殿之上的时期,留梦炎还感到害怕。

        若非贾似道及时以曹世熊向士壁两人书信道出高达之事,只怕他们两个现在已经被关押在牢房之中,哪里还有今天的辉煌

        确实如此。那吴潜竟然拿捏住这方面的事情,也是出乎意料。看来,我们需要谨慎对待了。眼见对方提到这事儿,贾似道也感到心绪不宁,遂将手中木棒丢到一边。

        留梦炎也是透着野心,诉道:那依照丞相所言,我们又该如何行动呢

        我料定对方应该会从太子方面下手。毕竟太子愚钝,哪里清楚如今局势可以说,只要他们稍微运转一下,只怕太子之位便要换一个人了。贾似道分析道。

        留梦炎一时惊住,带着几分不可置信来,说道:罢黜太子难道他当真打算行当初史弥远之行

        要不然呢也是那太子驽钝,闹出了这种事情来,要不然如何给对方把柄贾似道低声骂道,一点也没因为那辱骂之人乃是太子而收敛:也不清楚当时候官家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挑中了这种夯货

        留梦炎脸色微变,低声劝道:不管如何,那太子终究乃是荣王之子,也是当今官家侄儿,你还是收敛一下,若是被人听到了的话,对你可不好。

        也是。贾似道稍微收敛了下来,又是吩咐道:既然是涉及到太子,那此事也有些难办了。你乃是吏部侍郎,那就去给我查一下,那女子究竟是何来路

        查那女子你是打算从这女子身上下手吗留梦炎一脸喜色,旋即笑了起来。

        贾似道微微阖,颇为赞赏的回道:没错。只要我们能够说服这个女子,令其改口的话,那所谓祸事自然也就不是祸事了!不是吗

        那个女子吗听到这话,留梦炎立时应了下来:丞相你放心,我定然会办妥此事的。

        他乃是状元,而贾似道当初却不过是同进士出身,两者可谓是相差甚远,宛如云泥之别。

        但今日看来,留梦炎活脱脱的就是贾似道的一条狗,也难怪吴潜会有这种感叹了。

        贾似道稍微松口气,回道:既然有你出手,那我就放心了。心中思绪万千,却是打算明日时候去宫中看一下赵璂,确认一下对方的状况。

        如今赵昀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是谁都看得出来他即将驾崩。

        不管是为了觐见储君,亦或者是为了维持权势,贾似道都免不了和赵璂打交道。

        另一边,那留梦炎也是直接找上了全氏一族。

        当然,这一去他也没有空着手,而是吩咐手下准备了许多贺礼,并且雇佣了几十个力士,将这些贺礼一路上吹锣打鼓的送到了对方的家门口。

        敢问大人,您今日找我,究竟是所为何事

        见到这般阵势,那全卫一时间慌了神,弄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留梦炎直接屈身一拜,笑道:哈哈。在下今日特地是来贺喜的。对着身后之人一挥手,那些力士便纷纷扛着这些贺礼,却是直接跨过了门槛,将东西全都放在了庭院之中。

        这庭院并没多大,如今被塞了这么多人和东西之后,立刻就显得特别的局促。

        房中的母女两人也察觉到了动静,却不敢走出房门,只是在里堂推开了窗户,张口问道:爹爹,请问生了什么事情了

        这位就是令爱吗

        留梦炎循着声音看了过去,就见到在那窗户后面,正有一个清丽可人的少女躲在里面,应当就是当初被赵璂骚扰的那位女子。

        全卫阖回道:没错。只可惜因为一些事情,犬女却是不能出门接客,还望抱歉了!

        没事,没事!更何况以她如今的身份,我便是身为礼部侍郎,也不敢有任何的懈怠,又岂敢因此冒犯呢留梦炎笑着说道。

        全卫双眼眨了眨,感到迷茫:身份实在是对不住大人了,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不明白也是我来的匆忙,却是未曾通知你。您的女儿,如今已经被选为了太子妃了。留梦炎朗声笑道,声音之中也带着得意。

        没错,这就是他和贾似道制定的策略。

        只要让那赵璂和眼前女子结为夫妻,那所谓的骚扰之事,自然也就不算数了,毕竟夫妻之间的事情,又算得了什么呢

        太子妃这,这——这——这——这!

        乍然听到这个消息,全卫顿时感到头晕目眩的,一时间也难以站稳,却是砰的一身栽到在了地面上。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摊开的双手,无神的目光,全卫有过很多的猜测,但却没想到却是这种结局。

        留梦炎笑道:您的女儿被选为太子妃,那可是天大的好事啊。难道,你就不应该高兴吗

        可是——,可是——

        全卫努力的张开口,想要说出什么,但是留梦炎却死死的看着自己,让他分外的难受,心中的恼怒也全都被压了下来。

        临安城中,谁不知晓那赵璂乃是一个愚钝之人,而且还嗜好美色,更是城中妓院的常客。

        这种人,任谁知晓之后,都唯恐躲之不及,有哪里敢和其姻亲

        里堂之中,一个声音蓦地响起。

        爹!

        清脆悦耳,可以听出来那少女又是如何的伤心欲绝。

        被这呼声唤醒之后,全卫这才幡然醒悟过来,留梦炎感到有些害怕,低声问道:难道你不接受莫要忘了,对方可是太子!这个机会,可不能轻易错过。

        我知道!

        平淡的三个字,让留梦炎开始紧张起来了,又是继续问道。

        那你还想要拒绝吗

        没错!

        这两个字听到耳中,留梦炎感到分外碍眼,声音不免带着几分威胁来,喝道:告诉我为什么

        依照自己的想法,对方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至少也应该双喜跪地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但对方却笔直的挺起自己的腰杆,这让留梦炎开始害怕了起来。

        因为她是我的女儿。我不能将她推到火坑中。

        全卫此刻平静无比,仿佛看透了一切。

        留梦炎笑容僵硬了下来,口中强调了一下,火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她可是可以成为太子妃啊,一般人可没有这种待遇。若是让这件事情失败,那赵璂基本也就宣告完蛋了,所以留梦炎明白自己必须要完成这一点。

        只可惜留梦炎算错了一件事,并不是任何人都会舍弃自己的尊严盼复权势。

        全卫坦然回道:我当然明白。但是我更明白,在那个宫墙之中,究竟是什么。我不能牺牲我女儿的未来,将她推到那个没有希望的宫墙之中。扫过了那些贺礼,全卫露出几分羡慕。

        在这些贺礼之中,不乏一些上等珠宝饰,便是那些金银之类的东西,也不在少数。

        若是得了这些东西,自己一家应该会就此走出贫穷,踏上人生巅峰吧。

        但一想到自己女儿可能遭遇的事情,全卫还是摇了摇头,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很好。

        留梦炎双目喷火,脸颊赤红,感觉对方那眼中,仿佛都是对自己的嘲讽。

        吴潜倒也罢了,但眼前之人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七品官罢了,竟然也敢在自己眼前这般嚣张,留梦炎感到有些接受不了。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接受的。

        一挥手,一如当初来的时候,将这些贺礼全都带走了,不留下半点痕迹。

网站地图